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谢谢支持
    童夕选的伴娘服还挺漂亮的,言小米站在镜子前看了一会儿,自拍了一张,还适当的p了一下才发给安姚。

     过了会儿收到安姚的回复,“p图技术太差。”

     言小米哭笑不得,站镜子前傻乐了半天,童夕戳了一下她的腰,“你注意点儿形象好不?笑得这么傻,你不嫌丢脸我都受不了。”

     言小米深呼吸几口气收了笑容,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自我感觉还不错,摸了一下童夕的肚子,“放心吧,你婚礼那天肯定不给你丢脸。”

     “行了啊,别再照了,”童夕好笑,“再照还不是平胸,多伤人啊。”

     言小米回过头瞪了她一眼,毫不在意的笑笑,“你不知道有句话么?怎么说来着?哦,我想起来了,不平胸何以平天下!”

     “哈哈哈哈哈哈,”童夕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的,“哎哟,这真是我这一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胸小就不要乱讲话嘛,笑死我了。”

     言小米要不是看她身怀六甲早就扑过去滚成一团了。

     唉,真是交友不慎。

     晚上的时候,言小米洗了澡出来看着自己的胸部,有点儿郁闷,问安姚,“胸小怎么了?”

     “不怎么。”安姚的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看了她一眼,又继续看电影。

     言小米爬上床靠她边儿上一起看,还是忍不住想问,“为什么有些人喜欢胸大的?”

     “不知道,”安姚伸手搂了她一下,“我又不喜欢胸大的。”

     言小米听到这话立马就开心了,亲了她一下,“睡吧,晚安。”

     拉过被子蒙住头一个劲儿的傻笑,安姚嘴角勾了勾,把耳机拿过插电脑上,把最后十分钟看完。

     童夕婚礼当天,言小米作为伴娘一直跟在身边护着,抢新娘的环节也很给力,充分发挥了自己汉子的一面,把新郎挡在外面,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他们,“伴郎先一边儿去,新郎你过来。”

     沈赫笑笑,走到前面,“闺蜜有何吩咐?”

     “我现在问你三个问题,要是能回答上,那今儿就让你进去,要是回答不上,”言小米嘿嘿一笑,“你就把所有的伴郎背出门再进来抢小夕。”

     沈赫想了一下,“请说。”

     安姚在一边的沙发上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有些好笑,有点儿想知道她要问出个什么没节操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言小米伸出一根手指,“你跟我家小夕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噗…”童夕在里面喝水,听到她问这个问题直接喷了一地的水,大吼一声,“言小米你是不是找死!”

     其他的伴娘伴郎哄笑一片,言小米笑得一脸邪恶,节操顿时不见踪影,安姚在一边笑了好久。

     沈赫倒是挺淡然的,脸上带着笑,想了想回答,“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你的闺蜜我的老婆喝醉了…”

     “你就趁火打劫了?”言小米相当惊讶。

     里面传来童夕的吼声,“沈赫,你想离婚是不是!”

     又是一阵哄笑。

     “这个嘛…”沈赫摸了摸额头,“其实我是被打劫的那个人。”

     童夕一下没忍住就冲了出来,言小米拦都拦不住,沈赫直接上前把人往怀里一拉,打横抱着就走了。

     童夕嚷嚷挣扎了一会儿,沈赫满脸笑容亲了她一下说,“亲爱的小心孩子。”

     童夕不挣扎了,一个劲儿的说沈赫,“你给我等着,以后有你的好果子吃,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挣扎的!”

     “你这么猴急干什么嘛,”童夕好笑,“你看吧,后面我还想问你们都用了什么姿势来着。”后面哄笑一片。

     “言小米你死定了!”童夕吼了一声,又气又笑的。

     结果这段视频成了童夕婚礼最搞笑的一段,虽然当时很不爽,但是后来还是没有删,留着以后看的时候有个乐趣。

     看到童夕和沈赫交换戒指亲吻的时候,言小米拉着安姚很激动,感觉跟她自己结了婚似的。

     安姚笑笑不说话,在她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言小米慌忙的看了一下四周,管他呢,凑过去亲了一下安姚的唇,旁边的小朋友看得一愣一愣的。

     言小米笑了好半天。

     等到童夕和沈赫敬完酒,言小米也可以歇会儿了,都要饿死了,忙活了这么大半天,上桌的时候菜都要凉了。

     沈赫立马叫酒店重新做了一桌,言小米等不及了,拿着一只鸡腿就开始啃,冰凉凉的安姚皱着眉笑。

     刚要递给她一张纸巾,坐她身边的一个伴郎就递了一张给她,言小米也没在意接了就擦嘴。

     “你叫小米?”伴郎问。

     “嗯嗯。”言小米点点头,继续啃。

     “有男朋友吗?”

     “没有没有。”

     “那你看我怎么样?”伴郎对她微笑。

     言小米看了他一眼,继续啃鸡腿,“很好很好。”

     “真的吗?”伴郎有点儿开心,“那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啊?”言小米赶紧的拿纸巾擦了嘴,鸡腿也不啃了,嘿嘿一笑,“我没有男朋友,但是我已经成家了。”

     伴郎很尴尬的笑笑,拿过一只鸡腿啃啃啃。

     安姚憋笑憋得有些难受,伸手捏了一下言小米的腰。

     等新做好的菜上来言小米都已经吃得半饱了,节操一早就没了,这会儿形象也没有了,不管那么多,热菜一上来就给安姚一个劲儿的夹,搞得跟打仗似的。

     童夕哭笑不得,“小米,你今儿是故意报复我的吧?”

     “我要是不粗鲁一些,怎么能衬托出你的美丽优雅呢?”言小米笑笑,给安姚夹了一个肉酥,冲沈赫使了一个眼神儿,“新郎你说是不是啊?”

     童夕立马瞪了沈赫一眼,沈赫冲言小米笑笑,给童夕夹了一个肉,“老婆多吃点儿,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

     秀得这桌上的单身狗分分钟想找个地缝儿钻下去,言小米很庆幸自己不是,拿着酒和新郎碰了一杯,“好好对我家小夕,我就这么一个闺蜜,要是她欺负你了,你就忍着点儿,反正我是打不赢她,忍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童夕给她气笑了。

     “好好,说点儿好听的,”言小米想了想,“祝你们百年好合,生一对儿龙凤胎!”

     回到家言小米喝得醉醺醺的,嘻嘻哈哈的笑,走路都不稳了。

     “安总,我跟你说,我今儿真是太开心了,”言小米嘿嘿的笑,“好朋友终于结婚了,我终于当了伴娘,以后小夕的孩子还要叫我干妈,哈哈。”

     安姚听着她胡扯,把她扶进了房间放在床上,言小米滚了几下,“我们早就说好了要做彼此的伴娘的,还要给孩子订娃娃亲,不管他们性别相不相同都给凑一块儿,哈哈,沈赫得恨死我。

     ”

     好一会儿没听到动静,言小米半撑着身子看了看房间,“安总,你去哪儿了?”

     “安总?”言小米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房间里天旋地转的就是没有安姚,她摇摇晃晃的几步走出了门,“安总,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呢?”

     客厅也没人,言小米觉得头昏得厉害,靠着门边儿渐渐滑了下去,坐地上小声说着,“我是不是喝醉了?安总你去哪儿了?不要我了吗?”

     言小米忽然一个激灵抬起头,手撑着地爬了起来,“安总!安总!”

     “酒鬼,瞎吼什么?”安姚从书房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小盒子。

     言小米一看到安姚就扑了过去,要不是早有防备得被她扑倒地上,安姚皱着眉扶着她的腰稳住。

     “安总你还在就好了,”言小米忽然就哭了,“我不要婚礼,不要婚纱,不要大摆筵席,只要有你在就好了。”

     “你呀,”安姚扶着她回到床上,“就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为了一场婚礼憋这么半天,怕我不答应么?”

     “不是,”言小米摸了摸眼泪,往她身上蹭了蹭,“就是觉得有没有婚礼都一样,我只是想跟你过一辈子,可是今天看到小夕结婚忽然觉得留个回忆也挺好的,就有点儿抽疯。”

     “言小米,”安姚忽然郑重其事的喊她,“虽然现在我觉得有点儿早,也有点儿不正式。”

     安姚好笑,揉了揉她的脑袋,“你今儿抽这个疯有也有点儿忍不住了,”她打开盒子,里面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晃得言小米一下就愣住了,安姚说,“言小米,你愿意嫁给我吗?”

     言小米没绷住又哭了,一把抱着安姚,“我愿意,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安姚把戒指给言小米戴上,言小米看了好半天,又笑又哭的,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为了证明不是在做梦还掐了自己一下,疼得皱眉还乐呵呵的。

     “安总,你等我一下,我也有。”言小米去翻衣柜的时候差点儿撞上,安姚哭笑不得。

     衣服被她翻得乱七八糟的,终于找了一个盒子,摇摇晃晃奔到安姚跟前儿,一下就跪了下去,实实在在的双腿下跪,安姚笑得倒在了床上,“爱妃平身,不用这么客气。”

     “我不是,我…”言小米换成单腿跪下,“我刚是没站稳。”

     她打开盒子,拉着安姚的手醉醺醺的看着安姚傻笑着问,“安姚,你知道我什么都没有,我这个戒指也没你的贵,我就只有一颗跟你白头到老的心,这颗心送给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安姚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言小米乐开了花儿,给安姚把戒指戴上,拉着她的手亲了两口,“安总你的手真好看。”

     安姚把她拉起来,两人上床躺着,把手并在一起看了好一会儿,言小米傻笑个不停,搂着安姚亲了亲,“我太幸福了,安总,我爱你。”

     “嗯,”安姚亲了亲她的脸,“我也爱你。”

     第二天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言小米感觉头疼欲裂,伸了个懒腰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的时候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傻笑了好半天,看到安姚从浴室出来,掀开被子就奔过去搂着亲了好几口。

     “哎哟,”安姚笑着摸了摸脸,“我才洗了脸,你又给我亲一脸口水。”

     “我本来想吻你的,但是我没刷牙。”言小米嘿嘿一笑,跑进了浴室。

     “一大早的这么兴奋,”安姚看到她穿着睡衣急急忙忙的洗漱,靠门边儿问了句,“你爸妈和你公公婆婆要回来了,待会儿去接机。”

     “啥?”言小米赶紧的漱口,走到安姚跟前确认了一遍,“我爸妈和我公公婆婆要回来了?”

     “是的。”安姚搂过她吻了吻她的唇,离开的时候还故意咬了一下,“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言小米捧着安姚的脸,一下一下的亲着,“什么时候去接机啊?我还想做点儿其他事呢?”

     “其他的什么事啊?”安姚捏了一把她的屁股,言小米凑近了在她耳边笑着说,“就爱做的事啊。”

     “那来吧。”安姚拉着她,几步走到床边一把将她推到床上,俯身吻了上去。

     言小米挣扎了几下,“有点儿茫然,不去接机了?”

     “一会儿的,”安姚几下扒拉了她的睡衣,“我们快点儿的话还来得及。”

     “可是...啊...”言小米被安姚弄得有点儿措手不及,“安总安总,我们还是去接机吧?”

     “来不及了,”安姚按住她挣扎的手,“你都湿了。”

     “不是安总...啊...我...”

     经过一番激战,言小米全身都软了。

     “该去机场了,”安姚摇了摇她的肩膀,“快点儿起来,度蜜月去。”

     “啊?”言小米有点儿蒙,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快点儿起来,我们去机场,飞巴黎度蜜月,”安姚看了一下时间,“你有十分钟的时间洗漱。”

     言小米没搞清楚状况,立马翻身起来冲洗穿衣,安姚一直在催,“快点快点,飞机要起飞了。”

     看到言小米急急忙忙到处转,安姚笑了好半天。

     “衣服带多少?那边冷不冷?行李箱呢?我爸妈公公婆婆怎么办?”言小米觉得好多问题啊,看到安姚淡定的坐在床上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安姚笑够了拉着她往外面跑,“什么都不用带,有人有钱就行,你爸妈公公婆婆在巴黎等着我们呢。”

     两人风风火火的跑出了电梯,言小米一边跑一边问,“他们在那边等我们干嘛啊?那么远。”

     “等我们过去结婚,”安姚说,“还觉得很远吗?”

     “不远,”言小米乐了,“只要和你在一起,天涯海角都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