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危机的终止
    淼淼日记:

     这世上不是谁都不能没有爱情,

     不是谁都是没了谁就不能照样活。

     不是谁都会为了爱情倾尽所有,

     不是谁都会陷入爱情无可自拔。

     不是谁都会为了爱情付出生命,

     不是谁都会为了爱情自食恶果。

     ——

     对于袁静的突然举动,孙淼淼感到费解,袁静这是怎么了,虽然还会和她说说笑笑,但她感觉到袁静的心不在焉,现在却突然拨打白帆的电话,还是用她的手机,还要她来接听,这是干嘛呢?

     “淼淼,你回来了,给白帆打个电话吧!”

     “哦,好。”看出了袁静的不对劲,孙淼淼还是若无其事的应声。

     坐在秦暗和孙淼淼对面的袁静,秦暗能将她的一切举动看在眼里,甚至是神色他都探究一二,只是仍不动声色的继续品茶,吃点心,等孙淼淼接通了电话,袁静更是如坐针毡,神色焦急的掺杂着欲言又止的不知所措。

     “袁静。”秦暗叫了声袁静,对于袁静和陈宇轩的关系,秦暗知道,为朋友着急是应该的,可为什么会因为白帆着急,那他就要探知一二了,为了证明他的猜想,他故意凑近孙淼淼的手机旁,却是在和袁静说话。

     “我和淼淼准备结婚了,到时请你做伴娘。”此话一出,孙淼淼对着手机叫了好几声白帆,那头才反应过来,然后借口挂了电话,孙淼淼感觉莫名其妙,刚刚还聊的好好的,怎么说挂就挂了。

     “怎么了?”秦暗假装不知缘由的问道,即使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他也要再次确认,这是他做事的一贯原则,细心且步步为营。

     “不知道,白帆突然就不说话,然后说有事就挂了,对了,你们刚在聊什么?”孙淼淼的性格,大家都清楚,一根筋自然顾及不了周围的所有事,所以秦暗和袁静说了什么她当然一无所知。

     秦暗确认了猜想,接下来只需等待明天的证实,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如果陈氏集团被掏空,那么,傲天集团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因为掏空的陈氏股票会毫无预兆的转入傲天,那时的傲天集团就是罪魁祸首,即使查不到任何证据,那也不免会让人怀疑,那么傲天就有洗不清的嫌疑,即使没有证据,也会有社会争议,那样对傲天有利也有害。

     他秦暗其实没必要靠任何人,也不用任何手段,几年后一样可以称霸商业界,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像父亲那样,连等都不愿意等,不惜违法的急功近利,是成不了大事的,要想走的更远,飞的更高,不是光凭手段就行的,那样只会害人害己。

     “我们在聊我们的婚事,你不是说要袁静做我们的伴娘吗?”秦暗抚摸着孙淼淼的头发,宠溺的看着她,旁若无人般。

     “袁静,你愿意做我的伴娘吗?”

     “啊?淼淼,你刚说什么?”完全不在状态的袁静,神不守舍,弄不清楚孙淼淼问了她什么。

     “袁静,你今晚是怎么了?我一直都感觉你很不对劲。”孙淼淼很担心好友的状况,袁静本身就是个很自理的人,从不会让人担心,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屡屡失态,今天的状态,着实让人很担心。

     “我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才回我有点精神恍惚吧!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袁静故作轻松的宽慰着孙淼淼,让孙淼淼宽心,要是没看到她先前的状态,孙淼淼会信,但现在,孙淼淼不能相信。

     孙淼淼准备在说些什么?被秦暗拦下了,秦暗不想孙淼淼为袁静担心着急,那样太伤神,那么就让他来解决这件事吧!

     “袁静,既然没休息好,那就回家好好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再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天亮后,一切都会雨过天晴,我跟你保证。回去好好休息,别让淼淼为你担心,不然她也休息不好。”

     秦暗的话,话里有话,以袁静的聪明自然听的懂,秦暗说的这么有把握,那证明事情还会有转机,袁静惴惴不安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她知道她现在该怎么做了。

     “淼淼,你真的不用担心,都这么晚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我就先走了。”

     “我们送你吧!这么晚一个人太危险。”

     “不用了,我打的就行,现在的市内治安还是有保障的,你们入过二人世界吧!”

     袁静说完,就匆忙走了,坐上的士,直奔陈氏集团,不管是不是有转机,她决定和陈宇轩今晚一起面对,这祸是她闯出来的,虽然是无心之过,但她还是要负责的,现在她能做到也只有陪伴了。

     看着袁静走远孙淼淼叹了口气,还白了秦暗一眼,嘟着嘴,像是在生气,不用怀疑,孙淼淼就是在生气。

     “我都帮你劝好了袁静,你反倒还生气,我是不是太冤了?”秦暗喊冤,但脸上的表情一点没觉得他有多冤。

     孙淼淼不管不顾的继续往前走,就是不理会,秦暗知道,这下又要软磨硬泡了,孙淼淼什么都好,就这倔脾气真叫人难受。

     “淼淼,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我不是不让你和袁静说话,我不是帮你劝好她了吗?”

     “是啊!劝好了,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有事瞒着我,你明知道袁静不对劲的原因,却不让我知道,很多事我是不懂,但你也不要把我当笨蛋似的,不让我知道。”她只是一根筋,又不是真傻。

     “其实从袁静一开始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我这么晚回来,如果是以前,她早就问东问西了,这次她不仅没问,我还注意到她的心不在焉。”

     孙淼淼会这么晚回来,是她让秦暗开着车一起游览了她停留过的地当,走过的每个角落,在那时就已经很晚了,只是孙淼淼坚持要回来,才会这么晚,陈氏的事也是她回来后才知道的,所以原本要休息的她,还那么晚还会给袁静打电话。

     秦暗在陈氏出事时就知道了一切,只是为了陪伴孙淼淼,他把事情交代给了秘书,让他监视一切,因为没什么事比得过孙淼淼,只要是孙淼淼的要求,他从不吝啬去达成。

     秦暗发现,孙淼淼的智商真的提高了,难怪都说成熟和智商成正比,看来经历越多,智商真会提高。以前的孙淼淼听到任何没什么特色的话,单纯的不会想太多,现在变得会找茬了,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忧。

     秦暗宁愿孙淼淼永远那么单纯的活着,那样才不会太累,人一旦有了想法,就会越想越多,越想越累,生活也不会像从前那么快乐了,秦暗从小就没感受过单纯的快乐,他真的不想淼淼也失去她单纯的快乐。

     “淼淼,很多事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不是故意隐瞒你,而是许多事情没有和你说的必要,那样只会徒增你的烦恼,我们都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快乐的生活,你觉得我们会害你吗?”

     连自己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的话,她还能相信谁?既然他们都不和她说,那证明那事情已经解决好,没有后顾之忧了,不然就算现在瞒住她了,也总有瞒不住的时候。

     两人手牵手,徒步而行,灯光下,孙淼淼的脸上绽放出一如既往的笑容,仍是那么光彩夺目,引来秦暗宠溺的微笑,充满爱意的眼神追随着她的面容,仿佛怎么都看不够,羞涩的孙淼淼挣脱秦暗的手,欢快的奔跑,秦暗也开心的随后追逐着她的脚步,两人嬉戏奔跑,渐行渐远,只愿天荒地老……

     相识的初见,相恋的两人,相爱的恋人,相视的微笑,相互的承诺,相对的扶持,相伴的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