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其实上,傻眼的不止是江寒,还有被挤到外面的丹缘,以及那三个维护交易市场安全的坐镇者。

         他们四个呆呆地看着眼前那如同蜂窝一般的场景,久久不能言语。

         待他们回过神之际,更多得到消息的修炼者们已经蜂拥而至到了江寒的摊位前面。一个个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大喊起来。

         这个说:“尊者,尊者,我这里有万年寒髓,万年黄芝,万年老参,极品灵石数万,中品灵石五百余万,下品灵石无数,求尊者赐一粒缔结金丹的灵寂丹于我。若尊者愿意赐药,我愿从此以后唯尊者之命适从,鞍前马后为尊者端茶倒水,尽心尽力服侍尊者。”

         众人:无耻不要脸之辈,尊者这般强大的人,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会需要你一个金丹都没缔结的小修士去服侍?这话你也说得出口,真真是脸大如盆,无耻不要脸到了极致。滚一边去吧。

         看不过眼的人一下就把那人扇飞出了交易场。余留‘啊啊啊’几声惨叫回荡在周围,昭示着他曾来过这里。

         这个话刚落下,又一个接了上去:“尊者尊者,我愿将所有家当系数奉上,只求尊者赐一粒凝婴丹给我。若尊者愿意赐药,某从今而后一定奉尊者为主,不离左右。“

         众人:又一个不要脸来跟我们抢药的。就算你马上就要凝婴了又能怎么样?尊者的药是属于大家的。你想走歪门邪道优先得到?那得看我们同不同意再说。滚吧你。

         又有人出手把这人扇飞了出去。

         就这样,仍有人不要命的在那呐喊:“尊者尊者,我今年双十,长相周正,马上就可筑基,只要尊者赐我一粒筑基丹,我愿委身于尊者,做尊者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宠。尊者尊者,你看看我。”

         一听这话,众人怒了:合着正的不行就准备来邪的了是吧?你也不瞅瞅你那跟娘们一样的长相,尊者也能看上你?我都长得比你好看。圆润的给我们滚一边去吧。

         ‘唰唰唰’,出手的人有好几个。那个说这话的小修士瞬间就被吹飞上了天空,比前两个滚的还要远。这下,他只怕是要在床上躺一段时间了。

         这就是修炼界。只要你强,你就有横的权利。

         这事情一旦开了头,再想收手那就难了。有了那三个前车之鉴,后来的修士们为了得到江寒炼制的丹药,一个个纷纷大打出手起来。

         这一闹,整个交易场瞬间一片混乱。你来我往的,‘唰唰唰’有不少人都被丢了出去。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速度快的叫江寒都没来得及做出别的反应。

         待江寒有了反应的时候,他的摊位前面已经乱成一片。所有人都跟斗鸡似得在那吱哇乱叫着,吵得人一个头有两个大。

         见他们这样,江寒脑洞大开的想到:这些个修士们,他们这么的热情,这么的激动,莫非,他们对我的喜欢已经深到了能超越年龄,超越长相的地步吗?

         这,这,这,这太叫我震惊了。

         好吧,以上纯属个人想象。实际上是江寒看他们闹得这么厉害后,立马就出口道了一声:“都给本尊住手。”话音落,再次散开了自己的意识,将所有打闹的人全部牢牢地控制在了自己的意识结界中,禁止了他们所有的动作。

         江寒这一出手,没加入到战场的那些人纷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尊者的实力吗?只一声就能弄得这么多人被定在原地。要知道,这里面多数都是即将结婴的修士和已经结婴的修士啊。这尊者实在是太可怕太凶残了。

         没被定住的人都有这样的感想,更别提那些被定住的人了。没人比他们清楚他们这会心里是多么的惊恐和害怕。因为,他们现在被弄得灵力全失,神识不能调用,比做普通人的时候还要虚弱,现在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能随意的杀掉他们。可怕,真是太可怕了。他们怎能如此大意。眼前这个人可是一个站在修炼界顶端的绝世尊者啊。他们竟然在他的面前这般胡闹,这不是找死这是什么?

         他们一定死定了,死定了。

         懊悔,对死亡的惊惧在这一刻充斥了他们全身。他们绝望又祈求的看着江寒,期望江寒能放过他们,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江寒本就没打算伤人,也没想着杀人。他只是想让这些人安静下来,别那么吵闹。他最烦别人这么闹。

         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后,江寒横扫他们一下,说道:“都是在同一星空下修炼的修士,为了这一点小小的利益便这般打闹,成何体统。打闹的人统统给本尊闪一边去。莫要再让本尊看到你们。不然见一次打一次。听到没。”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这么说话。滋味果然酸爽的很啊。江寒在心里道。

         被控制住的人听江寒这般说,哪敢说个‘不’字啊。纷纷点头出声说听到了听到了,绝对不敢违背尊者的话。

         见他们这么听话,江寒撤掉了自己的意识结界。

         江寒刚刚撤掉意识结界,那帮人‘唰唰唰’的瞬间就消失在了江寒面前。

         开玩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还留在这等着尊者把自己弄死不成?就算丹药再重要那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啊。只有有命在,他们才有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某一刻攀上尊者这棵大树啊。从今以后,他们一定会为此而努力的。

         他们这一走,江寒的摊位前面瞬间就空旷了下来。再无人敢随随便便的上江寒前面凑。众人只敢远远地瞅着,小声的交谈着,贼心不死的盯着江寒,他前面摊位上的丹药瓶。都在琢磨着要怎么做才能得到那些丹药。

         有的人不懂,就问人你们又没吃,怎地就能确定那些丹药是真的?不是假丹药?

         这人话一出口,就迎来了无数人的怒视。很多人都冷冷的瞅着他,声音很小却包含蔑视的说道:“无知的蠢货。尊者乃是沧澜星最强的人。自身已经融入天地规则,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着玄妙之气,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绝无凡品。连这点最基本的东西你都不懂,你还修什么道?追什么永生?赶紧回去洗洗抱着老婆孩子平凡过一辈子吧。似是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蠢货,真不适合在修炼界生存。”

         一席话,说的那人面红耳赤,再也不敢待下去,只得灰溜溜的离去。

         而没了众人的阻挡,丹缘和那三个人在听了无数人的言论,见识了他们的疯狂举动后。他们终于看到了立在摊位上的那些木牌。当他们一字不落的看完木牌上的那些关于丹药的介绍后,他们几个再次呆住了。并且,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些人之前会那般疯狂了。他们想,若是换做他们,一定会比那些人做的还要疯狂。想到此,他们双目灼灼的盯着江寒摊位上的那些药瓶,不停的在心中呐喊起来:完美极品丹药。全部都是完美极品丹药。我都能用上。全部都能用上啊。怎么办。好想要好想要啊。

         他们几个被自己内心的渴望折磨的眼睛都变得红起来。

         人多了围着烦。这没人围也烦。就不能折中一下?我要你们的时候你们来,不要你们的时候,你们有眼色的赶紧走?江寒内心惆怅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摊位,在心中苦逼的想到。

         看来,无论在哪个年代,我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啊。要是叫我做生意,我一定会赔死。江寒在心里感叹道。

         不行,我今个来是推销我的丹药,找人给我试药的,这么冷着怎么能行?我还是得叫他们围过来才行。不过这次却不能叫他们像围猴子一样把我围起来了,我要让他们有秩序的排好队才行。

         唔,怎么总觉得我哪里想的不对呢?江寒沉思起来。

         他们像围猴子一样把我围起来?

         把我像围猴子一样围起来?

         江寒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摔,围nm的猴子,劳资才不是猴子,劳资是人,百分百的人。都是叫这帮不听话的货给劳资气糊涂了。不然劳资怎么能生出这种念头?

         掐死,赶紧把这念头给劳资掐死。再也不能这么想了。劳资还有正事要做呢。

         心里自我调节了一下,江寒一脸高人范的对周围的人说道:“想要丹药的人都给本尊一个接一个的排好队。先到先得。每人只能选一种。”本师兄有东西,就是任性。不服咱们来战。分分钟吹飞你们。

         “若是身中丹毒愿意给本尊试药的,本尊将会专门为其量身定做,炼制一炉其自身境界能用的完美极品丹药。另外,愿意试药的可优先到本尊身边来。”有后门可走,道友们,不要犹豫了,赶紧上吧。

         “本尊说完了。开始吧。”本尊这称呼听着真带劲,怪不得那些仙侠电影和电视剧里那么多人都喜欢这么称呼自己。我决定了,以后我也要这么称呼自己。江寒在心里道。

         众人一听江寒这般说,都老老实实的排起队来。没人再敢造次。

         至于说江寒说的试药的可以先到他跟前这件事,很多人都给忽略了过去。因为,他们没中丹毒,就算是想去试药也试不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排队。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暗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身中丹毒。若是身中丹毒的话,他们就能得到尊者的青睐。一个绝世尊者的青睐啊。那是开玩笑的吗?那可是能带来巨大利益的啊。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哪个幸运的人能得到他们想要的青睐。只要想想他们就嫉妒的不行。

         而那些排的特别靠后又没身中丹毒的人,他们都眼红嫉妒恨的看着站在他们前面的人,恨不能把前面的人一个个的全部弄死,之后瞬间轮到他们自己,然后他们自己包揽下全部的丹药。那得多爽啊。

         可他们也就只能这么想想而已。在一个绝世尊者面前。纵然他们心中再如何黑暗,也不敢做出一点有违尊者吩咐的事情。

         哎,还是慢慢等着吧。希望尊者练出来的丹药足够多。能轮到他们。不然,他们就只能去抢劫得到丹药的那些人了。

         想到此,不少人眼光都变得凶残起来,暗戳戳四处打量着,寻找着可下手的对象。

         而这一切江寒并不知道。因为,他的眼光这会正停留在眼前这个人的脸上。

         这人是丹缘。

         没错。就是那个丹缘。之前被江寒打伤的丹缘。他这会正排在第一位。只见他脸色依然苍白,却满脸谄媚笑意的看着江寒说道:“前辈,小子的一位师弟中了丹毒,这会正在赶来的路上,所以,小子提前跟前辈报备一声,望前辈海涵,不要怪罪小子。“

         看清了江寒的实力,又看完那些丹药的介绍,丹缘这会连小子这个称呼都给自己冠上了。由此可见他这人是多么的圆滑无耻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他有求于人呢?他师弟中的丹毒是上古丹药中蕴含的奇毒,宗门内的长老师尊们只能压制住它,并不能祛除它。这会看到江寒摆出来的那个改良版清灵丹。他瞬间就生出了一些心思。很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那个师弟。那个师弟二话没说,当时就说一定会跟之前的来的长老们一起过来。要他无论如何也得留住江寒。所以,他才排在了第一位。

         很多人听完他说的话以后,纷纷在心里暗骂他不要脸,仗着自己是丹宗的人就排在他们前面,明显的欺负人。但这些人也只敢在心里骂骂而已,并不敢直接说出来。

         江寒听完丹缘说的话以后,不由在心里暗道一声:这小子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才。刚才还跟我闹得那么凶的,这会却能这么低姿态的跟我说话。也是个人物。

         不过,就算是个人物又能怎么样?我该瞧不上你,还是瞧不上你。

         心里想着,江寒端着一副世外高人范说道:“知道了。上一边去吧。“

         丹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便老老实实的站到了一旁。

         后面的人早就在等着上前领取丹药了。见丹缘离开,排在第二位的人立马就走上前来,对着江寒就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尊者。”说完,双眼泛光的瞅着江寒,那眼神炽热的就好像要把江寒一口吞下去似得。

         面对着这么热切的注视,江寒的唇角微微抽了抽,在心中暗骂:nm,这人是不是有病,我又不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他这么瞅着我作甚?莫不是看上我了不成?

         江寒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给弄得暗暗地打了个冷颤。这nm也太重口味吧?打住,赶紧打住。

         ”说。“只要想到这人可能是看上自己,才这么眼神热切的瞅着自己,江寒心里就直颤颤,再没了之前那种被人当成偶像一般的酸爽感。

         那人见江寒这般冷淡,还以为是江寒之前受到打扰的那股不虞之气还没散完。于是,他很识眼色的稍稍收起了眼中的灼热之情,声音愈发恭谨的说道:“尊者,小辈想要一粒灵寂丹。这是小辈的所有积蓄。尊者您看看够不够买或者换的?若是不够,小辈再想办法去筹集。”说着,把手中的一枚储物戒递了出去。

         江寒看都没看他递过来的储物戒,从瓶中拿出一粒灵寂丹,递到他手中,说道:“望你固守本心,好好修炼,莫要丢了人应有的善之本性。去吧。”

         那人见江寒什么都没要就把丹药给了自己,激动的再次冲着江寒鞠了一躬,说道:“是尊者,小辈必会谨记尊者所言,不敢忘怀。”说完,他躬身退到了一旁。他并没有走。而是像个守卫者一般守在了江寒旁边。

         却不知,江寒被他这个举动给弄得差点跳起来。

         无他,江寒又联想到了之前他想到的那个念头。这人看上他这个糟老头儿。

         摔,他好想揍人怎么破?这人实在是太挑战他的耐性了。

         见此景,丹缘却在心里默默地道了一声:知道自己拿了丹药就走可能会被人截杀,什么都得不到,不如留下来,这人是个聪明人。有时间可以笼络一番,看看能不能为宗门效命。

         又一个上前,奉出了所有的一切,这人求取的是凝婴丹。

         江寒仍是什么都没收,照样嘱咐了几句之前的话,便把丹药送给了那人。

         那人也没走,跟之前的人一样站在了一旁。

         由于这人没表现出什么。江寒没想到别处。

         再一人上前,他也拿出了所有东西,求取的是灵寂丹。

         江寒还是什么都没要,嘱咐了几句,便叫那人离开。

         他也没走,跟其他两人站在了一起。

         又有人上前,跟之前的人一样,他也奉出了所有的东西,求了一粒筑基丹。

         江寒也没要他的东西,再次嘱咐几句,便叫那人离开。

         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离开后肯定会被人盯上,所以,也站在了一旁。

         再后来又有求药的人,江寒也是什么都没要,统一嘱咐了一样的话。

         那些人也没走。如别人一样站在了一边。

         后来的后来,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前求药,结果都跟之前那些人一样,江寒什么也没要他们的。他们见江寒这样,心里对江寒感激的不行。纷纷表示一定会牢牢地记住江寒的嘱咐。

         求到药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就结伴离开。这样就不用怕别人截杀。

         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求药的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起来。很多都是闻风而来的人。他们有秩序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几乎站满了整个交易场。

         要知道,这个交易场可是能容纳数十万人还要多的大交易场。这么多人绕圈排着队伍。那场面绝对是十分壮观的。江寒虽然炼制的药不少,就算全部散出去也散不完,但他却不能全部就这么散出去啊,他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再说,谁知道领取丹药的又是些什么人?更重要是,这领过药的人没有三千也有两千了,却也一个来试药的。这叫他十分郁闷。

         这想来想去的,江寒愈发的觉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他觉得自己还是适合什么都不想,看不过眼了直接开干,那样最爽快。问题就在于,这些人也没惹到他,他又不能开干。

         这么一想,江寒更郁闷了。可要他直接开口找人试药,他又开不了那个口。原因无他,会破坏他装出来的世外高人范啊。

         坑爹,早知道就不装什么世外高人了,直接装一个看不过眼就直接开干的高冷老头该有多好。江寒后悔了。

         可是,后悔也没用。如今的他,那可是骑虎难下啊。

         ┭┮﹏┭┮要是二师弟三师弟在这里就好了。他们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些事。以后再也不要跟二师弟三师弟分开了。走哪里都要带上他们。江寒在心里苦逼的想到。

         就在江寒心中各种郁闷的时候,丹缘宗门的人终于来了。其他三个宗门的人也先后到来。他们都直接落在了丹缘的身边(丹缘身边的人都被他撵走了)。

         他们来到后,丹缘走到江寒跟前,声音恭谨的道了一声:“前辈,小子的师弟来了。您看?”

         江寒明明心里高兴的不行,嘴里却说道:“既然来了,就叫这些人散了吧。”

         nm,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坑死人了。江寒心里道。

         得到江寒的吩咐,丹缘立马冲旁边的人使个眼色。那人是丹宗的坐镇者之一,他御物飞上半空,运气对着整个交易场的人说道:“尊者吩咐,今日到此为止,叫大家散去。各位,请回吧。”

         这话刚刚落下,就引起了一阵骚动。

         什么?到此为止了?丹药呢?说好的送丹药呢?

         不行,绝不能走。一定要拿到丹药。

         这是一些不自量力之人的想法。

         但有这样想法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很多人还是能认清现实的。他们可不敢在这里跟八大宗门的人对着干。更何况发话的还是一个绝世尊者。只有想死的人才敢不听吩咐。

         多部分人都按照喊话那人的吩咐,直接转身离去,一点都没多做纠缠。

         而那些想要以此挑事的人见所有人都离开了,哪还敢说别的?一个两个的也跟着离开了原地。

         他们都走后,整个交易场慢慢地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江寒摊位前面再次变得空阔起来。

         不过,这一刻江寒的心里已经没了之前的郁闷。这会他心里高兴的很。只不过他脸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此时,丹缘带着丹宗的两位长老和他中了丹毒的师弟来到了江寒面前。他对江寒恭敬的说道:“前辈,这两位是小子宗门的大长老和二长老。这位是小子的师弟,就是他中了丹毒。”

         江寒象征性的对着那两个什么长老点了点头,转而看向那中了丹毒的人看去。这一看不打紧,江寒的心不由就颤了颤。

         清丽绝美的容颜,灿若星辰的眼眸,不点而红的绛唇。配着那一身白衣,削瘦的身姿,病弱的表情。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男人。分明是一个娇弱无比的小妞行不行?江寒在心里嘀咕道。

         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祸害,祸害啊。江寒再次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就在这时,小绿突然在江寒的识海中冒出一句:主人,他中的那种丹毒中有一股很奇妙的气息。小绿等会可不可以悄悄的把那股气息收起来研究一下?

         嗯?奇怪的气息?

         好。江寒没有拒绝。

         表面上,江寒高人范的‘嗯’了一声,说道:“既然来了。那就过来试药吧。本尊可保你吃了本尊炼制的药以后,绝对不会死。也不会引发你之前中的丹毒的毒性。”

         那跟来的两位长老一听,张嘴就要反对。却被那长相绝美,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病弱气质的男子拦了下来。他微微笑着走到江寒跟前,语气清和的道了一声:“是,前辈。”

         说完,他侧身看向那两位长老,微笑说道:”大长老,二长老,这是无忧的决定。还望两位长老莫要阻拦。“

         那两位长老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对着江寒说道:“前辈,拜托了。不管结果如何,我丹宗都会记着前辈这份情。”

         江寒没说话。只是看了那自唤无忧的人一眼。然后,从瓶子里拿出了一粒改良版的清灵丹递到了他的面前,开口说道:“吃吧。吃下后把你的感觉告知我。”

         那无忧伸手接过了丹药。只是,当他看到丹药上的那神秘玄妙的丹纹后,他瞬间瞪大了眼睛,不由震惊的喊了一声:“灵纹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