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自从跟自家二师弟彻底在一起之后,江寒觉得每一天的生活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很幸福。

         这样平稳性福的生活他过了十多年都没过腻,他深深地沉醉在了这样幸福的生活当中。

         不过,就算是现在的生活再幸福,再开心,江寒也没有被它冲昏头脑,忘掉那些他必须要解决的麻烦。

         这个麻烦便是彻底地绝了众神之星那两个人对他的心思,送那两个人离开仙元界,将他们两人永远地禁锢在众神之星不能离开。省得他们两个在未来的某一天跳出来找他的麻烦。

         要知道,他最是讨厌麻烦,不彻底解决怎么能行?

         当然,所谓的禁锢是最坏的打算,要是那两个人识趣一点自己离开的话,那就最好了。

         至于说他为什么会突然想着要把那两个人送离仙元界,原因很简单,在他和自家二师弟……嗯……增进感情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他们两人的神力波动。

         因为那股波动,害得他差点刚开始就丢盔卸甲。这种如此有损他男人风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忽略忘记?

         所以,为了他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他还是赶紧把那两人解决掉吧。

         心中暗戳戳的想着,江寒抬眼看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品茶的爱人一眼。

         感觉到江寒看自己,青扬回望过去,说道:“怎么了?”

         江寒内心一慌,心道:不行,这事绝对不能叫二师弟知道,不然他肯定会多想的。

         如此想着,江寒嘴上说道:“没怎么,就是想看看你。”

         说完,江寒还附上了一抹傻兮兮的笑容。

         看江寒如次,青扬无语的瞅他一眼,说道:“整日里对着你还没看够?”

         闻言,江寒伸手抓住青扬的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永远都看不够。”

         说话间,他的手便不老实地在青扬身上煽风点火起来。

         纵然这十多年来青扬已经习惯了江寒对自己做出的那些亲昵举止,但他仍是不可避免的红了红脸,略显羞恼的说道:“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作甚。”

         听这话,江寒一把将人抱在了怀里,说道:“情难自禁嘛,你懂的。”

         越说动作越过火,不一会他就将青扬给弄得只剩下喘气的份。

         在被江寒吃干抹净那一刻,青扬一边沉沦,一边心里道:这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而被青扬称之为不要脸的某人,在不眠不休地折腾了青扬足足三个月后,他才满足无比的放过青扬。

         此刻,青扬已经被折腾的话都不想再说一句。他看着精神气十足的某人,咬牙道了一句:“我闭关修炼去了,在我没出关之前,你不准来打扰我。”

         “一点动静都不许给我弄出来!”说完这句话后,火大的青扬直接瞬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当中。

         并且,为了防止江寒打扰自己,他竟是在自己的住处周围布了足足上百道各式各样的隔音结界。

         见青扬如此,江寒微微摇了摇头,他什么都没说,只在心里道:抱歉二师弟,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告诉你之后,除了会给你带来无尽的烦忧之外,什么作用都起不到。

         与其说出来叫你烦忧,不如什么都不让你知道。

         若是可以,我想你永远都这般无忧的活下去。

         心中自语着,江寒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用自己的意识给青扬的住处增加了一层任何人都打不开的结界后,他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过后,江寒出现在了南元之地,也就是原著居民统治的那一方地界之中。

         到达南元之地后,江寒并未多做停留,他直接来到了那两人的居住之地。

         正在苦思冥想着要怎么做才能逼得江寒出现的两人,看到江寒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后,他们俩同时愣了愣。紧接,他们很快回过神来,神色激动的来到江寒身边,先后叫道。

         “你怎么来了?你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吗?”说话的是黑衣黑发,容貌俊秀如玉的年轻男子。他难掩兴奋的看着江寒,那眼神灼热的就好像要把江寒吞下去一般。

         “你想通了?要跟我们一起回众神之星是不是?”冰蓝衣衫,容貌皎洁如玉,气质清冷的年轻男子道。

         看着他们两人,江寒挥手在周围设了一个隔音结界,开口道:“彦天,蓝御,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你们自己走吧,我不想对你们动手。”

         彦天=黑衣黑发,容貌俊秀如玉的年轻男子。

         蓝御=冰蓝衣衫,容貌皎洁如玉,气质清冷的年轻男子。

         听江寒如此说,彦天和蓝御的神色一下变了。

         彦天不敢置信的看着江寒,说道:“你,你说什么?你要对我们动手?”

         “不?我不相信。”他又道了一句。

         蓝御神色难看的看着江寒,说道:“江寒,你该知道,我们对你的感情早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若是能控制,你以为我们愿意这般没有羞耻的缠着你吗?”

         “并不是我们要没有羞耻的缠着你。而是我们对你的感情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且无法剥离的神格,这个神格除了知道爱你之外什么都不懂。”

         “如果不能得到你的爱,这个完整的神格就会彻底的疯魔,连带我们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一个弄不好我们就会湮灭。”

         “这样不受掌控的神格,你要我们如何去掌控?”蓝御恼了。他所有的话语间都充满了浓浓地质问意味。

         但他真正的心思是什么样子,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江寒在感情方面是迟钝不假,但他并不傻。

         看蓝御如此,江寒笑了,他说道:“如果只是这个问题,那好解决,我把你们的那个神格抹杀了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抹杀!!

         彦天和蓝御的表情同时变得难看起来。

         蓝御看着江寒,说道:“你宁可抹杀我们那个深深爱着你的神格,也不愿接受我们是吗?”

         彦天备受打击的看着江寒,嘴唇轻颤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寒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们两人,说道:“从最初我就对你们说的很清楚,我不喜欢你们。我以为我的离开已经充分地向你们表明了我怎么都不会接受你们的想法。”

         “我没想到你们会如此的执迷不悟,追我追到这个世界来。”

         “既然你们如此的执着,我真不介意亲自出手掐断了你们所有的念想。”

         “只是,你们可要想清楚,那个神格虽然无法剥离,却是可以抹杀的。一旦抹杀,你们本人的修为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你们确定你们要为了一个不爱你们,视你们如无物的人让自身的修为一落千丈,变成一个谁人都能欺负的弱者吗?”

         见彦天和蓝御想要出口反驳自己,江寒又道:“彦天,蓝御,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我,相信我,如果你们真的决定要一直对我这么纠缠下去,我真的不介意出手抹杀了你们那个神格。”

         “我绝对不会手软的,你们懂吗?”江寒眼神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眼底深处尽是无尽的冷漠。

         作为一个自混沌中诞生,活着这么多岁月的神魂,江寒的骨子里是十分冷漠的,基本上没什么能引起他太大的兴趣。

         很多东西,他说抛弃就抛弃了,绝不会心软。

         彦天和蓝御从未见过如此冷漠无情的江寒,他们两人不由怔了。

         见他们这样,江寒微微皱了皱眉,他说道:“现在,把你们的选择告诉我。是要我出手,还是你们自己走。”

         虽说自家二师弟说了不叫自己打扰他,但江寒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担心自家二师弟突然想起自己,想要见自己,而自己不在跟前的话,自家二师弟会生气。

         所以,他要速战速决赶紧解决这些事回到自家二师弟身边去。

         只要解决了这些事,他就能快快乐乐的跟自家二师弟生活在一起了。

         想想跟自家二师弟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场景,江寒身上的气息不由变得柔和起来。

         彦天和蓝御并不没注意到江寒的变化,他们两人跟傻了一样看着江寒,好像从未认识过江寒一样。

         这还是他们深深爱着的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温柔对待他们的那个人吗?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好陌生。

         他除了长着跟那个人一模一样的容貌,灵魂也一样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要是以前,那人就算是再如何不耐他们,也不会这么无情的对待他们,顶多会躲着他们。

         可这人,他却这么冷漠的说要抹杀他们的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