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同谋者联盟
    淼淼日记:

     人的心有两个心房,一个住着幸福,一个藏着悲伤。

     当幸福苏醒时,悲伤就会睡去。

     可幸福太满,笑声太大,我的幸福吵醒了悲伤……

     ——

     孙淼淼的厨技一流,这让她感觉很自豪,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都源于家庭教育,父亲就是名厨师,在老家开了家小酒店,她做的美味都是由父亲的指导,她为父亲感到自豪。母亲则是位教师,她没遗传到母亲的才学,也没有母亲的那种好学精神,不过到有一点聪明才智,比如,她读书除了考试能认真复习以外,其余时间都是混日子,可她却能在很短的复习时间后,能轻松考出自己定的分数,所以成绩不算太差,至少从不挂科。

     在孙淼淼还未认识秦暗时,她还有单纯的幸福,父母把她捧在手心,宝贝似的呵护,不让她接触太复杂的东西,即使是她遇事吃亏,都会被博学多才的母亲说成是福,所以在她看来,她的身边没有任何坏人,这也许就是养成她单纯的性格的最大原因吧!可在遇到秦暗之后,她总会成长,那时她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善类,所以,她学会了争吵,有了秦暗的保护,她从不受欺负,她被惯的也越加的嚣张跋扈,但也只是争一时之气,从没有别的以外想法,其实还是单纯。

     你单纯,没别的想法,但不代表别人没有,只是别人的那些想法,都被秦暗扼杀在摇篮,不敢面世,秦暗也不想她看到世人丑恶的一面,他还是喜欢她维持以往的单纯,他对孙淼淼的宠溺,爱护,即使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但他处理的进退有度,既不让她受到伤害和欺负,也不会让她失了她原本纯真的美好,就算是分开的八年,他都在保证她的安全。

     只是从秦暗离开她,幸福也远离了她,孙淼淼才知道她对秦暗的依赖是那么深,从此她失去了她纯真的笑容。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的不断提高,工作中的社会交际,生活中的适当压力,让她成熟了不少,懂得了不少,但从现在来看,她的社会经验在变,成熟魅力无限,但那颗单纯的心,萌萌的表情都未曾失去。

     她的本质没有变,只是被她捆绑了起来,直到秦暗再次归来,她才从心底放开,她还是以往的淼淼,只为秦暗绽放的淼淼。这份幸福突如其来,来的太过意外,孙淼淼希望能维持到天长地久,害怕像以前似的突然消失,她接受不了这种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的意外,她不知道,当幸福再次离去,她会如何留住所爱。

     以往的卢璐已经消失殆尽,已经回不去了,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在她认识孙淼淼时,和她同一寝室时,她还没变,真正变的时候是知道孙淼淼和秦暗的关系时,从那以后她便不再纯洁的和孙淼淼来往,总是有数不尽的目的,用不完的计划,只是,都未能成功,不是她的计划不够好,只是没有用对人,因为人家根本不领情,她明白,如果没有孙淼淼,秦暗是根本不可能来和她演着每一场戏,每一场她独白的戏。

     明明看到了他的厌憎,明明知道他的示警,可她仍旧装无知的计划着,只是,秦暗只把她当空气,就像现在,她仍隔阂在他两之间也有十天半个月了,秦暗却连正眼都未曾看过,他的眼里只有孙淼淼,可他为什么不拆穿她?还陪她演戏,难道是为了孙淼淼?为了孙淼淼不更该赶走她吗?他不赶走她,是不是证明她还是有希望的?计划实施的时候到了……

     卢璐不知道的是,不赶她,并不是秦暗给她希望,而是不想孙淼淼受伤,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孙淼淼了解她真面目,孙淼淼知道后,是绝对不会相信,如果给孙淼淼证实,那只会伤孙淼淼更深,他是千百个不愿意的,所以才会一拖再拖,也是为了保护孙淼淼那颗单纯的心,单纯的人才快乐。

     白帆在没遇见孙淼淼的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油嘴滑舌,吊儿郎当,见到清纯的孙淼淼,他才收敛了不少,之后了解了孙淼淼的真面目,他才回复本性,只是不再花,一心追淼淼,白帆的出现,秦暗是知道的,他了解孙淼淼这八年来的一切生活,但他并未阻止,当时的想法就是,如果她能碰到适合的,只要她幸福,自己再痛苦,他也会忍痛割爱,因为,当时的他,还承诺不了她一个未来,只是年复一年,孙淼淼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与白帆也毫无进展,这让他原本打算放弃的心重燃了起来,动力十足的追逐着孙淼淼的脚步,早早的完成父亲交代的成就,只为她的等待,他都明白……

     白帆无法放弃六年的爱,这六年的等待,耗尽了他所有的爱,他都不知道除了孙淼淼,他还有没有爱的能力,面对袁静直率的告白,他有一丝的悸动,那也只是被她的语言所打动,也只能算是感动,但对于孙淼淼,他的内心是宠爱,拥有,占有,他不允许任何人从他身边抢走她,不管是谁,她都会倾尽一切的守护她,她只能属于他,任何人休想。

     这是属于男人的战争,一怒冲冠为红颜,爱江山更爱美人,什么都不在乎,只为博红颜一笑,只是这红颜为谁笑,并不是输赢能结算的,这点,白帆知道的很清楚,但他不在乎,只要抱得美人归,什么都值了,他也相信,只要得到她,总有一天,孙淼淼的笑,只会为他绽放。

     到了该实施计划的时候了,白帆和卢璐相视一笑,眼里的意味只有两人能懂,卢璐起身走开,到门外拿起手机,拨通了所有相关人员的电话,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计划实施后的结果,卢璐流露出得逞的笑,自然的回到座位,回以白帆一个自信的微笑,白帆的嘴角流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好戏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