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囹圄篇01
    上车前,陆安站在车门旁回头看了一眼黑夜里远山的暗影,乡间夜晚的灯光不甚明亮,但是薛荣还是非常清楚地看到了陆安脸上无法遮掩的落寞。就那么不愿意回到他的身边吗?薛荣心里更是不悦,他把陆安推进车里,随即也坐了进去,说道:“我对你看来是太宽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我当空气吗?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陆安没有答话,他避开薛荣咄咄逼人的目光,隔着车窗看到站在车外的陈源,想了想,摇下窗户,说道:“我没事,回去吧。”

     刚才陈源挺身出来阻止薛荣,被陆安拦下,陆安没有异议地跟着薛荣身后上车,陈源一肚子不解和担忧,却也不好再干涉太多,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安上车离开。盯着车子越走越远,陈源想,这个人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哪里还有一丁点混世魔王二世祖的模样,也没有一丁点网络文学大神宁小安的模样,这个秦安,拘谨、没落、沉默,消瘦无力地老是叹气,眼神时常空茫茫散散地盯着某处发呆,小心翼翼地像是连呼吸都要压抑。

     陈源知道陆安的真实身份,秦家最小的儿子,秦安。

     五年前,陈源家里破产,就是因为跟秦炎在一个项目上竞争落败,随后导致恶性循环,生意越做越艰难,赔了之后很久都没有恢复元气,家里很快负债累累,彻底破产。虽然不至于家破人亡闹出人命,不过全家人的日子也不见得多好过。陈源那时候已经念大学,算是个懂事的半大小子,因为这件事,他对秦炎一直耿耿于怀,没少想打击报复之类的少年志向。前段时间听说秦炎飞机失事,倒也感慨了一番世道轮回,他以为秦家要倒,没想到却被小儿子秦安撑了起来。

     陈源打听了一些秦安的事情,了解之下,有些出人意料,原本当成八卦来听,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能在校园里遇到,他看过秦安出席秦家宴会的报道,也看到网络上扒出秦安就是写手宁小安的帖子,自然记得秦安照片上的模样,陈源是从一开始,就认出了陆安。

     他并无什么好心,也说不上是什么歹意,生意有赚有赔,不至于非得积怨到谁身上,陈源只是有些好奇,所以才会主动又联系陆安来山里玩,原本只是无聊打发时间随手发的试探短信,没想到陆安真的会答应过来。

     陈源很意外地撞见陆安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光着的上身上不满了吻痕和抓痕,那种野蛮和疯狂一看就不是女人能够留下的痕迹,陈源不敢想近乎可以称得上□□的xing爱发生在陆安身上时一种怎么冲击视野的jin忌感觉,,但是他不否认,那时候显得沾染着青紫痕迹的脆弱陆安,真的很撩动人心。

     陈源的疑惑一直不动声色地深藏心底,直到看见来接陆安离开的男人。很多无法明言的苦衷都写在陆安临走时候的眼神里,陈源几乎可以肯定,陆安过得很糟糕,只是身为一个外人,陈源只能怀揣着复杂心绪,无所作为地目送陆安被带走。

     连一个外人都能察觉出的事情,薛荣作为靠在陆安身边最近的人,又怎么会毫无察觉。回城的路上山路有些颠簸,陆安看起来仍旧是神情紧张,紧绷着身体,甚至都没有依靠在车座椅上,薛荣实在是看不下去,敛起脾气,放低身段软言软语说着:“睡会?”边说边伸过去胳膊想让陆安靠他身上。

     陆安被薛荣一碰,警惕地猛往车门处一躲,薛荣手指落空,皱着眉头盯着陆安,陆安被他瞧得有点心慌,挺怕薛荣一时兴起又压着他干那事,车子没开出去多久,陆安就察觉薛荣那里硬挺着,陆安知道薛荣没什么廉耻原则,真是想要,完全不分时间地点场合。

     陆安一脸警惕和戒备,弄得薛荣心里更加烦躁,他强压着火气,把陆安抓到胸前,摁着脑袋让陆安趴他肩膀上,陆安浑身僵硬,薛荣有点恼怒地抬起他下巴,问着:“你到底想怎么样,嗯?”

     薛荣早就准备了满腔满怀的热情和柔情,带着以前跟陆安相处时的亏欠和内疚,想要好好补偿补偿陆安,想给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家伙一个避难的港湾,想跟其他恩爱夫妻一样认真相信一次稳固的爱情缔约,他做出了很多让步和妥协,不吝惜任何时间和金钱,他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怜惜和真爱一个人是什么强烈的感觉,淹没理性,冲昏头脑,天下唯有他才能拥有的强烈占有yu望,清晰刻骨。薛荣这种人,不在意的时候,那是心冷如石,在意的时候,又会偏执得像个疯子。他是真的想非常认真地对待跟陆安的感情,只是低估了陆安的抵触。

     热火烧在了冰山上,冷水浇在了火炭上,刺啦刺啦冒气蒸汽的迷雾,蒸腾迷茫得人心浮躁。薛荣现在心里真是有些气急败坏,他平顺一生,成功无数,被人追捧,被人跪舔,何曾遇到陆安这种冷硬。薛先生在海岛高烧,以为新婚爱人真是去给他买新鲜椰子汁去了,满怀欣喜地左等右等不见人,冒雨出去找人,查询半晌才发觉陆安竟然已经自己坐飞机回国了。

     薛荣气愤之余托国内朋友先调查陆安的行踪,等终于在郊区山庄找到陆安,却看到他跟一个年轻男孩同住在一个民宿,远远甚至看到那个男孩背着他下山,亲密无间,言笑晏晏,那种轻松和毫无防备的笑容,薛荣早就许久未见。

     酸涩醋意并不是什么新鲜好体验,薛荣一直压抑着脾气,可是陆安明显的拒绝态度还是激怒了他,薛荣本想回到家再跟陆安好好谈谈,可实在压不住火气,在车里就开始问着:“你究竟想怎么样?”

     陆安的表情有点无辜,几日间变得更加消瘦似的脸庞挣脱不开薛荣大力牵制的手指,他嘴唇微动,像要多什么,最终却仍旧是选择沉默。

     薛荣被陆安的沉默弄得心火更盛,咄咄逼人继续逼问道:“你有什么不满?这不是你以前最想要的吗?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救活你的家业,帮助你的朋友,也放任你耍点小脾气,给你稳定的婚姻关系,怕你心里不踏实也要跟你签订财产转赠协议,对了,我甚至把遗嘱都进行了更改,你是我全部财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你还想折腾什么?是想为了验证我现在对你多在乎吗?”

     陆安被薛荣逼问地胸口憋闷,透不过气来,他不想吵架,但是又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很多事他同样茫然无措,自己都想不出答案,该怎么去回答薛荣呢?陆安红着眼睛,小声说着:“我不需要那些,你没必要……”

     薛荣松开手,看着陆安下巴上的红印子,冷笑道:“那你需要什么?说出来听听,我满足你。”

     陆安眼神游移,飘忽不定地看看车窗外忽闪而过的高树远山,手指像个紧张孩子似的扣着门把手旁的皮质内饰,用更小的声音说着:“薛荣,你能不能……我想自己过段时间……”

     薛荣简直笑出声来,肚子里的燥火彻底迸发出来,他说着:“目前为止,你是我最大的一笔投资,怎么,想要我连个水花都见不到就收手?安安,你幼稚园没毕业吗?”

     陆安一听,知道根本讲不通了,在薛荣的逻辑里面,投资与回报的理论,适应于世间的一切,他是绝对成功的商人,又怎么会做赔本买卖呢?他选择要得到薛荣扶持,就得相应的付出代价,薛荣说得一点都没有错,陆安想,自己不该得了便宜又卖乖,当了biao子又要树牌坊。

     陆安不再言语,沉默着垂下目光,不想再激怒薛荣,可薛荣更加容忍不了陆安的沉默不语,在薛先生眼中,那无异于是一种毫不妥协的沉默示威,他气道:“因为跟那个年轻学生过得太开心,所以转头就想叫我滚蛋,怎么,你们想双宿双飞?那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他叫陈源,研三学生,正在经贸时报实习,我这里有很详细的调查,你要不要看看?恐怕我都比你了解他了解得多?我是舍不得动你,不过真给我带绿帽子,绝对也不会饶过他,毁掉一个年轻人前途的方式很多,你不要低估我的报复心。”

     陆安不耐说着:“跟他有什么关系?你威胁一个学生,有意思吗?”

     薛荣道:“维护他你倒是愿意讲话了。”

     陆安疲倦地用头抵在车窗上,说着:“我就是想散散心。”

     薛荣把他脑袋拨过来,固执地让陆安继续靠在他肩头上,说着:“好了,不跟你计较了,安安,开心一点好不好?”

     前面路口蹿出一只小野猫,司机猛刹车,陆安被急停弄得心里恶心,说着:“想下车喘口气。”

     薛荣叫司机在路边停下,陆安打开车门快步走出去,薛荣去拿了瓶装水和纸巾,不过是转眼工夫,等他在回身,却发现漆黑的路边哪里还有陆安的人影,薛荣心头一惊,非常不好的感觉萦绕心头,他大声喊了一声“陆安”,没有回应,薛荣头脑里“嗡”一下,想着他不会是黑灯瞎火跑到山里去了吧!难道就那么想逃离!

     心慌之余是更强烈的愤怒,薛荣现在脑中只剩下几个大字不停闪烁:“他就那么想离开!”本就心气不顺的薛荣,一下子到达了暴怒的极点,他大声喊道:“陆安!”

     陆安仍旧没吱声,片刻后传来脚步踩踏草木落叶的窸窸窣窣声音,借助车灯的余光,薛荣终于看到几十米远的地方,陆安正缓缓直起腰来。薛荣大步跑过去,猛然压着陆安后背将他抵在一旁的树干之上。

     陆安一惊,问着:“发什么疯?”

     薛荣开始脱陆安衣服,冷冰冰说着:“不想跟我再谈感情了是不是?好,随你的意思。”他反剪的陆安胳膊,撕扯下衣服,压制陆安猛烈的挣扎,说着:“想走由不得你。”

     粗糙的树干磨损着陆安的皮肤,他很疼,意识模糊之间指甲死死扣住树皮间的缝隙,薛荣在占有与失去的恐慌之间完全没了往日的风度和分寸,他想教训陆安,想惩罚他,想叫他记住逃脱的可怕代价,陆安身体慢慢软了下来,无力地斜斜靠搭在树上,薛荣抱住他,并未停止入侵,扬起陆安的脸庞继续亲昵的亲吻,他擦着陆安肆虐蔓延的眼泪,说着:“乖,好好待在我身边。”

     又是一场疯狂契合,薛荣顺应自己的霸道和野蛮,强要了陆安,俩人相识这么久,这种残酷的事实好像是第一次发生。事态升级,发泄之后的薛荣看着瘫软在地的陆安,明白确实很多事再无法回到从前。

     他想好好对待陆安,想给他呵护和保护,结果仍旧是伤他最深的人。薛荣的怒火早就熄灭,连同那点积攒良久的温存和怜悯,陆安的表现实在有些不识时务,他不喜欢这样不知趣的人,也开始疲于应对陆安冷冷的态度和时常闹出的逃离戏码。

     薛荣并非善类,他踩着刀尖走过若干风雨,有着自己的界限和行为准则,他不愿意再这么放任陆安,浪费精力和时间,既然注定是他的人,那他就要用他的手段去得到,哪怕是一场残酷的掠夺。

     没人听得到薛荣心底的叹息,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蹲下身给的陆安穿好衣服,陆安红通通的眼睛看向薛荣时候已经明显增添了畏惧和瑟缩。薛荣亲了亲他的鼻尖,拿出两枚钻戒,先给自己戴上,然后把另外一枚带到陆安手指上。

     黑夜没有淹没钻石闪耀的光芒,像是不愿让纯洁而忠贞不渝的爱情蒙尘。

     陆安看着手指上的钻戒出神,他回头看了一眼薛荣,开始哭,哭得懦弱,悲伤,全无一个成年男人该有的气魄和担当,他缩在地上,伸着僵直的手指,手指之上是崭新闪亮的婚戒,陆安觉得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泥沼,淤泥已经没过了口鼻,要将他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