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相见篇03
    陆安飞回去的那天,薛荣其实是在机场里的,他在一个被绿植遮掩的角落,看着陆安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机场。从机场回去之后,薛荣在屋子里独自待了一天,看着墙壁上陆安的照片失神发呆。

     薛荣其实已经知道陆安那场车祸是一场刻意制造出的假象,也知道他们全家在一个僻静的北欧小镇定居。他甚至有很多次悄悄的靠近了陆安在小镇里的住所,也看到过陆安跟家人有说有笑地进进出出。

     比起以为陆安车祸去世的痛苦,再看到言笑晏晏的陆安,薛荣真想感激老天爷让陆安还活得好好的,一点也不想追究这其中的欺骗和逃离。当时医生说陆安车祸,心脏和肺部被粗大的铁栏杆穿刺,当场就已经死亡,抢救无效,薛荣现在回忆起那时的心情,仍旧觉得不亚于地狱。他不愿意相信这种惨烈的结局,不能接受陆安的死亡,可秦炎那时候已经秘密回来,以亲属的身份带走了陆安的遗体,薛荣是连陆安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的。医院方面的各种材料都齐全地无可挑剔,薛荣就差对大夫严刑拷打了,查来查去仍旧还是那个结论。薛荣想,是自己逼死了陆安。

     他想不明白,明明那么爱着陆安,为什么会成为了凶手,他真的想跟陆安好好生活,想跟他一起分享一辈子的时光,想将最好最安逸的生活给予陆安,陆安不是也爱着他的吗?为什么最后,选择了这么血腥的离开,陆安到底是有多恨,多怨,多无助?那么惨烈的现场,陆安走的时候该有多疼。陆安的死讯,让薛荣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颠覆了,混乱了,他每天都想,每天都在回忆,慢慢地也就开始明白了一些事情。

     纠缠多年,他同陆安不对等的感情一直错位,是他张扬自负,一直看不懂陆安的心意,也没有真正放下身段仔细替陆安考虑,谭枫很久之前就说对了,他是极度自私的一个人,在感情上尤甚,他计较的是自己的得失需求,不会真正关心爱人是什么状态,想要的时候就必须绝对拥有,他自负地认为自己是可以支配爱人的绝对王者。

     薛荣用了很长时间才从极度悲痛和混乱中稍微缓过来一些,脑子清醒后也察觉出一些蛛丝马迹,只是秦炎干事滴水不漏,没让薛荣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等到薛荣稍微有点确定和庆幸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家族阴谋彻底打乱了薛荣的计划。车子失控撞向悬崖的时候,薛荣在剧烈的疼痛中想着,还好安安只是用车祸的假象逃避,还好安安没有真的经历这种绝望的痛苦。

     老天爷倒是还没想收他这条命,就算活下来,仍旧是危机四伏荆棘丛生,获救,治疗,辗转大半年时间才有机会秘密回来,得知孩子被接走,薛荣才算是真正确认陆安还安稳地生活在他不知晓的角落里。薛荣低调地韬光养晦,也寻到了陆安的一些线索,确定陆安现在居住的地方后,薛荣还是忍不住,去暗暗看了看陆安。

     第一次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院子里烧烤,有说有笑,很温馨。薛荣坐在车里,缓缓地从他们家院子前驶过,看清了陆安脸上安静恬然的笑容,心里隐隐有些刺痛,对于陆安,他已经是失格的人了,更何况现在还是必须依靠轮椅的情况下。

     失去了所有的资格,再无陪伴左右的机会了。

     去过了第一次,总会忍不住想再去看看,就远远地看一眼。薛荣看到清晨陆安送陈源出门在门口吻别的时候,垂下了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领带,以前跟陆安住在一起的时候,陆安早晨送他出门,也会缠着送一个亲吻,柔软的温度仿佛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属于别人了。

     陆安走后,薛荣才开始真正了解陆安,他仔细阅读着陆安写过的所以作品,在行文间看到诸多的影子,薛荣后知后觉地认识到陆安的精神世界如此富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灵动跳脱的灵感,还有性格十足的人物。薛荣很沮丧地想到,是自己把这么有才情的一个敏感的人,逼迫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薛荣一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因为有很多事情要暗中进行,可唐洛跟谭枫约见后惊动了陆安,这件事的发展还是出乎了薛荣的意外。他知道陆安回来搜寻证据的消息,心里甚至也产生出一丝侥幸,觉得陆安或许还是念着旧情,或许还有那么一丁点可能。

     差池产生也就在分秒之间,薛荣把浑身伤口浴血的陆安救出来的时候,心里很是绝望,他除了厄运,好像什么都无法给予陆安了。

     陆安察觉到了他的存在,那瓶放在车顶上的啤酒,还有倒在街道中央的身影,再次加深了薛荣心里的绝望,除了痛苦和灾难,他还能给陆安带来什么呢?

     他能够为陆安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彻彻底底从陆安的生活里消失。

     薛荣看着家中陆安的照片,瞧着陆安留下满满生活痕迹的生活起居用品,心里倒也坦然,虽然道理明白得有些滞后,但他觉得只要陆安幸福安康地生活在某个地方,他就安心了,爱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自私地占有不过是下下策。

     薛荣是什么心思,陆安没有兴趣揣摩,他回到小镇,远远就看到秦宁领着四个孩子在等他,陆安一出去就好几个月,身上的伤好差不多才敢回来,孩子们都想他想疯了,宝宝冲过来抱住陆安的腿就开始哇哇大哭,磊磊也抱着另一条腿开始哭,秦宁在一旁责备道:“怎么那么长时间。”

     陆安抱起来挨个亲,赶紧就地拉开行李箱扯出很多花花绿绿的玩具,这才算是转移了孩子们的注意力。晚上一大家人聚在一起给陆安接风洗尘,休斯凑到陆安边上眼神不善地上下打量,瞅着秦炎不在的时候小声问着:“死灰复燃?破镜重圆?”

     陆安给他塞了块小牛排,说着:“不可能。”

     休斯一撇嘴,道:“也对,听说薛荣腿都残废了,生活都不能自理,怎么可能再有胆子肖想你。”

     陆安一怔,目光瞥向了正在开心吃着蛋挞的磊磊,心里一沉,说着:“你别这么说……毕竟是……”

     休斯自讨没趣,又是一撇嘴,窜到秦炎边上咬耳朵去了,陆安身旁的二哥秦宁倒是把两人对话听得分明,看陆安眼神游离有些走神,说着:“回来就别想了,各人有各人的命。”

     陆安看着眼前热闹的家人,就是忍不住想起薛荣来,薛荣放弃了磊磊的抚养权,就是彻底的孤家寡人了,那个男人守着旧照片,用着老家具,住在老房子里,也怪不得见面时候觉得薛荣阴郁沉闷,想他彻彻底底地一个人生活,怎么会有多余的表情呢?跟谁交谈,跟谁露出点笑容呢。

     陆安心底暗暗叹口气,正想着,陈源开门回来了。陈源站在门口有些尴尬地瞅着大家,然后一侧身,身后冒出一个金发的漂亮男人,陈源对大哥局促地汇报道:“大哥,这是我们研究室的一个教授,嗯……非得跟过来说想参加咱家聚餐……”

     陈源说着,目光溜向陆安,也顾不上那个什么教授了,朝着陆安奔跑过去,拉过椅子挤到陆安身边,然后长呼一口气。那个洋教授倒也不认生,跟大家打着招呼,休斯客气地也给他找了个座位。

     陆安心里明白了七八分,打量着年轻的金发教授,倒是认同了之前陈源对他“孔雀开屏”的描述,可不是,瞧瞧这一身骚粉的西装穿的……陈源小声凑到陆安耳边说着:“那变态拿项目压我,不带他来吃饭他就不让我走,待会找个机会咱俩接吻行吗?我得让他死心!”

     陆安瞅了瞅陈源如临大敌的紧张样子,心里觉得好笑,有种年轻人的世界还真是灿烂如花的感慨,笑着点头应下,说着:“好,待会送他走的时候,咱俩抱着啃上个十几分钟,叫他知难而退,断了你的烂桃花。”

     陈源松口气,说着:“你猜得没错,那货今天跟我表白来着,我说我男朋友回来,他厚着脸皮非得一起见识见识,你都不知道他那股子变态劲儿!非要来!扒着门不让我走!烦死人了,要不是看他有点真才实学,我恨不得拿个搬砖敲晕他!”

     陆安给陈源夹菜,顺便抬眼看了看正在跟秦炎交谈的某教授,对方也正盯着他,陆安笑了笑,让陈源安心吃饭。

     吃完饭还没等着陆安秀恩爱,金发教授先生倒是先找上门来了,他带着友好的微笑跟陆安握手,说着:“见到你很高兴,但是我希望能跟你进行公平竞争,我深深爱着陈,他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人,他不仅拥有美丽的大脑,还有极品的身体……”

     陈源在一边听得脸都绿了,陆安饶有兴趣地看着金发教授先生,心里想着这老外真够open,神经病似的,末了陆安咳嗽一声,说着:“谢谢教授先生欣赏我们陈源,不过插足别人感情,不是很道德吧?”

     金发教授先生脸有点涨红,硬气道:“爱情是平等的!”

     陈源觉得拖泥带水磨叽死了,瞅着孩子们都在屋子里,便干脆上前抱住陆安,直接来了个深吻,说着:“现在看到了吗?请不要再骚扰我的生活了。”

     金发教授有点沮丧地避开目光,看上去挺受伤的,低声说着:“好吧,我看到了。不过我今天来还要一件重要的事情,陈的团队接到美国实验室的邀请,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对于陈的科研工作非常重要,是取得进步和突破无可取代的好机会,但是陈拒绝了,希望你能说服陈,让他不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金发教授说完,漂亮的眼睛有点忧伤地看着陈源,说着:“今天是我冲动,唐突打扰了,抱歉陈,但是希望你真的再考虑一下。”

     送走了金发教授,又哄着兴奋的孩子们睡觉,已经是深夜了,陆安瘫倒在床上,累得一动不想动,看着陈源从浴室里走出来,拍了拍身边床上的位置,说着:“时机不等人,该去就去,别耽误了。”

     陈源躺倒床上,抱着陆安,大男孩似的深深呼吸,拱了拱,说着:“不想去,老是跟你聚少离多,感觉咱俩都快变成没有关系的人了。”

     陆安摸了摸陈源头发,说着:“怎么会,我是觉得,好机会别浪费,要对得起自己的好资质。”

     陈源在陆安面前向来也是实话实说,道:“我知道,说实话心里也挺向往,做学术就像登山上瘾,总是想征服下一座高峰,可是……总觉得别扭,要跟你分开,也要跟那个教授一起去,烦死人了。”

     陆安笑道:“怕什么,安心搞你的科研呗。”

     陈源见陆安疲劳,抱着他也没干多余的事情,让陆安好好休息,结果半夜又被电话吵醒,陈源几乎是暴怒地接起来,没好气地问着:“请不要深夜打电话打扰!”

     结果电话那头就哭起来,原来金发教授先生科研学术上是天才,情商领域是白痴,生活技能更是归零,被人捧着哄着单纯活了这么大,在陈源这里碰了钉子,伤心不已,回城途中迷路了,车子陷阱泥坑里,越想越伤心,干脆拿出后备箱里的啤酒喝起来,喝醉了打电话来耍酒疯。

     陈源气得脑袋要炸,瞅着也被惊扰醒的陆安一脸郁卒,陆安大体了解后说着:“要不你去看看?”

     陈源一头倒在床上,愤恨道:“妈的要不是看在他学术上有点能耐,我能手撕了他!”骂完抓起外套,对陆安说着:“我把他弄走,你先睡!”

     陆安瞧着火急火燎奔跑出去的陈源,也没了睡意,靠着床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