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5章
        一句晚了,打击的卿离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跌坐在了地上。

         过了好久,他才声音干涩的道出一句:“父神,我选择回众神之星。”

         心已经痛的麻木,神魂也已然不知飞向了何处。这一刻,卿离感觉生不如死。

         若是可以选择,他很想弄死江寒,之后自杀,跟江寒来个同归于尽,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样一了百了,他也就不会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了。

         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他真的这么做了,最终死亡的也只会是他一个人。江寒是绝对不会死的。

         要他一个人这么死掉?等江寒以后彻底忘记自己?

         原谅他,他做不到。

         如果非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那么,他选择站在一个让所有人都仰望的高度,默默地注视着自己求而不得的爱人。

         这样,他求而不得的爱人会永远都记得有他这样一个人,那么不惜一切无所顾忌的爱过他。

         这样,足够了。

         在别人看来,江寒对卿离的所作所为或许冷漠无情了些。可江寒并不这么觉得。他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很对。既然他们那么无所顾忌的忽略他的意愿,将他们对他的感情强行加注到他的身上,企图左右他的生活,掌控他的人生,那他还有什么可犹豫不决的?

         他没去跟他们死磕,追究他们做那些事的责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作的,江寒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听卿离这么说,江寒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这么选择很好。不枉我养育你一场。”

         说完,江寒轻轻抬起手,在卿离的眉心轻轻点了一下。只见一个金色的光点没入卿离的眉心后,他又道:“我已经把神王印记赐予你,有这个印记在,谁也不敢动你。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卿离动作缓慢地从新跪好,对着江寒磕了一个头,说道:“父神,你保重。”

         卿离等你回归众神之星。

         江寒没有说话,他点了点头。

         见江寒看都不看自己,卿离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然后,他缓缓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世界。

         在他离开的瞬间,江寒驱除掉了他留在自己神魂中的印记。

         从此以后,卿离这个人再跟他没有任何瓜葛。

         摆脱了卿离,没人再这样纠缠自己,按道理来说是件叫人很轻松很开心的事情。

         可这一刻,江寒的心里却一点轻松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他只觉得心中惆怅的很。

         他不知道他跟卿离走到这一步,到底应该怪谁。

         怪他没有把握好跟卿离之间相处的度?

         可他跟卿离相处的时候,从未做过任何有失体统的事情。他自问把卿离照顾的很好。所有能为卿离做的,能为卿离想的,他都想到了,也做到了。

         为什么卿离还不满足?

         难道,他们就这么在一起轻松愉快的生活下去不好吗?左右都是一起生活下去,那跟改变关系相处没什么区别吧?

         怪卿离?

         那孩子是自己从小教育长大的,他什么样的品性江寒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江寒的心中,卿离就是个乖巧懂事不会惹麻烦的乖孩子。

         可这么乖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他怎么突然就变了呢?难道那互相占有的情就那么重要?重过了他们朝夕相伴了无数年的亲情?

         江寒想不明白,弄不懂。

         算了,事已至此,还是不去想那么多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离开这个世界,带着自家师弟师妹师父师叔四处看看转转的好。

         至于说以后,自己一定要长个记性才行,以后绝对不能再放任那些对自己有所以图的人围在自己身边了。

         自己身边再出现这样的人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快刀斩乱麻的拒绝他们才是。决不能给他们留下一丝一毫的期待。

         这么想着,江寒出了小世界,找到小绿跟小绿一起练起丹药来。

         春夏秋来冬至。

         转眼间一年过去。

         这天,就在江寒在丹药房钻研新品丹药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自家师父的神识传音。

         只听九阳真人在传音中兴奋的说道:“青寒,为师和你师叔已经修炼至大乘后期,只要我们愿意,马上就能突破至渡劫期。”

         听到这条传音,江寒开心的不要不要的,他立马放下手中的丹药,对小绿交代了一声,瞬身便来到了自家师父和月阳真人修炼的地方。

         江寒到那里的时候,掌门,太上长老他们已经率先来到。

         看到他们后,江寒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招呼。

         掌门和太上长老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江寒的行为有所失礼。他们几个很平常的对着江寒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江寒越过他们来到自家师父和月阳真人身边,叫道:“师父,师叔。”

         九阳真人和月阳真人开心的点点头,先后说道:“青寒,你来了。”

         江寒应了一声,用意识观察了一下自家师父和月阳真人的修为。

         发现他们的修为却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随时都能突破至渡劫期后,江寒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师父,师叔,今天起你们就不要再修炼了。你们两个可以趁着还未离开沧澜星,四处转转看看,了了尘缘。等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还有小师妹突破后,我再找你们。”

         九阳真人和月阳真人正有此打算,听江寒这么说后,他们点点头,同时应了一声‘好’。

         确认完他们的修为,再待下去也没什么事情,江寒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准备离去。

         在他即将离开的瞬间,明定长老突然喊住了江寒。

         “青寒。你等等。”

         嗯?

         江寒转身,看向明定长老。

         他记得几个月前自己已经给明定长老和叶欢小胖子解了他们身上的丹毒了。明定长老怎么还会找他?

         仿佛知道江寒心中的疑惑似得,明定长老走到江寒跟前,和蔼的笑了笑说道:“青寒,届时我想跟你们一起飞升,到那个仙元界看看去。”

         就这事?飞升就飞升呗,还用得着专门说一遍?江寒心里道。

         他哪里知道,自从他恢复记忆之后,就算他再如何收敛,身上还是会带有一股叫所有人都为之惊骇的气息。他们不当场膜拜他,已经算是很有自制力。

         有这样的感觉在,就算是再傻的人也能知道他的与众不同之处了。别人上杆子巴结他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无视他?

         所以,就算是再小的事情,众人也不敢私做决定。

         江寒不知道这些,他回道:“那就一起吧。”

         明定长老笑了,他说道:“好。到时你直接叫我就行。”

         江寒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他迈步离去。

         他走后,众人又聊了一会,便各自散去。

         他们都走后,月阳真人看着九阳真人说道:“师兄。”

         嗯?九阳真人回望他:“怎么了?”

         月阳真人走到九阳真人跟前,他眼含柔情的看着九阳真人,又道:“师兄,咱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是否能成功飞升谁也不知道。”

         “生死未卜之下,我想再次看看师兄的真容。可以吗?”

         这……

         九阳真人纠结起来。

         沉默了片刻,他想想自家师弟说的也对,便默默地收起了自家祖上传下来的遮盖真容的法宝。

         没了法宝的遮掩,九阳真人的真容瞬间就展露在了月阳真人的眼前。

         望着眼前这张精致秀丽,偏向阴柔的脸庞,月阳真人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紧接着,他又贴近九阳真人两步,然后,他眼神炽热的盯着九阳真人,饱含深情的说道:“师兄,我真是爱煞了你这个样子。你知道吗?从我见你第一面起,我就把你放在了我的心里。”

         “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改变过我对你的心思。”

         “师兄,我爱你。”

         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的九阳真人被月阳真人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给弄得傻傻地愣在了那里。他大睁着双眼,傻傻地看着月阳真人,纯真无邪的样子就好似一个引人采摘的甜美果子。

         见他如此,月阳真人低头含住了他的唇,无限流连地辗转了一会后,月阳真人说道:“师兄,默默地守了你那么久,爱了你那么久,渴望了你那么久,如今,我不想再忍了。”

         “我不想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生死未知的时候,在我的人生中留下遗憾。”

         “接下来我会对你做出很多以前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如果你当真讨厌我讨厌的不行。”

         “那么,你就动手杀了我吧。”

         “否则,我绝不会停手。”

         言必,月阳真人挥手卷起了九阳真人的身体。

         下一刻,他便带着九阳真人出现在了他平时偷懒小憩的软榻上。

         然后,他十分利索的剥了九阳真人和自己的衣衫。

         再然后,就只剩了叫人脸红心跳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