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中午跟安姚吃饭的时候言小米一直低着头,偶尔抬头对上安姚的目光又快速的低了下去,安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样子应该和自己有关。

     “你吃个饭至于这么畏缩么?”

     安姚挑眉笑道,本来想伸手去揉一揉她的短发的,但是手伸到半空中言小米就已经往后靠去,她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僵在半空中,两秒后收回。

     “又怎么了?”

     安姚问得有些无奈,却又忽然发现言小米虽然心思单纯,可是自己却并不了解她的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时而开心又时而发呆,安姚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也不想费时间去猜,有什么话直接说了会比较好。

     “没。”言小米心虚的笑笑,“我就是觉得自己太笨了,什么都帮不了安总。”

     言小米低着头戳碗里的饭,这事儿也是挺忧郁的,虽然一直都在努力的做自己能做的事,尽量不给安姚添麻烦,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真的能力有限,能帮到安姚的并不多。

     而最让她心神不宁的不是这件事。

     从一开始安姚对她的不待见,到现在能约到一起吃饭,这期间发生的事挺多的,言小米觉得自己以诚待人别人也回报相同的真诚这样真的很好,能和安姚成为朋友最好,至少她不会因为自己能力不够就随便换人,可是现在怎么说呢?

     言小米挺矛盾的,怎么会看到安姚就脸红不好意思呢?言小米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但却是个暗恋专家,这样的情绪一出现就被捕捉了,不正常啊,这真的不正常啊,言小米,你是不是脑子下线了?

     “我也不需要你能做很多,基本的做好就行。”安姚放下筷子,看她还低着头正色道,“你先把头给我抬起来,不然就塞进碗里。”

     言小米立马抬头,对上安姚的目光又不自觉的想躲开,心又开始跳得很快,这种感觉真是一点儿都不好,一紧张她额上都浸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看着我。”安姚命令道,感觉到安姚好像生气了言小米不敢不听话,木讷的转头看着她,安姚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冰,冷淡淡的,把言小米心中的火浇熄了不少,竟然稍微安心了一点儿。

     “说实话。”安姚往后靠着沙发双手交叉于胸前,挺冷淡的说,“一开始我确实不喜欢你,先是走后门,接着做事毛毛躁躁,又畏首畏尾的,还经常出错。但是后来我发现,你这个笨人也有笨人的可爱之处,你待人真诚善良,智商掉线后很搞笑,办公室挺无聊的,有你在热闹了不少,也挺好的。所以别为工作的事想太多,有我在呢,你怕什么。”

     安姚说这话半点儿没安慰到言小米凄凉的心,反而更加让她难过了,敢情安总让她留下来就是为了搞笑活跃气氛的啊,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这样被打击了,言小米想哭,但是安姚最后的一句话又让她很感动,天塌下来有安总顶着呢,她怕什么?是啊,她怕什么呢?

     “安总,谢谢你。”言小米一下没忍住忽然就红了眼眶,把安姚吓了一跳,赶紧的给她递了一张纸巾,“我又没骂你,哭什么?”

     “没事儿,就是感动。”言小米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哭个啥,反正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想哭一哭发泄一下,还有就是希望眼泪能淹死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这点儿小事就感动成这样,我真是服了你。”安姚哭笑不得。

     言小米哭着哭着也跟着笑了,这顿饭吃得真是五味杂陈,不过之后言小米心安了很多,安总心里有姑姑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自己对她吧,大概也就是一时脑子抽了才有的错觉,等这种感觉消失了一切就又回到正轨,什么事都没有,对啊,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有点儿堵而已。

     隔天,李维萨从外地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长发大波浪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晃动,一身紧身短裙很好的凸显出她火辣的身材,一双大长腿儿迈步的时候特别晃眼,言小米见着她的时候微微有些愣神。

     “傻眼了?”李维萨取下太阳眼镜儿笑着问,顺手勾了一下她的下巴,“小米米,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维萨姐,你,你找安总吗?”

     言小米躲开她的手指,她现在处于敏感时期,经不起诱惑,尤其李维萨还是那种火爆型的美女,随便一个媚眼儿就能勾了男人的魂儿,就连她这个女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谁找她啊,工作狂。”嘴上说着不找,眼睛却忍不住往办公室看过去,这点儿小心思被言小米发现了觉得有些好笑。

     “维萨姐,你手上提的什么?”言小米望了一眼她手上的袋子,像是什么衣服。

     “哦,这个啊,一条裙子,给你家安总的,你帮我拿给她。”

     李维萨挺自然的把袋子递给言小米,眼睛还是忍不住往办公室看。

     “为什么不亲自给她?”

     言小米没接,忽然觉得这李维萨在安姚面前的表现也很不正常啊,有了前面的经历她立马联想到了,维萨姐该不会喜欢安总吧!这个…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心里咯噔一声,想说情敌好强大,额……什么鬼?难道自己也喜欢安总吗?不不不,不是的,怎么可能?又瞎想了,瞎想了。

     看言小米半天不接袋子,李维萨收回手,“算了,我自己去。”

     直到李维萨进了办公室言小米还愣在那里发呆,这脑洞一开就关不上了,关键是怎么就会想到喜欢安总了呢?

     一个声音着急的说:安总如果是个男人我肯定早就喜欢了,可是安总是个女人,我怎么能喜欢安总呢?

     另一个声音冷淡的说: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不分性别的,你会喜欢一个人是取决于你的情感,而不是那个人的性别。

     两种声音在脑子里吵个不停,言小米觉得自己要疯了,一面觉得喜欢安姚也很正常,一面又觉得根本就没有未来为什么还要喜欢,可是这种喜欢的情绪非但没有减退反而更加强烈,尤其是想到安姚温柔的动作和神情脑子就更加的混乱…

     “小米米。”李维萨甜甜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言小米回过神发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赶紧的坐下匆忙的整理资料,随口问了句,“维萨姐要走了吗?”

     “舍不得我吗?”李维萨一手撑在桌上,笑眯眯的看着言小米,她有点儿不习惯李维萨靠得这么近还这么热情的样子,往后靠了靠,“不是,维萨姐有事就去忙吧。”

     “没意思。”李维萨站直了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办公室,感叹,“真是有无聊的上司就有无聊的下属。”

     这一股子的酸味儿都溢出来了,估计安总又说了什么不冷不淡的话让她不开心了吧,言小米忽然觉得爱上安总真的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明明就在眼前却隔着一层冰,一靠近就能让你的热情被冷冻,好像无论怎样都不能完全融化她。

     看到李维萨,言小米有种看到自己爱上安姚后的感觉,或许还不如李维萨,至少她还能大胆的跟安姚说话,不高兴就吵个架,开心了又可以在一起玩儿。

     她呢?要是真喜欢上安姚了会怎么样?

     “在想谁呢?想得这么出神?”李维萨勾了一下她的下巴笑嘻嘻的说,“小心我给你家安总打小报告说你上班想男人哦。”

     “我,我没想男人。”言小米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动个啥,神情有些闪躲。

     “哦?”李维萨挑眉笑道,“没想男人,那就是想女人咯。”

     言小米心里咯噔一声,有种自己的心思被别人发现的羞耻感,她低着头好一会儿不敢抬头看李维萨,生怕她看到自己红透的脸。

     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安姚站在门口冷淡的看着李维萨问,“还有事?”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啊!

     “有啊。”李维萨的手轻轻搭在言小米的头上揉了一下,“小米米,23号我的生日,你和安安一起来哦。”

     言小米不敢抬头只得一个劲儿的点点点,安姚看她那畏缩的样子微微皱眉。

     耳边传来高跟鞋越来越远的声音,言小米松了口气,没等抬头又听到熟悉的高跟鞋声音,安姚走了过来,她更加不敢抬头了,生怕被安姚发现她通红的脸,也怕自己的心跳会越来越快。

     言小米故作镇定的开始整理东西,但是所有的镇定在安姚的手摸到她脑袋的时候都飞了,她没有慌,只是愣在了那里。

     李维萨摸她的头是故意要揉乱她头发的那种恶作剧,力道会大一些,但是安姚摸她头发的时候很轻很温柔,也很刺激敏感神经,麻麻痒痒的很舒服。

     “23号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安姚轻描淡写的说,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小情绪。

     “为什么不去呢?”言小米忽然抬头,对上安姚的目光之后又低下头,小声问,“安总会去吗?”

     “我是要去的。”

     “那我也一起去吧,反正在家呆着也是闲着,倒不如一起出去玩儿。”

     “随你吧。”

     安姚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转身准备回办公室。

     言小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抬头问,“安总,维萨姐是不是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