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相煎何太急
    淼淼日记:

     恍惚间,我失去了人生的方向,没有了生活目标,拥有的只有那无穷的彷徨……

     刹那间,我失去了所有的依靠,没有了彼时希望,遗留的只有那无尽的绝望……

     顷刻间,我失去了该有的昂扬,没有了幸福幻想,剩下的只有那蹉跎的时光……

     ——

     岁月是把杀猪刀,对于男性还好,对于女性那就是年龄的催化剂,婚姻催命符,孙淼淼作为濒临三十岁的女性来说,自然是蹉跎了青春岁月的代表,虽然她只是人老心不老,但只要到一定年龄段的女性,时间就会把你划分到一个新的阶段,从而一层一层的往上升:少女期,青春期,大龄期,中年期,老年期……

     孙淼淼就这样不知不觉,不可思议,莫名其妙的度过了青年期,已经上升到了大龄剩女阶段了,岁月不饶人,父母不饶她,逼婚是每个大龄剩女必经之路,孙淼淼怎会例外,从她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不忘提醒:“这女人啊!工作再好,不如嫁的好,嫁的不好,工作再好,也只是个劳累命,女人不比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女人,就应该以家庭为重,现在你就要开始物色物色有什么好的人选了,这年代,女追男也很正常,有好的你就要奋起直追,不然好的都被选走了,哪还有你的份,也不要老是觉得自己还小,你爸妈你这年纪都生了你了……”嘚啵嘚啵一大堆,那都是父母多年婚姻的教育,现代的前车之鉴啊!

     这样一念到二十五岁又换了个版本:“你说我们说话你老不听,你怎么回事啊你,到了你这年纪,还在挑挑捡捡的,好的都快被别人挑完了,你再不加把劲,到时就晚了,你可别后悔,你看隔壁李婶家的孙子都会打酱油了,你三叔家的外孙都上幼儿园了,你怎么就一点不着急呢?你是想急死我们是吧?……”然后又是一大堆张家长李家短的长篇大论。

     到了最近两年,说归说,还直接行动上了,到处安排相亲,到处物色女婿人选,到处拖媒介绍,孙淼淼感觉自己都成了推销产品了,还是个滞留产品,都快免费送了,孙淼淼只能有招接招,见招拆招,不是在挑肥拣瘦,就是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就算有打发不了的,她也是随便说个手机号码蒙混过关,这可把父母气坏了,急得不行。

     而在她和秦暗遇见之后,父母在这期间也帮她安排了相亲,还不只一个,怕秦暗知道后误会,还以为她有多恨嫁,多嫁不出去,这只会让她尴尬,更丢人,她可不想在他面前丢人,那样很没面子的,所以她只能跟父母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虽然这是最老套的办法,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果然,父母之后都不曾逼她相亲。

     但现在,事情来了,父母刚打开电话,要千里迢迢的来看她,那事情不是要暴露了?来看她是假,来看她的男朋友才是真的吧!这事不用说,她只能求助秦暗,这可是大事,搞不好就会弄假成真,所以她必须注意,三思而后行,现在是上午十点,父母刚已在车站,应该已经出发,按时间算,晚上就能赶到,她必须马上行动,拨通了秦暗的电话,只是电话不通。

     孙淼淼没多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傲天集团,只是秦暗也不在公司,到底去哪了?怎么会无故消失?秦暗要去哪也会提前和她报备的啊!这才两天没见而已,他这是干嘛去了?会不会去处理什么紧急事情,没来得及和她说呢?可这不是秦暗的作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孙淼淼急得团团转,便去前台问了问,只是前台的回答是不清楚,不知道是故意这么说,还是真的不清楚,孙淼淼只能不断的拨打秦暗的电话,可是都处于关机状态,无法接通。

     秦暗并不是故意关机,只是这几天他被父亲囚禁了,失去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他没想到,亲人也会如此不能信任,父亲对他一直不满,可他从未防备过父亲,现在看来,他是错信父亲了,他不该回来的,更不该那么相信父亲,现在父亲对他严防死守,看来,只有等他自己培养的势力发觉他的失踪,才能攻破父亲的禁锢。

     秦傲天软禁秦暗必然是有他的打算,在黑势力中,数一数二的黑客组织要和他做一笔买卖,内容很简单,他们可以帮他合并陈氏集团,秦傲天清楚,陈氏集团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比现在的傲天集团还高了一个档次,要想吞并陈氏,那可是个很难实现的目的,可黑客组织的承诺他不得不信,如果真是他们说的那样,傲天集团就会成为商业界的龙头。

     只是前提是,秦暗必须和陈氏集团的千金陈雨欣订婚,这样他们才能更光明正大的吞并陈氏,而且,这也是他们交易的条件。秦傲天本就对孙淼淼很不满,因为孙淼淼的身份背景,对傲天集团没有任何的有利可图,如果能光明正大的收购陈氏,就算让秦暗娶了陈雨欣又能怎样?怎么说,这也是一笔合算的买卖,秦傲天当然满口答应。

     思量再三,秦傲天才想到骗秦暗回家,然后软禁他是最好的办法,可现在已经第三天了,秦傲天明白,他软禁不了秦暗太久,可那边的电话还没打过来,交代他下一步怎么做,他只能干着急。这时,电话响了,不用说,是那边来电话了,秦傲天迅速接起,按照那边给出的指示,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孙淼淼在实在找不到秦暗,才相遇不到一个月,一般都是秦暗到她家找她,所以孙淼淼并不知道秦暗的住处,因为她从来不用担心找不到他,所以,她并没关注他的一切,她对他,打心里就有一种依赖和信任,现在找不到他,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以前秦暗面对的黑势力,再次找上他,那样,他就会有危险。

     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又要马上去接父母,只有把父母安顿好之后,才能继续找秦暗了,她的朋友并不多,只有稍后找卢璐和白帆帮忙了,先去接父母再说,孙淼淼又马不停蹄的赶往车站,接到父母,高兴之余,孙淼淼最怕父母提起男朋友的事,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按道理来说,男朋友应该要和她一起来接父母的,但即使再怕,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你男朋友没来?”母亲还是问了,孙淼淼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他出差了,过几天回来。”

     “那我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反正家里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多住几天吧!”意思很明显,不看到她的男朋友,誓不罢休。

     “那家里的酒楼不管了?”

     “那不是还有你爸的徒弟看着吗?宁明那孩子,我放心。”的确是放心,宁明是和孙淼淼从小到大的朋友,小学初中都是一个班级,只是他初中读完就辍学了,之后也就每年回家才能见面,这两年竟然和她老爸学起了厨艺,他也老大不小了,孙淼淼不知道他在玩什么,在老家,别人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他到和她一样,单身的自在。

     孙淼淼心里想着别人的事,完全没顾周围的任何事,直到车站的大型电视上念到了无比熟悉的名字,孙淼淼才反应过来,抬头望向电视,惊人的娱乐消息,让孙淼淼久久不能回神,仿佛她的世界坍塌了,从此乌云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