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
        完美极品真元丹?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都可用的增进修为的丹药?可换可卖?还心情好了免费送?特别注明不是在开玩笑?

         哈哈,这货是看众位道友修炼太坚苦,生活苦闷,专门弄这东西来搞笑娱乐众位道友,哄众位道友开心的吧?这修炼界谁不知道真元丹是专供筑基期的修士用的啊。就算是再极品的那也只能筑基期的用了才能增进修为。高级修士吃再多也无用。

         可这货竟然敢说他这真元丹,哦,不不,什么完美极品真元丹,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都能用。他是不是脑子被驴踢的不清楚了?傻了?所以才跑到这里骗人?难道他就不知道这里是专门供修士们交易的地方吗?在这里说这样的大话,他就不怕被人抽死吗?

         还有那什么同完美极品真元丹一样的完美极品聚灵丹,也是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都能用。这傻货蠢货骗人就不知道换换招式吗?一个招式骗人可是骗不着的啊。谁不知道这聚灵丹跟真元丹一样都是只能筑基期用的啊。而且品阶还比真元丹略低一些些,只有锤子傻子才会分别不出去上当。

         再看下面,完美极品筑基丹,还可保百分百筑基成功,没有一点副作用。看顺眼了免费送。这傻货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吗?谁不知道再好的筑基丹也不可能一次就筑基成功啊。一次筑基成功的那都是天才。这傻货知道什么叫天才吗?看看佛宗的无心小和尚,再看看明心宗的凌慕枫,还有那悟道宗的道衍,丹宗的悟情,天机宗的天策,等等,他们这样的人才叫天才。这整个修炼界找不出几个他们这样的天才。

         谁都知道筑基是个分水岭,象征着修士是否能踏入修炼之道。筑基之难,不亚于结丹结婴,每个修士筑基的时候,都十分的慎重。筑基丹是必不可缺的辅助丹药。整个修炼界那么大,从没有人敢说自己炼制的筑基丹能百分百保人筑基成功,还无副作用。敢这么说的不是傻子就是白痴。这货却敢在这里这么说,他绝对是来拿命刷存在的。只希望他等会不会被人收拾的太惨。

         不过,呵呵,就算他被人收拾的很惨,也不会有人管。像是这样把别人当傻子,出来招摇撞骗的傻x,就该被狠狠地收拾一顿。灭了都不足为过。他们等着看好戏。

         等等,这里还有,完美极品饲兽丸,喂养灵兽的极品灵药,什么味道都有,还什么能满足所有契约灵兽的挑剔口味。合着这傻货不止是想要骗人,还想要骗兽啊。他胆可真肥,也不怕那灵兽吃了他的假药后一口把他给吞吃了。这傻货,绝对是来找死的。

         在那什么完美极品灵寂丹,还缔结金丹的极品丹药,一粒就能完美结丹没别的副作用。尼玛,这货绝对是活腻歪了,连即将步入金丹的修士都敢耍着玩,这不是作死是什么?他们等着看他有几种死法。呵呵。希望他死的时候还是完整的。

         吓,完美极品凝婴丹!还结婴绝对不是梦!一粒丹药就搞定,能当场试药。这货,他,他,他绝对是活腻歪了来找死的。他不止是想骗金丹修士,他竟然连即将踏入元婴期的修士也敢骗。默默地给他点根蜡烛,祝福他死得痛快一点吧。这货他已经蠢的天怒人怨,蠢不可及了。他们竟然还把所有的东西都差不多看完了。他们也够蠢的了。有在这看这傻货作死的时间,还不如去逛逛看能不能淘到一些宝贝。等有时间了再来看这傻货是怎么死的。

         不对,等等,好像还有一个没看。

         改良版完美极品清灵丹,除了能清楚遗留在体内的丹药杂质外,还有治疗暗伤遗留清脑明心祛除根基不稳的作用,试验品,免费送?还要求人当场服用,告诉他吃了后有什么感觉?要是丹药不行,他保证吃丹药的人不会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傻货,哦,不,这蠢货,他已经蠢到天边去了。他们修炼至今,就没见过这么愚蠢不可及的傻蛋。真真是叫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真当自己是一个炼药高手呢?还找人试药!哈哈。真是太好笑,太叫人开眼了。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人还可以蠢到这个地步。他们真真是开眼了。就算今日淘不到宝贝,这趟来的也值了。

         因为,他们今日见识到了修炼界第一大蠢货是个什么样子。回去可以跟自己的好道友们好好地讲一下,叫他们也跟着乐呵乐呵。真是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就在众人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江寒的时候,那五个俊男靓女动了。

         其中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眼含怒火的看着江寒,语气充满训导意味的说道:“这位道友,丹药乃是每位修士治伤救命的必备品,售卖丹药不是儿戏,若是丹药不行,稍有不慎就会误人性命,你弄这么多不可能存在的丹药,夸大它们的药性,企图哄骗大家,你这么做不觉得愧对你的良知吗?万一有道友不慎被你所骗,买了你的丹药后关键时刻没用,最后误了性命,你要如何?道友,你要知道,一个修士若是连最基本的良知都没有的话,那还修什么道?找什么永生?若是道友你还稍有良知,就赶快把这些害人的东西全部收起来。以后莫要再这般骗人了。若是不然,我丹宗天宇今日必不会放不过,好叫你知道知道骗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哼。”说完,他还狠狠地怒瞪了江寒一眼。

         这自称丹宗天宇的人刚说完,他旁边的一个年级更小的少年就不给别人说话机会的接了上去:“天宇师兄,这样不知羞的老骗子你跟他啰嗦那么多做什么?他要是有良知的话,就不会把这些子虚乌有的丹药拿出来放在这骗人了。还什么可卖可送。心情好了免费送。这一看就是骗人的前奏。说不定这还是个骗人的老惯犯,身上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条人命了。像是这样不要脸还智商愚蠢的老不休骗子,就该直接把他给抓起来供人展示,叫人清楚认识到他的累累恶行,预防将来再有人上当受骗。”

         这少年认为炼制丹药救人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决不能有任何污秽的心思在里面,不然就是违背了自己炼药救人性命的初衷。他生平最是讨厌这种卖假药的骗子。因为,每年都有不少不能修炼的凡人都会死在这样的人手上。就连修士们也有不少因买到假药而死亡的。他见到这种卖假药的人就恨不能杀了他们。

         少年刚说完,又有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接了过去:“天宇师兄,天景师弟说得对,似是这样的骗子,应该直接打杀了,省得再出来害人。”

         女子话刚落下,又有人接茬了,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她看看一直闭着眼没说话,一副世外高人范的江寒,拉拉那容貌绝美的女子的手,柔声说道:“天晴师妹,咱们也没看这位老道友炼制的丹药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这么武断的认定他是骗子是不是有些不好?还是先问清楚再说吧。”

         她刚说完,那容貌绝美的女子就回了一句:“柔师姐,这还用得着去判断吗?但凡是稍懂药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人木牌上写的那些东西纯粹都是混弄人的。什么完美极品真元丹,完美极品聚灵丹,完美极品饲兽丸,完美极品筑基丹,完美极品灵寂丹,完美极品凝婴丹,师姐你听过吗?见过吗?就算是咱们的太太太师祖,都不敢说自己的炼制出来的药是完美极品,他一个看起来修为平平的人就敢说自己练出来的丹药是完美极品。你相信吗?”

         见师姐无语,那绝美女子又道:“还有那什么改良版清灵丹。清除暗伤遗留,清除体内丹药杂质,清脑明心祛除根基不稳。呵,要是真有这样好的药存在,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身受剧烈丹毒之苦,无法医治痛苦而亡了。这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竟然还敢说要找人试药。此等不把人命当人命的人,师姐你有什么可为他解说的?要我说这种人死不足惜。今日他好运碰到了咱们。要是碰到别人。别人早就把他抹杀了。”

         那师姐想想也是,面对这样情况,她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于是,她安静下来。其实,她心里已经偏向了师兄师妹和师弟们的说法,认为江寒是个不要脸的老骗子。可是她不会骂人,只得闭了嘴。

         见她安静下来,一直没开口的另一个男子走到江寒跟前,看着江寒说道:“道友,我的几位师弟师妹都是性情中人,最是见不惯卖假丹药的人。为了道友你好,你还是赶快把你的东西收拾起来离开这里吧。不然再继续这么下去,道友你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奉劝道友一句,以后莫要这般招摇的拿着假丹药出来骗人了。但凡是有点眼睛的人都不会被道友骗到的。若是道友哪一天不小心碰到了硬茬,只怕道友的性命就此不保。”

         这卖假丹药是一种市场行情,禁制不住。总有一些人会因为高利润弄些假丹药出来骗人。不过,一般都是吃不死人的,顶多是吃了没用。不过,就光这吃了没用这一点就足够招人恨的了。很多人都十分讨厌卖假丹药的人。

         但一般人都不会出头去多管闲事。自己知道不去上当也就是。管得多,是非就多,谁知道谁什么样啊?万一碰到硬茬,自己多管闲事被害了岂不很亏?

         就算是都不敢惹的丹宗也是一样,他们外出行走时候也是不敢随意多管闲事,伤人性命的。因为,丹宗的人基本没什么武力,可以说娇弱的很。修炼界的人因为他们能炼制出很多别人炼制不出来的丹药给他们面子,所以不动他们。可也有不给他们面子的人。比如一些散修,还有一些独行侠。为了宗内一些低阶弟子好,一般情况下他们从不会对人下杀手。他们怕他们做的太过了,引起别人的报复,专门截杀他们的低阶弟子。

         这人呐,在哪里生活都不易。看似强横如丹宗,也不敢肆意妄为。

         这要是一般人,看人这么说也就借坡下驴,收拾收拾东西走了,结果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江寒不是普通人啊。他是一点都没在乎这些人在说些什么。在江寒看来这些人真的挺搞笑的。还没看他炼制的丹药是个什么样子,也没搞清楚状况,就义正言辞的打着打假的旗号来了,还说他是老骗子。这种行为真算不得理智,更算不得聪明。所以,他理都不想理他们。依旧闭着眼在那装x,装世外高人。

         那几人看江寒没反应,脸色不由变了变。

         周围一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也有不少变了脸色,有不少人都在小声的嘀咕:“这老头是没听到还是怎么地?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非这老头是个聋子哑巴?所以才不搭理人?”

         “不对,这老头可能是个聋子,也是哑巴,弄不好眼睛也不好使,你们没看他一直都闭着眼吗?”

         “好像是啊。丹宗这几个弟子都说了这么多话了,他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绝对是个残疾人。”

         “可瞧着也不像这样,我觉着这老头或许真的是位隐士高人?所以才没把丹宗这几个弟子的话放在心上?”

         “我也有这种感觉。说不定这老头真是个世外高人。不然他怎敢放这么猖狂的话在这?还明白着找人试药。若不是有绝对的把握,想来也不敢这么行事吧?”

         “也对,这里毕竟有这么多人,修为高的比比皆是。他既然敢在这里摆摊,说不定并不是个傻的,也不是个骗子,他确实是个高人?”

         “笑话,真正的高人能来这里?”

         “你们没看那上面说的吗?心情好了白送丹药。若是骗人的话,没必要说这些吧?他图什么啊?”

         “对啊。这位道友不说我都没注意。这要是真是骗子,应该不会说这样的话吧?白送丹药呢。谁骗人会这么骗?”

         “对对对。”

         “是是是,有点道理。”

         “这老头怎么还没反应?”

         “哈哈,丹宗这几个小年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一时间,各种说法都冒了出来,大家众说纷纷,低语不断,听的那几个丹宗的弟子脸色越来越难看。江寒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才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见识。这种事他以前见多了。无所谓,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要是别人说一句,他反驳一句,那他得累死。他还不想死,所以,还是无视吧。就当他们在演戏。

         只是,江寒能忍,不在乎,那个叫天景的弟子忍不下去了,他冲到江寒面前,忿声说道:“老骗子,我们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不要再给我装聋作哑没听到。另外,我劝你别再给脸不要脸。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你闭着个眼在这装什么装?再装信不信我把你摊位给砸了?赶紧给我滚,滚,滚,滚出这里。要是再叫我看到你出现在这交易市场,我就叫人把你弄死。像你这样的骗子,死不足惜。”

         他话刚说完,那天宇就接了上去:“像你这样不知好歹的人,我们真不该好心给你留面子。既然你执意要留在这里骗人,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天宇师兄,我早说过像他这种无耻不要脸的老骗子就不该对他这么客气,弄死他都是轻的。你还跟他啰嗦这么多做什么?直接动手吧。叫他看清楚在我们丹宗的地方,是容不得他这种无耻骗子在这里行骗的。”绝美女子人长得挺美,可说出来的话却着实难听,身上还有一股子骄纵蛮横之气。

         绝美女子刚说完,又有人接话了:“天晴师妹说得对。对这样的骗子咱们确实不用这般客气,直接把他扔出去吧。”接话的是清秀女子。

         “老骗子,你到底滚不滚!不滚我们真动手了。”那少年冲江寒大喊道。

         江寒本不想跟这群人一般见识。他觉得自己要是跟他们一般见识的话,会把自己跟他们拉到一个水平位置。挺丢人的。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总有那么一些人,你气度大不跟他一般见识,他却认为你心虚怕了他。碰到这样的人,他就是想要忍都忍不下去。

         既如此。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狠狠地迎击上去,叫他们认识一下什么是现实吧。他今天要是不把这些个兔崽子们给抽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他就跟跟他们姓。

         yy的,老虎不发威,你tm的真当我是病猫了。

         江寒陡然睁开了眼睛,意识全开,如狂风骤雨般逼向那几个不知天高的兔崽子,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无知小辈。滚。”

         一句话落,他们五人的身体如同秋风落叶一般飞起,‘砰砰砰’的就砸在了他们五人的摊位上,不偏不倚的正好把他们摊位上的东西全部砸了个稀巴烂后,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一点都没波及到周围的摊位。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神转变,围观的群众们呆了。

         天,这人,这人,他真的是个骗子?而不是个实实在在的世外高人?这不可能吧?

         什么时候骗子也有这么强悍的神识了?我的娘,刚才那神识强的都已经能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抹杀掉了好不好?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好可怕。话说,他们这是捡回了一条小命吧?

         回身,再看那几个被神识攻击抛出去的丹宗弟子们。

         衣衫凌乱,沾满了尘土,头发如鸡窝一般,脸上红一道灰一道,还有被挫伤的血痕,再加上他们蜷缩在那不停抖动着的身体,真是怎么看怎么惨。全然没了刚才那正义凛然骂人的美妙风姿。尤其是那绝美女子,此刻狼狈的就像是丧家犬一样。简直叫人无法直视。

         被一个老骗子弄成这样,那五个丹宗的弟子怒了。那天宇师兄抖动着双手拿出了传音符,打开后颤颤巍巍的对着那传音符说道:“丹缘师叔,我和师弟师妹们被恶人打伤了,就在我们摊位这里,你赶快过来。”

         闻言,江寒一个冷眼甩了过去:小兔崽子,打不过就叫人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分分钟就能弄死你们?

         nm,今天真够衰的。先是碰到那小胖子被缠,现在又遇到这几个神经兔崽子,还要不要人好好推销丹药了?不让的话统统都去面壁思过吧。

         那天宇被江寒的冷眼给甩的再次抖了抖。但他很快就又嘚瑟起来:死不要脸的老骗子,敢在我们的地盘跟我们动手,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你给我等着。等我们的丹缘师叔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弄不死你。

         这么想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顺便把最美的那个师妹扶了起来。其他三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们刚刚爬起来,就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凌空踏步来到了他们跟前。看他们这幅惨样,那白衣男子眉头一皱,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好好的卖丹药,做宗门任务吗?怎么弄成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是谁把你们弄成这个样子的?还有,把事情前因后果给我说一遍。”

         “不准撒谎。不然废了你们。”白衣男子十分凶残的又道。

         听自家师叔这么说,天宇突然意识到这丹缘师叔不是别人,会直接给他们撑腰。这丹缘师叔脾气一直古怪的很,说翻脸就翻脸,十分的凶悍。

         可叫都叫来了,怎能就这么放弃。

         心一横,天宇指向江寒所在的位置,说道:“师叔,那人是骗子。专门卖假丹药糊弄人。我们看不过,劝他不要再在这里卖假丹药,叫他赶紧离开。可我们轮番说了他也不听,还叫我们滚。事情就是这样。”

         嗯?那丹缘把视线转向江寒。见江寒是一个不起眼的蓝衣老头,丹缘微微眯了下眼睛,神识传音对他们几个说道:“回拍卖行待着去。莫要再在这里给宗门丢人现眼。给我滚。”

         天宇几人一听这话,哪还敢继续待下去,他迅速领着师弟师妹还有师兄就离开了摊位。

         他们走后,丹缘一步一步走到了江寒的摊位前面。冷着一张脸冲着江寒说道:“道友这般大年纪,却去欺负几个无知小辈,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围观的人。嗷嗷嗷,要开撕了,开撕了。赶紧离远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