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安姚僵在原地,腰上以及后背的温暖灼烧着她的皮肤,言小米的伤感似乎也随着她的身体蔓延到安姚的身上,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察觉到了言小米的异常,一向乐观开朗的言小米用这样忧伤的语气说话...

     这种感觉一点儿也不好,就像当初李维萨直白的说喜欢她的时候,她不是没有一点儿心动的,但是那时候因为言教授而没有答应,后来发现李维萨其实喜欢她的同时也接受男生的告白,那段时间对两人来说还真的挺折磨的。

     安姚知道李维萨可能是为了刺激她才答应跟男生在一起,但是内心强大如安姚同样是没有安全感的,她不想选择一段可能会因为闹别扭而断裂的关系。

     她的性子本来就安静且执拗,李维萨是直白火爆,很多时候李维萨会因为她做的一件事而生气发火,如果只是朋友的话这样对彼此的伤害都不算什么,可如果是爱人关系,这样的伤害会成倍的增加,到那个时候李维萨如果再因为赌气而去和别人在一起,安姚想,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她是不会去挽回的吧。

     与其这样,倒不如固守本心。

     其实对于言教授,她更多的是情感寄托吧,把自己的喜欢和执妄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这样就能不受情感的困扰而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安姚有时候觉得自己挺自私的,为了避免结束而拒绝了所有的开始,对别人的感情冷淡如冰。

     而此刻言小米真实温暖的身体正贴着她的后背,让她寂寞的心有点儿微微的温暖了,安姚寂寞的时候也想,干脆随便找个人过这一辈子算了,李维萨其实也不错。

     可是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挺可笑的,长得不错,工作也好,怎么就想着自暴自弃呢?

     人这一辈子能有多长,一眨眼还不是就孤孤单单的过了那么多年,以后的路还是随缘,能遇到相守一生的人固然好,遇不到的话,也许真的会妥协找个人过一辈子,又或者真的就孤独终老。

     但是误人误己的事,她是不会做的。

     安姚松开言小米抱着她的手,转身看着她,脸上带着笑问,“小米,如果我告诉你林然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会守护你,会爱你一辈子,你会选择他吗?”

     言小米觉得安姚的笑容挺渗人的,她木讷的摇摇头,“不会。”

     “所以就是这个意思了。”安姚收了笑容,转身的时候全身的蒙上了一层冰的感觉,严肃又冰冷,让言小米不敢再靠近,如果安姚知道她的心思的话,这算是回答吗?

     不会。

     自己说的,也是安姚的意思吗?

     看到言小米失魂落魄的样子安姚很想伸手揉一揉她的脑袋问一句,“又怎么啦?”

     可是她知道现在不可以,也许言小米是受了自己的影响而对女生产生了微妙的感觉,但是她也记得在看到程教授的时候言小米发光的眼睛,言小米是喜欢男生的,现在只是一时迷茫而已,清醒过后就会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很像个笑话。

     是的,过段时间她清醒过后就好了,自己也不会因此而混乱。

     接下来的几天言小米和安姚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距离,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言小米不会去打扰安姚,下班之后也是各自吃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反正一切就像刚开始进公司一样,变得冰冷,没有人情味儿。

     每次看到安姚从自己面前走过都不停留直接进了办公室,言小米失落的心就更加的失落,她想进去找安姚,但是确实又没有什么事,安姚吩咐了,有什么重要文件让部门里的人直接送到她办公室,都不用经过言小米的手,而不重要的事就不用去找安姚了。

     像是忽然间被打入了冷宫,言小米觉得委屈极了。

     安姚不会辞退言小米,但是她想走的话是可以的,言小米还记得安姚说这话的时候她兴奋得跟个什么一样,以为自己绝对不会辞职的,没想到才没过多久就无奈的递上了辞职信。

     安姚看到辞职信的时候微微惊讶,抬头看着她问,“真的想走?”

     其实不想的,但是留在这里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安姚把辞职信收进抽屉,“我现在很忙,没空看,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把这些拿去发给各个部门。”

     安姚把桌上的资料推了推,言小米有点儿迟疑,辞职信不就签个字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还没辞职就不听话了?”安姚没抬头看她,眼睛盯着电脑一边打字一边问。

     “是,安总。”言小米立马屁颠儿屁颠儿的拿着资料准备出门。

     “等一下,”安姚叫住她,这回终于抬头看她了,见她转身后说,“今天维萨生日,下午你陪我去买生日礼物。”

     言小米这才想起来今天25号了,维萨姐过生,“是,安总。”

     安姚叫她一起去挑生日礼物她心里挺高兴的,这下一扫前面的阴霾,感觉又活了过来,去给各部门发资料的时候热情得让大家以为她中彩票了。

     言小米想中彩票的话会激动得睡不着会累得慌,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却很轻松,原来自己喜欢的是呆在安姚身边的感觉,喜欢跟在她身后做事,或许不是因为喜欢她这个人。

     算了,不想了,反正现在一切都好,喜不喜欢的不清楚,也不管了,只要能在身边就好。

     下午说是陪安姚买生日礼物,结果一进卖场安姚一眼就相中了一件裙子,火红色的,挺风骚,适合李维萨。

     挑个生日礼物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言小米有点儿措手不及。

     “你也去挑个生日礼物吧,免得她一会儿一时兴起问你要。”

     哦,也对,别人过生自己怎么能什么都不带。

     言小米在卖场找了很久都不知道买什么,看李维萨的包包鞋子就挺上档次的,太贵的她买不起,便宜的人家又看不上,言小米挺为难的。

     “你随便挑一个应付一下就行,反正每年过生她都会收到很多礼物,不在乎你这一个。”安姚看她为难的样子觉得挺好笑的,要上次自己告诉她生日的话,她是不是也得在卖场纠结个一两小时。

     “那就这个吧。”言小米指着一个精致的发饰说。

     安姚看了一下,感觉挺好看的,“可以,她挺喜欢这种亮闪闪的东西。”

     得到安姚的肯定言小米心安不少,那发饰挺简单的,不过很精致,看起来挺美的,不知道安姚戴上会是什么效果。

     “诶,等一下。”言小米叫住导购,让她把发饰拿给自己,言小米接过之后看着安姚笑着说,“安总,你试一下好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