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章
        心中震撼着,九阳真人看着江寒说道:“青寒,这些都是你昨天晚上炼制出来的?”

         乖徒弟,你别告诉我这都是真的啊?为师是不会相信你能在短短一夜间就能炼制出这么多宝贝的。九阳真人心里道。

         月阳真人和明定长老也不相信这些都是江寒一夜之间炼制出来的。九阳真人问出的问题也正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迎上自家师父不敢置信的眼神,江寒说道:“是啊师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九阳真人(⊙o⊙)…

         明定长老(⊙o⊙)…

         月阳真人(⊙o⊙)…

         他们就这样看着江寒,心里道:你还问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n的,这哪里看着对劲了?

         你出去问问,瞅瞅,看看别的炼器师炼制武器和灵器的时候都需要用多长时间。

         别说一夜,就是给他们十夜,他们也炼制不出一件灵器啊。

         而你竟然能在一夜之间炼制出了五套属性这么逆天的防御套装,还炼制出了五套属性一样逆天的攻击套装。

         弄出这么逆天的东西,你竟还说有什么不对的!

         混小子,你确定你不是在调戏我们吗?

         九阳真人、月阳真人、明定长老无语了。

         缓过了那个劲,九阳真人才蹦出一句:“呵呵,没什么不对的。”

         劳资要是再被你的行为给震惊到,劳资就自动下马不做你师父了,我叫你为师父。

         九阳真人在心中吼道。

         江寒丝毫不觉自家师父的心理活动,他见没什么,便说道:“师父,若是有事记得给我传音,别一个人死扛。”

         我一个人死扛?呵呵,乖徒弟,你真是太高看你师父我了。难道你不知道有事的时候,你师父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找靠山吗?九阳真人在心中道。

         嘴上,九阳真人说道:“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言罢,九阳真人不等江寒说别的便又道:“好了好了,不说别的了,我们走了。”

         说着,九阳真人便把江寒给他炼制的防御套装和自动攻击套装认了主,全部都给套到了身上。

         月阳真人、明定长老、青风、青月依样认了主,将它们弄到了身份。

         做好这一切,青风和青月先后对江寒道。

         “大师兄,我走了。我会想你的。”青月不舍的说道。

         “大师兄,我会照顾好小师妹和师父的,你放心好了。”青风说道。

         听他们这么说,江寒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好照顾自己。去吧。”

         青风青月用力的点了下头,说道:“知道了大师兄。”

         江寒笑笑,对着自家师父说道:“师父,万事小心。”

         九阳真人点头,说道:“放心吧。”

         江寒又看向月阳真人,对他传音道:“师叔,我把师父交给你了。好好保护他。”

         月阳真人轻微点了点头,传音回道:“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他的。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叫他受到一点伤害。”

         江寒点了一下头,又看向明定长老,说道:“长老,保重。”

         明定长老点点头,说道:“我会的。”

         江寒点头,眼神在自家师父、师弟、师妹身上扫视了一圈。发现一切都很稳妥后,他在心中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他炼制的这些东西在,再加上他留在上面的一道神念,任谁都别想伤到自家师父、师弟和师妹、还有明定长老和月阳真人。

         看没什么事了,心急的九阳真人又道了一遍要离开的话。

         江寒没再说什么,他直接把九阳真人、月阳真人、青风、青月、明定长老送出了院子,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他们走后,江寒带着青扬青岩回到了院子里。

         走进屋子坐下,江寒对青扬和青岩说道:“二师弟,四师弟,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没有?”

         打算?

         青扬沉默了下来。这两天他的心一点都不静,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青岩在一旁说道:“大师兄,我想进小世界修炼去。”

         见识了自家大师兄的强大,青岩心中有一种紧紧地压迫感,他不想永远都被自家大师兄抛在后面。就算撵不上自家大师兄,他也想稳稳地跟在自家大师兄身后,不想被自家大师兄抛弃。

         江寒很意外青岩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不由多看了青岩两眼。

         发现青岩很认真,并无别的情绪波动后,江寒说道:“好,你去把。”

         青岩点了点头。

         江寒用意识包裹住青岩的身体,把他弄进了小世界里。

         只留下青扬一人之后,江寒看着青扬说道:“二师弟,我感觉你的心乱了。发生什么事了?”

         从剥离的记忆体中江寒对自家的师弟师妹师父有很深的了解,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家二师弟的心境出了一些问题。但他想来想去也没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看着江寒关切不含任何异样感情的注视,青扬的心揪着疼起来。他很想不管不顾的说‘大师兄,我的心乱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双修伴侣。我不想单纯的做你的师弟。’。

         可这样的念头在心中盘桓了好几圈,他也没说出来的勇气。

         因为,他不敢。他不知道自己这么说了以后,自家大师兄会如何对待自己。

         他很担心这些话一旦被他说出口,就会打破他跟自家大师兄之间的和谐关系。令得自家大师兄从此以后都躲着自己,不再面对自己。

         其实,要是他能在自家大师兄眼中看出自家大师兄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异样情感,他都敢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

         可问题是从以前到现在,他从未在自家大师兄眼中看出丁点改变。他在自家大师兄眼中一直都是师弟,师弟,师弟。

         这一刻,青扬无比的痛恨师弟这个身份。他甚至想,若是没这个身份,是不是自家大师兄就会对自己产生不一样的感情?

         感受到青扬的心绪开始不稳,江寒语含清神之意的喊了一声:“二师弟,稳固心神,不要胡思乱想。你再这么想下去,你的心境就会乱了。”

         修炼一途,心境一旦乱了,就会产生心魔,要想驱除心魔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青扬被江寒这一声喊给拉回了游走的心神,他稳定稳定情绪,对着江寒说道:“大师兄,没什么,我心境不稳是一时不习惯新环境引起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江寒一点都不相信青扬说的话。但青扬不说,他也没办法。所以,他只能装作相信的样子道了一句:“这样啊。那你好好休息休息吧。估计是穿越结界的后遗症,休息一下就好了。”

         青扬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去休息了大师兄。”

         江寒‘嗯’了一声,说道:“去吧。”

         青扬起身走了出去。

         他离开后,江寒一个人沉默起来,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自家二师弟这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在沧澜星的时候还好好的,怎地一到了这仙元界,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莫非,真的如自家二师弟所说,只是换了个新环境,一时不习惯引起的?

         可以自家二师弟稳定淡然的心性,这样不应该啊?

         江寒这下真的迷糊了。

         想来想去也想不通,江寒便放弃了再去寻思。他转头就想起众神之星那两只不要脸的事情来。

         以自己对那俩人的了解,江寒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放过自己。弄不好他们全部已经在来仙元界的途中了。

         纵然不愿承认,可江寒也不得不承认,就算他嘴上说的再狠,真涉及生死的时候,他还是下不了手去抹杀他们的。他顶多是镇压他们,驱逐他们。

         想想他们,再想想自家二师弟,江寒不由烦躁起来,他心道: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到了不能解决时候,怎么简单怎么来,怎么粗暴怎么做吧,我就不信治不了根。

         这么一想,江寒转瞬就把这事给丢到了脑后。

         其实,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自从跟记忆体融合,恢复所有记忆之后,江寒就觉得生活已经没了什么追求。

         就好像他以前似得,他在众神之星的时候,实力最强,地位最高,从来没人敢惹他,人也打不过他,他每天过的顺风顺水的,什么事都没有。

         唯一的波折就只有被人追着求~欢~。

         现在他已经不在众神之星了,身边也没了那些乱七八糟向他跟前凑的人,他觉得生活的挺平静。

         但就是太平静了,导致他觉得生活一点滋味都没了。

         那种天下唯我独尊无有对手的寂寞感,真的只有到了他这个阶段才能懂。

         这样的感觉,说实话真的是糟糕透了。若不是自家师弟师妹师父在旁边陪着,他很能早在恢复所有记忆的时候就离开沧澜星,去往别的世界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可正因为有自家师父师弟师妹在,他身上有了些许责任。

         这责任感促使他就算觉得如今的生活索然无味,没什么追求,他也不能丢下自家师父师弟师妹不管不问,去往别处。

         他想,或许等将来有一天自家师弟师妹师父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后,他就能丢下这一切去寻找让自己生活下去的动力了。

         只是,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力呢?

         江寒认真地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