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决战纪无伤(上)
    正午时分,烈日烧心。

     这不是这个时节最热的时候,却也叫躲在庙里,不见天日的众人满头大汗,躁动不安。因为心急如焚的他们,都在焦虑不安的等着纪无伤,打败颜小蝶得胜而回。

     贪生怕死的他们,心里都在盘算着:方才纪无伤同颜小蝶一同去往后山,肯定是决一死战去了。虽然纪无伤这个卑鄙小人得了佛血舍利后变的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不过他好歹也算是正道中人,他要是战胜了颜小蝶还好,起码自己的安危有了保障;可若是他战败了,那颜小蝶和她这么多武艺高强的手下,不是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命!想到这里,后背冷汗直流的众人,更是迫切的祈盼着纪无伤能大败颜小蝶,顺利归来。

     “二姐,宫主去了半天了,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遇上什么麻烦了吧?”一个肤白貌美,讨人怜爱的仙女向身边年长几岁,同样长相可人的佳丽姐姐问道。

     “妹妹,姐姐也不知道,不过以宫主的武功,对付那个臭算账的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姐姐,你也看到了,那个叫纪无伤的,会咱们老宫主的化毒神功啊!你说。”

     然而年轻的仙女话未说完,就被年长的仙女的一双快手堵住了嘴。

     不过,她的话还是被仅有一墙之隔的寺庙内的众人听的一清二楚。“化毒神功”四个大字传入耳中,庙内的众人吓得肝胆俱裂,震惊不已。这门天下间最恶毒恐怖的武功,应该早已跟着姬千雪那个女魔头一起下地狱了才是!没想到这个世间竟然还有人会这门武功,而这个人居然竟是纪无伤!

     此时,众人尚在惊讶中未能缓过神来,却听一声奔雷落地之声猝然响起,跟着,就见纪无伤手提颜小蝶,如同一只苍鹰抓着它的猎物一样,从天际翱翔而来。最后,重重落到寺庙外众人眼前的纪无伤,手臂轻轻一松,颜小蝶借着划落的力量,“噗通”一下坠倒地上,狼狈的摔在了众人眼前!

     “宫主!”

     月宫仙女们何曾见过自己的宫主颜小蝶这等狼狈不堪的形象,纷纷赶去搀扶颜小蝶的同时,也怒不可遏的亮出了兵刃,意欲将纪无伤杀之而后快。

     “你们都给我住手!”

     仙女们此时正准备围攻纪无伤,来为宫主颜小蝶洗刷这奇耻大辱,岂料刚刚动手,便被颜小蝶用虚弱却严厉的声音给制止了:“我败给了纪堂主,输的心服口服。纪堂主他不计前嫌,肯高抬贵手,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已是仁至义尽了。你们还不快替我感谢纪堂主的不杀之恩。”

     听到颜小蝶的话,仙女们有如五雷轰顶一般,错愕之下,呆立当场不知所以。宫主她纵横江湖十几年,打过大大小小无数的战斗,同各门各派各种高手都交过手,未尝败绩!哪怕最后被打成重伤,性命不保,宫主也从未言败,拼上了性命也要赢下所有的对手!从她口中,仙女们从未听过战败二字,而且宫主她更是无时不刻的教导她们:作为月宫之人,只可战死,不能战败!可是而今,她却干脆利落的承认自己败了,还是败在了一个她瞧不起的臭算账的手里,甚至任由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自己,却不敢让手下们替她还手!仙女们望着沧桑憔悴的颜小蝶,心底满是同情、不解、悲愤,然而,从她灰暗的眼神中她们看的出来:宫主肯定是想保护她们,才不愿意让她们和纪无伤交手。最后,愤怒的力量终于化成了伤心的泪水,从仙女们满心关切的注视着颜小蝶的双眼眼中,缓缓坠下。为什么!宫主她这么做是为什么?仙女们愤怒又委屈的泪水很快沾湿了她们的衣衫,可是她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宫主要听任一个臭算账的摆布,宫主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道谢就免了吧,颜小蝶,我战胜了你却不杀你,是念你也算是一代女中豪杰。只要你和你的月宫愿意弃暗投明、归附正道,推举我做你们的宫主,我保证,月宫同各门各派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一边说着,纪无伤一边闲庭信步的走到寺庙门外,在众人猝不及防之下,突然“唰”的一声重重推开了庙门,用他那一双深不见底射着幽幽邪光的双眼,扫视着躲藏庙中惶恐不安的众人。众人被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充满了疑点的家伙,用深邃又可怕的眼神巡视过后,无不感到毛骨悚然,寒气倒吸。眼前的纪无伤,而今,就如同一位握着阎王生死簿的差吏,叫众人不敢有丝毫的顶撞,否则他在手中的生死簿上大笔一落,自己的性命随时会不保!

     “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做我们的宫主,看我流星索!”一位面带愠色的仙女,对大言不惭的纪无伤终于忍不下去了,只见她玉手一挥,藏在腰间的一条镶嵌着流星镖的金丝锁链呼啸而出,宛如一条灵动的金蛇,闪着斑驳的银光,凶狠的咬向八丈开外的纪无伤。

     纪无伤见状,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抽出藏在身后的紫光剑,向着流星索袭来的方向举剑一劈。一剑劈下,紫光剑剑身猛然射出一道黑紫相间的毒炎,将来势汹汹的流星索瞬间湮没,顷刻化成了一滩铁水!若不是仙女眼疾手快,及时抛弃了手中了流星索,那凶恶的毒炎有如潜逃出笼的饥饿野兽,说不定也会将她一并吞噬!然而,未等惊魂甫定的仙女反应过来,她的眼前忽然闪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紧接着就见那个人影,慢慢伸出一双冒着黑气的手,轻轻拍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惊骇的仙女还没来得及出手反抗,耳边忽然听到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隐约说道:“化毒神功”。那个男人的声音还没散去,仙女就感到自己的全身,突然被一阵黑色的雾气笼罩起来,眨眼间全身跟着腐烂了起来!最后,甚至连徘徊于天际与庙门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没有平息,楚楚可怜的仙女,就在众人震惊、惧骇的眼神注视下化成了一滩浓浓的血水!

     “化毒神功”四个字,从纪无伤口中说出,让之前从窃窃私语的仙女口中听到后还是半信半疑的众人,终于感到眼前一黑,沉底绝望了!他们心中仅有的一丝幻想也如决堤的水坝,轰然坍塌了。虽然不清楚,为何这门邪功被纪无伤给练成了,他又是怎么得到这门邪功的,但这一切都已不重要了!因为这门恶毒的武功如今重现江湖,落在纪无伤手里,何况,他还得到了佛血舍利的武功加成,如今,放眼全天下,恐怕再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了!眼下,所有人的生死,都被纪无伤这个阴晴不定、捉摸不透的小人掌握手中,无疑不叫众人心底横生惧意,感到深深的不安!

     “哈哈哈哈,死相真惨,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啊。”

     用这么一招残忍的手段,杀死了眼前让人怜爱的仙女,纪无伤竟然还能笑出口来,而且这笑声是如此怡然自得、平常自如,丝毫没有愧疚或者不安的意味在其中,让在场的众人心底,更是对丧心病狂的纪无伤越来越感到惧怕。

     “如今,月宫三绝:紫炎剑法、紫炎邪功、化毒神功都被我收入囊中!又有佛血舍利助我提升武功,天下间,还有谁人能敌!哈哈哈哈。今天,我不但要做月宫的宫主!我还要做武林的霸主!顺我者生,逆我者。”说着纪无伤一个箭影窜射到庙顶的檐角之上。单足而立,伫于庙顶青瓦之上的他,用深带寒意与杀气的凛冽眼神蔑视着脚下众人,接口道:“死!哈哈哈哈哈。”

     纪无伤的笑,如同一阵阴风,叫烈日炎炎下燥热的众人,不觉感到寒意四射、毛骨悚然;而他说出的话,又如同一记霹雳,瞬间炸醒了沉闷的众人!这一刻,所有人,无论是正道各门派还是月宫的仙女,终于明白了纪无伤真实的想法!原来他要的不是什么佛血舍利,不是什么月宫宫主之位,这个奸诈狡猾冷血的家伙,他的野心更大,他想要的,原来是武林霸主的地位!想到这,众人无不感到吃惊、意外,还有深深的不解和惧怕。眼前这个人太可疑、可怕了?他到底什么来头,又是如何做到将月宫的绝技都融汇一身的呢?

     “纪无伤!你到底是什么人!”终于,寂清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率先发问。

     “我是什么人?臭和尚!现在,我就是你的佛祖!”话音未落,纪无伤形如急电般突然向寂清袭来。未待他独立庙顶的残影消失,留影紧随的纪无伤,一双白皙的毒手就已经掐在了寂清的脖子上:“想活命的话,就尊我为你们的住持!”

     寂清的脖子被纪无伤紧紧的攥住,随着他手劲的加重,寂清的脸已经被阻塞的血流溢成了深红色。渐渐地,纪无伤的手开始收缩,寂净的脖子被越勒越紧,暴突的青筋越发膨起,在这样下去,他的脖子随时会被掐断。可是,寂清还是用艰难的声音沙沙说道:“纪无伤,你。。休、休想!”

     宁死不从的寂清胆敢当面顶撞自己,这让狂傲不羁、目空一切的纪无伤顿时感到脸面尽失,穷凶极恶的他加深了手劲,凶狠的说道:“好!臭秃驴,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纪无伤!你这个邪魔歪道,速速受死!”

     终于,一身浩然正气的云门弟子,再无法忍受堕入魔道、肆意妄为的纪无伤的戕害人命,群情激奋之下,他们纷纷拔出长剑,列出剑阵一起攻向纪无伤。与此同时,远山寺的弟子们,见寂清长老有难,也顾不得一身伤势,一齐挥起达摩棍冲向纪无伤。

     “不怕死就一起上吧!我成全你们!”说着,纪无伤握在手里的紫光剑,顿时射出熠熠紫光,弥漫天际,直冲斗牛。

     然而,纪无伤话音刚落,忽然之间,风云骤变。

     狂风旋起,阴云压阵。当空烈阳眨眼间便隐藏到了厚重的阴云之后,正午的天气转瞬也由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变成了昏天暗地、灰暗阴霾。

     这时,寺门外的山路上清楚的传来了一个威武雄壮的男人声音:“纪无伤!你这个卑鄙小人,倒行逆施,残害生灵,就不怕天理不饶么!”

     这耳熟的声音让纪无伤为之一惊。他知道,黄泉是没有回头路的,而说话的人应该已经走在黄泉路上了,可是,这个声音却是从山路上传来的!

     可是,这令纪无伤感到困惑的声音,却让云门的弟子听来,心头一热:发出这声音的人若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纪无伤所言,坠崖而亡的门主——云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