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囹圄篇02
    人的接受能力往往超出预期,陆安觉得要是放在以前,肯定不敢想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以彪悍到这种地步。其实说起来也简单,人心里其实有个开关,之所以受到伤害,是因为还心存最后的侥幸幻想,等真正绝望,下定决心把心底那个开关打到off状态,便会坦然下来,该接受接受,该坦然坦然。

     以前还是能感到疼痛和难过,但是自从郊区黑暗山岭的那场强迫之后,陆安面对薛荣,连那份窒息般的压抑感都觉得不存在了,更不会因为这个人产生什么不好的消极情绪。对于陆安来说,这倒是像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算是坏事,他现在比前段时间,明显过得更加轻松些了。

     一场荒唐的新婚旅行,用一场更加荒唐不堪的逃避和追捕结尾,好像也挺搭配,薛荣将陆安带回来之后,更是非常高调地跟身边人宣告了两人的婚姻关系。哪怕是几天之前,陆安还会心里疙疙瘩瘩觉得不痛快,可现在,已然变成死灰的心里,根本不愿意费什么精力去计较。

     太爷爷说过,秦家的子孙个个头脑聪明,懂得审时度势,几百年的大家族,经历了近现代那么多政权更迭,繁荣昌盛地一代代继承了下来,哪会有孬种。陆安之前觉得自己就是孬种,仰仗着大哥、二哥,等家里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就慌乱无措,非得重新投靠薛荣,不是孬种是什么。他为此一直深深陷入自责的情绪,精神状态极差,负面性情每时每刻不再侵扰他的正常心智。可就在他把心里那个开关关掉之后,有些事好像真是一下子顿悟了。

     能屈能伸何尝不是一种成熟的本事。

     这世间一切,存在即是合理,自己为什么要陷入那么苦恼自责的情绪之中呢?成就事情的手段有很多,他没必要像个要考八股文的没落秀才一样,死磕在自我束缚里。

     想通了的陆安,彻底将薛荣当成了一种工具和捷径。

     早晨七点钟,陆安准时起床,睡在另一旁的薛荣比他醒得更早一些,不过没有起床,撑着胳膊在看陆安,陆安揉揉眼睛起床,径直去冲澡洗漱,出来换好衣服,顺便把薛荣的衣服要拿出来,说着:“今天有点热,没有正式场合的话,穿这件衬衣,凉快点。”

     薛荣从床上下来,实在是太喜欢这种生活氛围,像新婚夫妻那样亲昵地送给陆安额头上一个早安吻,说着:“待会我送你过去。”

     陆安应下,先下楼了。两个孩子已经被保姆打扮得齐齐整整,乖巧地坐在餐桌上吃早饭,见到陆安,阳阳张着小手喊道:“小叔叔!亲亲!”

     颖颖喝着牛奶,有点犹豫似的,陆安见她有话要说,便先问着:“我们家漂亮的大小姐睡得好吗?”

     颖颖放下牛奶,问着:“小叔叔,学校要开亲子运动会……”

     陆安心里一沉,快速换上明亮笑容说着:“是吗?那太好了,哪天啊?我跟阳阳一起去参加!”

     薛荣正巧下楼,说着:“亲子运动会吗?薛叔叔运动神经很好,拿过许多冠军,要不要邀请薛叔叔参加?”

     颖颖看了陆安一眼,有点害羞地点点头。

     家里的变故想了很多办法瞒着两个孩子,阳阳还小,颖颖却懂事得多,早早察觉出了什么,便不再多问,陆安很心疼,却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保姆阿姨送两个孩子出门上学,陆安吃了点粥点,又上楼整理了整理资料,拿着包下楼的时候,薛荣已经拿着车钥匙等在门口了。自从回来,薛荣一直亲自开车接送,陆安懒得多想,直接上车,薛荣在路上问道:“需要我旁听吗?”

     上午有个项目讨论,陆安翻看着文件夹里的立项报告,眼都没抬,说着:“有空可以,有几个地方我拿捏不准。”

     有个资深顾问可以免费用,为什么不用,陆安用笔圈画出几个章节,递给薛荣,说着:“要是能顺利盈利,可以赚一笔。”

     薛荣很喜欢陆安这种状态,心里舒坦,说着:“我过去听听,你最近做得很好,有点上手了的样子。”

     陆安也笑了笑,默默想着等我再上手一点,就彻底抛弃你。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毛豆说昨天晚上飞机过来,不知道到了没,打了电话过去,毛豆一听就在睡觉,迷迷瞪瞪说着:“安安?嗯,我到了,在酒店睡觉,晚上找你吃饭。”

     陆安应着,结束通话后对薛荣说着:“晚上跟毛豆约吃饭,你自己解决吧。”

     薛荣有点不爽,不过还是装得大度地点头,说着:“那我陪两个孩子吃饭。”

     陆安低头继续看文件,薛荣手痒,抬手撩拨陆安耳垂,瞧着陆安手上安安稳稳带着的钻戒,心情格外舒爽。他送陆安到公司,熟稔地跟陆安一起出席会议,旁听后还提出了几点意见,俨然幕后大老板的架势,会议结束后,薛荣叫陆安给他冲了被咖啡,终于尝到了熟悉的味道,苦得恰到好处,牛奶喝糖的比例也是他喜欢的,薛先生心情简直要飞。

     跟陆安讨了告别亲吻,薛荣顺路一拐,朝谭枫医院方向开去。陆安最近脾气稳定,没再那么拧着,薛荣跟他同居之后,日常作息也严格看护着,睡眠充足,吃饭也按时按点,看着气色好了很多。不过薛荣觉得陆安身体还是虚乏,他想找谭枫给陆安开点复合维生素之类的营养包养品。

     薛荣到的时候,谭枫刚忙完一场手术,累得跟滩烂泥似的靠在转椅上,瞧见不请自来的薛荣没好气问着:“干嘛呢?”

     薛荣拉过椅子,说着:“想给安安开点滋补的药,食补效果太慢,他最近情绪不错,可还是不长肉。”

     谭枫把腿翘到桌子上,问着:“情绪不错?你用什么缺德招数把人收拢了?”

     薛荣跟谭枫没什么好避讳地,直接说着:“前几天他从海岛偷偷跑回来,跟几个学生去山里玩,闹失踪似的,我找到他的时候很生气,回程路上没有控制好情绪,在山地里强要了他,他当时哭得特别凶,不过回来之后像是一下子想通了,没再闹。”

     医院不能吸烟,谭枫咬着烟屁股觉得牙根真他妈痒痒,都快把烟屁股咬烂了,谭医生终于发表感慨,道:“哎,我无话可说,不过我还是建议安安过来做一下心理疏导。”

     薛荣不解,问着:“为什么?”

     谭枫把香烟往桌子上一扔,说着:“之前怕他被你祸祸成厌食症、抑郁症,现在怕被你逼成自闭。薛总,问你个事儿,你觉得你对安安,是爱护,还是伤害?不是一般的那种伤害,是火上浇油的那种。”

     薛荣手指敲了敲桌面,大言不惭说着:“我觉得安安跟我现在很恩爱,新婚燕尔,谭医生嫉妒了?”

     谭枫抓起一支笔朝薛荣扔去,说着:“滚滚滚,丢人现眼,也就是看在安安的面子上搭理你,我跟你说,改天我约安安出来聊聊,试探试探。人心转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觉得他看开了,说不定安安只是懒得应付你了。”

     薛荣倒是不反对,说着:“他对你倒是不抵触,有空多跟他聊聊,他……也挺不容易。”

     谭枫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忍不住笑道:“得了得了,别在我这里卖乖,看着反胃,赶紧走。明天我歇班,去安安公司给他瞧瞧,药不能瞎开,滚滚滚,赶紧滚,你这人看着就烦,我真是心疼安安。”

     薛荣离开后,谭枫想给陆安打个电话,犹豫片刻电话还是没有拨出去,他有些顾虑地揉了揉自己太阳穴,看着薛荣做过的椅子发呆,天天骂薛荣傻逼,到底哪个才是真傻逼,不好说。

     陆安晚上见到了毛豆,失恋的毛豆没有什么理由再待着国外,家人都在这边,他自然倦鸟归巢,回到了祖国怀抱。不过陆安有点诧异地发现,毛豆……胖了一圈……以前豆芽菜似的火柴棒,变得有点圆润……像个拇指饼干……

     陆安愕然问着:“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毛豆捏了捏自己腮帮子上的肉,一脸无辜道:“不觉得胖点更健康吗?你看我现在多我可爱!”他说着靠在餐厅沙发背上,感慨道:“我无聊死了,安安,我失恋了!你都结婚了我却失恋了!等你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是不是还可怜地在单身!”

     陆安:“……”

     毛豆看起来懒洋洋的,不过一提到晚上要去哪儿,两眼立马变得晶亮起来,喊道:“夜店夜店!我要去风骚!安安你陪我跳舞!”

     陆安:“……”

     陆安最近作为一个作息规律,饮食有度的中年人,对于年轻人玩的夜店趴实在不感兴趣,通宵鬼混的日子早就翻篇了,他晚上还有几本经济学论著继续阅读,有几只股票想请教薛荣,还要给两个孩子讲睡前故事,说不定还要满足薛荣那方面的需求,总之,很忙,没空疯。他看了看时间,说着:“亲爱的,要不要去我那里住几天?”

     毛豆哀嚎道:“去看你们秀恩爱吗?”

     陆安一笑,说着:“我跟薛荣没什么恩爱可秀,不过是搭伙过日子。”

     毛豆摇头,一脸不屑道:“自欺欺人,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得回老爸老妈那里住几天,尽尽孝。”

     陆安摸了把毛豆乱毛说着:“终于懂点事了,回来就好,你回来我很开心,不愉快的事情总会过去的。对了,你学过德语又去留过学,过两天有个访问团过来,你给我做翻译吧,高薪。”

     毛豆应下,打趣道:“还真挺有小秦总的样子了,安安,你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陆安笑了笑,没再深问。

     薛荣固执地非要开车到饭店接陆安,顺便把毛豆送回酒店,毛豆跟薛荣打照面的时候,拿出陆安娘家人的模样,说着:“要是敢对不起我们家安安……”

     陆安嫌他聒噪,又觉得这种没有实质意义的示威太小孩把戏,打断道:“快点回去,早点回家,不准疯玩。”

     毛豆也挺无语,以前都是他管着陆安,现在怎么掉个儿了!

     薛荣开车回家途中,陆安问道:“谭医生明天约了我。”

     薛荣“嗯”了一声,陆安侧脸瞥他,又问着:“谭医生不像直男。”

     薛荣警惕地看一眼陆安,说着:“怎么,你想干什么?”

     陆安觉得薛荣警戒的样子挺傻逼,藏着心里的笑,说道:“想给毛豆找对象。”

     薛荣这才放心点头,不过也没给谭枫说什么好话,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事实,说着:“他私生活很乱,斯文败类一个,喜欢小男生。”

     陆安在心里对薛荣竖了个中指,决定明天将薛荣的描述原封不动地转述给谭枫,对质一下。

     晚上睡觉之前,薛荣自然贪恋地讨要了一番,陆安也全当是发泄,耐着性子等薛荣鼓捣完,薛荣要帮他打理,陆安也没拒绝,俩人坐在宽敞浴缸中,薛荣从身后抱着他,感慨道:“安安,这样的生活,我感觉很满足。”

     陆安没搭话,懒懒散散地听着薛荣发表酸溜溜的感言,等干净舒爽上床后,陆安躺在大床一边安静闭着眼睛,直到听到薛荣呼吸平稳睡熟了,他才轻手轻脚下床,走到卫生间里。

     他从卫生间角落小柜子里拿出药瓶,取了两片白色药片吞下,叹口气,坐在浴缸沿儿上发呆。

     薛荣在陆安从床上起身那刻睁开了眼睛,他悄无声息地站在浴室外面,透过狭长的门缝将陆安的举动瞧得清清楚楚。

     薛荣这样敏锐的聪明人怎么会觉察不到平静之下的暗流涌动,只是假象太美好,他不愿太早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