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囹圄篇03
    陆安没想到能这么快再见到陈源,对于他来说,陈源不过是意外的小插曲,是不该再出现交集的人。所以当陈源扬着一张年轻阳光的笑脸朝着陆安打招呼的时候,陆安怔住了那么一会,才想起来对方是谁。

     也怪陈源出现的时间地点太诡异,陆安实在没法把眼前一身精炼正装的年轻人跟那个穿着短袖短裤打篮球的大男生联系在一起。陆安瞧着站在自己秘书身边的陈源,问着:“你怎么在这里?”

     陈源露出白灿灿的牙齿,一乐,说着:“看到你们这里招聘实习生,正好学校有实习要求,就报名了。”

     陆安有些疑惑地点点头,叫陈源进自己办公室,说着:“你果然早就知道我是谁,以前见过吗?实习也是故意报这边的吧。”

     陈源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着:“见过你照片,该猜到都猜到了。不过实习倒是真的,我同学不少投了你们的实习招聘,都被hr刷掉了,我算是仅存硕果,秦总,不至于有偏见吧。”

     陆安笑了笑,觉得这个意图不明的陈源挺有意思,便叫来秘书,说着:“给他安排工作,就在你那边帮忙吧。”

     陈源跟着秘书一起出去,陆安寻思着这年轻人到底打了什么算盘,想着估计也是无伤大雅,就不再放心上,处理了会公务,也到了跟谭枫约定的时间,陆安去隔壁小休息间冲了茶,等着谭枫过来。

     谭医生想来准时,踩着点进门,拎着一个硕大的包,往椅子上一放,大咧咧口无遮拦说着:“听说你跟薛荣过得和和美美?”

     陆安给他倒茶,说着:“听谁说的?”

     谭医生道:“还能是谁?跟你结婚的那位呗。”

     陆安无语笑笑,说着:“你信?”

     谭医生摇摇头,拿出笔记本,说着:“感觉怎么样?看你精神确实不错,想开了?”

     陆安道:“有什么想开想不开的,各取所需罢了。”

     谭枫手有点痒,想抽烟,夹着一根香烟颠了两下,陆安瞧见,说着:“吸吧,烟瘾还是很大?”

     谭枫却没点上,说着:“还行,能控制。最近吃什么药?”

     陆安对谭枫没什么隐瞒,说着:“安眠的,抑郁的,都吃着,或许不吃也没问题,有点依赖。”

     谭枫点头,在笔记本上写了点什么,说着:“我毕竟不是专业精神科医生,能帮助你的有限。吃药的事,还瞒着薛荣?”

     陆安喝着茶无所谓道:“我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瞒不瞒的,说不上,就是怕麻烦,他自以为是惯了,肯定要管东管西,挺烦人,我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图个清静。”

     谭枫并不对两人的关系做过多点评,倒是陆安想起了什么,笑着对谭枫道:“薛荣说你爱好鲜嫩小男生?交往人数众多?”

     谭枫一愣,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这你也信!”

     话音刚落,外面有人轻轻敲门,陆安说请进,就看见陈源拿着一个文件夹站在门口,正欲说什么,看到谭枫后脸色一下子变了。

     谭枫听到动静也回头一看,怔住了。

     世界这么大,江湖这么小。

     陆安一看这架势,实在忍不住笑开了,大力拍了拍谭枫肩膀,说着:“否认太早了吧!你俩认识?”

     陈源瞥了一眼谭枫,说着:“认识。”

     陆安不死心,继续八卦道:“什么关系啊?”

     谭枫咳嗽一下,说着:“毕业工作了?”

     陈源更是狠狠瞪他一眼,说着:“没,实习。”

     谭枫点头,一脸正人君子模样,说着:“哦,那夏朗也还没毕业吧。”谭枫不提还好,一提,陈源抡起拳头朝着谭枫脸上就是一拳,谭枫被打翻在地,陈源骑到谭枫身上就是一顿流星铁拳,陆安赶紧拉陈源,陈源胳膊肘子不小心直接捣在了陆安颧骨上,陆安咕噜往后滚倒地上,捂着脸喊道:“陈源!”

     陈源回头一看,赶紧起身过来把陆安拉起来,瞧着陆安脸上红了一片,郁闷道:“你往跟前凑什么凑!我要揍死这个老不要脸的!”

     陆安疼得倒吸气,嘶嘶道:“什么仇什么怨啊你俩?见面就打?”

     陈源愤恨道:“这个老流氓欺负我弟弟!现在还惦记着呢!”

     陆安疼痛之余瞅见谭枫精彩的青紫脸色,憋了一肚子笑,和事老一样说着:“那是该打,不过也得分场合。谭枫你先回去,有需要我再联系你。”

     谭枫郁闷地欲言又止,收拾东西要走,临走时还跟陈源说着:“我怎么就是老流氓了?!”

     陈源举起拳头,谭枫赶紧遁走。

     陆安心情甚好,他一直觉得谭枫像是修炼多年的黑山老妖,油盐不进,还总是一副勘破人间红尘的拽逼模样,着实讨厌得很,看到谭医生被人揭老底,这场八卦有滋有味,挺过瘾。

     眼看着也到了中午,陆安对陈源道:“欠你一顿饭,请你,顺便听听谭枫黑历史。”

     俩人一块往外走的时候,在电梯口遇见了赶过来想跟陆安一起吃午饭的薛荣,陆安说着:“谭枫刚下去,应该没走远,你找他一起吃吧,我今天中午有约。”

     本来也是正常,薛荣以为陆安有什么公务饭局,嘱咐道:“尽量不要喝酒……”刚说没几个字,突然看到站在陆安身后的陈源,薛荣记忆力很好,对于上心的事情自然更是印象深刻,他心里一滞,问道:“他怎么在这里?”

     电梯门要关,陆安平静道:“陈源在这里实习,我中午请他吃个饭。”

     薛荣表情明显不那么好了,说着:“请实习生吃饭,合适吗?”

     陆安心里厌烦,回头跟陈源说着:“改天吧,抱歉。”说完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薛荣打量陈源一眼,跟着陆安身后,进屋关上门,和缓语气说着:“生气了?想吃什么?怕你中午有想吃的又不方便开车出去,就过来了。好了,安安,不生气了。”

     陆安哪里还有什么胃口,随口道:“想吃许山麻辣烫,你去买吧,只加麻酱不加辣椒。”

     薛荣站在陆安办公桌前,瞧着陆安明显气嘟嘟的小样,越看越觉得心痒难耐,便笑着应下来,说着:“这就去,回来吃完,一起睡个午觉怎么样?”

     陆安觉得自己太阳穴里的血管突突突快速跳着,烦躁地朝薛荣摆摆手,道:“赶紧去,回来再说。”

     薛荣还真利落地去了,陆安靠在宽大的椅子上有些倦倦地闭目养神,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陆安拿起来一看,陌生的国外号码,一张大海的照片,下面写着一行字:

     “我能感觉到他,宝贝,等待我的好消息。

     by永远爱你的休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