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临别的时候,李甜还是开口问了她的电话号码,她也不好意思不给,双方都互留了电话号码,一个电话号码而已,没什么。

         苏瑾点开百度地图,找到市中心的大型购物超市。这里比她生活的朝代要先进很多,以前只有简略的地图,现在只要一部手机就完全搞定,她的野外生存技能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不过这样很好,百姓安居乐业。

         超市很大,记忆里只是有个大概的超市印象,真正到了超市里面,苏瑾还是有些手足无措,货架太多。她看见所有人进来的时候都会推着一辆叫做购物车的东西。苏瑾照做,她需要买毛巾,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露……还有卫生巾,这里的月事带叫卫生巾,在苏瑾看来,卫生巾对姑娘来说是最大的发明。

         最后结账的时候,她一共拎着两个装得满满地大塑料袋,经过的老奶奶都忍不住问她沉不沉,其实这些真的不沉,在山庄,打基本功的时候,她眉头要提着两个装满水的木桶练习平衡。十岁之后师母担心手臂再练会变得粗大她这才停止了力气的练习。

         回到家,苏瑾先拉开窗帘打开窗子通风,她家住五楼,小区的住宅楼都是十层,五楼的房子通风好,夏天又凉快,只要把窗子打开,不开空调只开电风扇就行了。再加上苏瑾又是从大夏天都穿着长袖长裤的古代来的,连电风扇都不用开。

         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这次终于没有把内衣内裤洗烂了,苏瑾很有成就感,做完这一切,她坐在了书桌面前,桌上是摊开的高一课本,因为原主记忆的关系,她认得上面的字,但英文却读不出来,数学的题也不会写。

         事出反常必有妖,原主的成绩在高一未分班的时候是全年级一百一十名,高二开学成绩也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差,她既然来到了这个和平的世界,就必须好好生存下去,学习?苏瑾从笔筒里拿出一根黑色签字笔,学习——从学会写字开始。

         苏瑾前世是官家千金,虽然家破人亡,庄主跟庄主夫人还是请了老师教导她琴棋书画,可以说苏瑾的书房很好,写得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可用签字笔,怎么看怎么像鸡爪。苏瑾一个皱眉,签字笔的透明笔管就被她捏碎了。真是太脆弱了,难怪微博都说中国制造都是豆腐渣工程。

         她把这支坏了的签字笔丢进垃圾桶,拿出另一支笔耐心地练起字。苏瑾别的不多,耐心最多,你看她可以一天不说话就知道她耐心有多好,她把高一的数理化课本全部抄了一遍,包括习题的解题步骤,解题方法。这么一来,字写正常了,简单的题目她也能看懂了,公式更是背得滚瓜烂熟。

         抄完数理化,苏瑾开始抄英文,抄英文,先从音标开始。这一个礼拜,除了练武吃饭睡觉打扫卫生,苏瑾都在抄书,每天至少抄五个小时的书,不带开小差,日子是在枯燥不已,若不是上网查资料的时候不下心点开了□□并且登录,这样枯燥的生活还要持续一个月直到暑假结束。

         苏瑾的手机是大堂哥帮她新买的,微信号也是新申请的,并没有登录手机□□,不知道□□上有人一直在找她。她一直抄英文单词,单词是记住了,语法也记住了,但是一个都不会念,苏瑾想着去全英文的视屏网站听听别人是怎么念英文的,刚刚开电脑就看见了□□,这个□□好像有老师和同学在,看看自己的同学是怎么交流的。刚刚登录,小企鹅便一直在闪,都是同学的留言,她一一看了之后挑选了原主记忆中的闺蜜回了过去。

         “蛋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张露淡——我去,你终于冒泡了,老子还以为你死了,还打算烧些纸钱给你。

         回复是这么回,但手机另一头的张露淡却红了眼眶,终于得到你安好的消息了。但是她却不知道,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却换了一个内芯。

         ——蛋蛋,女孩子要文雅一些,爆粗口是粗人。

         苏瑾皱眉,虽然知道这个时代很多人的说话方式就是这样,但她还是不习惯。

         张露淡——阿西吧,你少给我装淑女,你现在在家吗?她们都说你回老家了。

         苏瑾慢慢找到键盘上的字母,一个一个敲出中文拼音,由于技术实在是太不熟练,速度很慢——我一直在家。

         张露淡——明天哪也不准去,等着姐姐来宠幸你啊!

         宠幸?苏瑾看见这两个字,眉毛再一次皱了起来,宠幸这个词,只有天子能用,一般人岂能随便乱用。但是一想到现在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时代之后,便熄了纠正的心思。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张露淡准时拎着一袋水果按响了苏瑾的门铃。苏瑾一开门,便被一个娇小的女子直接抱住,整个人直接懵了。

         “嘤嘤嘤,你这么没良心的女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还消失这么久?”张露淡越想越伤心,时不时还伸手锤了锤苏瑾。

         不知是不是原主的记忆作祟,她竟然没有反感,只是无奈,伸手废了好大劲才推开张露淡:“对不起,我想我可能是失忆了。”百度最佳答案告诉她附身在一个人身上解释自己反常的最佳理由就是失忆。

         发小的回答让张露淡难以置信:“我屮艸芔茻,你不是在骗我吧?失忆,这是小说的情节啊。”这不是真的。

         在她恳求的目光中,苏瑾毫无心理压力地点了点头:“淡淡,我失忆了。□□还是通过翻以前的资料找到的。对不起,我想,你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人……”但是我们可以继续成为好闺蜜。只是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蹲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可爱姑娘给打断了。

         “苏瑾你这个没良心的!我们幼儿园就一个班,小学,初中高中都一个班,你现在告诉我,我们是陌生人,呜呜呜!”张露淡越哭越伤心,她最最要好的朋友啊,就这么成了陌生人。

         她没说不当好朋友啊,只是,她确实不认识这个姑娘,苏瑾无奈地蹲下身,抬起她的脑袋,与她对视:“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和我从新成为好朋友吗?”刚刚说完就被人给扑倒在地板上,完了,裤子脏了,苏瑾颦眉。

         “愿意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别看张露淡才158,但是她力气大啊,大悲之后的大喜说的就是她。哭够了直接一把把苏瑾拉起身,然后一手牵着她一手拎着水果进了家门。

         “你早说呀,吓死宝宝了。”张露淡自来熟的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新的拖鞋换上,把水果放在电视机前面的桌子上,然后走到苏瑾身边,伸手帮她拍开屁股上的灰尘。

         “你别碰我!”苏瑾拍来张露淡的手,往后退了两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你这个动作十分轻浮,你我就算同为女孩子,也不能做。”

         张露淡先是莫名其妙,随后便起了逗弄之心:“喂,岚岚,你什么时候这么保守了,以前我们一起去澡堂洗澡的时候把对方都看光了你都没有这么害羞,怎么现在就摸了一下你的小屁屁你就害羞了。”张露淡说着,想拍苏瑾的小翘臀,苏瑾这次早有准备,直接抓住张露淡作恶的右手。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但是现在的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抱歉~”说完松开张露淡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发小平时虽然也不爱说话,但是和她相处还是十分活泼的,张露淡看着原本和她一样大大咧咧地好友现在举手投足都优雅十足,心里怪难受的,这再也不是她熟悉的苏瑾了,心里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再也回不来了。晴空一样的脸,忽然乌云密布,笑容顿消。

         久不见张露淡说话,苏瑾抬头,看见她又哭了,有些手足无措,心里又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只好再次走到她面前蹲下,生硬地安慰:“你别哭呀,我又没有打你,又没有揍你,你为什么要哭?”

         ‘

         “噗嗤!”张露淡苦笑不得,原本难过的心情也被冲散:“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安慰人。”张露淡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自己明明长相一样性格却更冷的发小,灿烂一笑:“我饿了,你请我吃饭!”

         看着笑意盈盈的少女,苏瑾却感受到了一丝哀伤,心里有些苦涩,点了点头:“好,我请客。”

         “那快走吧,你快去拿钱包。”说着,张露淡直接转身到苏瑾的后背,本来想推着她走的,但是一想到她现在不喜欢别人触碰她,伸到半空中的手又尴尬地收回来。

         记忆中的原主性格也是满沉闷的,怎么会跟性子这么跳脱的少女玩到一起。苏瑾看着记忆中原主和张露淡一起上下学的场景,自觉地去拿了钱包。

         张露淡直接选择了市中心商场的海底捞,这还是苏瑾第一次吃火锅,十分惊奇,但味道却很好。吃饱喝足之后,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张露淡将苏瑾送回家自己才离开。

         又恢复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苏瑾微微一笑,回到书房,继续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