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故人篇02
    几年后陆安送陈源离开的时候,已经颇有成熟风度的陈源苦笑着说道:“也怪我,贪心太多,受不了你不能百分百投入。”

     相处几年,陆安感激此刻的好聚好散,温和说着:“我们一直都会是家人。”

     陈源无奈道:“你也就只是把我当成家人而已,一开始就是。”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百分之百的感情热忱,一生大概只有一次,已经给了别人,自然无法再给第二人。陆安的那些掏干青春的感情,已经给了薛荣,像是早就耗干了他这一生爱情的精力和热忱。他愿意爱护陈源,照顾陈源,却真的给不出一份对等火热的感情了。

     那是几年之后的事情,此刻的陈源还是对着未来充满信心的青年人,对于未来的无奈和分离并没有那么多担忧和预想,他很满足现在的状况,更喜欢身边的爱人。

     揣摩着陆安的喜好,陈源琢磨着中餐馆的菜单点了菜,跟服务生说完后,陈源从菜单上抬起眼,看向了站在前面柜台旁的陆安。距离不远,陈源清楚看到了陆安脸上凝重的表情,也看清楚陆安将一份报纸仔细叠好,收进了衣兜。陈源想起身过去,陆安却已经平静地朝着他走了过来,陈源问道:“怎么,有事吗?”

     陆安抬眼看了看窗外,目光散散的越过了陈源,摇了摇头,说着:“没事。”

     陈源见他一副不想多语的样子,便不再多问,给陆安倒了茶水,等着上来菜,又给陆安夹菜,说着一些当地的有趣故事。陆安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几次听岔了,搭话都搭错了。陈源以为陆安上来了乏劲儿,便说着:“吃了饭还要出去玩吗?看你有点累,要不先找个旅馆休息?”

     陆安闻言,手不由自主地按了按衣兜里的报纸,欲言又止的迟疑之后,说着:“好,先找个地方歇歇吧。”

     陈源从网上订好房间,载着陆安过去,陆安进屋后直接去了浴室,陈源有些疑惑,盯着浴室门看了片刻,还是很克制地没有进去打扰。

     隔着一道门板,陆安握着手机,上国内的网页搜索了一些新闻。

     薛荣,疑因酒驾,驾车在海边公路上失控,撞到围栏后坠崖冲进大海。

     陆安从口袋里拿出被折叠得布满痕迹的旧报纸,盯着上面薛荣的黑白照片出神。薛荣的脸俊朗英气,哪怕今日再看,陆安仍觉得很是契合自己的审美。薛荣是个好看的男人,不过脾气也够坏,又自私,又霸道,不是好相处的人。

     陆安心里木木的,他甚至在想,故人辞世,凭着他跟薛荣的纠纠缠缠,到底该不该掉几滴眼泪为薛荣送个别,正想着,突然看见手中报纸被水渍打湿了一点,陆安抬手一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掉出眼泪了。

     “我怎么会掉眼泪呢?没有必要掉眼泪的吧。”陆安木木地想着。

     是为薛荣哭吗?陆安想,我明明不在意他了,他的生死,便是陌路人的生死,不该动情难过的。可就是控制不住地难过,陆安擦了擦眼睛,深深吐纳呼吸,平静着情绪,想着:“我大概就是为自己难过罢了,毕竟耗了那么多年的光阴。”

     陆安想,当初薛荣听到他的死讯,又是怎样一种心情。

     陆安突然很想去薛荣的墓地看一看,面对这样匆匆终结的生命,总是有些于心不忍。他选择用假死解脱薛荣,甚至不去考虑会对薛荣造成什么影响,干净利索地走了,难得彻底自私了一次,有恨有怨,却并未期待这样的英年早逝,还是那句话,他希望薛荣也能过得好一些。

     陆安捏着那张皱皱巴巴的报纸发呆,直到陈源担心地过来敲门,陆安长叹一口气,重新将报纸叠好放进衣兜里,打开门,朝着陈源笑了笑,说着:“你先洗吧,我去打个电话。”

     陈源想说什么,陆安却已经握着手机步履匆匆地朝着旅馆外面走去,陈源皱了眉头,却也识趣地没有跟过去,他总是习惯给予陆安空间和时间。

     陆安的电话,是打给谭枫谭医生的。

     时隔近两年,这是陆安跟谭枫的第一次通话。谭枫接到电话后有点惊讶,问着:“真是你?安安?”

     陆安听着谭枫声音,心口滞滞地,说道:“是我,谭医生。”

     谭枫沉默的空档,陆安问着:“我想问……薛荣的事情。”

     谭枫明显有点疲乏地叹了口气,说着:“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打过来电话就是问这个吗?安安,我说你真是……薄情寡义。”谭枫略一停顿,似乎是在叹气,继续说着:“是,他死了,死得透透的,都三四个月了。”

     陆安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谭枫那边响起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点上了烟,陆安听到谭枫微哑的声音说着:“你现在才知道?”

     陆安低声“嗯”了一句,说着:“刚知道。”

     谭枫说着:“你走了,也都快两年了。”谭枫言语间有些感慨的意味,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倒是你想回来的话,也没什么顾忌了,不过我估计你也没有回来的打算。”

     陆安也不可闻地叹口气,问道:“他……薛荣这两年,还好吧。”

     谭枫却是笑了笑,说着:“人都死了,还关心活着的时候干什么?你又是想他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

     谭枫话语间明显带了点针锋相对的意思,谈不上刻薄和讽刺,却听得陆安心里难过,他说着:“是啊,人都死了。”

     陆安一时间不想再多说什么,问候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独自站在旅馆外面,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隔天陈源主动提出提前结束旅程,说是学校里有事情需要回去处理,陆安暗暗松口气,顺着陈源的意思,一起启程回去。陆安知道,陈源大概看出了什么,特意给他时间缓冲。

     薛荣去世的事情,恐怕身边的人都是知晓的,不过都没有告诉他罢了。

     不告诉他也是对的,回到小镇之后,陆安重新开始了失眠。薛荣活着的时候,开始时候是他陆安梦寐以求的春梦,后来变成避之不及的噩梦,到现在,一个迟来的死讯,又成了陆安恍然不安的混沌梦境。

     整宿整宿的无法入睡之中,陆安闭上眼睛的时候,仿佛看到薛荣就站在一片黑暗的眼前,他看到很多个薛荣,有干练整洁一身正装的,有随意舒适家居服的,有的在对他笑,有的在对他皱眉,而站在所有影像最后方的,是浑身沾血的薛荣。

     破碎的衣衫,狰狞的伤口,汩汩鲜血,陆安看着薛荣的眼睛,他目光里仿佛是带有怒意的质问,又好像是死亡以后哀默一切的寂静。

     曾经刻意淡忘的一切,骤然间就鲜活了起来,从最初的动情,到斤斤计较的同居,再到恋而不得的心灰意冷,最后是绝望挣扎间的扶持和禁锢,他甚至开始记起肌肤相亲的温度和炽热。

     隔着这些突然复生的记忆,陆安看着前方浑身浴血的薛荣,看着他沉沉的目光,看着他欲举步走来。

     陆安猛然惊坐而起,浑身冷汗淋漓,脸上濡湿一片。他瞪大眼睛看着黑夜里黯淡的一切,怔坐半晌,脑中才缓慢回转,他对自己说着:“薛荣死了。”

     连续好几天失眠,陆安状态明显不对,但是他不愿意再次依赖药物,只是硬抗着,好在陈源去学校忙活,没人盯着他,也不必刻意解释。夜里睡不着,白天便浑浑噩噩提不起精神,周末答应陈源去市里,走到车站的时候总是走神,眼神一晃摔在了台阶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踩空的,等反应过来,额头上的血已经滴在了手背上,陆安盯着自己手背,就想起夜里时候脑中浮现出浑身是伤,满身浴血的薛荣来。

     他撞车坠海,撞击,受伤,溺亡,死前大概很痛苦吧。

     陆安简单擦了擦头上的血,去卫生间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改变行程,直接去了机场,买了最近一班回国的机票。

     薛荣是他的心魔,他们需要一个告别。

     陆安以前常常吐槽休斯是个随性自由的人,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对于薛荣,除了那段担当家族责任不能离开的日子,说到底,他都是想来来,想走走的,始终缺少一个道别,心平气和的道别。陆安在机场给陈源和秦炎发了个短信,说出去两天办点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心里都已经有数,秦炎只是回复说注意安全,陈源则祝福他好好吃饭。

     回到国内熟悉的城市,陆安联系了谭枫,谭枫大概在手术,没有接电话,陆安便把自己预定的酒店地址发了过去,从机场到酒店的道路有点堵车,等陆安下了计程车,发现谭枫已经站在酒店门口。

     谭枫双手插在裤兜里,叼着一根烟,还是以前闲散自在的模样,只是走近细看,脸上多了中年人的疲惫,谭枫朝陆安笑了笑,说着:“回来了。”

     陆安点头,谭枫接过陆安手中的行李,走在前头,等着陆安办完手续,进了酒店房间,谭医生站在落地窗前,说着:“过得挺好?”

     陆安喝了几口水,平静道:“挺好,出去头半年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吃得好,睡得香,身边都是亲人,过得挺踏实,也新交了男友,真的,都挺好的。就是不知道薛荣出事,突然得到消息,心里有点难受,又开始失眠,觉得该回来看看他,算是做个最后的了结,不然……心里总是有点不安。”

     陆安总是将谭枫当成医生看待,所以跟病人交代病历似的汇报了自己的情况,谭枫听后点头,说着:“过得不错就好。”

     陆安略一犹豫,问着:“薛荣呢?他过得还好吗?”

     谭枫看着陆安,眼睛中带着几分戏谑,问着:“你觉得呢?”

     陆安无奈摇头,诚实道:“我没想过,他属于我潜意识里刻意遗忘的部分。”

     谭枫不予置评,说着:“也没什么好不好,刚开始不相信你的死讯,到处查证,查来查去都是那个结果,不再查后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倒是一直单身,被你所赐,我跟他接触也不多,听到些传闻,说他酗酒什么的,再多,我也不了解了。”

     陆安叹口气,说着:“明天带我去他墓地上看看吧。”

     谭枫突然转身,走到陆安面前,大力拥抱了一下陆安,说着:“你呀……”

     话到半截,却没了下文,谭枫拍了拍陆安的后背,然后松开,说着:“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带你去。”

     那天晚上,陆安仍旧是毫无意外地继续失眠,他干脆起床坐到电视机前,看着深夜转播的各种节目,一直熬到来日清晨,难掩一脸憔悴地在酒店大堂等着谭枫。谭枫开车载他去墓地的时候,路过了王冠酒店,陆安随口问着:“酒店还是薛荣家族在管理吗?”

     谭枫意味深长地看了陆安一眼,说着:“薛荣去世,他家里有些人开心得不得了,以为能分到不少财产,结果律师公布了薛荣早就拟好的遗嘱,财产大部分都捐了。王冠酒店现在谁在经营,我也不清楚,应该被别人买走了吧。”

     车子走到墓园门口的时候,陆安下来买花,想了想,竟然还是挑了一束红艳的玫瑰。谭枫站在一边明显有些惊讶,陆安笑了笑,说着:“应该挑一把白菊,不过觉得薛荣那货应该更喜欢我送把玫瑰花,当初我死皮赖脸追他的时候,每次送花,他倒是没扔。”

     谭枫也笑笑,说着:“你们当年也真是没少闹腾,走吧。”

     “当年”,陆安想了想,可不是已经时隔多年。走到墓碑之前,谭枫俯身拔掉附近的几根狗尾巴草,说着:“骨灰不在里面,他坠海后,没找到尸体。”

     陆安有些惊讶,问着:“没找到人?那不还有生还的希望吗?”

     谭枫摇摇头,说着:“悬崖太高,车掉下去的时候还爆炸了,没可能生还。”

     陆安垂下眼睛,说着:“也是,他不像我,没必要玩什么假死的把戏。”

     谭枫拍了拍陆安肩膀,说着:“那你自己待会,我去外面车里等你。”

     陆安点头,待谭枫走远,他蹲下来,将花放到墓碑前面,看着上面薛荣年轻英俊的照片,说着:“我回来看看你,不然心里放不下。”说完,陆安安静坐在了一旁,静坐了十几分钟,才继续说了句:“我原谅你了,你也原谅我吧,这辈子就这样了,要是真有下辈子,要不,咱就别再认识了。”

     陆安说完,站了起来,再回头看了一眼薛荣的照片,道了句:“再见。”

     陆安起身的时候,感觉心里像是彻底了了什么事,他环顾四周,甚至感觉薛荣就是用假死诳他出现,这种事,薛荣倒是真能干得出来。陆安有点怀疑地看着四周,想着那些电影小说里的镜头,或许在角落里的某辆黑色轿车里,会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正在注视着他。

     陆安还真是怀疑了,他仔细看着墓园周边的车辆,盯了半晌,仍旧是死寂一片,行人寥寥。他低头兀自笑了笑,走下了山坡。到车里的时候,陆安把自己刚才的想法跟谭枫分享了,谭枫也是笑,说着:“真能想,以为都跟你一样不成。”

     陆安笑了笑,说着:“他要是真活着,我也原谅他,我从来没诅咒过他,他还这么年轻……”

     谭枫仍旧是有些疲倦的神色,说着:“是啊,薛荣这种人,谁能想到说没就没了,平时那么飞扬跋扈的一个人。”

     既然祭拜完薛荣,也算是已经了结心事,陆安让谭枫送他直接去了机场,谭枫苦笑道:“连跟我一起吃顿饭的工夫都不愿意给?”

     陆安抱歉道:“怕家里人担心,不敢多耽误,到机场我请你喝咖啡。”

     赶到机场还剩一个多小时登机时间,找了家安静的店面,陆安真请谭枫喝起了咖啡,谭枫喝了口苦涩的饮料,往杯子里加了三包糖,才喝第二口,聊着:“因为中间夹着薛荣,我连跟你表白心意都不方便。”

     陆安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着:“我一直把你当医生。”

     谭枫不想再提这个话题,只是苦笑几声,说着:“回去继续好好生活吧,该忘的都忘了,时间久了,什么事情都是过眼烟云。”

     陆安点头,说着:“可不是。”

     临走前,陆安停住脚步,说着:“每年清明,帮我去看看他吧。”

     谭枫道:“这可真不好说,我大概也要走了,去别的城市。不过会托朋友照看着。”

     陆安有些意外,不过觉得也是情理之中,跟谭枫挥手作别。他走到入口仍是回头张望,想着如果是小说情节,如果薛荣还活着,是不是该出现在机场拦住他的去路,是不是该跟以前那样强势霸道地把他重新困住。

     人流匆忙,陌生的面孔川流不息,唯独不会再出现薛荣了。

     陆安在飞机上终于安稳睡着了,好几个小时的深度睡眠里,他没有梦到薛荣,只是在入睡前的那刻,他想着薛荣会不会觉得寂寞,这偌大的城市里,再没了爱人,连朋友也要离开了。对了,我曾经是他的爱人,我们还有过婚姻关系,戒指呢?结婚戒指呢?哎,大概早就弄丢了。

     陈源去机场接的陆安,接到人后,并没有多问,只是一个紧紧的拥抱。陆安说着:“抱歉,让你担心了。”

     陈源了然的摇摇头,牵着陆安的手一起走出机场。陆安终于从精神紧绷中释放出来似的,开始觉得困,坐在车里睡得天昏地暗,连进门都是陈源半扶半抱地弄进床上,陈源看着疲倦地昏睡得陆安,也轻声叹了口气。

     陈源想,薛荣跟陆安的故事,大概终于可以结束了。

     接下来的日子跟以前并无二致,有些事以前没有人提起,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提,陆安也不再失眠,照常跟陈源在市里上课,周末回镇上跟大哥二哥聚餐,有闲暇时间再约着家人朋友一起出去旅游,好像这种平和安详的生活能绵延一生。

     平静的生活让陆安重新萌生出写作的念头,断断续续也开始写了点东西。三个月后的某一天,陆安为了找点资料,登录了以前用过的邮箱,里面积攒了好多未读邮件,陆安匆匆瞥了几眼,准备搜索以前放在邮箱里的资料。

     鼠标滑过,他的目光定格在半年前的一封未读邮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