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决战纪无伤(下)
        果不其然,声音之后出现在山路上的人,正是云戡行!纪无伤怎么也没有想到,中了化毒神功,又掉落山崖的云戡行,不但没死,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面前。而且,他全身上下除了衣服残破不堪外,竟然看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这怎么可能?精明过人的纪无伤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坠落万丈深渊,本应非死即残,就算他能侥幸逃过一劫,云戡行的“云上武功”也不可能化解得了化毒神功的毒!如今,他应该化成了一滩血水才对,可为何他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纪无伤,你趁陆少侠取剑之时,暗设机关,加害于他;又趁云某不备,偷施暗算将我打落山崖,真是太卑鄙、太险恶了!不过,你没料到吧,云某竟然没有死。”说话间,云戡行步履稳健的走完了寺外的阶梯,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云戡行,既然你没死!那我就再让你死一次!”

         见云戡行中了化毒神功却大难不死,而他得知了自己的秘密竟然还敢送上门来,纪无伤决定先下手为强,除掉这个心腹大患以绝后患。想到这里,他手中的紫光剑乍起紫光,斩开急风,直奔云戡行心口而去。眼见紫光剑破空刺来,云戡行也不躲闪,只是一双怒目紧盯着纪无伤。

         云戡行虽有云上武功护体,不过紫光剑的威力不容小觑,这家伙难道想凭肉身接下紫光剑?真是痴人说梦!纪无伤虽然不明白云戡行不做抵抗的用意如何,不过眼下利剑出手,他也不愿多想,现在他想的事,只有在云戡行道破自己的秘密前,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一剑紫光幽幽射来。纪无伤的剑离云戡行的喉咙已不足一尺的距离,可是,云戡行竟还是镇定的站在原地,没有防备。剑越来越近,纪无伤越来越兴奋:现在,就是云戡行是九命猫妖,也是必死无疑!然而,纪无伤的兴奋没有维持多久,就听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大乘佛法—屠龙剑法!”

         话音响起,满场皆惊!

         众人寻找声音的方向望去,但见一道绿光,一个飞影,从昏黄的天际,如席卷的旗帜,幡然飘落而下!

         闻声的纪无伤先是一惊,马上也回归了平静,他知道,这次来人一定就是中了自己的机关,却也一样大难不死的——陆剑痕!

         果然,天边时隐时现的人影渐近渐明,来人的确就是陆剑痕。而他握在手中泛着绿光的物体,就是青光剑。只见他手中的绿光疾驰划过,拖着狭长的光尾直奔纪无伤而来,眼见纪无伤手中的紫光剑就要刺进云戡行的喉咙,那道绿光顷刻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云戡行身前!在替云戡行挡下了这一剑的同时,居然将剑气反射而回,纷纷射向纪无伤!纪无伤连陆剑痕的身影尚未分清,就见数道绿光同紫光交相辉映,形如飞箭势比落雷般直冲自己而来,惊诧之余,纪无伤赶忙运功手上,向着剑气射来的方向一掌击出,这一掌聚合体内紫炎邪功的威力,又获得了佛血舍利的加成,掌力之强,大有拨云见日、开天辟地之威力!掌风刮出,将陆剑痕的反射的剑气打的烟消云散不说,去势不减的一掌,更是向着陆剑痕同云戡行急急拍去!

         “大乘佛法—万佛朝宗”

         陆剑痕虽然得了寂净的一身武功,可是自己对佛法却是一窍不通,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对大乘佛法武功的运用却是无师自通,不加教导,就能熟练运用融会贯通。见纪无伤这一掌打来,深谙紫炎邪功威力的陆剑痕不敢有丝毫怠慢松懈,像寂净之前对付自己的姑姑颜小蝶时一样,直接使出了大乘佛法中至高无上的一招——万佛朝宗!紫炎邪功的可怕之处在于能消化敌人的内力,将敌人的内力当做紫炎燃烧的薪柴,若是内力越深厚,紫炎邪功的反噬就会越强烈,紫炎的威力也会越厉害!但是大乘佛法借以内功为辅助,全凭心意来参悟,参悟修道真谛之人,一身高深的内功反而能化无为有,变有为无,实实虚虚间,将内力转化成可有可无却威力无穷的真气,吐纳在呼吸之间,收放与取舍之内。只要心意强大之人,就算是武功之内不包含丝毫内力,也好似充满了震天撼地的力量!寂净能打败颜小蝶,就是因为颜小蝶觉得寂净他一身内力高深莫测,那他的武功自然也是内力十足,殊不知,寂净一招一式竟然没有半分内力蕴藏其中,所以才轻松化解她的紫炎邪功!如今,纪无伤以为得了佛血舍利的武功加成,又得了颜小蝶的紫炎邪功,武功较之前的颜小蝶更上一层楼,对付武功尽废后,才获得了重伤的寂净传功的陆剑痕,自然绰绰有余。所以,不明其理的他故技重施,同样打算用紫炎邪功来对付陆剑痕。谁知自己的紫炎邪功遇上了陆剑痕的万佛朝宗,顷刻间就被万佛朝宗至高无上的佛法神力压制其下!纵使有佛血舍利相助,自己的内力大增,武功突飞猛进,可在陆剑痕的大乘佛法面前,纪无伤却是落入了下风!眼见紫炎逐渐熄灭,而万佛朝宗的宏大佛境漫天铺展,浩瀚佛光笼罩半空,仙佛无数位列其中,这威严恢弘的景象比之之前寂净所造的佛境,更是壮观!更是让在场众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今日得见,油然而生敬畏之情!见此情形纪无伤怒火中烧,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半路出家的月宫叛逆,竟然能将大乘佛法这么高深的佛法武功运用的如此巧妙自然,较之前的寂净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抬眼相望,空中仙佛各个脚踏祥云,身披流光,宛若真人一般迎立天街大道之上,毕恭毕敬,好似在等某人的召唤。须臾间,随着陆剑痕一声“破!”无数仙佛果断挥掌击向纪无伤!

         见头顶一道道金光闪耀的巨掌凌空砸下,恼羞成怒的纪无伤提起紫光剑,默念剑诀“紫炎不灭!紫剑破天!”说着,挥起一剑向空中斩去!他这招情急之下自创的剑法,正是将紫炎邪功同化毒神功,与紫光剑法和毕生所学紧密结合后,创造而成的。这融合了月宫三大绝顶武学的一剑,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精”!精深的武功尽被包容于一剑之中,精妙的剑法全都浓缩于一招之内!势大力沉、精彩无比的一剑,凶残的斩出,顷刻就在地上生猛的劈出了一道数丈之长的裂谷,而雄厚内力衍生出的形似弯月的紫黑色剑气,更是劈风斩浪般划开长空,割裂了漫天金辉,向着万佛朝宗的佛境斩去!

         终于,金光黑月半空相交!

         刹那间,激起的千层气浪,冲开了昏黄的天空,一扫阴云。而阴云背后的太阳,也终于得以重现天日。得见青天的人们这才倏忽发觉,不知何时,陆剑痕与纪无伤已经飞至半空交战起来!凌空对决的二人拳脚无影,剑光翻飞。其形之快,人影交错,拳脚之间,叫众人根本看不清二人用的什么招式;其势之猛,一招一式、一拳一脚的威力,都能将密布的阴云击穿打散,而乱舞四射的剑气更是划向地面,还能在地上割出深深浅浅的痕迹;其力之强,剑刃相交的碰撞之声令在场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二人内功比拼激起的声波气浪,就算躲在寺庙之内都能受到波及!陆剑痕与纪无伤你来我往,转眼间已经交手了几百个回合,而在场众人却丝毫看不出二人谁占上风、谁落下风。酣战正浓的两人打的激烈无比,从空中斗到地面,从屋顶转战密林,从山顶杀向山下,从寺外打进庙内,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纪无伤先前的武功就已经十分了得,又得了颜小蝶一身内力,更有佛血舍利为他提升武功,按理说,武学造诣已是登峰造极,世间无人能敌才是。可陆剑痕同他交手起来,却见招拆招,不乱方寸,显得游刃有余,这叫纪无伤深感不解。终于,打着打着纪无伤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经意间使用的紫炎邪功与紫光剑法是受颜小蝶所传,而先前陆剑痕使用的也是她传授的功夫,即便陆剑痕的武功被寂净废除了,但紫炎邪功与紫光剑法的每招每式他熟用多年,肯定早已熟记于心了!难怪就算他的武功比自己弱,又是才学会了大乘佛法,却还能和自己打个平分秋色,原来如此!想到这里,纪无伤有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的他赶忙改换武功套路,悄无声息的收起一身紫炎邪功,取而代之将内力行运掌上,一双白净的手顷刻变成紫黑色的同时,也慢慢泛起了浓浓的黑雾笼罩手掌之上。

         “陆少侠当心!纪无伤要使用他的化毒神功!”好在云戡行及时的提醒,这才让本打算接下纪无伤这一掌的陆剑痕及时收手,巧用轻功,避开了纪无伤的毒掌。

         奸计落空的纪无伤,眯眼扫了一扫云戡行,转而停手落回庙前。陆剑痕见状,也跟着停下了手,落在他面前。

         “陆剑痕,你小子真命大,掉下山崖都摔不死你。”纪无伤恶毒的说道。

         “本来我中了你的机关,也以为死定了,后来,我手里的青光剑救了我。纪无伤,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擅长察言观色的众人,见陆剑痕顺利取得了青光剑,如今,同得了佛血舍利的纪无伤交手,依旧不落下风,内心里甚感激动、欣喜,于是,有如落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他们,争先涌到陆剑痕身后,纷纷开口,正气昂扬、大义凌然的斥责起无耻恶徒,卑鄙小人纪无伤!

         “化毒神功向来是邪教武功!纪无伤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暗中勾结魔教!陆大侠,杀了他为民除害!”关刀帮的帮主关大洪率先发声。

         紧跟着,铁掌帮的刘铁功刘掌门也忍不了心中怒火,大骂道:“纪无伤你阴险无耻,加害陆大侠与云门主,还编造弥天大谎蒙骗我们,妄想做武林霸主,如此狼子野心,真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

         “依我看,这种人,就该将他早日铲除!”沉默寡言的张铁骑也是适时说道。

         “杀了这个叛徒!”

         “杀了他!为武林除害!”

         在一片声讨声中,纪无伤余光瞥见,自己算子堂的手下,悄无声息、偷偷摸摸的丢下自己这个堂主,灰溜溜的从人群中挤出,偷偷往山下逃去。胜负未分,而自己的手下却弃自己而去,这让纪无伤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哈哈哈。无知鼠辈,真是墙头草随风倒。”纪无伤狂笑过后,冷言骂道。

         “纪无伤,你错了。你诡计多端,千方百计的算计别人,为达到你的目的,不择手段,到头来,自然会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

         “可笑!你我胜负未分,这帮废物自然支持你,你要是败了,他们一样又会向我摇尾乞怜!”

         “我不会输的,但是你必败无疑!”

         “好大的口气!臭小子,你以为我真打不过你么!”话音未落,纪无伤袖中突然射出数支暗箭金标,状如毛笔的暗器发射的突然,射速又奇快无比,数支暗器直射陆剑痕要害而去,未等暗器脱手,纪无伤身形催动,一双呈紫红色的毒掌后发而至,直击陆剑痕胸口。暗器在前,毒掌在后,上下分路攻向陆剑痕!奸诈的纪无伤贼心不死,竟然又打算趁陆剑痕不加防备之际偷施暗算!陆剑痕你这个臭小子!就算你敏捷过人,反应迅速,也不可能同时躲过我这两路的偷袭!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想到这里,心狠手辣的纪无伤一边加快了轻功的速度,一边加重了手中的内力,之前呈现紫红色的双掌,眨眼间就转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深紫色!他这一掌,用尽了他十成的功力!将化毒神功使用到淋漓尽致的纪无伤,就要用这一掌,打败陆剑痕,要他的命!

         武功已经惊为天人的纪无伤,竟然还会用这种为人不齿的下三滥伎俩,这着实出乎陆剑痕的意料。不过他同纪无伤交手之前受了云戡行的警告,时刻不敢大意,所以对纪无伤一直有所防范。可是,当纪无伤的毒掌和暗器一并袭来,却还是让陆剑痕有些猝不及防。这滴看似只有上下两路的一击,实则却是纪无伤精确计算了陆剑痕能躲避的位置后,静心设计过的进攻路线!滴水不漏、别有用心的这一招,就是要将陆剑痕置之死地!所以,任凭他怎么躲,也不可能同时躲开纪无伤的这两路攻势,而且,只要中了纪无伤任意一击,陆剑痕都必死无疑!见躲闪不及,陆剑痕镇定从容的运转全身真气,而后散布周身上下,绵延起伏,承运周身的真气,慢慢形成了一件模糊的物件,覆在了陆剑痕身外。

         “大乘佛法——金刚印甲!”陆剑痕泰然的说道,可是他话音未落,众人就惊起了一阵冷气倒吸的惊恐声!只见纪无伤暗器先至,毒掌随后,无一遗漏,尽数打在了陆剑痕身上!来不及躲闪的陆剑痕终于还是中了纪无伤的偷袭!

         那一刻,众人紧张的不敢睁眼,因为陆剑痕竟然用自己的肉身接下了纪无伤正中要害的暗器,和他用尽了十成功力,摧枯拉朽般致命的毒掌!见偷袭得手,纪无伤窃窃自喜道:陆剑痕,就算你有大乘佛法的深厚内力护体,中了我用绝域毒草花的毒淬炼的夺命判官镖,又中了我这十成功力的化毒掌,我就不信,你还不死!胸有成竹的纪无伤这么想绝非狂妄自大,他的判官镖虽是出手突然,却是早以瞄好了陆剑痕心口几处命门大穴!陆剑痕稍有不慎,中了随便一支镖,都会性命不保。更何况,他的镖上还淬过绝域毒草花的毒!传闻绝域毒草花每十年才开十朵,每一朵才开十天。一朵花上有十片花瓣十片绿叶,每朵花瓣娇艳如滴引人入胜,不过却是天底下最毒的毒物!每到花开的季节,百里之内,蚊虫、鸟兽不敢靠近,甚至十里之外,闻到花开释放的独特、刺鼻的花香,都能杀死最毒的毒蛇!这最毒的毒物的毒,只有一种东西可以解,那就是它的叶,可惜,这十片叶只能活十个时辰,之后就枯萎凋零。所以,若不及时取得了绿叶炼制的解药,那么中了此毒,神仙难救!除此之外,纪无伤的化毒神功阴邪可怕,这门邪门武功甚至就连云戡行无功可破、百毒不侵的“云上武功”都对抗不了,这世间哪还有什么武功可以抵御!而如今,情急之下,陆剑痕却用肉身硬是接下了纪无伤十成功力的这一掌,其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众人紧张、焦虑,纪无伤窃喜、得意之际,令所有人感到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纪无伤的判官镖射到陆剑痕身上,就像是射到了精钢铁板之上,“叮、叮。”一阵乱想过后,全数掉落地上,没有一支能伤到陆剑痕分毫!而他的毒掌打在陆剑痕身上,更是像打在了千仞立壁之上,陆剑痕不但没有丝毫受伤迹象,这十成掌力、威力巨大的一击,竟然连他的身形都没有撼动一下!陆剑痕浩气凌然的看着既震惊又绝望的纪无伤,见他一双毒掌还抵在自己心口,正试图源源不断的将化毒神功的内力注入掌上,借剧毒之力来打败自己,陆剑痕悠悠的说道:“收手吧纪无伤,你的化毒神功是伤不了我的,不必再白费力气了尝试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惊慌失措的纪无伤望着自己呈紫黑色的双手,他怎么也不肯相信:十成功力的化毒神功,世间万物有什么可以抵挡得了?

         “陆剑痕!你。你到底练的什么武功!”

         “大乘佛法——金刚印甲。”陆剑痕平静的答道。

         说话间,纪无伤才发觉,陆剑痕周身上下不时隐现出状如袈裟的护体真气。真气拟成的袈裟之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佛陀纹饰与佛法经文。这件时隐时无的袈裟看似单薄绵软,却充满了强大到坚不可摧的浩渺真气,正是靠这件护在身外藏于无形的袈裟,才保护了陆剑痕,接下了纪无伤这最为致命的一击!

         “大乘佛法里还有这种武功?为何我从未见远山寺的人用过?”不甘心就此失败的纪无伤,虽然悻悻的收起了毒掌背手身后,可心里却还在盘算着破解陆剑痕这种武功的办法。

         “因为这原本不是大乘佛法里的武功。”陆剑痕答道。

         “既然不是,你这武功又是何处学来的。”

         “云某所授。”

         云戡行的话一出口,让处心积虑算计如何破解“金刚印甲”这一招的纪无伤,彻底破灭了幻想。聪明过人的他,甚至不用云戡行解释,转眼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因为他清楚云戡行“云上武功”的特质,也明白陆剑痕身上,那一身寂净所授的内功的博大玄妙,若是能将这两者结合,极有可能创出可以和自己的化毒神功相匹敌的武功!只是,他没有料到,云戡行竟然会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的独门绝学,传给陆剑痕。云戡行他应该知道,武功外传,就意味着:从此,江湖上,云门这让人如雷贯耳的煊赫招牌,将不再姓云了!

         “纪无伤,云某中了你的化毒神功,又被你打落山崖,本以为必死无疑,幸得陆少侠出手相救才保全了一命。陆少侠他见我中了你的毒功,毒性发作波及心脉,竟然不顾个人安危,强行将一身毒气吸入了自己体内,为云某解毒疗伤!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这么说,你是将你的云上武功传给他了?云戡行,你就不担心江湖人以后怎么看你,和你的云门么!”

         “陆少侠侠肝义胆,不计云某先前废他武功之仇。而云某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担心他无力驾驭青光剑,反而趁他中毒之际,强行讨教比试,险些害了陆少侠性命!云戡行妄称一身磊落,比起陆少侠的大仁大义,真是无地自容。所以,云某心甘情愿将一身武功传给陆少侠。再者来说,也是为了防范纪无伤你这个卑鄙小人的暗算!难能可贵的是,陆少侠凭借对大乘佛法的领悟,竟将云某的‘云上武功’同佛法真气巧妙融合,不但治愈体内化毒神功的毒,更是无形之中创出了一种专门克制化毒神功的武功,就是‘金刚印甲’。金刚印甲此功,以云某的云上武功为外在,借佛法真气修内里,内外结合相互转化,已达到真正无功可破的境界。纪无伤,现在你招式在陆少侠面前都失效了,你已黔驴技穷,还不束手就擒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完云戡行的一席话,纪无伤突然狂放的笑了出来。然而,笑声未止,纪无伤却突然出手,不肯罢休的他这一次暗器齐发!看似普通的暗器每支之上却燃烧着紫黑色的毒气,这些沾染着他手中毒雾的暗器,剧毒无比,见血封喉,尽数射向陆剑痕的死穴!与此同时,纪无伤更是趁机强行运功,将毕生所学硬生生融合一体,待所有的武功混合杂揉,纪无伤奋力击出!得到了佛血舍利加成的一击,瞬间爆发劈开混沌分清天地的力量,来势汹汹的打向陆剑痕!在场众人,惟见一团紫炎包裹着庞大的黑雾气团,浑圆巨大,去势匆匆,追着暗器一同砸向陆剑痕!

         “大乘佛法——如来神掌!”

         贼心不死的纪无伤几番偷袭,早已让陆剑痕见怪不怪了。这次见他故技重施,还妄想打败自己,陆剑痕不在迟疑,毅然使出了大乘佛法的绝技——如来神掌!心意坚决的他,此刻没有一丝杂念,他所想,只有打败眼前这个走火入魔的“疯子”。如来神掌这一招融合了陆剑痕强大的心意,灌注了寂净传他的全数内力,附带着大乘佛法干净浑厚的佛法真气,向着纪无伤发来的同样威力惊人的一击,碰撞而去!

         一只巨掌闪着金光,一团黑雾燃着紫炎,终于势不两立的二者凭空相遇!起初乍遇,金色的佛手上覆盖的金光,顷刻便被紫黑的火焰烧的所剩无几,徒留一只无形的巨掌还孤零零的挂在天上,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陆剑痕接不下纪无伤的这一招时,无形的巨掌忽然膨胀展开,变得更大更强!金光隐遁,佛光散开!巨大的佛手势如擎天,而黑色的雾团聚在佛手之上,就如同常人手中落下一只被拍死的蚊子!终于,佛手将黑雾拍的烟消云散、一干二净之后,向着纪无伤重重落来!

         纪无伤面如死灰的看着眼前落下的巨掌,目如空洞,表情呆滞。这一刻,他终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败了。处心积虑、机关算尽的他,本以为得到了颜小蝶的化毒神功,又得到了佛血舍利,自己肯定是天下无敌!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是败了,还是败在一个被废了武功后,半路出家的“和尚”手里。心灰意泠的纪无伤,将手中的紫光剑随手一扔,闭上了眼。然而,就在他束手就擒,准备接下陆剑痕如来神掌之际,一个严厉的女声却突然尖锐的响起!

         “剑痕,不要伤害无伤的性命!”

         颜小蝶用尽全力的一声呼唤,惊扰了心无旁骛、凝神专注的陆剑痕。心有波动,意有杂念,未等陆剑痕收手,如来神掌在空中就瞬间如撑破的气球一般,炸的四分五裂,消失的无影无踪。

         “姑姑,为何要放过他?”陆剑痕不解的问道。

         “他是老宫主的后代,老宫主于我有救命之恩。剑痕,姑姑求你了,千万不能伤害无伤!”

         颜小蝶的话,叫一直以来都蒙在鼓里的众人恍然大悟:原来纪无伤是姬千雪的孩子!难怪这个恶毒小人,竟然会使用失传已久的化毒神功!真相大白的这一刻,众人终于认清了纪无伤的真面目:原来他费尽心思,大费周章的做了这么多事,竟然是为了给他娘报仇!这个人太可怕,他不动声色的隐忍了十五年,甚至自己都做到了天下第二大帮的帮主位置之上,却从不表现出自己的目的!若不是陆剑痕夜袭远山寺,还不知道这家伙还会忍耐多久?只怕这样下去去,他又会酝酿出更大的阴谋!

         “姑姑,这我已经知道了,云门主早已识破了他的身份告诉了我。但是纪无伤这个人,作恶多端,阴险歹毒,若是放过他,日后必成大祸!不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之人要惨死于他手!姑姑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听您的。”陆剑痕面露难色的说道。自小到大,他从未顶撞过自己的姑姑,惹她生气,对于她的要求,自己言听计从,从不违抗。可是今天,为了天下苍生,他不得不选择让自己的姑姑颜小蝶伤心难过。

         “好。剑痕你要杀他,就连我也一起杀了吧!”颜小蝶斩钉截铁的说道。

         陆剑痕顿时怔住了,也沉默了。他了解姑姑颜小蝶的性格,姑姑她向来说一不二,重信守诺。这么多年来,自己陪伴在她身边,听她讲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她和自己的母亲,还有老宫主姬千雪的故事。时至今日,姬千雪对她的救命之恩,对她还有自己母亲的大恩大德,都令她没齿难忘,终生铭记。眼下,姑姑说不让任何人伤害纪无伤,也就意味着: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都休想伤到纪无伤,除非先过她这一关!

         眼见陆剑痕迟疑不决,众人心底急的发慌:他们害怕陆剑痕真的放了纪无伤,不然,以纪无伤的德行,锱铢必较,定是不会放过这些知道了他身世秘密的人!未免夜长梦多,众人决意先下手为强,除去这个心腹大敌!

         “纪无伤,你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不杀你,何以对得起死去的寂空、寂净大师!”刘铁功悄悄来到陆剑痕身后,大义凌然的讲道。

         “无耻小人,就你这德行也想做武林霸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今天你死到临头,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关帮主也架起关刀站到陆剑痕身后,摆出一副威严的姿态痛斥纪无伤。

         “纪无伤,你的手下都弃你而逃,现在你成了孤家寡人,还不束手就擒!”南拳王、北腿张等等各门各派也人云亦云的纷纷痛骂起纪无伤。

         面对千夫所指,纪无伤却突然笑了。阴森冰冷的狂笑过后,他冷眼盯着陆剑痕,幽幽的说:“看到了么,当年就是这群小人嘴脸,逼死了你娘。”

         纪无伤的一句话,一下噎住了众人的喉咙,让众人瞬间屏息静气,不敢再吱声。现在,他们只敢偷偷打量着陆剑痕脸上的表情,因为他们深怕他念及旧仇,也会像纪无伤那样,找他们秋后算账。可是,他们眼中的陆剑痕始终都是一脸忧郁、悲伤,又有几分豁达和平静,他的脸上,再看不出先前上山寻仇时的暴戾和杀气。

         “可是在我娘心中,她甘愿为寂净而死。”

         “那你就愿意放过这些逼死她的真凶么!你不是想报仇雪恨么?你忘了,你来远山寺,不就是为了上山寻仇么!寂净、远山寺、还有你身后站的那些人,都是你的仇人!你就能原谅这些凶手么!”

         “在我娘心中,或许根本没有恨过任何人,也没有想过要我杀什么人,来给她报仇。只有我化解不了心中的仇恨,但是,现在我解开了。纪无伤,你想给你母亲报仇,可是你觉得,她会希望你这么做么?”

         “哈哈哈哈。”

         听完陆剑痕的话,纪无伤忽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癫狂、古怪的阴笑声,让在场的众人感到脊梁发冷、捉摸不透,不知道这个败局已定的恶贼,是在嘲笑他的失败,还是笑里藏刀,另有所图。正想着,却听纪无伤突然止住怪笑,一个飞身掠过陆剑痕向他身后飞去。他的身法还是那么突然,速度还是那么快,就像是早已预谋好的,根本叫众人来不及思索他的意图和动向!待他横冲直撞一番过后,居然径直突到了颜小蝶身前,接着,纪无伤毫不留情的伸出一记重爪,抓起颜小蝶迅猛的向庙内飞去!庙中远山寺的众僧此时还在保护着寂清运功疗伤,谁也没料到这会儿,纪无伤会突然闯入,待众僧反应过来,纪无伤早已将庙门紧闭,将众人禁锢其中了!这一次,丧心病狂的纪无伤不仅仅是抓了众人当做人质,只见他用紫光剑在自己的手臂上重重一划,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顷刻间,体内毒血透过伤口,像乱箭一般飙射而出,散落在庙内任何一个角落,洒遍了庙内每一个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