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谢谢支持
    考虑到一来就上演办公室play有点儿太刺激了,怕吓着言小米,安姚只是又搂着她亲了一会儿就放开了。

     看到言小米欲求不满带点儿疑惑的眼神,安姚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要是想玩儿办公室play我也可以陪你,不过第一次还是在床上比较好,床上舒服一些。”

     这话说得也太露骨太自然了吧,就好像在说今天不适合吃鱼,咱们吃□□,鸡比较好吃。

     言小米本来就羞得满脸通红,这会儿听到安姚这么说只觉得整个人都在烧,脑子也晕乎乎的,好一会儿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乖乖点了点头,“嗯…”

     安姚很喜欢她这迷糊的性格,一点儿也不别扭,想了想又觉得好笑,怎么在这事儿上她就不别扭了呢?虽然偶尔脑子还是会短路,但至少知道在干什么,说不上多自然,不过还挺坦然的。

     “好了。”安姚捏了捏她的脸,“去洗手间洗洗脸吧,你都出汗了。”

     出了办公室言小米松了口气,感觉身上还是很热,估计这会儿背上的汗都把裙子打湿了,真想回去洗个澡啊。

     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好一会儿脸,言小米才回到自己位置上,好像没什么事做,她敲了敲门。

     “请进。”

     以前言小米只觉得安姚的声音挺冷淡的,这会儿倒是觉得,还挺好听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什么都好的缘故。

     “安总,”言小米走到安姚的办公桌前,“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安姚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又说,“你就坐那儿看书吧,没什么事儿的话就等我下班。”

     “哦…好。”

     言小米其实挺想有点儿事做的,看到那本《红楼梦》就有点儿心累,想起上次也是在办公室看这本书来着,后来好像…睡着了?

     应该是睡着了,她向来都不喜欢看这种古文的东西,看一会儿就得犯困。

     拿起厚厚的《红楼梦》翻了几页,实在是看得有些费劲,言小米深呼出一口气,有些气馁。

     “要是坐不住就回去吧。”安姚没看她,眼睛盯着电脑,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回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顺便收拾一下家里,晚上出来吃饭,我带你去买手机卡,我下班还早,你也不用急,弄好了到公司找我。”

     “我都翘班一个月了,刚回来又翘班,”言小米有点儿不好意思,“这样真的好吗?”

     “你还知道翘班一个月了啊,”安姚笑了,看了她一眼,“那也不差这一天了,虽然我能搞定很多事,但还是需要你的,比如泡个咖啡接个水传个话递个文件什么的。”

     “哦…”言小米也笑了,“能做这么多事,那我还是挺有用的。”

     “这会儿倒是自信了。”安姚乐了,“除了这些,你还能暖床。”

     “安总…”言小米小声喊她,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自己的凉鞋,“你能别这么一本正经的耍流氓么?”

     “可以啊。”安姚笑了好半天才说,“下次耍流氓我不那么正经就是了。”

     “…好吧。”

     言小米其实挺喜欢安姚一本正经耍流氓的,她看起来永远都那么迷人,话语里又有点儿坏坏的诱人,让人很想扑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随便她怎样都行。

     回家洗了个澡,言小米看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屋子有点儿后悔先洗了澡,这要是打扫完了,估计还得洗个澡。

     把冰箱里该扔的扔了,又里里外外的擦了一遍感觉身上又开始出汗了,拿过遥控器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些,她开始扫地拖地。

     这地板一拖就花,有水印看起来很不好看,言小米深呼吸一口气进浴室拿了赶毛巾挨着擦了一遍。

     窗户啊,柜子啊,沙发茶几全都擦了一遍之后她看了一下厨房,还好她不擅长做饭也没怎么捣腾厨房,看起来还算干净。

     整个屋子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累得半死才搞定,最后还剩下床铺要换,已经出了一身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言小米看到床就直接扑了上去,真舒坦啊。

     安姚一直忙到六点才消停,都这么晚了言小米还没来找她,打扫一下房间不至于这么久吧,刚掏出电话准备拨号码才想起言小米还没买手机卡,收拾了一下东西安姚去了言小米家。

     言小米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按门铃,揉了揉眼睛爬起来,“谁啊?”

     打开门看到安姚站在门外她顿时就清醒了,转头看了一下窗外的世界,太阳已经暗了,看样子已经有些晚了。

     完了,睡过头了。

     “睡醒没?”安姚捏着她的耳朵轻轻扯了扯。

     “醒了醒了醒了。”言小米立马站直了回答,“安总,我还没洗澡,要不你进屋歇会儿?”

     安姚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换了鞋进屋,地板干净得能反光,沙发茶几什么的也都很干净,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跟昨天差别确实很大。

     转头看到言小米还在打哈欠,估计是累着了。

     洗澡前言小米想起床单被套还没换,又跑回房间拿了一套干净开始倒腾,这一米八的大床睡着舒服想怎么滚就怎么滚,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可是到了要换被套的时候言小米觉得讨厌极了,感觉怎么都不对,抖都抖不开。

     安姚原本在客厅看手机刷微博的,听到里面磨人的动静起身走了过去,言小米半个身子都钻进了被套里在弄薄棉絮,两条腿儿在外面挣扎着,安姚忍不住笑了好一会儿才进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你这是装被套还是装人呢?”

     “我我…”言小米急忙的钻了出来,喘了几口气,“我没搞清方向,有一头装反了,抖了好半天都展不开。”

     “现在好了没?”安姚拉了被子一角,走到另一边又拉了一个角,“一起来。”

     两人拉着被子抖了半天还是展不开,有一边很挤,另一边又很空,安姚轻叹一口气把被子往床上一扔,“你是不是把长和宽搞反了?”

     “我,”言小米又拉着被子看了一下,一脸无辜,“我不知道啊,我看它们差不多长来着,装的时候也没太注意。”

     安姚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一把拽过被子把薄棉絮拉扯出来,随后换了个方向,叠了一下再塞回被子里,虽然让言小米拉着两只角一起抖,没几下就展开了,而且刚刚好。

     言小米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看到安姚一脸无语的样子更是囧得不行,估计这么笨的人,真的很难找到第二个了。

     “安总,你是不是什么都会啊?”言小米笑着把薄被子叠了一下,原本铺开看起来还不错的被子被她一叠就成了一个糟糕的墩。

     “反正很多你不会的我都会。”安姚把她刚叠好的被子又铺开,在言小米目瞪口呆的表情里把被子叠成了方块儿。

     言小米不知道那是不是标准的军被,反正让她叠肯定叠不出来,当年军训的时候就叠不出来,更不用说现在了。

     “安总,”言小米吞咽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安姚,“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么?”

     “生活中需要的,我好像还没有什么不会的。”安姚拍了拍手,回头看了一眼客厅,“你的客厅干净程度符合要求,以后家里的清洁工作就交给你了,做饭你估计不行,洗碗会不会把碗摔了?”

     “说不清。”言小米尴尬的笑笑,抓了抓头发。

     “我不喜欢洗碗,”安姚出了她的房间向浴室走去,“所以你要学着洗碗,洗干净就行,要是摔了再买就是。”

     “行。”言小米跟在她身后进了浴室洗手。

     安姚洗了手拿旁边的毛巾擦了擦,看了一下手机,“时间也不早了,你快点儿洗个澡换身衣服,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言小米以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跟着安姚出了门,在吃饭的时候安姚说了一下关于两人未来生活的事。

     大致是有时间就回家做饭,一二三在言小米家,四五六七在安姚家,安姚只负责做饭,言小米负责洗碗,拖地,洗衣服。

     言小米在家好像除了做饭其他的基本都做得还不错,而安姚则是没时间去做那么多,这样一来正好互补。

     “这样真好啊。”言小米挺开心的,“终于不用再回到家就吃泡面了。”

     “你确定你是不会做饭才吃泡面,而不是因为懒?”

     “这个嘛…”言小米嘿嘿笑了两声,挺不好意思的,“我就是因为做得不好吃才不想做的。”

     这是实话,也是借口,言小米有点儿心虚。

     “有空还是学着做饭,”安姚夹了一个菜放进嘴里,“吃泡面一点儿也不健康,我也不可能总做饭给你吃。”

     “嗯,好。”

     有人做饭给自己吃言小米挺开心的,可是想到安姚工作之后已经很累了还要做饭给自己吃,忽然就有点儿心疼。

     尤其是安姚最后那句话,她知道安姚的意思,安姚也会有很忙很累的时候,如果自己因为安姚不做饭就不自己做饭吃的话,安姚在百忙之中还会担心她的健康。

     言小米想了一下强大的安姚在工作方面很出色,在生活方面也很精致,什么都会,什么都难不倒她,想到这里言小米忽然就觉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她一点儿也不想变成安姚的累赘,也不想被安姚拉着走,如果走跟不上安姚的步伐,那就跑吧,从明天开始改变还不迟。

     吃过饭安姚带她去买了一张手机卡,回家之后言小米给言教授发了个短信,言教授的电话在几分钟之后打了过来,言小米接得有点儿措手不及。

     “姑姑。”言小米看了一下安姚。

     “小米,你爸妈说明天要过来,联系不上你都着急了,你赶紧给她们打个电话吧。”

     挂了电话言小米急急忙忙的拨了她爸的电话,那边一接通就听到她爸很严肃的声音,“你好,请问哪位?”

     “爸,”言小米喊了一声,有点儿虚,“我是小米。”

     “你还知道打个电话啊!”

     果然言爸爸的声音大得差点儿把耳朵给震聋,“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回家,不打电话也就算了,还关机!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

     言爸爸对着手机吼了半天,言小米把手机拿远了些,一脸便秘的表情。

     安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瞧见她的表情,笑了好半天。

     “爸,”言小米终于找到言爸爸喝水的空隙插上了话,“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认个错就算了?”

     要不要这么傲娇?言小米不想一会儿再被吼一遭,只好放低了语气问,“那您还想怎样啊?爸爸。”

     “明儿就给我滚回来,要不我和你妈就去找你。”

     “啊?”言小米顿了半天就只反应出一个字来,安姚一下没忍住笑得靠在了她身上,凑她耳边小声说,“你真是太可爱了。”

     言小米挺喜欢安姚凑近了在她耳边小声说话的感觉,很亲密,很暧昧,像根羽毛一样轻轻的挠着耳朵,痒痒的,又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啊什么啊!”

     言爸爸吼了一声,打断了言小米的瞎想,真是扫兴啊。

     “爸,我这儿没放假呢,回不来啊。你们不忙么,过来找我干嘛啊,我都没空招待你们。”

     “谁管你放不放假,让你辞职回来…”

     “辞过了,上司不答应,”言小米看了安姚一眼,后者伸手揽过她的腰搂着,把头放她肩膀上靠着,想到那封辞职信安姚又忍不住笑了好一会儿。

     “就你那点儿本事你上司还能不答应你辞职?你蒙你老子也找个适合的理由行不行?”言爸爸又是一通吼,言小米听得心都颤了,这电话打得言小米简直想哭,还不敢挂,真是煎熬啊。

     “爸,我这没骗你,真的是上司不答应我辞职的,我以您伟大的人格担保。”

     “好吧,看在我伟大人格的份上,我姑且相信你了。明儿我和你妈来看你,中午该有空吧?”

     “爸!”言小米喊了一嗓子,然后又放低了语气,“爸爸,这么大老远的您来看女儿,女儿真的很感动,但是让您跑这么远多不合适啊,这样行不行?”

     言小米拉了一下安姚的手看着她问,“这个月月底,我抽空回家,您和妈就别瞎折腾了行不?”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言小米用口型问了一下安姚,行不?

     安姚凑她颈边轻咬了一口,小声说,“行。”

     “行吧。”

     听到这话言小米松了口气,“那我…”

     “月底回来正好大家见个面,没啥事儿了,你去忙吧。”

     言爸爸挂电话的速度比言小米快多了,这让言小米很感动,打完这通电话言小米感觉整个人都好累,靠着沙发动都不想动。

     “月底我有很多事要忙,”安姚捏了捏她后腰,“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

     “跟我一起回去?”言小米偏头看着她,“回我家吗?”

     “不欢迎?”安姚往下捏了一下她屁股。

     言小米差点儿弹起来,摇了摇头,“不是不欢迎,只是我都还没准备好。”

     “你准备什么啊?”安姚乐了,“你以为是要出柜见家长么?”

     “不是么?”言小米问,“那你怎么想跟我回家?”

     安姚搂了搂她,笑着说,“我就是想去看一看你从小长大的地方,想知道我老婆这么笨怎么长到这么大的,行么?”

     言小米被安姚那声老婆弄得有些晕乎,下午都才是女朋友,这会儿就成老婆了,安总,您给升职也太快了吧,怎么办?好开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