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安姚抬眼看着她微微嘟嘴有些恼又不敢发作的小样儿,这被大姨妈折腾了许久的糟糕心情算是好了一点。

     安姚靠着椅背向言小米伸出手,言小米有些不情愿的把手机还给了她,又咕哝着问了句,“为什么啊?”

     “喜欢。”安姚嘴角微微勾了勾,言小米看她那样就是故意想捉弄自己了,瘪瘪嘴,小声说,“安总就算不拿我的把柄,我也会很听话的啊。”

     安姚扬眉,有些好笑的将食指放在嘴边,忍住笑意她看着言小米那窘迫的样子,正色道,“你以为我是准备拿着小小照片威胁你?”

     “不威胁我干嘛不删?”言小米咕哝着,小心翼翼的瞄了她一眼。

     “或许是呢。”安姚想留着照片纯粹就是觉得搞笑,无聊的时候拿出来看一下增添点儿乐趣,觉得这言小米逗起来还挺好玩儿的,又悠悠的补了一句,“以后你要是再敢迟到,我就把你的照片发到公司的网站上去。”

     “别啊,您不怕丢脸啊?”言小米意识到自己有点儿激动,立马萎了,弱弱的说,“我可是您的人。”

     “我的人?”安姚这话问得颇为暧昧,有点儿哭笑不得。

     言小米也觉得这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小女人跟男人撒娇的用的招,咦…言小米被自己肉麻到了。

     “我不是在安总身边做事么?人家议论我不得说安总的助手谁谁谁怎么样啊?这样对您多不好是不是?”

     嗯,这样说就合情合理好多了,言小米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不会的,”安姚看了一下电脑,点开了公司的网站,漫不经心的说,“大不了换个助理就是了。”

     晴天霹雳!

     言小米立马凑到她跟前儿,“安总您怎么可以这样?我这人虽然智商经常不上线,也没能帮上您什么忙,但是我有一颗热爱工作和关心您的心,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您怎么能轻易的就把我换掉呢?”

     言小米越说越委屈,她这会儿神经倒是细腻了,一想到安姚想辞了她,心里就堵得慌,莫名其妙的觉得一阵心酸。

     听着她委屈的讲完这段话安姚哭笑不得,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收了笑开了口,“你是不是傻?”

     “我就是傻啊,我…”

     安姚乐了,忍不住捂着嘴笑。

     言小米傻眼了,这会儿隐身的智商终于上线发现自己被耍了,好想哭,这时候真适合像那些女孩儿一样推一把安姚,娇羞的说一句,“安总你真讨厌~”

     如果对方是童夕的话倒还有可能,但是安姚就算了吧,惹不起,躲得起,“安总您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言小米走得有点儿失魂落魄的,安姚收了笑容,愣了。

     “站住。”

     安姚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冷清而又冰凉,言小米很熟悉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觉得有点儿堵得慌,她没有像以往一样回头像哈巴狗一样的贴上去摇头摆尾,现在她只是觉得心情很低落,莫名的不想说话。

     安姚的肚子忽然又痛了起来,看着她僵直的背忍着痛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手一伸揉了揉她的短发,微凉的手指穿插在头发中触及皮肤,引起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言小米有点儿晃神。

     “生气了?”安姚问得很认真,看着她的眼神也很认真,因为肚子痛眉头微微皱着。

     安姚又扒拉了一下她被揉乱的头发,见她不说话,轻叹一口气,“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言小米还是不说话,注意力全都去感受安姚的手带来的异样感觉了,有点儿像温暖的风吹过的感觉,柔柔的,很舒服。

     安姚忽然伸手勾了一下她的下巴,“发什么愣?”

     “没,没什么,”言小米回过神看着安姚,有点儿尴尬,“我没有生气,只是…”言小米看着她捂在肚子上的手和微皱的眉,顾不上只是了,“肚子又疼了?”

     她赶紧扶着安姚坐下,“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言小米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出去接热水,安姚看着她急急忙忙的身影有点儿感动,言小米也没说错,她虽然办事能力一般,但确实是把安姚的事放在首位的,安姚接受她的好意,是因为她心思单纯傻得可爱,留她在身边其实也只是为了给无聊的办公室生活增添点儿活力。

     安姚甚至觉得,言小米不需要雄材伟略,只需要常人的办事能力和一颗单纯善良的心就够了,其他的她都可以解决。

     “安总小心,有些烫。”

     言小米回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杯水递到安姚面前,这大热的天一般人都不喝热水,言小米跑了好几层楼才接到热水,又着急着跑回来,那纸杯就那么大一点儿,都洒了一大半了。

     安姚接过纸杯的时候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自从离开了家她就开始独立生活,什么事都能自己做,也能自己扛,需要别人做的事不多,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她在默默的付出,而得到却好像成了少有的事。

     李维萨会对她好,那是她也对李维萨不错,两人的交情有那么多年。

     但是眼前这个傻傻的女生,清秀的脸上浸出了一层汗,被她一抹头发都粘在了额上,她在喘着热气,大大咧咧的很不文雅,眼里的关心却是实实在在的,她言小米不欠安姚什么,唯一承的情也就是安姚让她做了自己的助理,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对安姚很好,可是她傻里傻气的单纯样子却深深的印在了安姚的脑海里,还有她嘴唇柔软的触感和短发柔和微凉的舒适。

     “谢谢。”安姚喝了一口温热的水,很认真的看着言小米说,“言小米,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唯一的助理,直到我退休,你准备好了没有?”

     “啊???”言小米眨巴眨巴眼睛,有点儿懵,反应了很久才说,“那别家有更高的薪资我也不能去么?”

     “你想去?”安姚瞄了她一眼,居然忘了言小米这小妮子是个缺钱爱财的家伙。

     “不,不想去。”怕安姚反悔,言小米立马改口应着,“小的誓死效忠安总,生死相随。”

     “谁要你生死相随啊?”安姚好笑,“我的意思是你要是不想做了随时都可以走,我不留,但是你不走我不会换你。”

     “真的啊?”言小米惊喜的看着安姚,忽然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安姚的腰,“安总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许了这样的承诺,小米好感动~~~”

     安姚被她这一扑弄得疼得皱眉,听到言小米这样说又觉得好笑,两相之下难受得简直要死,伸手狠狠的揉了一把她的软毛,“起开,疼。”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安总。”言小米傻不愣登的伸手揉了一下安姚的肚子,“很疼吗?我给你揉揉。”

     安姚被她一碰神经都绷了起来,往边上缩了缩,拍开她的手,“别揉,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