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中午两人提前下班赶去拿了礼物,随后去了言教授家。

     言小米对言教授家挺熟的,小时候经常跟着爸妈去玩儿,读大学后言小米上的言教授隔壁家的学校,也是隔三差五的去蹭饭,原因是自己做的饭太难吃了,外面的又觉得不干净。

     安姚这些年忙着工作,两人见面都是约在外面,去言教授家的次数少,但是具体在几栋几楼她还是知道的,一路无言,两人安静的进了电梯。

     “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安姚忽然问。

     言小米立马看着她恭敬的应道,“记得,不要乱说话。”

     “不用这么紧张,免得老师以为我对你很苛刻。”

     安姚的语气挺冷淡的,言小米都习惯了,反正她处于正常状态都是这样,只有昨晚那种不正常状态才会稍微温和一点儿吧,想起昨晚的安姚,言小米有点儿晃神。

     “发什么愣。”安姚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走出了电梯。

     言小米赶紧回过神跟了出去,刚想去按门铃却被安姚捉住了手。

     “我来。”安姚说。

     “哦…”言小米退到她身后。

     安姚按了一次门铃就没再按,站在门口安静的等了两分钟后言教授开了门。

     “你们来了啊!怎么都不先打个电话?刚刚我还以为我听错了有人在按门铃呢。”言教授一见着她们俩来很高兴,很自然的牵过她们的手,“快进来,快进来,我刚刚切好了水果,你们正好先吃着。”

     进了屋言小米没有立马呈上礼物,她看向安姚。

     安姚把手上的盒子放在桌上转身进了厨房,言小米也放下礼物准备跟进去,安姚忽然转身看着她,“你去看电视吧。”

     “哦…”言小米止步,看着安姚进了厨房问言教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两人在厨房里一边说话一边忙活,大多时候都是言教授在讲话,安姚只是应声,但是声音很温柔,还能听出愉悦的语气。

     言小米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电视,眼睛时不时的往厨房瞄两眼,能看到安姚拴着围裙在洗菜,在切菜,还能看到她脸上有时候出现温柔的笑,看得她有些愣神儿。

     安总温柔笑着可真好看!

     “叮铃叮铃~”

     “小米,去开门。”安姚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哦哦,好!”

     “不用,不用,我来!”言教授已经出了厨房抢在言小米前面跑到了门口。

     “老师生日快乐!”

     门一打开一个男人就呈上了生日礼物,言教授接过礼盒笑着喊他,“哟~还带礼物啊,这么客气,快进来,安安已经来了呢。”

     言小米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着切菜的人,没见她转身。

     “姑姑,这位是…”言小米站起来笑着问道。

     “这是我学生杨升,”言教授笑着指了一下杨升又随手指了指言小米,“这是我侄女儿,小米。”

     “小米?”杨升有些惊讶,脸上带着笑。

     言小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现在小米手机那么火,很容易联想到那里去,言小米也很郁闷,自己爸妈也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取个名字这么简约,小米,怎么不叫大米呢?还更实惠呢。

     “嗯,我是大米的妹妹,小米。”言小米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倒是坦然。

     “不好意思。”杨升笑笑,转头看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人,他向言小米微笑点点头走了过去,言小米的目光也追了过去,言教授倒是闲了下来似的在沙发上坐下了。

     “姑姑,你不是要做菜的么?”言小米看着她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现在进去当灯泡多不好,”言教授笑道,看了一眼里面的两人目光转向电视,挺放心的,“安安会做菜,杨升打下手正好。”

     “哦…”言小米也看了一下里面,安姚在忙着炒菜,杨升在她旁边说着什么,安姚也只是应声,不过声音比刚才的冷淡多了。

     饭桌上就她们四个人,言教授儿子也跟言小米差不多大,和丈夫离异后那孩子说要独立就自己出去闯了,言教授也懒得管,儿子嘛,没必要担心太多。亲戚朋友的她也没通知,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人多了还麻烦,想着安姚和杨升这两人儿挺般配的就想着趁此机会撮合撮合。

     “小米,吃这个。”言教授给言小米夹了个鸡肉,“你看你都瘦了,要是不会做饭的话就来姑姑家吃饭,反正离得也不是很远嘛。”

     “谢谢姑姑,”言小米笑得有点儿傻,“公司离这儿还是挺远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好好,懂得照顾自己就好。”

     言教授笑,转头看着安姚,“安安也瘦了。”言教授伸手摸了一下安姚的脸,安姚夹菜的动作僵了三秒,心一下子有些紧张,言教授又柔柔的捏了一下,“脸上的肉都少了。”

     言教授笑着给她夹了一些鸡肉,鱼肉,“来,多吃点儿。”

     “嗯。”安姚低头吃饭,把言教授夹的肉全都慢慢吃了,言小米觉得安姚在言教授面前真的挺奇怪的,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很乖巧听话,还有点儿孩子气?还是什么?

     “我买了下午场的电影票,”杨升说,“之前不知道小米在,我只买了三张。”

     “这大热的天儿,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言教授笑着说,“下午我约了老李去棋牌室下棋,你们去玩儿吧。”

     言小米没在意,反正人家都没买自己的票,她也没想着要去瞎凑热闹,正好。

     “小米,你一起去看电影吧。”安姚突然说。

     “啊?”言小米惊了一下,“我我…”

     “小米下午跟我一起去棋牌室玩儿吧,之前你不是说想学围棋的吗?”言教授冲她眨眼睛,但是言小米的脚却有更大的感受,安姚的高跟鞋正轻轻的压在她的脚背上,她就算是傻也知道安姚是什么意思了,姑姑这边一次不去没个啥,但是安姚那边她惹不起啊。

     “姑姑,我…我想去看电影。”言小米笑得有点儿心虚,看到言教授恨铁不成的笑着瞪了她一眼,她更加心虚的笑了。

     “他们要去看惊悚电影,你要去吗?”言教授忽然笑得有点儿坏,她知道言小米不敢看惊悚片。

     但是安姚的鞋在她脚背上轻轻的点了两下,言小米一激动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我最喜欢惊悚剧了,我要去看。”她又坐下看着安姚,笑着说,“安总,你带我去看电影吧。”

     安姚一直低着头,听到她问,轻轻点了一下头,“嗯。”

     自始至终杨升都看着言小米,有种今天要被她坏事儿的感觉,早知道就只买两张电影票的,之前和老师约好了她不会去,哪里知道言小米会突然冒出来,没办法,安姚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看惊悚剧对言小米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小时候她连最不恐怖的搞笑僵尸片都不敢看,有一次不小心看了个片段,吓得她大夏天的蒙着被子,出了一身汗也不敢伸出头来。

     这不算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作死逞强的看了一本惊悚小说,导致那之后的一个月整个人精神恍惚,走路都在紧张忍不住东张西望,天黑以后更是连上厕所都不敢,总觉得草木皆兵,到处都有可能冒出个什么东西来。

     从那以后言小米对惊悚两个字是深恶痛绝,有多远躲多远,没想到今儿居然亲自送上了门来,言小米坐在电影院里的时候,内心那个惶恐,简直恨不得拔腿就跑。

     但是看到安姚,她又投降了,安姚肯定比不上惊悚电影的恐怖,但却是和她的生活直接相关的。

     “会怕吗?”趁着电影还没开始杨升去上厕所的时候安姚问言小米。

     “有,有点儿。”言小米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很想把心里的恐惧压下去,但是却紧张得忍不住深呼吸,她一把抓过爆米花故作镇定的吃着。

     “要是怕的话,不要在我耳边尖叫。”安姚冷淡的声音传过来言小米被呛得咳嗽,刚刚她还以为安姚是在关心她呢,原来只是怕她尖叫。

     安姚把可乐递给她,“你可以抓住我的手,躲在我身边不看屏幕。”

     言小米喝了两口可乐舒服多了,缓了口气,这电影还没开始呢,就折腾得要死不活的,待会儿会怎么样,她还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