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故人篇04
    世上有很多巧合的事情,但是巧合到这种程度就有点诡异了,此刻秦炎显得格外慎重,单独把陆安叫进了二楼书房,秦宁在外面招呼了一下陈源他们,也进了书房,顺手把门关上了。兄弟三人同处一室,气氛有点严肃的味道,秦炎问道:“安安,你有什么看法?”

     陆安脑子里乱成一锅粥,犹豫道:“我不太清楚。”

     秦宁在一旁也是叹口气,说着:“哥,安安这几年没管国内的事情,跟薛荣也没有联系,他能有什么看法,我看这事,还是回去调查调查才好,安安不想回去的话,大哥跟我回去也行,总之,不该放任不管,万一……”

     陆安捏了捏眉心,说着:“以前薛荣倒是提到过,说想要孩子,但是我没有同意,更不会按照薛荣说得去实践,所以……所以不可能的吧!”

     秦宁无奈笑了笑,说着:“问题就出在这里,你跟他是很亲密的关系,如果他真想给你创造个孩子,有了你的种,哪怕没有你的参与,也照样能成功。”

     秦宁把话说到这地步,陆安感到一股子恶寒,想想薛荣那种狠绝劲儿,倒也不是干不出来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没了谱,有点无助地瞅着秦炎。秦炎道:“还是要回去一趟,安安你不要想太多,要是有缘,领养没有血缘的孩子也是喜事,更何况……”秦炎没有再说下去,未出口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

     陆安点头,说着:“哥,我跟你一起回去。”

     事发突然,所有人的心都悬着,实在是事不宜迟,秦炎带着陆安最快时间奔回国去。登机前陆安对着送别的陈源说道:“抱歉。”

     陈源大方笑了笑,拥抱了陆安一把,安慰道:“我也喜欢孩子,你放宽心。”

     陆安感激地笑了笑,匆匆跟在秦炎身后登机了。

     仍旧是谭枫接的机,谭枫跟秦炎客气打了招呼,上车后跟陆安说话便老友似的随意起来,第一句话就是吐槽道:“有时候真觉得薛荣是个疯子。”

     秦炎冷笑,陆安哭笑不得,只听谭枫继续道:“我没想到他会突然死了,帮你假死去打击薛荣,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点愧疚。原本我想着,等时间久了,你们都不介意了,就不再瞒着薛荣了,现在可好,人都没了。他最后这两年过得神神秘秘,鼓捣出再怎么神经质的事情,也不足为奇,凡事讲因果的话,他可能也是太寂寞了。”

     谭枫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了,只是丢给陆安一个了然的眼神,陆安想起三个月之前回来,离开薛荣墓地的时候,谭枫曾经感慨道:“薛荣恐怕对你,是用了真心。”

     想起从前种种,心里未免有些沉重,陆安瞧了瞧大哥秦炎的脸色,垂着眼睛老老实实坐着。他们下飞机后甚至没有吃个饭停顿休息的打算,直接奔去了第三福利院。

     福利院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刚刚开始吃晚饭,老院长站在门口接待了他们,因为之前谭枫来过,老院长指了指靠在窗边的两个孩子,说着:“就是那两个娃娃。”

     陆安看到了那两个孩子。

     孩子们的晚饭煮的面条,长得像薛荣的那个小孩一板一眼地拿着叉子,吃得有条不紊,而旁边那个像陆安的孩子好像还不怎么会用叉子,直接上手抓面条,抓一把就往嘴巴里填,才吃几口就弄得浑身汤水。等前面那孩子已经吃完,后面这个孩子才勉强送进口里几根,前面孩子瞅了两眼,很自然地抄起自己叉子,开始喂身边的孩子。

     老院长一脸慈祥解释道:“这小哥俩一直这样,弟弟倒像货真价实两岁的孩子,哥哥就显得早熟得很。”

     陆安他们没有进去打扰孩子们吃饭,直到吃好了饭,院长才喊人把两个孩子带过来。弟弟很是认生,非常紧张地贴在哥哥身后,瞅着眼前三个陌生男人,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就开始嚎啕大哭,抱着哥哥大腿蹲在地上,哭得心肝抖碎了似的。哥哥也是一脸戒备地看着几个大人,毕竟是两岁孩子,也是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

     陆安瞧着跟自己很像的那个孩子哭得那么惨,再看看长得像薛荣的孩子紧紧握着弟弟的手,心里一阵酸涩,拿出老院长偷偷塞过来的棒棒糖,递给了两个孩子,弟弟这才抽抽涕涕停下来,怯怯地接过了糖。

     按照秦炎的意思,是立刻做个亲自鉴定,陆安没有意见,让谭枫着手去弄了,秦炎也跟着一起去了医院,陆安则留下来想多看看两个孩子。

     问院长两个孩子叫什么名字,院长说送来的时候没有说名字,院里阿姨便把哥哥叫磊磊,弟弟叫宝宝。陆安趁着糖果的诱惑,将宝宝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小孩骨骼瘦瘦的,细细的胳膊腿,软软的小肉肉,毛茸茸的头发丝,陆安想着,就算不是自己的血脉,也想收养这孩子,可怜见的。

     磊磊则安静得多,拿着棒棒糖坐在一旁,陆安瞅着明显是缩小版薛荣的小屁孩,心里有点恶劣地捏了一把磊磊的肉肉腮帮子,磊磊戒备地瞪陆安,陆安冲磊磊做个鬼脸。

     亲自鉴定结果出来之前,陆安在福利院住下,帮着院里的人照顾孩子,也观察着这对双胞胎的举动,经常看到宝宝吸溜着鼻涕跟着磊磊身后,磊磊则冲在前面抢玩具给宝宝玩,倒也兄友弟恭和谐得很。

     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陆安看着文件袋里的几张纸,就算是有了心里准备,还是头脑嗡了一下,说不出对薛荣该报以什么样的感情。

     宝宝跟他有血缘父子关系,磊磊没有。两个孩子之间也没有血缘关系,并不是双胞胎。

     爱哭鬼宝宝是陆安的儿子。

     秦炎跟陆安深谈,问陆安是什么意思,陆安说着:“宝宝肯定要待会咱家里的。”

     “那薛荣的孩子呢?我是说,如果磊磊是薛荣的儿子呢?你准备怎么处理。”秦炎问着,薛荣已经过世,到底磊磊是不是他的血脉,单从面相上来下决断,并不可靠,虽然都是*不离十的事情。

     陆安没有立刻回答,秦炎说着:“可以找条件不错的家庭收养,我们承担费用。”

     陆安仍旧没有讲话,他心里很乱。如果薛荣活着,知道这家伙竟然背着他弄出这么荒唐的事情,陆安肯定会盛怒。生出来也就生出来了,薛荣竟然将两个孩子扔进福利院,这么小的孩子,哪个家庭里不是当成皇帝宝贝供养着,陆安想起宝宝细条条的胳膊腿,心里愈发难受。

     可是,薛荣去世了,这件事也就变了味道,陆安有些疑惑到底薛荣家族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竟然不敢将孩子留给亲人,反而叫人直接送到福利院,还指明等待自己去把孩子接走。如果自己一直看不到那封邮件,岂不是这辈子都会跟亲子离散?

     其中缘由实在叫人想不通,陆安肚子里暗暗骂了一顿薛荣傻逼,骂归骂,还是生出些苍凉,薛荣的最后两年,是不是靠着这两个孩子的慰藉,才得到一些安心。这个念头一生出来,陆安立刻否认,继续又骂着薛荣傻逼,傻逼薛荣怎么会空虚寂寞呢?那个疯子。

     陆安想着缩小版的薛荣磊磊,又想着磊磊跟宝宝牵着小手睡午觉的依赖样子,末了也只是叹口气,说着:“算了,人都死了,我还计较什么,不管是不是他的孩子,既然从小当成双胞胎养大,孩子间都有感情了,没有分开过,就别分开了。”

     陆安想,薛荣暗地里帮他生养了孩子,着实够阴险,但是如果没有薛荣,陆安这一生,大概不会鼓足勇气拥有自己的孩子。

     秦炎尊重陆安的决定,便同老院长办理手续去了。陆安过去给两个孩子收拾东西,小孩子没什么可收拾的,只有几件旧旧的衣服,还有颜色暗淡的玩偶。收拾的时候两个孩子也凑到跟前,宝宝说话晚一些,现在还只会咿咿呀呀指着东西叫唤,磊磊口齿清楚,但是喜欢沉默着,仍旧是戒备地看着陆安。

     陆安看着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干脆坐在一旁想和孩子们玩玩,他顺手拿起一只有点脱毛的玩具小熊,一直安静沉默的磊磊突然开始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冲到陆安跟前撕扯着小熊夺到自己怀里,哭喊着:“爸爸,爸爸。”

     宝宝被吓了一跳,也跟着大哭起来,磊磊哭得格外伤心,连喝下去的奶粉都全部吐了出来,哭到后来都顺不过气了,吓得陆安喊来阿姨抱起磊磊哄着。

     陆安被孩子哭得有点心惊,阿姨一边抱着磊磊一边说着:“这个玩具是他入院的时候带来的,平时宝贝得很,谁也不让碰。平时都以为半大孩子不懂事,小孩子其实什么都懂着呢,记事也记得清楚,磊磊这是想爸爸呢,这俩孩子家长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哎,可怜了两个孩子。”

     陆安抱过稍微平静些的宝宝,看着哭得打嗝的磊磊,终于收不住眼泪,也吧嗒吧嗒往下掉,磊磊喊得爸爸是不是薛荣?薛荣去世之前,一直抚养这两个孩子,抚养得用心吗?对孩子好不好?那个傻逼为什么突然就死了,扔下两个孩子在福利院大半年。不,自己为什么非得懦弱到要假死离开,薛荣有错,他也有错,最后都让孩子遭受了额外的磨难,这么一丁点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都还不会自己吃饭……

     陆安实在是收不住眼泪,他让阿姨先照看着孩子,自己跑出去,蹲在路边使劲擦了擦眼泪,深呼吸,愤恨想着:王八蛋薛荣,你的儿子以后管我叫爹,跟你没屁点关系!连死了都要欺负我一把,我要跟你儿子抹杀你的存在!傻逼薛荣。

     骂完薛荣,陆安心里却仍然难受,他现在想干的,其实是想扇薛荣两个大耳瓜子。

     可是,可是薛荣已经不在了。

     陆安继续使劲擦了擦眼睛,他是当爹的人了,得拿出气度和胸怀来,不让叫薛荣那混蛋瞧了笑话去,哎,傻逼薛荣!你他妈偷了我的蝌蚪去种了儿子,你麻痹不会放个屁吗?!

     陆安算是将复杂的感情找到了宣泄口,将薛荣祖宗十八代用各种脏话轮了个遍,这种事本该早就干,而且是当着薛荣的面儿干,但是当时迫于形势,又没有心境,便没了机会,现下终于逮到机会了。

     陆安毫不吝啬地骂着薛荣,用所知道的一切脏话,好歹陆安以前是个写小说的,来个长篇咒骂并非难事,等他蹲在路边骂得已经不会再流眼泪了,这才站起来,抖抖衣服,朝着那两个奶娃娃走去。

     带着两个孩子离开的时候,哥哥磊磊绷着一张小脸,介于哭和不哭的边缘,瞅着福利院的阿姨和老院长,弟弟宝宝则直接就是嚎啕大哭,在陆安怀里挣扎不休,还是秦炎拿着一大兜零食才哄得两个孩子上了车。

     陆安瞧着自己身边安全座椅上的两个孩子,终于接受了自己喜当爹的事实,宝宝吃完棒棒糖又开始哭,陆安手足无措一脸懵逼,只能心里继续暗骂薛荣是个王八羔子,并祝他投胎直接做个王八羔子。

     孩子哭哭闹闹,上了飞机倒也疲倦了,果然睡着的时候最安静,像两个小天使,浑身警戒紧绷照顾两个孩子的陆安瞅着俩孩子,终于松了口气,脑袋往身边大哥秦炎肩膀上一歪,长长叹了口气,说着:“哥。”

     秦炎摸了摸陆安脑袋,有点安抚的意思,语气平和说着:“坦然面对吧。”

     陆安也想坦然,但是等他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在一大家子面前的时候,就有点坦然不起来了,尤其是里面有个不怕事大的混世魔王休斯先生。秦炎口风严谨,并没有提前跟大家透露什么,所以回来后,一大家子一起傻眼。

     休斯听完陆安言简意赅的陈述后,一脸惊奇,瞅着陈源不在附近的空档把陆安揪过去,问着:“你就这么当了个便宜爹?!一下子弄出两个便宜儿子!等等,重点是薛荣跟你同居的时候背着你把你精精偷出去试管了个孩子?!我擦,我想静静……我想起了一个知音体标题《前男友深情缠绵偷精生子》……”

     陆安一脸生无可恋,正巧两个在车上睡着的孩子又醒过来,看到一众围观的陌生人士,立刻嚎啕大哭起来,陆安一个头两个大,跑去拿了尿布和奶瓶,慌手慌脚地没了谱,弄得两个孩子哭得更厉害。

     好在二哥秦宁是个带孩子的好手,赶紧过来帮忙,柔声柔语地安抚着两个孩子,教陆安冲奶换尿布,陈源也在一旁搭把手,瞅着两个孩子一脸好奇。陆安慌乱中瞥了一眼陈源,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着:“晚上跟你解释。”

     晚上哄着两个孩子睡了,陆安累得一头扎进床里,陈源坐在一边伸手给陆安按摩起来,陆安翻身,握住陈源的手,说着:“你怎么不问?”

     陈源笑了笑,说着:“我喜欢你,当然也会接纳你的世界。”

     陆安觉得这情话说得有点肉麻,嘿嘿干笑了两声,这句话他当时只是听成了情话,多年后回忆起来,才察觉陈源当时心情该有多复杂,爱情面前非得做个大度的人,到底不是多畅快的事情,陈源有陈源为人处世的智慧和胸襟,当年是,多年以后也是,所以陆安跟陈源这一生,即使不能成为白头偕老的伴侣,却也是相互关心扶持的挚友。

     之后的日子着实忙乱,两个孩子水土不服,第二天就一块发烧,退了烧又腹泻,磊磊身子骨倒还强健一些,宝宝却一直这里那里不舒服,拉肚子好不容易好了,又开始出疹子过敏,小娃娃来了没多久,更是瘦得小脸不如巴掌大,看着格外可怜。

     磊磊适应能力强些,慢慢地跟身边人熟悉后,戒备心不那么重了,偶尔也会黏在陆安或者休斯身边,陆安看着磊磊那张薛荣模子脸,真是总有点干点啥的冲动,冲动后便默默反省,想着这以后也是我的儿子,我养老送终的儿子哟!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不能跟两岁的孩子一般见识!

     兵荒马乱的两三个月过去,两个孩子终于适应了环境,家里的大人也都熟悉了,慢慢就玩开了,颖颖和阳阳两个哥哥姐姐也喜欢跟两个娃娃玩,家里终于不再每天都是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了,陆安总算松口气,这才有空想起该去市里跟陈源见个面约个会,过一下两人空间。

     他已经很久没跟陈源上床了。

     陈源实验室很忙,陆安弄着两个孩子更忙,时间都不自由,对不上点儿,偶尔匆忙见一面,时间地点不对,便没有那个的心情。陆安觉得两人好歹是情侣关系,再这么着,就真的疏远了。

     陆安想给陈源一个惊喜,没打招呼就去陈源那边了,走到陈源楼下的时候,看到陈源跟一个金发女孩站在一起,女孩临走的时候还亲了陈源面颊一口,虽然像是老外的理解,但是亲昵显而易见。郎才女貌,陆安看着都觉得养眼,他想着到底是自己干涉了陈源的生活,他倒是拜薛荣那个混蛋所赐当了一次便宜爹,那陈源呢?陈源的未来呢?陆安觉得陈源一开始也是直男小青年一枚。

     为了避免陈源尴尬,陆安等了一会又给陈源打的电话,陈源果然惊喜,匆匆跑到陆安在的地方,说着:“你终于有空想起我来了!”

     陈源是真的开心,晚上喝了点酒,便拿出年轻人的勇猛劲儿,折腾得陆安眼冒金星浑身酸疼,非常后悔主动送上门来,还不如在家带孩子!

     时间就这么安稳流逝着,个人在个人的缘法里,倒也自在。

     养孩子固然辛苦,但是能见证孩子一颦一笑一哭一闹之间有趣的成长,更是蜜汁快乐的事情。日子一天天过,两个孩子适应得很好,在社区幼儿园也安稳参与了进去。转眼孩子都快三岁了,匆忙一年之间,陆安这个奶爸给孩子挑选着生日蛋糕的时候,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骄傲感,当爹的心哟!

     陆安拎着蛋糕进门,磊磊走着前面,一副人小鬼大的精干模样,昂着小脸问道:“爸爸,盒子里是什么?”

     陆安瞅着薛荣缩小版的磊磊,还是有点出戏,咳嗽一声,说着:“儿子!给你买的生日蛋糕!”陆安的小心思,将“儿子”两个字念得格外重!

     宝宝也跑过来,贴到陆安腿上,问着:“爸爸,我想吃……”说着还吸了吸自己小手指。

     陆安招呼阳阳跟颖颖先领着两个孩子去玩,自己去了厨房准备给一大家子做顿丰盛的晚餐。他把手机刚放下,发现弹出一个对话框,陆安趁着还没洗手,点开看了。

     是谭枫发来的:“唐洛刚才来找我,有些事要跟你说,方便的时候回电。”

     陆安真是费劲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谭枫说的这个“唐洛”到底是谁,时间像是已经间隔了非常久远的光阴,陆安觉得自己能记得还有这么一个人,真是不容易,他给谭枫打回去电话,说着:“又有什么屁事?我说你总是提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几个意思?你这是想拿薛荣刺激我看我有没有精神病不成?小爷我早就康复了好不好,谭医生你知不知道跨国话费很贵?”

     这一年当了爹的陆安显现出些彪悍的性子,谭枫倒是习惯他夹杂棍棒的吐槽了,默默听着,然后点上香烟,吞吐口烟雾后才说道:“唐洛跟我说,薛荣事故身亡,可能另有隐情,他怀疑是被人安排的谋杀。”

     陆安一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谭枫说着:“说实话,当初我也怀疑过,这事我告诉你,你愿意往心里去,就寻思寻思,不愿意听,就当没听过。反正……”谭枫叹口气说着:“反正人早就死透了。”

     谭枫说完挂断了电话,陆安心里百味陈杂,突然觉得如果薛荣是被害的,倒是很多事都能讲通了,比如安置两个孩子时候的仓促和欠考虑。陆安放下电话,回头看了看孩子们,磊磊正往宝宝手里递着一个草莓。

     陆安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薛荣这个人,好像成了他这辈子过不去的坎儿,简直都有点生死相随的意思了。

     陆安洗了一盘蓝莓,端到两个孩子面前,磊磊抓起一小把,笑着先给宝宝嘴里塞一颗,又给陆安嘴里塞一颗,软糯糯说着:“爸爸,吃。”

     陆安盯着小版本薛荣有点走神,都没尝出蓝莓的酸甜滋味,他摸了摸磊磊头发,说着:“乖乖,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