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
        一想到自家师弟们知道那些灵泉水的作用后,一个个眼神晶亮的看着他,江寒心里就各种酸爽。

         尤其是自家四师弟。被自家四师弟那种纯净晶亮的眼神看着的时候,叫江寒不由就能生出一种自己仿佛就是自家四师弟整个世界的感觉。那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和幸福感真不是言语所能形容出来的。简直太美。太能满足他的大男人胸怀了。

         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的话,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抬手对着自家四师弟的头,在上面狠狠地□□一通。他可是立志要做完美大师兄,好好大师兄的人,怎么能做出那样有失大师兄身份的事情?那简直太毁人三观了。坚决不能那么做。在心里想想也就行了。

         自我劝说了一番后,江寒又说道:“哪个是灵泉?是不是紧挨着山的那片湖?”所有看过的地方,除了那个湖,他没有发现别的地方有水。

         虽然明知自家坏主人看不到,守财奴小绿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小脑袋,说道:“是的主人,就是那片湖。”

         所以,坏主人,你赶快去吧。最好多弄走一些。别叫那灵泉长得太快了。万一长得太快把小世界都霸占那就不好了。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玩去吧。”说完,江寒直接就隔离开了守财奴小绿的神识。

         这距离之前也不过是才过了一会功夫而已。

         看看自家等待回答的师弟们,江寒说道:“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我问完了。咱们之前看到的那个湖泊就是灵泉水。小绿说那灵泉水是他的前任主人从一个叫神域的地方弄到的。共有两个。一个他的前任主人带走了。一个留在了这里。那灵泉水不但可以催发各种植物。炼药的时候也能用。人喝了还能驱除疲劳,明目清心,净体去污。”

         “尤为特殊的是,若是受了重伤的人喝了灵泉水以后,很快就能恢复如初。并且,那灵泉水还能补充修士因为各种原因流失掉的灵力。回复灵力的速度比吃丹药还要快。像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你们这个境界的,只要一滴就能恢复所有灵力。修为比你们高出很多的人也能用。”

         “大师兄,这是真的吗?”青风的眼神晶亮晶亮的,里面充满了兴奋之色。他不是不相信自家大师兄。只是习惯性的这么一问而已。

         迎上他晶亮晶亮的眼神,江寒很是认真的回道:“当然是真的。”其实,这么瞅着的话,三师弟也挺可爱的。江寒在心里道。

         青风瞬间乐了,喜滋滋的说道:“大师兄,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吧。”这么好的灵泉水,拿出去用着还不显眼,定要多弄一些才是。

         江寒点点头,说道:“走吧。”

         青扬,青岩应了一声是,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自家大师兄身边,把青风挤到了身后。然后,跟着自家大师兄便往外走去。

         他们这个举动把青风气得不行不行的。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一边在后面跟着,他一边在心里气哼哼的自语:二师兄,四师弟,你们等着,这事咱们没完。大师兄可不是只属于你们的。他也属于我!你们别想着叫我以后再把大师兄让给你们。我一定会努力霸住大师兄的。哼。

         就算不知道青风此刻心里的想法,青扬也能根据他的脾性猜个大概。神识扫了他一眼,青扬在心里道:三师弟,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争宠,会在大师兄面前刷存在感。我也会。我只是不轻易去争去做而已。我要是争的时候,这么做的时候,你只能靠边站。若是你还是不记性。在我面前的时候跟我争大师兄,我不介意多争抢几次,叫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正实力。

         争宠的实力。

         青岩心里虽然没那么多弯弯道道,可他也不想看着自家三师兄总在自家大师兄跟前晃悠。一会嬉皮笑脸,一会撒娇耍横,把自家大师兄的视线占得满满的,已经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大师兄也是他的大师兄,并不是独属于谁的。他要叫自家三师兄好好的认清这个事实。不要总占着自家大师兄的视线,不叫自家大师兄看他。

         若是自家三师兄还是不改掉这个想要独自占据自家大师兄视线的毛病,他不介意天天找他玩剑去。叫他再也没有一点空暇时间缠着自家大师兄。

         综上种种可以看出来,这二师兄是个强人。这四师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们是兄弟三人谁也别说谁。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江寒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家师弟们之间的各种暗潮涌动。他带着自家师弟们来到他之前见过的那个湖泊跟前后,大手一挥,豪气冲天的喊道:师弟们,这灵泉水你们大师兄我多得是。这么大一湖呢。不要跟你们的大师兄我客气,随便装,装多少都行。你们的大师兄我管够。

         以上,纯属大师兄内心深处的心理活动。

         实际上大师兄很从容淡定的指着那清澈见底,一眼望不到头的大湖泊,气定神闲的说道:“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这便是那灵泉水。你们自己拿东西装吧。”

         青扬,青风,青岩他们之前虽然见过这湖。不过没近处看。并不知道这湖到底有多大。此刻,亲身站在这里,看着眼前这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湖,他们同时在心里默默地道了句:这哪里还是灵泉。这明明是灵湖好不好?把这么一个大湖泊叫灵泉这个名字,那取这名字的人也太有才了。他到底有没有长眼啊?

         默默在心里各种吐糟着,青扬,青风,青岩先后应了自家大师兄一声,便取出一些大容积的空间瓶,对准那清澈见底,不含一丝一毫杂质,氤氲着浓郁灵气的灵泉水‘哗哗哗’的收取起来。不过一会功夫,他们三人就各自收取了十多瓶。

         纵然他们收取了那么多,但那灵泉水却是一点都没落下去,还是满满的一眼望不到头,好像一点都没少一样。

         不过,他们三个却已经不打算再继续收取下去。这些就已经足够他们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他们三个同时停止了收取灵水的动作,看着自家大师兄同声说道:“大师兄,我们收完了。”

         江寒温和的注视着他们,说道:“这些够吗?要不要再多收点?”

         青扬含笑望去,轻声说道:“足够用了大师兄。”

         “若是不够,我们可以随时进来取。”青扬又补充一句。

         “是啊大师兄。我们用完了再来取一样。”青风不甘落后的说了一句。

         青岩眼神干净的凝视着自家大师兄,无声的默认了自家二师兄和三师兄说的话。

         听他们这么说,江寒说道:“这样也行。反正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你们带着跟我带着倒也没什么区别。”

         “即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出去吧。你们不是要回宗门交任务吗?别耽误了正事。”宗门任务这个东西虽说没有限制。但早交完早省心。

         青扬,青风,青岩他们三个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江寒也不再啰嗦,用自己的意识包裹住他们三个的身体,意念一动,他们就一起消失在了小世界当中。下一刻,他们便出现在了之前他们待的房间里。

         出来后,他们一起坐了下来。青风看看旁边还在冒着热气的茶壶,抬手给自家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弟,还有自己各倒了一杯茶水后。方才开口说道:“大师兄那小世界真是太神奇了,咱们进去了那么久,外面才只过了这么一会功夫。简直比宗门内那传说中的修炼圣地还要强。”

         这壶水好像是他们来的时候就在的。他们进去了那么长时间竟然还热着。叫青风很是感慨。

         闻言,青扬动作优雅的端起茶水轻呷了一口,说道:“宗门内那个修炼圣地的修炼速度才只是外面的十倍而已。连大师兄那个小世界的一半都赶不上。两者是没法比较的。”潜意词,三师弟,这两者是根本无法比较的。你不会夸赞大师兄就不要夸了,省得平白拉低大师兄那小世界的档次。也拉低了你的智商。

         这话叫青风瞬间无语了。他缓了缓才开口说道:“二师兄说的是。宗门内的那个修炼圣地要是跟大师兄的小世界比较的话,还真是不够看的。”

         “就这宗门还宝贝的跟个什么似得。除了像凌慕枫那样的天才之外,宗门从来都不许别的弟子进入。简直太不公平了。他们就不想想,想要培养出好的弟子,不付出怎么能行?谁也不是天生的天才。靠自己努力修成强者的不也大有人在吗?他们的目光太短浅了。”

         说起这事青风就挺不高兴的。他家师父向宗门申请了好多次,宗门内的那些长老们都没答应叫他们进去瞅瞅里面是个什么样子。

         要不是明白自家大师兄的小世界不能这么爆出来,他真想跑到宗门那帮固守成规的老顽固面前好好地炫耀一番自家大师兄的逆天小世界。‘papa’甩着他们的脸的大声告诉他们:你们不是认为我们连进入宗门内的那个修炼圣地看看的资格都没有吗?现在我们不需要了。有我们大师兄的这个逆天小世界在,你们的那个修炼圣地就是个渣渣。就算你们请我们,我们也不会去。去你们那里简直就是在浪费我们宝贵的修炼时间。

         可惜,想法是挺美好的,他却不能这么做出来。他要是敢这么做出来,他家二师兄和四师弟,还有小师妹和师父一定敢把他吊起来各种抽打。他可不想被那样无情的对待。所以,他还是忍忍吧。

         这年头,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在不久的将来以后,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实力疯狂的去甩那帮人的脸去。叫他们知道,在他们眼中连进修炼圣地瞧一下的资格都没有的人,会是他们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只要这么想想,青风心中就各种舒爽。

         青扬并不在意自家三师弟心中这会正在想些什么。他轻轻垂下了眼帘,淡声说道:“无论你承认与否,咱们的天资赶不上凌慕枫还有宗门其他几位师兄这是事实。宗门会优先培养他们倒也无可厚非,这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你有气力在意这些,不如从今以后收心好好修炼去,别再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把不该有的心思也收起来。到时用自身的真正实力去说话。等你真正变强的时候,就算是你想让宗门忽略你,宗门都不会忽略。说不得他们还要请你去那个修炼圣地修炼去。”

         不该有的心思?什么叫不该有的心思?二师兄这句话怎么听着好像意有所指?这么不对劲呢?青风在心里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家二师兄好像在故意‘针对’自己?他左思右想,好像他也没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吧?反而是自家二师兄在小世界中很无耻的做了许多不按理出牌的事情。就这他也没打算跟自家二师兄计较。可自家二师兄这般态度是为何?或许,是他多想了?

         唔,应该是多想了。自家二师兄这般清雅如谪仙的人物,又怎么会做出这种针对师弟的事情呢?他绝对是多想了。

         不行,他要反思。这可是他二师兄,他怎么能用揣摩外人的心思这么揣摩自家二师兄呢?大师兄一直教他要跟师兄师弟师妹们和谐共处,要关心爱护他们。他这样是不对的。这毛病一定得改。

         这么想着,青风一副受教的样子说道:“是,二师兄说得对。是我想歪了。以后我一定努力好好修炼,绝不会给大师兄,二师兄,师父你们丢脸的。”

         我要做个强力的师兄和师弟,也要做个强大的徒弟。就像自家大师兄一样强大的人!

         以自家大师兄为目标!努力。加油。

         青风少年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斗志。

         望着这样的青风,青扬的唇角疑似微微抽了抽,轻轻说了句:“你知道就好。”这绝对不是我师弟。我师弟没这么蠢。

         青岩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

         江寒则是感到分外欣慰,颇有一种‘吾家有儿已长成’的微妙心理。

         真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师弟。跟我一样的努力认真,尊老爱幼,富有一颗闪亮充满爱心和上进劲的豁达强者之心。

         心里这么想着,江寒赞许的看着青风说了一句:“三师弟,你能这么想很好。我会支持你的。我会亲眼看着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到时候我会陪着你一起去甩那些人的脸,叫那些人看看,就算没他们的培养和支持,你大师兄我也一样能把你养育成一个强大的人。

         所以说。三师弟。我们一起加油吧。

         这一刻,江寒的心中也充满了斗志。

         一旁的青扬见自家大师兄明显明亮了许多的眼神,他在心中无语的叹了口气。算了,他还是什么都别说了。说出来肯定会打击到自家大师兄心里的积极性。还是让自家大师兄多高兴一段时间吧。

         至于自家三师弟。不是青扬小看他。清扬觉得三师弟一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得到自家大师兄的赞赏,青风心里更激动了。他分外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是,大师兄,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

         江寒含笑看他:“我相信你。”

         青风瞬间圆满了。

         几人又闲聊一会,青扬开口说道:“大师兄,我和三师弟、四师弟就不在这里多做停留了。待我们回宗门交完了任务后,稍作安排就来这里找你。”

         这是正事,江寒没有阻止,他说道:“好。你们回去吧。我就不留你们了。向我给师父道声安好。至于师妹。”

         江寒寻思了寻思,把储物戒中储存起来的吃的全部拿了出来,对青扬说道:“二师弟,你把这些吃的给小师妹带回去吧。若是她还没出关,就放在她房间里,给她留个传讯。告诉她,我一切都好。叫她好好修炼,不要为我担心。若是她吃完了这些,叫她随时来找我。我再给她做。”

         青扬倒还没什么,青风就在一旁酸起来,他瞅瞅那一大堆好吃的,酸溜溜的说道:“大师兄你对小师妹总是比对我们好。”

         小师妹什么的就是专门给他添堵用的。再也不要喜欢小师妹了。青风在心里心酸的想到。

         江寒瞅他一眼,说道:“小师妹是女孩。女孩生来就是要人疼要人宠的。我不对她好,对谁好?”熊孩子,难道我就只对小师妹好,对你不好吗?你的良心是不是都叫小世界里那蠢狗给叼走吃了?即然这样的话,你跟它作伴去吧。好走不送。

         一听这话,青风心里更酸了,他在心里大喊:大师兄,你不对她好,你可以对我好啊。我比她乖,比她听话,我样样都比她强。

         实际上他却不敢再说什么酸溜溜的话了。他明明心里酸的要死,憋得够呛,表面上还得态度很良好的冲着自家大师兄笑,说懂事的话:“大师兄说得对,以后我也会好好疼爱呵护小师妹的。你放心吧。”

         小师妹什么的,实在是太凶残了┭┮﹏┭┮。

         看够了青风卖蠢,青扬挥手就将那些食物收了起来,眉目含笑的说道:“好了大师兄,我会把这些东西都给小师妹的。也会把大师兄说的话告诉小师妹。你放心吧。”

         “嗯。二师弟你办事我向来放心。”江寒端着一副大师兄范说道。

         “行了,你们走吧。路上小心。我等你们回来。”江寒又道。

         “是,大师兄。”

         青扬,青风,青岩同时应了一声。

         然后,他们三个又分别对着自家大师兄道了一声别,便随着自家大师兄一起出了门。

         江寒送他们出去后,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便回到了屋里,坐在了椅子上,静静地思索起锁妖环的事情来。

         无论是突然出现的那只被叫做汪神的狗也好,还是后来出现的那只名唤莫离的九尾妖狐也好,江寒都对他们抱有很深的警惕。江寒当时不说出来,只不过是不想自家师弟们担心自己而已。

         但不说,并不代表着江寒就不在乎。江寒能从那个莫离的所作所为感觉得到那个莫离很想从锁妖环中出来。只怕是想的脑袋都已经开始不正常起来。各方面都歪的很是厉害,绝无再板正的可能。

         面对着这样一只被关了十多万年的狡猾凶狠狐狸,江寒就是想要心大忽略过去不计,继续没心没肺的过自己的生活都不行。因为,他不相信那只眼神暴戾残虐的狐狸会因为被他所伤就怕了他,近而放弃从锁妖环中出来。残虐暴戾的人疯狂起来的时候,那可是很可怕的。更何况那只还是只被关了十多万年的凶兽。他觉得以那只狐狸表现出来的性情来看,那只狐狸肯定会继续寻找别的方法叫那只蠢狗把他放出来兴风作浪。

         若是那只蠢狗一直在小世界待着不出来还行。要是那只蠢狗被那狐狸,或是锁妖环中的其他妖兽给忽悠的出了小世界。他又不是那蠢狗的主人。那一切就都会脱离他的控制。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狐狸从小世界中出来给自己找各种麻烦。他这人最是厌恶麻烦。

         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把那锁妖环弄到自己手里掌控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那蠢狗看起来很难搞定的样子。要怎么才能把那锁妖环从那蠢狗手里弄过来呢?

         江寒认真的思考起来。

         可是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出来一个很好的办法。

         算了。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我可是一个立志要做完美大师兄的强者啊。我就不信我斗不过他们。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