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听到这个声音,江寒身体一震,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

         是他。

         是那个男人。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个存在于他记忆中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寒不敢转身,甚至不敢开口去问。

         因为,江寒有一种直觉。他觉得一旦他开了这个口,就会打破一些东西。

         他虽然还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他就是知道,一旦这种东西被打破的话,他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拘无束的活着了。

         他对目前这样的生活很满意。他不想有任何的改变。

         想到此,江寒决定无视这个声音,当做没有听到,直接离去。

         只是,还未等江寒付出行动,那个好听的男声再次响了起来。

         “不想看到我,也不想认我,是吗?”

         “我就那么的惹你讨厌吗?讨厌的令你看到我就跑?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压抑悲伤。

         听到这些话。江寒顿住了想要离去的脚步。他突然觉得心里很茫然。他明明是很不愿意改变他现在的生活的。可他又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记忆出现的太突然,也太诡异。已经成了他心里一块不大不小的心病。要是不驱除的话,他也不知道最后会衍变成什么样子。

         可叫他弄明白吧。他又害怕这里面会有不可控制的意外存在。

         这导致他现在的思绪十分复杂。只能无言以对。

         看江寒这样。

         那个男人还以为是江寒不愿意看到自己,所以才给了自己一个背影。想起以前种种事情,他不由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瓣,又道:“你还是这样。无论我做多少事。说多少话。你都不会看在眼里。更不会放在心上。总是任我一人自说自话。”

         因太过用力,男人的唇瓣被他自己咬破,流下了一些红艳无比的鲜血。他神情倔强又委屈的看着江寒的背影,继续道:“你是不是觉得你这样我就会停止爱你?停止追逐你?”

         “可你有没有想过,可能就是因为你一直这样拒绝于我,所以,我才这样越发的放不开你?”

         一听牵扯到了感情问题,江寒瞬间就皱起了眉。

         感情什么的,实在是太过麻烦了。他不愿意去沾染。所以,他还是别去弄明白那记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么一想,江寒起步便要离开。

         见江寒又要走。男人失控的喊道:“我千辛万苦的穿越那么多的星空来这里找你,你就这么对我?”

         “江寒!两千多万年了。”

         “是两千多万年啊!”

         “无数个日夜。数不尽的时间。我每日每夜都在找你。从未停止过。你不能这么对我!”

         “江寒,你这个无胆的懦夫。”

         “你听到了吗?”

         “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你听到没有!”

         男人的情绪已然失控。他那张绝色无双的脸上满布着倔强,可眼神却是那般的脆弱。

         清楚地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江寒就是想要再骗自己这男人是认错了人都不可能了。

         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碰巧他灵魂出窍来到了这个世界。

         碰巧他进入到了这个身体。

         碰巧他有这个身体所有的记忆。

         碰巧他的意识出现那么逆天的变异。

         碰巧他的记忆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碰巧那个男人知道他的名字。

         碰巧这个男人又出现到了现实里。

         碰巧,碰巧,碰巧。

         这个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碰巧?

         可这若不是碰巧。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样的?

         再看那个男人,他看江寒虽未回头,但却并没有直接离去,他不由狠狠地咬着唇瓣,表情倔强,眼神脆弱的又道了一句:“我不准你走。你听到了没有。”语气已然弱了很多,不再似之前那般没有理智。

         江寒虽然没有回头。可也能想象得出来那个男人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一定是紧紧地咬着唇瓣,表情倔强无比,但眼神却是无比的脆弱,就好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动物一样,叫人看着就恨不能抱进怀里好好地安慰一番。

         记忆中,身后的那个男人经常会这样看着他。

         记忆。记忆。又是无休无止不停回放的记忆!

         为什么他的脑海里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种莫名其妙找不到头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叫人焦躁的很。

         江寒一向豁达的心再次地烦躁起来。

         不愿意再这样无休无止的烦躁下去,江寒决定弄个明白。

         于是,江寒毫不犹豫地转过了身。他面无表情的直视着眼前这个身穿紫衣,容貌绝色无双的男人,声音冷淡的说道:“我并不认识你。所以,不要这样对我说话。”

         听这话,看着江寒熟悉的容颜,无比陌生的眼神注视,身穿紫衣、容貌绝色无双的男人身体一震,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寒说道:“你,你说什么?”

         迎上他备受震惊的眼神,江寒重复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他说道:“我说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这么对我说话。”

         男人被江寒这重复的话语给震得张大了眼睛,他轻启着染血的唇瓣说道:“你不认识我?”

         “不,这不可能。”

         “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我呢?”

         “我是卿离啊。”

         “我是被你从小一手养到大的卿离啊。”

         “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我呢?”

         说话间,紫衣男人瞬身来到了江寒的跟前,他又道:“寒,你再仔细看看我。我是卿离。你独一无二的卿离。我的容貌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我没变的。”

         “你现在再看看我。是不是想起我了?”

         紫衣男人,也就是卿离。他被江寒说出来的话,还有江寒表现出来的陌生眼神给震惊的忘却了伤心。他这会只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手把他养大的人却不认识他了。

         看他这样贴近自己,江寒轻皱着眉头后退了两步,他说道:“要说话就好好说话,别靠我这么近。”

         长得这么美的。嘴唇上还带着血。又这么瞅着人。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这样的风情。

         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也会有正常的冲动。

         但他却不想做一个受慾望驱使的衣冠禽兽。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离这个男人远一点为好。

         江寒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表情上不免就带出了一些不赞同的样子。

         可江寒却不知道,看着这样的他,紫衣男人,也就是卿离,他的心里突然冒了一种感觉。他竟是觉得这样的江寒比以前的江寒更容易接近一些。

         因为,以前的江寒很冷漠,无论他说再多话,做再多事,江寒都不会搭理他。

         现在的江寒会搭理他,跟他说话。

         这样新奇的感觉他从未有过,叫他感觉很舒服?他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感觉不能肯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没有记忆的江寒好像比以前容易接近了。

         出现这样的感觉后,卿离的心里舒服了很多,他说道:“好,我不靠你那么近。”

         说着,卿离后退了两步。

         江寒在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

         江寒这么想的时候,眼神就起了一些变化。

         卿离把那变化看在眼中,他的眼神微微亮了亮,紧接他说道:“寒,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是吗?”

         心中,卿离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他想他大概知道江寒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了。

         想到这点后,卿离心中一点都不再为江寒会不认识自己而难受了。他知道,以江寒以往的行事方式,的确有可能会做出这种剥离封印自己记忆的事情。

         记忆被剥离封印。会不记得他也是正常的。他不怪江寒。

         江寒没想那么许多,听他那么说后,江寒淡淡地看他一眼。记忆这东西还有作假的吗?

         嘴里,江寒说道:“我确定我没见过你。我也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这个世界,江寒都敢肯定的说他绝对没见过这个男人。就算是巧合,那也得有个头吧?问题是他根本找不到那个头在哪里。

         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知道江寒并不是假装不认识他,卿离在心里舒了口气。他说道:“寒,你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可能会认错人的。我是真的认识你。”

         不可能会认错?江寒微微皱起了眉。他又想起那些记忆了。

         不对,好像看到这个男人后,他的脑海里一些前几天还看不清的记忆,这会突然变得清楚了很多。

         为了能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江寒决定说出记忆的事情。

         思索了片刻,江寒说道:“认真说起来的话。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我的记忆中却有你这个人。”

         嗯?卿离再次张大了眼睛,他说道:“你,你是说你不认识我,但你的记忆中却有我?”

         这……

         这……

         这是不是说明他的心里是有我的?一直以来并不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卿离被自己心里出现的这个想法给弄得心跳都加快了几拍。

         江寒不知道卿离心中的想法,他点了一下头,说道:“不错,我不认识你,但我的记忆中却有你这个人。”

         “这记忆是最近才出现的。让我十分困扰。”

         “我不认识你,你却出现在我的记忆里,现在你本人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还用那样熟悉的语调跟我说话,这说明你和我之间是有些关联的。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不要试图骗我。你骗不了我的。”怕这个男人说些有的没的,江寒着重了最后一句话。

         在卿离的记忆中,江寒是有能辨别别人有没有说谎的能力。所以,他不敢说谎。于是,他说道:“寒,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骗你。”

         “我永远都不可能会骗你。”

         江寒没搭理他。只静静地看着他。听他准备说些什么。

         卿离沉默了片刻,缓缓地叙述起以前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