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家族篇01
    陆安的家族从太爷爷那辈起就是名门望族,太爷爷是留过洋的知识分子,虽没有从军从政,也靠着笔杆子打下了另外一番天地,等到陆安爷爷那一辈,倒是陆陆续续开始走进军政口,三位爷爷把秦家更是经营成响当当的门户。陆安父亲觉得官场冗繁,就趁着对外开放的浪潮走上经商之路,慢慢越做越大,一直传承到了秦炎手里。

     陆安家里三个兄弟,秦炎是老大,二哥是秦宁,老幺便是陆安。

     陆安户籍上登记的名字,是秦安。

     这都是因为陆安妈妈姓陆,是个响当当的独立女性,被陆安父亲宠溺得不得了,陆安出生后,便依着妻子的意思把秦安喊成陆安,全当老幺随着妈妈姓,以表示对老婆的顺从和尊重。陆安长大后发现用陆安这个假名比秦安这个真名用起来更方便,特别是一些能够查到家庭背景的场合,陆安这个名字可以避免很多莫名其妙的骚扰,他就干脆以假乱真,跟人交际的时候一律说自己叫陆安。

     除了毛豆、齐珲这几个知道底细的亲密发小,别人都以为陆安是真名。

     大哥秦炎比陆安大了十岁,从小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家族企业到了他手里,见风长,秦炎是个从小对数字异常敏感的经商高手,只是成天板着脸,像是天生冷感的机器人,一板一眼原则感十足,又动不动就代替父母教训教训老幺,陆安对他又爱又恨,不敢忤逆,平日里能躲就躲。

     陆安跟二哥秦宁最亲近,他把自己的笔名起成“宁小安”,就是合了二哥跟自己的名字。

     陆安觉得秦家人好像都是天生情种似的,还是长情的那种,从太爷爷那辈开始,每一代都有那么几个能说成书的曲折爱情故事,放眼他们这兄弟三人里面,且不说自己是不是个感情至上的人,也不说大哥那个臭石头心里到底有没有窝着一把火,单单二哥这一位,就足足说明一切了。

     二哥秦宁是个医生,但是他自己身体不好,六年前他的妻子病逝后,秦宁受不住打击,身体一天天忧思过度,慢慢开出出现问题,三天两头住院,这几年虽然好一些,但还是改不了病弱根子了。

     因为对妻子感情太深,这个妻子离世的城市变成了伤心地,秦宁常年带着六岁的女儿颖颖在国外居住,前段时间听到妈妈抱怨大哥秦炎一天到晚就知道忙事业,老三安安天天东窜西窜找不到人,家里都没人管阳阳了,秦宁听着不放心,特意问秦炎怎么回事。

     阳阳是秦炎跟前妻的孩子,才三岁,正是渴望父母关爱的年纪。秦炎说家里有保姆照顾,秦宁一听更加不放心,思考几天后说着,要不我回国吧,颖颖回去跟阳阳做个伴,他时间相对多些,也可以顺便照顾阳阳。

     秦宁决定回国居住,可把陆安乐疯了,他亲自从秦炎的诸多房产中跳出条件最好的一套,天天东跑西跑忙着给秦宁打理,一天好几通电话问着哥你喜欢这个吗?颖颖儿童房用什么颜色装饰?哥你喜欢这块地毯吗真的好软,哥我自己也挑了个房间以后天天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大哥秦炎看陆安遮掩不住的雀跃,心里微微有些泛酸,冷不丁说道:“你上头有两个哥哥。”

     陆安煲着电话粥白了一眼秦炎,说着:“你是万恶的奴隶主,秦宁才是我亲哥!”

     去机场接秦宁的那天,陆安激动得前天晚上一晚上没有睡着,一大早就催促着秦炎赶紧往机场奔,秦炎淡定吃着早饭,责令陆安把鸡蛋牛奶全部吃完才能出门,气得陆安恨恨道:欺负我不能开车,等我哥回来,你就等着吧。

     秦炎又加给他一个鸡蛋,说着:“我也是你哥。”

     陆安小白眼一丢,囫囵吞了就跑到车边等着,秦炎忍俊不禁,也快速吃完,亲自载着幺儿去接秦宁。

     秦宁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陆安眼巴巴张望着,跑到问询台问了好几次,终于等到秦宁飞机抵达,陆安看到秦宁牵着颖颖出来的那刻,眼泪唰就下来了,跳到秦宁身上喊着哥。

     秦宁也是鼻子一酸,抱着陆安说着:“多大人了……”

     陆安傻兮兮笑着从秦宁身上下来,抱起颖颖,亲着小姑娘说着:“宝贝,小叔叔带你到处玩,给你买好吃的!”

     兄弟三人许久未见,秦炎拍了拍秦宁肩膀,一同朝着机场外面走去。陆安刚走了几步,听见有人喊他,回头一看,竟然是大秘王路,王路一脸风尘,看样子也是从外地赶回来,他拖着行李箱走到陆安跟前,说着:“好久不见了!”

     到底算是有些私交的朋友,陆安客气打招呼道:“是啊,出差了?”

     王路苦笑着摇摇头,道:“大老板发疯似的天天阴着脸压榨人,都快被他折磨疯了,外地有个收购案,烦死了。”

     陆安没兴趣知道这些,便客气道:“能者多劳,你奖金肯定少不了,我先走了,有空再聚!”

     大秘一听,忙不迭说道:“等等等!公司车半路坏了,你们回市区吗?能不能顺我一小段!”

     陆安一脸怀疑地打量着王路,王路苦恼道:“小安祖宗,我真的跟薛荣没有半点关系!那什么……我有点事情想跟秦总请教,哎,你就当救我命吧,那个收购案我真是够呛!我老婆下个月就生孩子了,要是搞不定这个案子,我家宝贝出生的时候我都不能在身边!多悲催!小安!帮帮忙,秦总经验丰富说不定能给我点救命的建议!”

     陆安本来想说你回去问你老板去啊,大秘脑筋快着呢,自己招供道:“那谁最近脾气坏,我前几天跟他大吵了一架,一不小心雄心壮志揽了这个活,再去求他……不是打脸嘛……”

     陆安无语地看着王路,王路虎皮膏药似的直接撒着丫子跟到秦炎身后去了。

     陆安:……

     秦宁:“安安,关系不错的朋友吗?”

     陆安:“哥,我总是交友不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