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亲爱的起床啦,亲爱的起床啦,早睡早起萌萌哒~”手机闹铃突然响起,是言小米很喜欢的一个动漫宠物萌萌哒的声音,有点儿机械但是听起来特萌。

     早上七点,言小米抓过手机,点了一下十分钟过后再响,续上刚刚做的梦,言小米又很快的睡着了。

     十分钟过后闹铃又响了,“亲爱的起床啦,亲爱的起床啦,早睡早起萌萌哒~”

     “嗯,萌萌哒~”言小米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抓过手机,又继续十分钟,刚刚梦到男神牵了自己的手,这还没来得及害羞就被闹醒了,言小米死命的想把梦给接上,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夏天亮得很早,此刻窗外已经透亮,太阳已经伸着懒腰猛地蹿了起来,阳光打在窗帘上被遮了一大半,但还是有些光透了进来照亮了言小米的眼睛,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抓过手机一看,猛地睁大了眼睛,睡意全无。

     早上七点五十五!八点上班!

     “死了死了死了!”

     言小米手忙脚乱的踢开薄被翻身下床,慌里慌张跑到衣柜边翻衣服,拖鞋落下都没来得及管,工作服呢?工作服呢?工作服呢?

     翻了一阵没找到,猛地想起在客厅,又慌慌张张的跑到客厅的沙发上抓过工作服往沙发背上一搭,撩起睡裙就要开始脱,脱了一半发现不对劲儿。

     她在家里都是一个人也没什么讲究,经常是穿着内衣内裤就在房间里乱晃,但是今天不同,客厅的窗帘没拉,虽说对面的人也看不到这么远,但这么大透亮的有种光天化日果奔的感觉,还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放下拉起一半的睡裙拿了工作服立马回了房间。

     手机又催命似的响了起来,言小米换衣服的动作一顿,这铃声是她专门为安姚设置的,每次听到这个铃声她都会条件反射的精神抖擞,而且格外的明显。

     接不接?接不接?接不接?接了立马死,不接过一会儿再死,反正都是死,长痛不如短痛,言小米穿上黑色短裙,立马扑过去抓过手机,顿了一下,接通。

     “言小米!”

     安姚冰冷的吼声通过手机贴近耳朵传进脑袋,吓得言小米手一抖手机落到了地上,刚刚还在喷火的手机一下子安静了。

     言小米忙的抓起手机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开了花,不是吧?坏了?不是都说山寨机扛摔能力很强的吗?这才摔了十五次就坏了?

     这一大早的言小米感觉自己要七窍生烟了,手机坏了,安姚又发了火,想起之前她生气都不带点儿表情的说那句,“再犯错,我立马辞了你!”

     言小米有些颓然的看着坏了的手机,今儿上班迟到了,又犯错了,她能想得到安姚把她的东西扔到地上面无表情说,“滚吧。”一副高傲又冷漠的样子,安姚从来高高在上,她言小米只能俯首称臣,谁叫她靠的不是实力而是走的后门。

     要不是自己姑姑是安姚大学的教授,安姚卖她姑姑一个面子,她才没机会进安姚的公司当她的助理呢。

     安姚一开始就不喜欢她,不知道是她做事老是犯错还是因为她是走后门的,反正安姚对谁都没个笑脸,她也没在意。

     但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这么丢了,怎么对得起姑姑的一片好意,拿什么跟爸妈说自己要独立?

     言小米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房子还是她爸妈掏钱买的,当时她信誓旦旦的说要靠自己的努力挣钱把买房子的钱还给爸妈,现在工作都丢了,还拿什么说大话。

     颓然,难受。

     一分钟后,言小米又立马精神抖擞起来,自个儿在这儿伤心难过个毛啊,安姚有再大的火,今儿早上她不也得喝咖啡吗?

     安姚并不喜欢喝咖啡,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喝的,言小米知道安姚只喝那种很苦的咖啡,闻起来很香,但是她知道那个味道并不好,她不喜欢。

     打了个车飞快的到公司楼下买了一杯咖啡,言小米战战兢兢的上了楼,待会儿不管安姚的态度多么的冷,不关她说多么难听的话,一定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这份工作不累,而且薪资不错,虽然安姚早就看不惯她了,但是言小米一点儿也不想就这样被开除,至少,至少,撑过这个月把工资拿了啊!

     一路走过去有同事跟言小米打招呼,表情都有些沉重,她知道安姚发了火殃及了池鱼,现在自己去找她无疑是找死,可是在死之前她还是想小小的挣扎一下,虽然她知道一杯咖啡并没有什么卵用。

     言小米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心跳快得赶得上她要去告白了,紧张得感觉中央空调已经救不了自己的汗水。

     “叩叩叩。”言小米敲门。

     “进来。”安姚冰冷的声音,一下子将她满腔的热血浇了个透凉,她忽然有点儿不敢进门。

     就当是过鬼门关了吧,言小米想,推门迈步走了进去。

     安姚对脚步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她一听到现在进门的脚步声就知道是言小米的,因为言小米在她面前从来都小心翼翼,就连走路都是放轻了脚步,生怕高跟鞋声音太大会影响到她。

     知道她来了,安姚抬头看着她,靠着后背双手十指相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紧张的模样。

     言小米长得挺乖巧的,短发也有短发的可爱,听言教授说她是独生女,在家里被宠惯了,生活样样精致,受不得苦,难怪长得细皮嫩肉的。

     不过言小米的性格…倒不像是那种大小姐脾气的,反而低调谦虚,平易近人,脾气倒是出奇的好,抗压能力也一流,在她这儿呆了一个星期都还敢在犯了错出现在她的面前,到底是胆量可嘉呢?还是仗着自己有熟人就放肆?

     安姚看她的眸色忽然冷了许多。

     言小米虽然怕安姚的目光,但是她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的柔弱,她小心翼翼的对上安姚冷淡的目光,那一刻虽然有被震慑,但是下一秒她却乖巧的笑了,快走几步上前把手上的咖啡放在桌上,赔笑道,“安总,您的咖啡。”

     “我有说要喝咖啡吗?”安姚玩味儿的看着她。

     言小米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刁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