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
        要我现在离开?

         不想再看到我?

         寒,你不是在说笑吧?

         我用时将近两千万年,穿越重重时空。历经千辛万苦。这么困难才找到你。

         你要我现在离开?

         我看着像傻子吗?

         呵呵。

         我告诉你。那不可能。

         我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你就死了想要赶我离开的心思吧!

         拼着这张脸不要,我缠也要缠上去。

         心中不甘的想着,卿离嘴上说道:“寒。”

         “打住。我和你不熟。请直呼我的名字,或是叫我道友都可以。就是不要这么亲昵的喊我。”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寒给打断截了过去。

         寒...

         寒个毛寒...

         你寒死我算了。

         我记得在记忆里你喊我的是‘父神’吧?

         想要趁着我没记忆骗我?

         呵,门都没有。

         窗户也关掉。

         洞都不给你留。

         你他丫的还是老老实实的离我远一点吧╭(╯^╰)╮。

         卿离没想到江寒会这么说,他愣了愣。

         然后,他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好。我不这么喊你了。”

         “江寒。对吗?”他轻唤了一声,心底莫名多了一丝甜意。他还从未这么喊过这个男人呢。

         这感觉真好。其实叫江寒也挺好。

         江寒。他又在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句。心中更甜了。

         听他这么喊自己,江寒的心里不由寒了一下。

         尼玛,这男人的声音真是太好听,太具有诱惑力了。

         不过是喊一声而已,就跟在做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发出的声音似得。简直叫人无法淡定啊。

         要不,不让他这么喊了?

         不过,出尔反尔好像不怎么好啊?

         刚才是自己说让他选的。他这么选了,自己要是再说别的,那也显得自己太没力度了些。他可是个男人啊!怎么能做出尔反尔这么没品的事情?

         算了,听他这么喊的时候,就全当是在听曲吧。

         想到这,江寒说道:“对,就这么喊就可以。”

         卿离再次笑了笑,说道:“好,我以后就这么喊你。”

         江寒‘嗯’一声,没再吱声。

         卿离看着他,又道:“江寒,你刚才说要我离开,不想再看到我。是吗?”

         江寒看他,说道:“怎么?”

         不想再看到你,要你离开还有错了?

         江寒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卿离却知道他的后话是什么。

         于是,卿离又笑了,他说道:“江寒,别的什么我都能答应你。但唯独这些事不行。”

         不等江寒说别的反驳自己,卿离便又道:“因为,我在第一次找到你的时候,就单方面的在你的神魂中留下了我的印记。”

         “这个印记,它是单方面受控于你的捆绑契约。”

         “只要我再次来到你的身边,它就会生效。”

         “一旦生效,我就再也不能离开你。”

         “你走到哪里。我就会跟到哪里。”

         “它的限制距离是千米之内。”

         “一旦我距离你超过了千米。就会遭受挫骨炼魂之痛。这种痛直到我死亡,魂飞魄散才会终止。”

         “它无解。一旦绑定,便是终生。”

         如果这都不能让我留在你的身边。那么,我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寒,你会怎么选呢?

         你会眼睁睁的看着我魂飞魄散的死去吗?

         如果你真能做到视我的生死如无物。

         那么,就让我就此死去也没什么。

         反正,我的这条命是你救回来。你想怎么样我都可以接受。

         但我唯独不能接受你再消失无踪。让我遍寻不到你的踪迹。

         听完这些话,江寒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

         他在想:印记?

         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单方面的对我下了印记?

         而且还是个受控于我,不能离开我百米之外,一旦离开我百米之外就会遭受挫骨炼魂之痛直至死亡,完全无解的捆绑型契约印记?

         尼玛,要不要这么凶残的?

         这年头就这么流行强买强卖吗?

         我说少年,你是多么的想不开,多么的渴望被虐啊?啊?

         竟然这么上赶着把自己送出去给人控制!

         你他娘的是不是脑子有病,脑袋叫驴踢了?

         你弄这么个印记你问过我的意见吗?争取到我的同意了吗?

         你一没问我的意见,二没争取到我的同意,你就这么做真的好吗?

         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自信?叫你觉得你这么做我不会伤到你?

         你tnd真是够了啊。我很讨厌被人这么算计你知道吗?

         江寒越想越是暴躁。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没完没了是不是?

         劳资为什么会从众神之星离开,并封印自己记忆的原因你们不知道是不是?

         你们非得逼得劳资真的绝情绝意无视你们的死活你们才死心是不是?

         尼玛。真是够了啊!

         劳资就是不喜欢你们!

         就是不愿意上你们!

         你们都给劳资滚啊啊啊!

         江寒心里更暴躁了。

         而他这一暴躁,脑海里又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

         好吧,他现在不应该再称呼那些记忆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了。

         因为,那些记忆都是他本人原来的记忆。只不过是被他封印了而已。

         他想起了他是怎么从混沌中诞生的事情。

         也想起了他是怎么成为众神之星实力最强的神王的事情。

         他还想起了众神之星那些个神族神王神皇和神子们为了得到他的血脉,各个像个斗鸡似得整日里为了成为他的后宫一员而各种争斗,各种算计的事情。

         他又想起了他是如何救了卿离,将卿离从一个小豆丁养成一个绝色无双的美男子,却又被卿离差点推倒,自己也差点推倒卿离的事情。

         他还想起了他救的另外几个人,跟那几个人友好的相处了好几千年,那几个人突然前后对他表白,向他示爱,后来为了他各自算计不成,最终统一战线,一起对他出手,用药差点把他推倒,成为他的人的事情。

         他更是想起了他因为不堪忍受那些人对他的各种纠缠,不得已之下,只得离开众神之星,撕裂时空,封印自己的记忆,从入轮回的事情。

         他记得特别清楚,他撕裂时空,封印自己的记忆从入轮回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记忆剥离了出来,投入了跟他完全不同的轮回道。

         后来的事情,不用去想,就在这里摆着。

         承载他所有记忆的记忆体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青寒。

         而全新的他则成为了地球上一个意识十分强大的人,慢慢成长为了一个顶级的催眠师。

         若是按照他计划的那么一直走下去的话。

         他会一直这么逍遥没有压力的活下去。那些人永远也别想找到他。

         可是,谁曾想,千算万算他都没有算计到,没有承载他记忆的轮回体会那么经受不起别人的诱惑。

         被他地球上那个师父随随便便一忽悠,就去寻找起永生来!

         结果,永生没找到不说,还竟然阴差阳错的跟他以前的记忆体融合了。

         这两者一融合,一旦接触到跟以前记忆有关的事物或是人,都会引发出以往的记忆。一旦引发,恢复所有记忆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他现在恢复记忆了。

         尼玛,这是不是就叫天作作尤可存,自作作不可活?

         江寒这会觉得心里悲催的很。

         可卿离并不知道江寒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他看江寒沉默着,便可怜兮兮的说道:“寒,不是我不顾你的意愿强行绑定了你。”

         “当时我会用神魂绑定你。是因为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并不是我的身体,只是我的一道神魂而已。”

         “那时时间紧迫,如果我不用我的神魂绑定你,那么一旦我的神魂离去,我就不可能会再次找到你的位置。”

         “为了能正确找到你的位置,我只能用我的神魂绑定你。”

         “寒,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看着卿离那张绝色无双的脸蛋,想起他在自己手中慢慢长大的样子,江寒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要是他没恢复记忆之前,说不得他还真的会担心这熊孩子的死活。

         可如今他恢复所有的记忆了,他有的是办法解掉那熊孩子弄出的神魂绑定。

         只不过他现在并不想那么做而已。他要等合适的时候再解掉这个神魂绑定的印记。

         到时候谁也别想再找到他。

         心中想着,江寒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你自己随便找地方待着吧。”

         见状,见好就好的卿离二话没说,他直接站起来道了句:“好,我听寒的。我这就找地方待着去。”

         说完,他很听话的就走了出去。

         他走后,江寒的唇角微微抽抽了两下,他心里道:尼玛,这修为最弱,尚不算最不要脸的卿离都来了。那几个到来的时间还会很遥远吗?

         只怕是不远了吧?

         尼玛,那绝对是不远了啊!

         想想那几个不要脸的人做出的那些没有节操的奇葩事情。

         江寒心里的另一个自己抓狂起来。

         他不要再面对那几个人啊!

         不行,他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可是,他随时都可以走,他的师父师弟师妹们怎么办?

         他们对他那么好,又对他一点企图都没有,他怎能就怎么丢下他们自己离开呢?

         他做不到啊┭┮﹏┭┮。

         带他们一起走?

         只是,时间上还来得及吗?

         他能赶在那几个人到来之前,就带着自家师弟师妹和师父师叔们离开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