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过往终易碎
    淼淼日记:

     过往终究只是过往,回不去,到不了,无法重来过,只能在记忆里的最深处……

     我们要做的应该是面对现实,而不是陷入过往……

     过往是云烟,是不切实际的梦,是梦总要清醒,即使再不舍,也要清醒的回忆……

     ——

     秦暗是第一次这么亲昵的叫孙淼淼的名字,证明他不再掩饰自己的感情,大学时期,他们虽然亲密,但他很少叫她名字,一般都是直接说事,即使叫她也是前面两字孙淼,不会是后面两字淼淼,她那时还常常抱怨他只叫两个字,他的回答就是,最后面那个字被前面两字带过了,叫快了就是这么回事了,她也是醉了,无论说他什么,她总是无力反驳,这次她到打破了常规。

     孙淼淼被他的称呼弄的耳根发热,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也明显感觉到秦暗将会说些什么,孙淼淼此刻期待而紧张,渴望却又挣扎,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将来临的一切,双手紧握,深吸一口气,来缓解此刻的紧张,孙淼淼背对着秦暗,怕他发现她此刻的不知所措,怕他看见她此刻的慌张,为了避免,她一动不动的背站着,屏住呼吸,不言不语。两人交谈的地方正是大学时期一起预习功课的台阶,那里比较清静,四周围绕着假山和凉亭。

     “淼淼,不用我多说,你应该已经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从我第一次遇见你,就开始为你心动,你的笑就像照亮我黑暗人生的曙光,日益加剧你在我生命中的分量,直到无法离开你,可你从没发现我对你的不同,我无法了解到你对我的看法,因为你对谁都是那光彩夺目的笑,不像我,只是伪装,我怕贸然表白会吓退你,远离我,怕你发现我对你的感情,顺便学会了掩饰,直到那封信……”说到这,秦暗停顿了,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那封信?”孙淼淼怔住了,他说的不会是笔友信吧?孙淼淼虽然爱犯傻,但她不是真的傻,一切联想都指向笔友信,她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秦暗,眼里充满询问,想证实自己的猜想。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那个笔友就是你。”秦暗读的懂孙淼淼眼里的问知,确认了她的答案。

     “所以,你就一直装不知来戏弄我?可其实你什么都知道,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是吗?这就是你所谓的离不开?”孙淼淼讽刺的笑着,脸上显露着自嘲,这表情,刺痛了秦暗。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通过书信来明确你的感情,增加我们的爱情,本来想那次国庆旅游和你说清一切,但……”秦暗焦急的解释着,却感觉自己的解释显得那般无力,现在慌张的不知所措的人反而转变成了他。

     “但是你那荒谬的爱情论却逼走了我,让我望而却步……”孙淼淼有些歇斯底里,眼里含着泪,回答了秦暗没说完的话。

     “什么……什么意思?什么爱情论?为什么你望而却步?”秦暗慌乱的抓住孙淼淼的双肩,疑惑的询问。

     “难道你忘了你拒绝陈雨欣说的话吗?”她永远也不会忘,什么叫把他对所有人都会有的举动误认为喜欢?那她不也是误会了吗?他对她不也有那些举动吗?为了让自己不再误会下去,她选择了逃避和远离。

     ‘你无不无聊,你说的一切,我对很多人都有过,如果这是喜欢的证明,那么,我喜欢的只会是孙淼淼。’他记得他当时是这样回答的,这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淼淼,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我觉得我的回答没什么不对,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你没有不对,是我太笨才会误会。”这次孙淼淼的声音带着哽咽,说完,捂着嘴无声的流泪,平静下心情,挡开秦暗伸过来想为她擦泪的手,自己将眼泪擦干,“既然都是误会,那都说清楚了,就让过去都过去吧!”

     孙淼淼的泪,让秦暗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才会停止哭泣,直到孙淼淼说让一切都成为过去,秦暗才把持不住的低头吻上了孙淼淼的唇,他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来平息她的怒火,制止她的激动。孙淼淼果真不动了,正确来说是吓傻了,忘了自己再干嘛了,前面还在趾高气昂的指责,下一秒错愕的瞪大眼睛,不动了。秦暗贪恋这美味的唇,辗转品味,不可自拔,只是一切误会都没解释清楚,他不能深陷其中,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孙淼淼。

     “淼淼,你先冷静的听我解释,我那时拒绝陈雨欣的原话是……”

     “那时你为什么不解释,现在想来解释?凭什么你想解释就解释?我现在还不想听了。”孙淼淼激动过后,捂住耳朵又开始闹别扭了,主要是刚刚的那一吻让她又气又喜,阻断了她原来的思路,让她回不到原先的情绪,但气还没消,所以,又整出这茬,不要去怀疑她的情绪为何转换的这么快,一根筋的人伤不起。

     秦暗掰开孙淼淼捂住耳朵的手,孙淼淼却又不住的摇头,嘴里不停叫着“我不要听,我不要听……”秦暗实在没辙,她这习惯还没变,还是以前的性子,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他不信,她听不见。

     孙淼淼还真停止了转动,呆呆的看着秦暗,“你刚说什么?”

     “你先听我解释完,我就告诉你答案。”看着孙淼淼呆呆的点了头,萌萌的样子让他想起刚刚的那一吻,忍不住想要再贴上去,只是不能耽误正事,“我那时对陈雨欣说的是:她说的一切举动如果是喜欢的证明,那么我喜欢的只会是孙淼淼。”说完,见孙淼淼呆萌的没有任何反应,迫不及待的再次品尝她的唇,理由是吻醒不清醒的她,一吻结束,秦暗意犹未尽。

     “不是想知道我刚说了什么吗?”搂紧怀里的孙淼淼,附身来到耳边,轻声呢喃:“淼淼,我爱你……”孙淼淼好像瞬间清醒,眼里闪着泪花,这是幻觉吗?谁能告诉她,她期盼那么多年的幻想,却在今天都发生了,让她始料未及,泪眼朦胧的不知如何回应,现在不管怎样,都要保持清醒,她不要一直生活在回忆和幻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