<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
        什么?

         灵纹仙丹?

         那随同而来的丹宗长老们也震惊了。他们瞬间就围到了无忧的身边。而当他们看清无忧手中的丹药后,比无忧更加震惊的喊了出来:“天呐,这还真是传说中天生有灵纹,时间久了可以衍生灵识的灵纹仙丹。”

         他们这一喊不打紧,一直都在注意着这边情况的人齐刷刷的就把视线移向了这里。

         灵纹仙丹?

         传说中的灵纹仙丹?

         他们刚刚没听错的话。那个丹宗的绝世天才无忧,还有他们不常出来走动的长老们是在说那尊者改良过的清灵丹是灵纹仙丹没错吧?

         他们之前到底错过了何等逆天的机缘啊?

         天哪,劈下一个雷炸死他们吧。他们不要活了。

         传说中的灵纹仙丹啊,有伤可治伤,无伤可增进修为,怎么吃都不会中毒,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的灵纹仙丹,万能的修行良药啊。大好的机缘啊。就这么被他们生生地给错过了┭┮﹏┭┮。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命再次遇到这样的机缘。

         求雷劈,求挥鞭,他们不要活了。

         听那无忧和那两个长老这么说,江寒在意识中问小绿:小绿,为什么他们认识这丹药,而你却不认识?你不是说你是万能的吗?

         小绿被江寒这个问题给问的瞬间暴躁起来,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一旦表现出来,不就显得他虚了吗?他可是无所不能的万能鼎炉小绿,怎能有这样的黑历史?坚决不行。于是,他说道:我知道的他们还不知道呢。这有什么奇怪的?主人,咱不讨论这个了。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江寒在心里呵呵一笑,暗道:总爱吹牛的熊孩子,这下被‘啪啪啪’打脸了吧?叫你对我总是不尽心尽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打击的就是你。要是以后再学不乖,就灭了你丫的。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也叫你明白没了你,我照样能各种雄起。

         短暂的震惊过后,无忧和那两个长老皆神色激动的看着江寒,他们同声问道:“尊者,您,您已经能炼制灵纹仙丹了吗?”说完,他们无比热切的看着江寒,等待着江寒的回答。

         灵纹仙丹?那是个什么玩意?本师兄不知道。不过,本师兄是不会让你们知晓本师兄不知道这件事的。什么都叫你们知道了。本师兄还做什么世外高人?

         心里无比嘚瑟的想着,江寒表面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你们觉得这种程度的丹药也能称之为灵纹仙丹的话,那就是吧。”

         呵,本师兄才不会告诉你们这样的丹药本师兄分分钟就能练出无数。说出来本师兄怕吓死你们。

         江寒心里更嘚瑟了。

         不过,他越是嘚瑟,表面就越是淡定。

         那无忧,丹缘和丹宗的两位长老,以及其他三个宗门的来人,还有暗地里围观的人听江寒这么说,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这,这,这尊者的意思是说这种程度的灵纹仙丹对他来说还不够好,还不叫灵纹仙丹,对吗?

         天,如果这都不能被称之为灵纹仙丹,那什么样的丹药才能被称之为灵纹仙丹?听这尊者的口气,莫非,他还能炼制出比这更加好的灵纹仙丹?还有,若是这种丹药都无法入这位尊者的法眼。那什么样的丹药才能入他的法眼?他的炼丹术到底强到了何种地步啊?

         心激烈的狂跳着,无忧身躯微微轻颤着说道:“尊者见多识广,自然不是我等小辈所能及的。在尊者看来不能被称之为是灵纹仙丹的丹药,在我等看来已经是丹药中的神品了。毕竟,这灵纹仙丹自十多万年前就已经再无出产。早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神品丹药。我等小辈着实震惊的很,还望尊者莫要怪罪我等小辈们少见多怪。多多包涵。”

         江寒才不会管什么包含不包含的,他的目的可不是这个。于是,他说道:“它在你们眼里无论是灵纹仙丹也好,还是普通的清灵丹也好,这对本尊来说没什么区别,本尊从不在乎这些。本尊在乎的只有这种丹药能否解丹毒,祛暗伤,服用后是否有别的副作用。若是你有心,就开始给本尊试药吧。办妥了这件事,本尊还要回去研究其他丹药。至于说本尊答应的要为试药者专门量身定做炼制一炉其自身境界能用的完美极品丹药这件事,待本尊有时间了再单独找你。”

         潜意词,修士们,莫要在这耽误本尊的炼药时间了。本尊没那个闲工夫。本尊的时间宝贵的很。

         他才不会承认他被今天的事情给弄烦了,想要赶紧离开。

         无忧是何等聪明的人,岂会听不出江寒话里蕴含的意思?更何况江寒还说的那般直白易懂。

         害怕惹恼了江寒,无忧立马说道:“是,尊者。小辈这就开始试药。然后告知尊者感觉。”

         江寒微扬下巴点了下头,没说别的。

         就在无忧要把药直接送进口中的时候,那丹缘突然在一旁说了一句:“尊者,这人多吵杂,可能会影响到师弟对药性的判断。为了能让师弟好好的品味药性,尊者不如移步到拍卖行里面吧。拍卖行后面有雅室,到时候尊者可以一边品茶一边听小子的师弟说他服药后的感受。”

         “您觉得如何?尊者?”丹缘的脑子转的极快,瞬间他就想到了对丹宗最有利的打算。像是这种逆天的机缘,不想着独占的那是傻子。至于在场的阵符宗,悟道宗,还有剑宗的人,丹缘有的是办法叫他们占不到便宜。

         听得其他三个宗门的来人暗恨不已,却不敢挡着江寒的面抱怨出来。

         江寒不会管丹缘心里有什么打算,他本来也在这里呆够了。听丹缘这么说之后,他无比淡定的点了一下头,表示认可了丹缘的提议。手一挥就把摊位上的所有东西都收进了小世界里,从木板上站了起来。

         这下,无忧和那两个长老兴奋了,也高兴了。他们乐颠颠的就带着江寒往交易行走去。

         他们得偿所愿是高兴了,但其他三个宗门的来人却不乐意了。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已经失了先机?但他们仍是什么都不敢说。他们打定主意无论丹缘他们去哪,他们也要跟上。就算不能占便宜,也不能叫丹缘他们把便宜全占了。

         这个时候,水越浑越好。

         这么一想,他们三人对望一眼,各自暗地里出手,给其他几个宗门的老朋友们传了一段传音:瞑蓝城交易场出现一位能炼制灵纹仙丹的尊者。道友速来。我们正在往丹宗和阵符宗合开的拍卖行赶去。

         发完这个传音,这仨人的心里瞬间舒爽起来。

         呵呵,这样大的机缘你丹宗想要独占?门都没有。窗户也关掉。打洞也别想。要好一起好。不然,谁也别想好。

         这就是八大宗门。别看表面团结的不得了。其实上所有人都恨不能把其他七大宗死死的踩在脚下,一宗独大,独占修炼界所有的修炼资源。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物竞天择嘛。谁好都不如自己好。这是亘古不变的硬道理。

         其实,不爽的不止是他们。还有那些围观的人。那些默默围观的人本来以为自己能见识见识灵纹仙丹是个什么样子。结果却叫丹宗的人给把人拉走了。他们恨得牙根直痒痒。却也不敢吱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寒跟着丹宗的人离去。这一刻,他们发誓,一定要把丹宗的所作所为告知所有人。叫他们知道丹宗的人是多么的无耻。

         另一边,他们仨人的传音发出去没多久,其他四个宗门的人就有了反应。甭管这事是真是假,他们都不会旁观过去。于是,他们各自派出了有一定地位的管理者,打着维护交易场的名义纷纷往这里赶来。

         除却已经在这里的悟道宗的悟心和悟情一对嫡亲的兄弟。丹宗的丹缘,无忧和那两个长老,阵符宗的两位长老,剑宗的一位长老。赶来的是魔宗,佛宗,还有天机宗,明心宗。

         魔宗来人只有一个,是魔宗大长老魔无良。实力已至化神巅峰。为人阴狠手辣,心机深沉。

         佛宗也只来了一人,是他们的佛子无心。人长得面如冠玉,清俊绝伦,脸上常年带着一抹悲天悯人的温和笑意。实力已至元婴,据说很快就能突破至化神之境。

         天机宗来的也是一人,圣子天策。人长得清俊如玉,气质绝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我非凡人’的气息。修为同是元婴,也马上就要突破至化神之境。一手推演之法出神入化,无人能及。被天机宗称之为推衍天道第一人,号称能推算出前后五百年所发生的所有有关气运的大事。具体是真是假,无人能证实。

         只有明心宗来了两人,是两峰之主九阳和月凌。九阳真人是想来看自家徒弟的。月凌则是想见见自己的宝贝儿子。所以,他俩算是自请而来。值得一提的是月凌已经修至化神之境。九阳真人实际上也可以进阶了。只不过他心有挂碍,不想在自己的心境上留下一丝一毫的不妥,所以,一直都压制着没进阶。

         他们一帮人走的是同一路线。碰面后,他们相互寒暄了几句,便各自行动起来。

         最后,他们是一起抵达交易行的。

         抵达交易行后,他们也没等丹宗和阵符宗的人招待自己,径直就去了交易后面的雅室。

         接着,他们一同装作是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敲响了雅室的房门。

         而里面,丹缘他们也才刚刚忙活完坐下而已,还没来得及叫无忧试药。

         江寒正端坐在高位上,美滋滋的品着茶水,等无忧试药。

         听到有人敲门,还有人说话,江寒下意识的就用意识去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这一看之下,江寒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冲到门外,对着九阳真人殷切的叫一声‘师父’。

         当然,也只是差点而已。实际上江寒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谁都看不出他有什么心理活动。他可没忘记他这会不是自家师父的大徒弟,他是一个修为高深的世外高人。

         既然是世外高人,当然不能对着九阳真人去喊‘师父’。

         江寒,一定要忍住,决不能露馅,不然就完了。

         他在心里不停地嘱托自己。

         听到敲门声的丹缘本想找个借口出去,叫外面的人离开。却不曾想剑宗的长老直接就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然后,那长老的老脸笑得像盛开的菊花一样,对着来人说道:“原来是魔宗的魔无良长老,佛宗的无心圣僧,天机宗的天策圣子,还有明心宗的九阳真人和月凌真人啊。你们是来巡查交易市场的安全情况的吧?快请进快请进。我给你们介绍一位了不得的前辈给你们认识认识。”说着,他就把人迎了进来。

         然后,他笑得很欢快的对着江寒说道:“尊者,这几位都是维护交易市场安全的人。他们今日是来视察交易市场是否有人捣乱的。还望尊者不要怪罪小辈把他们擅自迎了进来。因为,平日里我们都是在这里商量事情。”

         江寒又不傻,怎么能看不出这里面有猫腻?只不过见这些人没有威胁到他,他懒得动脑子去想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而已。再说,有自家师父在这里,就是不用他说,江寒也会叫自家师父进来。

         但是,就算自家师父进来,他也不可能会对自家师父太过热切。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什么都没说,誓要把世外高人范一装到底。

         那剑宗长老见江寒没怪罪他,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江寒不搭理他们,他们却不敢不搭理江寒。就在他们上前要对江寒行礼的时候,江寒突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开口说道:“本尊不管你们来这里到底所谓何事。即来了就给本尊安安静静地坐下待着,不准说话。”

         开什么玩笑呢?叫自家师父给自己行礼?别说别人会怎么看自己了,江寒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这可是他认可的师父啊。他尊重爱戴都来不及,怎能去委屈?就算拼着会暴露自己,他也不会叫自家师父对自己卑躬屈膝。

         一席话,听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尤其是后来的魔宗长老魔无良,佛宗无心,天机宗天策,还有九阳真人和月凌,他们听江寒自称尊者却没降下天罚,便再也不敢生出怀疑的想法了。一个个话也不敢说,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待在那就跟背景似得。乖的不能再乖。

         唯有天机宗的天策,他的神色在最初进来的时候有些奇怪。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

         这样的结果江寒虽然还是不满意,却也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见他们安静下来,江寒又道了一句:“开始试药吧。莫要再这般拖拖拉拉的。若是你们无心给本尊试药,本尊可自己出去找人。“

         墨迹起来还没完了是不是?没看到我家师父还在那坐着呢吗?要是把我家师父累到了,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全都叉出去,各种吊打去。

         丹缘他们见江寒有些不虞,便急忙开口说道:“尊者,我们绝无这个意思,还望尊者见谅,我们这就开始试药。”

         江寒瞅瞅他,没有说话。那意思分在说:既然没这个意思还不赶紧试?

         这次,无忧没等丹缘说话,就开口说道:“前辈,那我开始了。”

         江寒扫他一眼,仍然没有说话。

         闹得无忧心里有些紧张,他也不嫌地上会不会很脏,直接就盘腿坐了下来,接着,把那粒带着丹纹散发着玄妙气息的改良版清灵丹放进了口中,闭上了眼睛。

         丹药刚刚入口,还未等他运气划开丹药,将它咽下,那丹药就已经化成了一团清灵之气,仿佛有意识一般在他的身体里欢快的游走起来。那团清灵之气每游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会传出一阵特别舒服的感觉,叫他一个忍不住差点喊出声来。

         自他中了丹毒之后,曰曰被无尽的疼痛折磨,修为停滞不进,无法动用神识灵力,比一个废人还要废人,若不是丹宗底蕴深厚,有炼药大宗师坐镇,他早就被丹毒给折磨死了。说起来的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舒爽过了。

         而这般舒爽的感觉自药入口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停止过。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表达那种舒服的感觉了。直到那团清灵之气在自己的身体中全部游走了一遍,消失不见,他都还未从那种舒服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太舒服了。简直比修为进阶的时候还要舒服。

         嗯?修为进阶?

         等等。不对劲。

         我的修为不是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前进了吗?

         我不是再也不能动用灵力和神识了吗?

         可我怎么突然就要进阶了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想法跃然脑海。

         莫非?

         莫非我身上的丹毒已经被解了?

         不管事实为何。修为进阶一旦开始是不能强行停止的。不然就会走火入魔。

         所以,他根本来不及跟丹缘或是江寒说什么,就努力控制着体内澎湃汹涌的精纯灵力,开始进阶起来。

         他的变化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大家在震惊那丹药的神奇之余,无一不在感叹他的好运气。

         中了千余年的丹毒啊。就这么轻松就被解了。一点波澜都没遇到。跟那些身中丹毒而死亡的人比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从无忧的身上,在场的所有人又联想到了端坐于高位上的那位尊者。这药是那位尊者炼制的啊。这叫他们该说些什么样的话才好呢?他们想来想去,好像所有的言语都无法表达这位尊者带给他们的震撼啊。

         算了,他们还是如那位尊者一样,静静地看这个无忧进阶吧。

         哎,为什么进阶的不是他们呢?

         修士们都知道,渡劫之前。无论修士怎么进阶,都不会引发任何天象,也不会引来任何天罚攻击。当心境积累到一定程度,灵力积累到一定程度之时,身体桎梏就会再次被打开,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进入全新的境界后,修士的身体会变得更好更棒,能吸纳更多的灵气,寿命也会增加很多。这就像是打开人体潜藏的基因链一般,打开的越多开发出来的能力就越多,知道理解的就越多,人就会更超脱,变得就会更厉害。

         一般修士进阶时候只要积累的经验和灵力够雄厚,很快就能完成进阶。领悟不够,灵力不够的可能会进阶失败。不过,修为并不会倒退,只会抽空修炼已久的全部灵力,让人从头练起。积累够了就能再次进阶。

         无忧千年来虽然因为身中丹毒不能修炼,但他的心境却在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痛苦中坚固了起来,灵力积攒的也够雄厚,只是不能运用罢了。所以,他进阶的时间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进阶到了化神境界。

         对于无忧的进阶,除了丹宗的人,还有江寒,以及九阳真人之外,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感慨。只不过感慨各不相同罢了。

         进阶之后,无忧缓缓睁开了双眼。没了丹毒的控制,无忧的双眼看起来不如之前那般的灿若星辰,好像多了一些雾蒙蒙的感觉,他盯着人看的时候,人不知不觉就会失神,生出一种他很美好的感觉。

         妖孽啊。

         江寒只看了一眼,就下了这么一个定论。

         丹缘也被他突然展现出来的这种风姿给迷得晃了一下神。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难以掩饰的爱恋。可见,丹缘对他这小师弟有不可告人的心思。不过,这也没什么。在修炼界中,只要看对了眼,男男可以双休,女女也可双休,男女也能双休,他若喜欢自己师弟,自己师弟也喜欢他,他们结为道侣也没有什么不行的。

         不过,看无忧的意思,他好像对丹缘没什么兴趣?

         只见无忧无视丹缘看向他的炽热眼神,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步履优雅的走到江寒的跟前,冲着江寒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无忧谢前辈救命之恩。虽知道以前辈的修为并无需要到无忧的地方。但无忧仍想说,若是以后前辈有用得上无忧,用得上丹宗的地方,无忧必不推辞,唯前辈是从。“说完,他直起了身子,双目灼灼的看着江寒,表达着自己的坚持之意。

         他的话刚落下,阵符宗的人就暗骂了一声:无耻之徒,真会攀关系。只这一句话就把尊者跟丹宗绑到一起了。怪不得师父他老人家说丹宗的人最善耍心机,如此看来一点都不假。

         可无论他们再如何暗骂也改变不了眼前的事实。谁叫他们没有试药的人呢?若是今日试药的是他们阵符宗的人,他们也可以这么明明白白的跟这位尊者绑到一起。

         江寒听他这么说,也没管他有没有在算计什么,直接无视了那些话,说道:“服药后感觉如何?可有不适之处?”

         要是没有不适的地方,这药就能给自家师弟们用了。

         无忧坚决的摇头,认真的回道:“回前辈话,任何一点不适的地方都没有。服药后感觉很好。这会我身体内所有的暗伤都已经全部治愈。身体好的不能再好。”

         “前辈这药很好。晚辈从未吃过药效如此之好的丹药。说它是神药都不足为过。若是这药能在修炼界中推广开来。定不会再有人死于丹毒。”他十分肯定的又来这么几句。

         推广这药?还是算了。就算要要推广,也是等我回头跟我家二师弟商量商量再说。只不过这话江寒不会说出来罢了。所以,他再次无视了无忧说的话,开口说道:“看你已然进阶,想来这药也不会再有什么副作用。既如此,本尊就回了。”

         “待本尊再需要有人试药时,会再来这里。到时也会把答应给你量身定做的丹药送过来。”话音落,江寒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高座之上。消失速度之快,叫人震惊不已。

         只是,他们谁都不知道,江寒并不是直接走出了这里。他是为了保持自己的世外高人范,直接进入到了小世界里,让小绿带着他移出了屋子,消失在了交易场内。不一会功夫,他就出现在了他最初服用易容丹的无人角落。然后,他吃下了解易容丹的丹药,恢复到了他本来的样子。

         他会这样,是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家师父就会来这里找他。所以,他才赶着离开,回到这里。

         江寒却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屋内的人便开始讨论起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