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往事前尘
    晨光明媚,层林尽染。

     郁郁葱葱的树林中,一根细长的绿竹上,此刻,正端坐着一位白衣飘飘,青丝垂绦的美人。

     美人体态轻盈,飘飘欲仙,她整个身子侧坐在同她玉臂一样粗细的竹子顶端,却仅是将细竹压弯了一点点,甚至那弯曲的程度,都不及美人睫毛的弧度。优雅雍容的美人,轻摇了一下身下的竹身,跟着飘逸隽秀的从离四五丈高的竹尖处缓缓落下。

     缓缓落下的美人,足尖刚一着地,秀眉就紧锁了起来,她似怒非怒的盯着眼前的月宫仙女们。而身前的仙女们,却一个个低着头不敢看她,因为她不光是一个面色霜冷,不怒而威的美人,还是月宫的宫主颜小蝶。

     面对手下们再度失手,失望而归,颜小蝶颇感意外。不过,更让她感到费解的是,仙女们回来后,一个个脸上神色惶惶,人人都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颜小蝶与她们相处多年,虽然有主仆之分,却也情同姐妹,即便自己定下了严厉的帮规,不允许月宫的人失败,否则必遭严惩,但也从未见过落败后的手下们露出过如今这副惶恐不安的神态。望着手下们欲言又止,战战兢兢的样子,颜小蝶的心中不免泛起了一丝不安。“难道是,寂净他的武功恢复了?”颜小蝶平日里威严的语气,此时也变得紧张了起来,眼下,她生怕听到寂净化解了身中的紫炎邪功,恢复武功的消息,因为他化解了紫炎邪功也就意味着:寂净战胜了自己!

     “宫主。寂净的人影,我们一直未曾见到。”

     “不是寂净?难道是剑痕又阻拦你们了。”

     “禀宫主,这次也不是剑痕公子出手阻拦。”

     “既不是剑痕,也不是寂净,难道那帮鱼龙混杂的家伙里,还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高手,可以叫我堂堂月宫大军,退避三舍么!”

     “宫主,这次妨碍我们的是一位叫纪无伤的男子。”

     “纪无伤?不就是那个号称天下第二大帮算子堂的堂主么,区区一个臭算账的就难倒了我这么多的月宫精英,看来我养你们,真是养了一群中看不中用的废物!”一听到挫败自己手下的人是纪无伤,颜小蝶大为光火!因为这个江湖上新兴的帮派,虽然不知道怎么攀升到了天下第二大帮的位置,可作为后起之秀,它的主人却是个被戏称作“金算盘”的算账先生!而且传闻说,纪无伤除了偷奸耍滑、工于心计外,一无是处,论武功,非常的卑微羸弱,在江湖上根本排不上名号。可是如今,就是这么一个在颜小蝶眼中不入流的角色,居然能阻挡了月宫的杀手大军,这让盛怒之下的颜小蝶,也略略感到有些想不通,不禁问道:“就凭他那点能耐,能挡得住你们?是不是这个家伙还请了什么高手!”

     “宫主,他没带援兵,就他自己一个人。”

     “什么!”听到手下的回答,颜小蝶即惊又恼,忍不住怒骂道:“真是一群废物!那家伙就算有三头六臂,能打得过你们这么多人么!何况他还是个臭算账的,能有什么本事!”

     “宫主息怒。宫主有所不知,这个纪无伤本事不小,绝非像江湖中传言的那样只会打算盘算账,他方才只用一招,便了结了‘锁魂钩’姐姐的性命。”

     “你们说他一招就要了‘锁魂钩’妹妹的性命?”听到“锁魂钩”阵亡的消息,颜小蝶冷傲的脸上立刻留露出了哀伤的神色,不过为了不让手下们看出来,颜小蝶依旧强忍着哀痛,摆出一副了无所谓的姿态。只是哀痛之余,颜小蝶的心里不禁冒出了疑问:“锁魂钩”是自己麾下最得意的女弟子,一对吴钩犀利刚猛,威风八面。当年,正是依靠她,月宫才得意顺利荡平了魔教中几大势力强硬的门派,在魔教中树立起了如今只手遮天的地位。就“锁魂钩”的武功来说,一般的武林高手能挨过她三招已是万幸,更别提想战胜她!然而这个纪无伤,竟然只是用了一招,就结果了她的性命!可见,纪无伤此人绝对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想到这里,颜小蝶不禁愁眉紧攒,既然他的武功不弱,为何江湖上他却鲜有作为,还落了个算账先生的诨号呢,莫非他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绝招么?颜小蝶越想越觉得奇怪,于是皱着愁眉对手下们说道:“你们说他一招就要了‘锁魂钩’的命,可知他用的是什么招式?”

     “这。”面对宫主的询问,仙女们此刻却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

     “如实说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有什么能耐,仅凭一招便能取我爱将的性命!”

     “禀宫主。他使的是——老宫主的‘化毒神功’。”

     “不可能!绝无可能!你们当真看清了他的武功?”

     “宫主,纪无伤使出的真是老宫主的化毒神功。。。锁魂钩姐姐,就是中了他一掌,就。。。就化成了一滩血水。。。”说着说着,仙女们忍不住哭了出来。

     听到手下的回答,颜小蝶忽觉眼前一黑,险些站不稳脚跌落地上。“化毒神功”这是上一代月宫宫主姬千雪的独门绝技,也是月宫密不外传的独门武功。这门武功,从来都是由上一代月宫主人亲传下一代主人,即便月宫之人都是没有资格修习的,更别提什么外人了!当年月宫惨遭正道联盟围攻,情急之下老宫主姬千雪运功自爆,同一干所谓的名门正派同归于尽,从此,化毒神功便绝迹江湖,就此失传了。连自己这个月宫新宫主,苦苦找遍月宫遗迹,也再难找到遗留下的关于化毒神功的只言片语,再难学到它一星半点的招式了。而然今天,这门月宫宫主身份象征的武功,这个曾将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独门绝技,终于重现江湖!可是,却是被一个叫纪无伤的臭男人使用出来,这对颜小蝶而言是个沉痛的打击,在她心里,更觉得这像是对月宫的巨大羞辱!“月宫之内,绝无男人;化毒神功,不得外传”这是当年老宫主对自己耳提面命的教诲,自己始终铭记于心。如今多年已过,月宫东山再起,而这门象征着宫主地位、月宫颜面的武功,却落入外人之手,让颜小蝶痛心之余,更是愤恨难平!

     “宫主,老宫主当年下过死命,说过不论是谁,若是使出了化毒神功,那么月宫之人,‘见此功,如见她,不得有悖’,那个纪无伤。”

     岂料手下的话尚未讲完,颜小蝶便怒气冲冲的打断道:“给我住口!老宫主一生心血,如今被这么一个卑鄙小人窃取,不杀他!我颜小蝶就愧对老宫主的在天之灵!”说着,颜小蝶呼啸一声飞入到手下们新搭成的坐轿之上。目光如炬,青丝乱舞的她,俯视着脚下浩瀚的月宫大军,威仪飒爽的说道:“今天我倒要亲自会会这个纪无伤!胆敢偷师月宫,盗我月宫绝技!那我就让你知道我月宫的厉害!”言罢,颜小蝶长袖一挥,重重坐进轿内,跟着玉臂轻摇,纤手一指,直指山顶寺庙,然后声重气粗的从樱桃般大小口中,沉沉的吐出了两个字:“上山!”

     赤日如火,撒下耀眼的万丈金光。

     烈阳悬在头顶,纪无伤的人影挡在眼前,恍惚之间,竟让寂清难以从纪无伤逆光的身影下看出他的模样。只有他那只伸到眼前,似乎是在等着自己将佛血舍利放在上面的右手,通过阳光的照射,可以看的仔细。那只右手洁白无瑕,没有一丝老茧或者粗糙的老皮,看着不像练武之人的手,更不像是男人的手。但是这么一只白净的手掌下,却隐隐泛着一丝黑气在血管中浮现。

     “寂清大师,事不宜迟,颜小蝶那个女魔头随时都可能会杀上来!”纪无伤焦躁的话话,将寂清从邈远的思绪中拉回到了现实中。眼前的一切还是一样,那只白净的手还是四平八稳的放在自己身前。

     “阿弥陀佛。纪堂主,贫僧并非不想交出佛血舍利,江湖盛传,佛血舍利有提升功力,精进武功的功效,确实如此。但实不相瞒,佛血舍利只有掌握大乘佛法的人保有,才能发挥其作用。旁人不懂佛法,不修佛理,就算得了佛血舍利,也没有丝毫的用处。相反,擅自借用舍利的功效,还有可能反受其害,导致走火入魔,筋脉错乱,武功尽失不说,严重者更有可能性命不保啊!”

     “纪某深信,以大师的为人,是不会骗我的,更不会拿贵寺的镇寺之宝开玩笑。但是,眼下大敌当前,纪某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如今这么多武林同道的安危系于我手,纪某唯有以身犯险了。若是能打败颜小蝶,纪某一死,又何妨!”

     听到纪无伤的一席话,关大洪激动的将关刀插在地上,一拍胸脯,交口称赞道:“纪堂主大仁大义!真让关某敬佩!”

     众人见状,也跟着阴奉阳违的夸赞道:“纪堂主深明大义,佩服佩服。”

     众所周知,大家伙千里迢迢赶来远山寺,明里是为了助远山寺化解危机,暗里都是想趁乱得取远山寺的镇寺之宝——佛血舍利!如今,佛血舍利虽然近在眼前,叫人眼馋,何况众人也清楚,纪无伤说的冠冕堂皇,无非也是打佛血舍利的主意,不过听了寂清的一番话,众人却不敢轻易尝试争夺佛血舍利,更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同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的纪无伤相争。心照不宣的他们,如今正合计着:让纪无伤先取得佛血舍利一试究竟,若是他服用了佛血舍利反噬而死,自己还有机会再下手;即便他服用了佛血舍利没死,功力大增,到时和颜小蝶斗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自己照样有机会再取佛血舍利!这两全其美的计划,天衣无缝,着实叫各怀鬼胎的众人窃喜不已。于是乎,他们一边纷纷拥戴着纪无伤,望他担任盟主,同颜小蝶一较高下!一边苦苦相劝寂清,催他快快将佛血舍利交给纪无伤,助他提升功力,拯救众生!

     遍地哀声终叫寂清于心不忍,在众人的劝诫和催促下,万般无奈的寂清,终于从怀中取出了寂光大师坐化而成的那几颗佛血舍利。那些暗红的舍利子闪动着荧光,捧在手里,还带着温热的气息。望着手中这些本应该用来拯救苍生的舍利子,寂清百感交集,十八年前邪魔歪道为了它们,挑起了历时三年,浩浩荡荡的正邪大战!多少正义卫士,赴汤蹈火,前仆后继,才夺下了那场惨烈的胜利。十八年后的今天,又是因为它们,月宫又一次掀起了这一场的血雨腥风的争斗,仅仅过去了两天两夜,住持寂空,同师弟寂净相继丧命,无数英雄豪杰也惨遭杀害!这些普渡众生的救世舍利,现在在寂清看来,却让他倍感心酸和歉疚。想到眼下大敌当前,作为远山寺的代住持,自己不但无力化解这场劫难,还需让纪无伤冒着丧命的危险,借助佛血舍利的威力,去独自对抗女魔头颜小蝶,寂清顿时感到万分惭愧。

     “纪堂主,借用佛血舍利之事,非同小可,你可要三思啊。”寂清缓缓伸出了手,将捧在手中的佛血舍利稳妥的交到了纪无伤手中。

     “大师且放心,只要能打败月宫,铲除颜小蝶那个女魔头,纪某万死不辞!”说罢,接过佛血舍利的纪无伤,毫不犹豫,果断一口便将舍利尽数吞入了体内!

     纪无伤的动作之快出乎众人的意料!甚至连他手中佛血舍利的形状都没看清,众人就见他口中的舍利已随着他喉头的蠕动,被麻利的吞入了腹中。纪无伤这个小人,也太心急了吧!见佛血舍利被纪无伤独吞,众人气急败坏,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眼下,不动神色的他们,正期待着看纪无伤接下来的变化:这个一点佛学武功不懂的家伙,将佛血舍利吞食干净,接下来等着他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众人猜的没错,纪无伤的确心急,韬光养晦、隐忍多年的他一等再等,就为了等这一天!为了得到佛血舍利,他足足等了十五年!如今佛血舍利终于到手,心急如焚的纪无伤怎会甘心再等下去!众人虽然等着看他吞服了佛血舍利的变化,可是,令自作聪明的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吞食了舍利的纪无伤不但没有受到反噬,出现筋脉错乱,走火入魔的状况!相反,他整个人变的通体透光,周身冒气,浑身上下弥漫出耀眼的虹光!此刻,盈光满面的纪无伤静立于霞光仙气之内,宛如一尊降世神仙,叫人望而生畏!

     “纪堂主!你能驾驭舍利之威,获得上佛无量神力,看来,众生有望了,阿弥陀佛。”寂清见纪无伤吞食了佛血舍利后,平安无恙,甚至出现了羽化成仙,悟道飞升的现象,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若是旁人服用了佛血舍利,只怕早就抵不住它的强大功效,被其反噬心脉,盈满精气而死;然而,纪无伤服了佛血舍利,不但未受其损,更能化为己用,达到精进武学,升华内功的功效,这的确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但欣喜之余,让寂清暗感到惊讶的是:为何不懂一点佛理武功的纪无伤,能轻而易举的驾驭得了佛血舍利呢?

     “哈哈哈哈,佛血舍利,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待烟消雾散,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纪无伤身泛红光,面露紫气,同方才金光四射,气焰万丈的姿态截然不同。方才烟云笼罩中的纪无伤让人感到畏惧和崇敬,而此刻面前的纪无伤,却让人隐约感到恐怖和害怕!

     望着众人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的样子,纪无伤自鸣得意的说道:“寂清,你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好奇为什么我服用了佛血舍利却毫发无损呢?哈哈哈哈。”

     服食佛血舍利之后,纪无伤的武功不但起了变化,就连他的姿态,也跟着变了不少。先前善于伪装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刻意隐藏着自己的本来面目,压抑着自己的真实脾性,时刻都是以一副精明谨慎的姿态示人。即便作为天下闻名的第二大帮的堂主,大多时候,就算遭受屈辱,他还是会选择隐忍不发。不过眼下,纪无伤的语气中却透漏着他十足的傲慢、张狂、自大以及目空一切!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寂清,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张口问道:“纪堂主,贫僧愿闻其详。”

     “呆和尚!陆剑痕这个毛头小子,月宫叛逆,都能学得了大乘佛法,我纪无伤贵为天下第二大帮的主人,怎么就不能驾驭得了佛血舍利呢!你只知道这些舍利是远山寺这帮秃驴间代代相传,只有修佛悟道之人才能保有的。你也应该知道,佛脉传承,血肉至亲之间,一样也可以传授的吧!”

     纪无伤的话,叫众人听来一头雾水,然而他的话却有如一记重锤,重重敲打在了寂清的心头之上。“佛脉传承,血肉至亲”这两句意味着什么,寂清瞬间就领悟到了:“纪无伤,你说什么。你究竟是。。。”然而,寂清想问的问题却被自己给硬生生的压了回去,因为细想着纪无伤的话,寂清深感后怕!眼前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目的,寂清已经不想去追问了,这个本性难改的恶毒之人,如今终于得到了佛血舍利,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这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得到了佛血舍利的功效助持,不用纪无伤出手,众人便知他的武功定是惊为天人了。

     而神功大成,无人可敌的纪无伤,现如今,自然也不会把任何人或者任何门派放在眼里。眼下,实力超群、深不可测的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将深藏心底多年的仇恨发泄出来,因为他等这一天,也像陆剑痕一样,等的太久了!而他为这一天付出的忍耐,却没人能比得上他!所以,于他而言,时间,并不能化解仇恨,相反,只会让他的仇恨更强烈!

     此刻,只见纪无伤一边轻佻的讥讽着寂清,一边狠狠的羞辱着远山寺道:“哈哈哈,寂清,如今我拥有了佛血舍利!按照你们远山寺的破寺规,是不是也该封我做你们这帮臭和尚的住持呢!”

     “纪无伤,你休得放肆!”纪无伤当着寂清的面,挑战远山寺的尊严,让他大为光火,无奈,二人的实力相差悬殊,就算寂清心有不甘,而今却也只有忍气吞声。

     “哈哈哈哈,臭和尚,就算你求我做你们的住持,我也不稀罕,哈哈哈哈。”

     正在纪无伤狂笑之时,忽然远天之外,赫然响起了振聋发聩之声!

     “一个算账先生,也想做远山寺的住持?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出去,不怕惹天下人笑话嘛!”

     声音从天边传来,是那样的飘渺不定,然而,却叫闻声的众人惶恐不已,无不纷纷躲到纪无伤的身后,寻求庇护。因为惊魂失魄的众人明白,眼下这个发声的主人,要比眼前的纪无伤还要可怕!

     “颜小蝶,你兴师动众进犯远山寺,不就是为了佛血舍利么。结果呢?折损了你月宫的大半精锐,又赔掉了你侄儿的一条性命!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还有什么资格坐月宫宫主的位子!”纪无伤嚣张的应道。

     听到纪无伤出言不逊,刻意挑衅着颜小蝶,藏在他身后众人心底顿时一凉,替他捏了把汗。然而,泰然自若的纪无伤却是一脸镇定,丝毫不担心颜小蝶被激怒!

     “臭算账的你说什么?剑痕他怎么了!”说话间,一袭红袍裹身的颜小蝶,宛若一道天边的赤霞,拖着漫天的霞尾陡然下降,迅如流星般坠落到纪无伤脸前!待人影方一着地,颜小蝶的一双玉臂就直奔纪无伤胸口而去!换做之前,若是颜小蝶没有受伤,这双手定会稳稳捉住纪无伤,甚至有可能要了他的命,然而伤势未愈的颜小蝶,如今面对的却是得到了佛血舍利,功力剧增的纪无伤,所以这一次,这一双凶狠恶毒的手一招抓出,却扑了个空。这臭算账的身法竟能如此敏捷,反应竟会这么迅速,真是奇怪!就算自己的伤未痊愈,武功没有完全恢复,可这势如奔雷的一击,也应教常人来不及反应和躲闪了!为何怎么这个臭算账的会躲的如此巧妙,毫发无损呢?出手成空的颜小蝶惊讶之际,意欲再出杀招对付纪无伤,谁知,未待自己出手,眼前的纪无伤已不知何时飘到了一旁的老树枯枝之上,稳立枝杈之上的他,此刻正似笑非笑的斜视着身下的自己。足尖蜻蜓点水般立在枯枝之上,纪无伤整个人还能站的四平八稳,纹丝不动,着实让颜小蝶倍感震惊。没想到这个臭算账的,还真有两下子!不过,在震惊的同时,颜小蝶亦是心生疑惑:以这家伙目前的武功来说,应该不弱,可自始至终,都不见他出手,只是一味的闪躲自己的进攻,究竟是为何呢?想到这,颜小蝶紧张的神经不觉紧绷了起来,向来孤高自傲的她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因为她相信凭自己的武功,只要有谁敢不顺从,那就要他去死!但是,如今在纪无伤面前,颜小蝶却不敢有所大意,因为她生怕自己一时疏忽,就可能给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家伙以可乘之机。

     “你那个侄儿受了寂净的教唆,本想取青光剑来对付你,好在被我及时制止了,不然,那小子得了寂净的一身内力,又学会了屠龙剑法,颜小蝶,你以为你还有胜算!”

     “姓纪的,你说寂净把他的一身武功,都传给了剑痕?”

     “哈哈哈哈。怎么说那小子也是你姐姐和寂净的亲骨肉,他体内流着的,终归是陆家的血。寂净他宁可被你的紫炎邪功烧死,也不愿亲眼看着他的残废儿子,被你利用完后,再被这些乌合之众给杀了吧!哈哈哈。”

     纪无伤这一席尖酸薄情的话,让躲在他身后的众人听来,无不气的脸色铁青,耳根赤红,可眼下,却没有一个人不敢声张。这一席话,也让颜小蝶听来,在面露愧色的同时,也不禁神色黯淡了许多。难怪自己的手下始终不曾见到寂净的身影,原来他为了让剑痕不被这些所谓正义之士迫害,竟将自己的一身武功传给了剑痕,而自己却被紫炎邪功的业火吞噬而死。

     一瞬间,颜小蝶的心里如同被突然抽空了一般:十五年来,自己卧薪尝胆,苦练武功,光复月宫,一统魔教,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亲手打败寂净,杀了他为姐姐和月宫报仇么!而如今,寂净虽然死了,死在了自己的紫炎邪功之下,颜小蝶本该高兴才是,可她却有种莫名的失落和伤感。甚至满心遗憾之余,又忍不住怒愤难填:寂净!你生前夺走了我姐姐的性命,如今,你就是死了,却还不忘欺骗剑痕,让剑痕去取青光剑来对付我!你这个卑鄙的畜生!为什么连我唯一的亲人,也要从我生命中夺去!怒火中烧的颜小蝶,猛然一挥手中的紫光剑,顷刻间,无数紫光飞洒而出,躲闪不及的众人不幸被这紫光射中,身体瞬间便被射穿了一个窟窿!

     “哈哈哈,颜小蝶,连你最亲的侄儿都要跟你作对,真是可悲啊!”

     “纪无伤你这个卑鄙小人!快说,你到底对陆住持和云门主做了什么!”恼怒的寂清,提起禅杖,指着纪无伤的脸的问道。

     “寂清啊寂清,你这伤才让我帮你医好,莫要动怒。万一怒火攻心,到时旧伤复发,岂不枉费了我的一片好心。”说话间,纪无伤凌空一弹手指,指尖射出的气浪如同一道无形的利刃,割过寂清手中的禅杖,轻松便将禅杖斩成了两段,徒留一段杖尾还握在寂清手中。

     望着手中的杖尾,寂净脸上冷汗一个劲的冒涌,心底忐忑不安的念到:纪无伤这个歹毒的小人,诡计多端,善施暗算,怕是陆少侠同云门主已经中了他的暗算,凶多吉少了!

     颜小蝶听闻寂清的话,才发觉陆剑痕的人影一直没有出现。回想到方才纪无伤说过的话,恍然大悟的她顿时觉察出了其中的蹊跷,暗感不妙的颜小蝶厉声呵斥纪无伤,追问到陆剑痕的下落:“纪无伤,你到底把我侄儿怎么了,说”!

     “你那个侄儿掉下山崖,只怕现在已经摔的四分五裂,认不出来了。况且,他若是安然无事,现在站在你我面前,你觉得他是会对付我,还是对付你呢?你利用他杀他生父不说,屠戮了远山寺上下几百条人命,借机引各门各派前来相助,然后来了这么一招黄雀在后的把戏,现在你不光是他的敌人,也是全天下的公敌!再说,你侄儿受了寂净的教唆,又得了他的一身真传,如今已经改邪归正,不再受你摆布了!他要是出现在此,你觉得他会放过你的月宫么!”说罢,纪无伤轻灵的从枯枝上飘下,落到颜小蝶身前,在她茫然的双眼注视下,纪无伤轻轻附颜小蝶耳边,用近乎微弱到难以听见的声音悄悄说:“明如皓月,照我神宫。”

     听闻此语,颜小蝶脸色大变!震惊的同时,用一脸深深疑惑的神情望向纪无伤。

     “‘月宫之内,绝无男人;化毒神功,不得外传’这句话熟悉么,颜宫主。”纪无伤继续附在颜小蝶耳边轻声说道。

     “纪无伤,这两句话是谁告诉你的?”惊闻此语,颜小蝶此刻的心情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明如皓月,照我月宫”这句话是月宫的密语!自月宫先辈创立月宫以来,只有教内身份尊贵,或者地位高上之人才暗晓此语。“月宫之内,绝无男人;化毒神功,不得外传”这更是老宫主姬千雪对自己的淳淳教诲,月宫之内知晓这句话的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他人!眼前的纪无伤怎么会知道呢?

     这时,却见纪无伤忽然高声说道:“颜小蝶,今天我就代表正道同门和你一战,为了不伤及无辜,随我来后山吧!”言罢,只见他足下生风,脚踏黑云,向着寺外的后山疾疾驶去。

     虽然不清楚纪无伤在耍什么把戏,可是,心中的疑惑却驱使着颜小蝶紧跟着也向后山的方向飞去。众人尚在一片茫然中,但见二人一前一后,转瞬就从眼前消失了。

     纪无伤人虽先行一步,但颜小蝶也是紧随其后,可等她后脚跟来,到达后崖,才赫然发现:纪无伤早已静立山峦峭壁之上,等候多时了!令颜小蝶吃惊的是:方才纪无伤施展轻功时,那一双快足虎虎生风,身形快若光电,可他当到达山顶,脚下扬起的沙尘却早已尘埃落定,连山顶的杂草也被他身形带起的劲风吹过后,早就恢复了平静,此人的轻功身法究竟是快到了何等境界,才能做到瞬息即来,静息万物这般地步呢?小心谨慎的颜小蝶,此时正细心的观察着纪无伤的一举一动。这么多年来,她很少像现在一样高度警惕!因为她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眼前的纪无伤一样,强大到可怕地步的敌人!就算是寂净,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而眼前的纪无伤,虽然不曾交手,却叫颜小蝶心底充斥着恐怖惧骇之情,那种感觉就像是赤裸裸的告诉自己:同纪无伤一战,自己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明如皓月,照我神宫’这句话是不是如雷贯耳,终身难忘啊颜宫主。”纪无伤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缝,似笑非笑的冲颜小蝶说道:“三十多年前,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称的京歌媱凭着练就的一身紫炎邪功,首创月宫,自此,月宫便崛起江湖,崭露头角。同时,她也定下了月宫密不外传的暗语‘明如皓月,照我神宫’这句话,我说的对么?颜宫主。”

     面对纪无伤的询问,颜小蝶不置可否。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从他的身上,颜小蝶竟恍惚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后来,京歌媱又命人打造了绝世神兵——紫青双剑。而她更是在熟用紫光剑的同时,创出了紫光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从此,月宫声名远扬,天下皆知。可盛名之下,却是危机四伏。当年,京歌媱的夫君,正是当时有着‘天下第一风流名剑’雅号的大剑客宗鸣光,他使用的便是青光剑,而且,他那一套剑法‘青城花语’同样赫赫有名,冠绝群雄。传闻,当时天底下,能破京歌媱‘紫光剑法’的也就唯有宗鸣光的‘青城花语’剑了。本来,这对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应该过着羡煞旁人的日子,可无奈,月宫在京歌媱的统领下声势壮大,异军突起,一下兼并吞没了很多门派,大有一统武林,称霸江湖的趋势。这让很多所谓的江湖正义之士坐卧不安,怀恨在心,因为他们不会接受,更不会允许一个女人骑到他们头上,做他们的霸主!于是那些正道门派纷纷联手,和月宫展开了一场旷世大战,企图消灭月宫。可笑的是,这群乌合之众的正义同盟不过是一盘散沙,毫无战力,根本不是月宫的对手。最后狗急跳墙的他们,竟向宗鸣光大剑客进言,颠倒黑白,搬弄是非,将月宫说成什么邪魔歪道,将它划入了恶毒的异教!可怜这个宗大剑客,被正道名剑的虚名所累,又受这些群小蒙蔽,分不清是非;而月宫的紫炎邪功又确实阴邪可怕,紫光剑法也不是各大剑派认同的剑法。所以,本该相敬如宾、恩爱有加的一对璧人,结果呢?挥刀相向,反目成仇。”说着,纪无伤从峭壁飞下,飘然落至颜小蝶面前。跟着随意的一抬手,便将颜小蝶手中紧握的紫光剑,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入了自己手中。

     颜小蝶时刻提防着纪无伤未有半点松懈,然而当他落到自己眼前,居然还是毫无征兆的,便将紫光剑从自己手中夺去了!甚至那夺剑的动作都不能称之为“夺”,那感觉,就像是纪无伤悠然的一抬手,自己便把紫光剑乖乖的递到了他手里一样!颜小蝶明白:夺走紫光剑一瞬间,看不出纪无伤怎么用力,然而那一瞬间,纪无伤暗涌的气力,却不单单可以夺走自己手中的剑,更有可能夺走自己的命!如今紫光剑落入他手,颜小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焦躁或者不满,霜冷的美人脸上仍不见丝毫情绪的波动,只见她背手身后,目光如炬的盯着纪无伤。而纪无伤则凝神静气,眼冒青光,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紫光剑,不紧不慢的说道:“后来,在宗鸣光的协助下,那些武林正派终于打败了月宫,曾经显赫一时的月宫于是轰然坍塌,不复存在了。而京歌媱作为月宫宫主,自然免不了和宗鸣光决一死战。可惜,京歌媱的武功虽然毒辣,为人却心慈手软,面对自己的爱人,纵然她有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可还是下不了手。不幸的是,宗鸣光深受那些乌合之众的蒙骗,将月宫依然视为妖魔邪教,蒙在鼓里的他不明真相,虽然舍不得自己的爱侣,可是在所谓黄天正道面前,他还是不惜对自己的爱人痛下杀手!二人的交手,自然是京歌媱不敌宗鸣光,最后死在了她爱人的剑下。月宫第一代宫主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再后来,得知真相的宗大剑客抱憾终身,万念俱灰之下,看破尘俗的他剃发为僧,隐居深山潜心修佛,而后创立了一个新的门派,也就是如今的远山寺。”

     “纪无伤,你说的这些本是我月宫秘史,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同我讲这些的,便是月宫的上一代宫主——姬千雪。”

     “可笑!老宫主从未对我提起过你,你是老宫主什么人,她怎么会告诉你!”

     “哈哈哈,颜小蝶,可笑的是你!有些家事,难道母亲不告诉自己的儿子,还要先告诉一个外人么!”

     “你!你说什么。你说你是老宫主的孩子?不可能!你休得在此信口开河,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纪无伤的话,让颜小蝶既感到震惊,又不由得心生疑惑:自己跟随老宫主姬千雪十多年,不曾见过她有过孩子,更未从听她提起过有个孩子存在世上?

     “你敢杀我么?你杀了我,化毒神功就真的从此绝迹江湖了!难道你忘了,我娘把月宫宫主的位置传给你的时候,没告诉你:化毒神功绝不外传么!这个天地下,除了自己的孩子,还有谁最亲?至少,我不会像你和你姐姐那样,背叛我娘!害死我娘!”说罢,眼冒凶焰的纪无伤,双掌猛然一挥,一双冒着紫气的毒掌,瞬间刮出剧烈的掌风。强烈的掌气打在一旁数丈远的粗壮树桩之上,在足有两三人才能环抱过来的树桩上,赫然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形空洞!跟着,粗壮的树桩被掌风携带的紫气瞬间覆盖,眨眼间燃起熊熊毒烟,不一会便腐蚀的一干二净,化成了一地碎木残渣。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颜小蝶一瞬间仿佛明白了什么。在她心底,关于疑点重重、身份可疑的纪无伤的诸多疑惑,在这一刻,好像也得到了解答。原来手下仙女们说的不假,纪无伤的确是学会了化毒神功,而且他的化毒神功也绝非自己所想,是偷师月宫偷学才成的。只是所有的疑问都得到解答后,还是有一点让颜小蝶不明白:有这么一个独子,老宫主她为何却只字不提,到死都保守着这个秘密呢?

     “我娘曾是京歌媱手下第一仙女,不但学会了她的全部武学,更是创出了比京歌媱的紫炎邪功更胜一筹,威力更加惊人,让整个江湖谈之色变的——化毒神功!后来,我娘继承了京歌媱的衣钵,振兴月宫,重出江湖,天下各派无不闻风丧胆,前来归顺!本来月宫有机会东山再起、一统武林、称霸天下!可是你和你那个叛徒姐姐呢?狼心狗肺、恩将仇报!不但违背了我娘定下的宫门规矩,还将青光剑送给外人!最后,给我娘招来了杀身之祸!给月宫带来了灭顶之灾!如今在我面前,你还安安稳稳的坐在月宫宫主的宝座之上,颜小蝶我问你,你觉得你配么!”

     纪无伤的冷言冷语、冷血冷酷的话拷问着颜小蝶的内心。

     听到纪无伤口中所讲,颜小蝶面目死灰、一张绝美的脸顷刻阴沉了下来。此刻,她也在叩问着自己的内心:当年,由于父母双亡,导致自己和姐姐流落江湖,靠乞食为生。二人受尽世间冷暖,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她依然记得,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天,大雪纷飞、风刀霜剑,自己脆弱的身体耐不住严寒风雪的侵蚀,染上了重疾。心急如焚的姐姐,带着自己找遍了医馆,却因没钱付诊金而受尽白眼,无人肯医。自己的病情一天天的加重,生命一天天的变弱,可是无助的姐妹二人却束手无策。终于,心灰意冷的姐妹俩在世俗炎凉面前感到了绝望,姐姐不愿自己孤单的离开这个世界,于是姐妹二人便决定一起跳崖,同生共死!本来跳崖的二人都以为必死无疑,岂料,落崖途中,却被一个貌若天仙的仙女姐姐救起,那个姐姐,就是老宫主——姬千雪。后来,她不仅治好了自己的重病,更是在听过姐妹二人的遭遇后,将二人收作弟子,悉心栽培。最后,她更是将象征着下一代宫主位子的紫青双剑传给了姐姐颜盈。可是,若不是姐姐爱上了寂净这个狗贼,偷偷将青光剑送给他,他怎么可能是老宫主的对手!月宫又怎会这么轻易的灭亡!纪无伤的话虽然刺耳,但事实如此,的确是姐妹二人做了对不起老宫主的事,所以颜小蝶无力辩驳什么。

     “我娘知道,寂空和寂净这些远山寺的臭和尚,都是宗鸣光的再传弟子,学过他的剑法,他们得到了青光剑,迟早能悟出破解紫炎剑法的剑招,到时只怕我娘她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了保护我,不让我遭他们的毒手,我娘暗中将她的大半功力和化毒神功传授给我,并让我更名换姓,以便日后在江湖上立足保身。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托你们姐妹俩的福,得到了青光剑的寂净果然悟出了什么屠龙剑法,打败了我娘,最后逼我娘。”说着说着,纪无伤的话变得迟缓,语气也从忿怒转成了悲痛,他的声音更是变得呜咽起来。终于说道伤心处,他再也说不下去,紧眯的双眼眼角,丝丝泪珠串成一线,唰唰落下。

     “无伤,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老宫主。我颜小蝶的命是老宫主给的,你要是愿意,你就拿去!我和我姐姐欠你们的,你要我怎么偿还我都答应!只求若是剑痕活着,你能放他一条生路。”说着,一向高傲的颜小蝶,竟然“唰”的一声跪倒在了纪无伤面前!

     纪无伤的为人和品性,颜小蝶也有所了解,虽然她明白,即便自己这么做,纪无伤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但她的冷傲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哀求的神态。正如她所言,她的命是姬千雪给的,若不是因为她和姐姐的过错,老宫主也不会死,月宫更不会灭亡!如今,老宫主的独子前来寻仇,就算是将自己碎尸万段,千刀万剐,这份自己造的孽,自己也一定要偿还!

     “要你的命有什么用?能换回我娘,还是能换回当年那么多惨死的月宫先辈!”震怒之下,纪无伤一挥衣袖,袖内掌带劲风,风夹巨力,劈过崖壁,瞬间将一段山崖上突兀高耸、直插云霄的山尖削成了平顶!待怒气渐消,纪无伤才缓缓的开口道“颜小蝶,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无伤,你是要紫光剑么?”

     “可笑!紫光剑本来就在我手里!颜小蝶,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告诉你,我要的,是你全部的内功!”

     纪无伤的话,就如一记锋利的刀刃,狠狠直插进了颜小蝶的心口!一身紫炎邪功,是自己潜心修炼十数载才练成的,也是自己安身立命,武学功力的根基。若是传授他人,自己不但会变成一个废人,若是稍有闪失,自己更是有性命之忧!可是,听到纪无伤的要求,颜小蝶竟没有丝毫犹豫和怨言。只见她轻启红唇,从容的笑了出来。一阵豪爽清亮的笑声过后,颜小蝶冰冷的说道:“我这一身武功,本来就是老宫主教的,无伤,你拿走吧!”

     “颜小蝶!还我紫炎邪功!”说罢,纪无伤一双手重重的拍在颜小蝶的背上,开始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她一身的内力!

     内力被纪无伤不断的剥落吸食,颜小蝶的脸上冷汗涔涔,全身瑟瑟发颤。随着内力的流失,颜小蝶整个人慢慢变得削弱不堪,站立的身姿也跟着微微摇晃起来!之前被寂净所伤,尚未痊愈的她,方才被纪无伤一激,触动了肝火怒气伤身,不慎波及心脉。而今,一身用以自护的武功,又即将被纪无伤吸收殆尽,更是令她的伤势雪上加霜!不过,虚弱疲惫的颜小蝶依然苦苦的支撑着,任由贪婪的纪无伤将她仅存的一点内力都抽取的一干二净!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颜小蝶心里明白,纪无伤也十分清楚,可二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颜小蝶她没有半分拒绝,纪无伤更没有丝毫怜惜!癫狂的纪无伤如一匹饿狼一般,贪婪的抽取着颜小蝶体内即将干涸的内力,而颜小蝶肤色惨白,脸上血色全无,却仍在咬牙坚持。终于,随着最后零丁的内力都被纪无伤滴水不漏的从自己的体内抽走,颜小蝶整个人就如同被瞬间抽干的河流一样,变得干涩枯竭,失魂落魄。只见她憔悴的脸上脸颊深陷、眼窝深凸、肤色苍白再无半分人样,先前冷艳高贵的姿态此刻已全然不见!待纪无伤满足的从她身后将手抽走,失去了他手臂支撑的颜小蝶“腾”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气息微弱的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支撑着自己即将闭合的眼皮,用浑浊无光的双眼看着眼下因得到了自己一身武功,而志得意满的纪无伤。

     “无伤,我欠老宫主和你的,我都还给你了。希望你答应的我事,不要忘记。”颜小蝶的声音变的越来越柔弱,越来越轻微。功力尽失的她,没有了护体内力作保障,这些年来受的旧伤顽疾在这一刻,有如波涛汹涌的滔天巨浪得以宣泄爆发,在她那脆弱的体内咆哮翻滚,将她折磨的苦不堪言,生不如死。不过顽强的颜小蝶,作为月宫的宫主,在纪无伤面前却没有显露出一丝痛楚的神情。

     纪无伤斜眼瞥着倒在地上的颜小蝶,冷酷的说道:“放心,你那个侄子掉下山崖是凶多吉少了,就算不死也得摔成残废,能不能爬上来都难说,我不会跟他计较的。只是,我现在还需要你为我办一件事!”

     “无伤,只要你开口,我一定答应!”颜小蝶的话还是一样的微弱,不过话语中却充满了坚定的意味。其实,颜小蝶早已疲惫不堪,撑在地上的手臂也因为被抽干了内力,变的形同枯枝,满是褶皱。不过,这双颤颤巍巍貌似随时都会折断一样的手臂,仍在艰难的撑着颜小蝶不肯倒下。

     “好!你的手下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表现了。”说着,纪无伤忽然一把抓起地上的颜小蝶,粗暴的提着她向寺庙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