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苏瑾实在太耐得住寂寞了,除了去超市买菜,一整个暑假基本上都在家里补习。准备开学的时候,苏奶奶苏爷爷过来看望孙女。苏瑾其实很不擅长如何跟老人相处。每次爷爷奶奶唠叨的时候她就安静地听,偶尔回答一两句。

         老人老了一件事会重复的说,很多人会觉得不耐烦,往往不愿意跟老人呆在一起。苏爷爷苏奶奶在家也是单独住在苏建国在老家的瓦房里帮他们守家,并没有跟苏大伯住在一起。不是说苏大伯苏大伯娘不孝顺,而是他们的两层楼也腾不出地方让两位老人住了。

         “爷爷奶奶,你们搬过来跟阿瑾一起生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你们也不放心。”苏瑾虽然喜欢独来独往,但这个身体的亲人的感受她还是要顾忌。既然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就要代替原主承担她应该承担的责任。

         “爷爷奶奶也想陪着阿瑾,可是爷爷奶奶老了,爬不了五楼了。”苏奶奶看着唯一的外孙女,又想到了早逝的儿子,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眶。

         “老太婆哭什么,存心让孙女难过。”苏爷爷心里也难过,可还是比妻子妻子坚强一点。怜爱地看着更加沉默寡言的孙女,声音更加放轻:“阿瑾啊,快要开学了吧,要不要爷爷奶奶送你去学校。这大包小包的,你能搬到宿舍里面吗?”

         “爷爷奶奶放心,我可以的。”她就读的这所高中是重点高中,在高新开发区,环境比较清幽,除了父母有空定时接送的除外基本上都是住宿。原主高一就开始住宿了,因为大二要文理分班,需要重新分宿舍,她就把被子,桶这些生活用品搬回家。

         虽然苏瑾这么说,但是苏爷爷苏奶奶还是多住几天,陪着苏瑾一起去学校报到。开学的时候正好对周一,很多学生的父母需要上班,不能送孩子来学校。像苏瑾这样的由爷爷奶奶送来的很常见。

         她住在213宿舍,一个宿舍四个人。宿舍规格和大学宿舍差不多,都是上床下桌,但环境比很多大学宿舍都好。有观景阳台,一间厕所,一间浴室,还有盥洗台。苏瑾到的时候宿舍里面还没有人,正和她意。

         “爷爷奶奶,你们坐,我先把床跟桌子擦一擦。”苏瑾把对床的椅子拉过来,先用湿抹布擦一遍,再用纸巾擦干,这才让苏爷爷苏奶奶坐上去。

         “爷爷奶奶不困,让你爷爷给你洗抹布,你在上面擦,奶奶帮你擦桌子。”苏爷爷苏奶奶是勤奋劳作的农民,虽然现在不做农活了,但是身体硬朗,一些家务事难不到他们。苏瑾见他们坚持,不再拒绝,先爬上床,接过爷爷的抹布开始把床板擦干净。

         苏奶奶则是帮苏瑾把桌子,柜子擦干净。苏爷爷见盆里的水脏了,立即换了一盆干净的水,祖孙三人一起动手,不到二十分钟,布满灰尘的床铺就被擦得干干紧急。苏瑾打开行李箱,脱了鞋子再次爬上去,苏爷爷立即把床垫递给苏瑾,让苏瑾铺。苏奶奶则是把苏瑾的衣服放进衣柜。第一层放衣服裤子,第二层放内衣内裤加袜子。昨晚这些就拎着装着苏瑾洗漱用品的痛去到专门放洗漱用品的格子墙,选了正中间地段最好的给她。

         苏奶奶摆好洗漱用品,把地扫干净,苏瑾正好挂好蚊帐,从床上爬下来。

         “阿瑾肚子饿了没?爷爷奶奶请你下馆子。”

         苏瑾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

         她们三个人坐公共汽车去了离小区最近的小餐馆,环境不错,好吃又平价。吃饱之后回家拿了苏爷爷苏奶奶的包裹,苏瑾就把二老送上了回老家的班车。苏瑾今晚就要归校了,她不在家,苏爷爷苏奶奶也愿呆在家里,直接提出要回家了。

         这么一折腾,苏瑾再次乘坐公交车回学校。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现在宿舍里有人了。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张露淡亮晶晶地双眼,嘴角不自觉上扬:“这就是蛋蛋你说的惊喜吗?”

         “对呀对呀,阿瑾你高不高兴?”张露淡可爱的苹果脸上满是笑意。

         苏瑾点了点头:“高兴。”

         “你们也是这个宿舍的吗?”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带着眼镜的斯文妇女戳了戳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短头发少女:“语桐,你的舍友来了。”

         “你们好,我叫潘语桐。”潘语桐看着苏瑾和张露淡,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稍显羞涩的笑容:“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袁微。”说话的是一个妆容精致的高挑瓜子脸女孩:“认识你们很高兴。”

         “我叫苏瑾。”

         “我叫张露淡,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哦~”张露淡知道苏瑾不习惯主动跟陌生人谈话,自己便多显得热情一些希望她们不要对发小有意见。

         “既然都是舍友,那以后就要互相帮忙了。”袁微的妈妈一边帮袁微铺床,一边热情地开口。

         “放心吧,阿姨。”张露淡看着袁微和潘语桐的妈妈,又看了一眼安静坐着的闺蜜,灿烂一笑:“你们要不要去超市啊?我想去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

         袁微笑:“我们都带好了,你们去吧。”

         “阿瑾,陪我去超市吧?”张露淡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走到门口等苏瑾。

         “好。”苏瑾拿起自己黑色的小背包,走了上去。

         正午的阳光很*,张露淡即使打着遮阳伞依旧被热得头昏脑涨,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uber的车辆来了,两个人上车之后方觉得凉快。

         “阿瑾,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可能要多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张露淡靠着车椅,闷闷不乐。

         “恩?这是好事啊?”苏瑾语气里满是祝福。

         “屁好事啊。不早点开放二胎,我都成年了,我爸妈跟我说我要多一个弟弟妹妹,我以后带着她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我儿子或者女儿呢。”当了十八年独生子女的张露淡心里有点小失落,这下好了,父母的爱要分给那小屁孩一半了。

         “呃,我觉得吧,有个和自己血脉一模一样的弟弟妹妹是极好的。”苏瑾是从讲究多子多孙的古代穿过来的,那里的人都喜欢多子多孙,她是孤儿,从小就希望能有个血脉相连的亲人,

         “也是,有了她陪伴爸爸妈妈也是很好的,不说了,我们安心去逛超市。”张露淡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想开了便又恢复活力。

         学校里面和周围的东西在开学季都卖的很贵,她们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买,两人直接去了附近的大型超市。

         这个时候超市里人很多,两人推了一辆购物车便开始她们的购物之旅。

         “阿瑾,我们先去吧纸巾这些买了,我妈妈现在是高龄产妇,我都不敢让她动的,我爸爸又从来没有准备过这些东西,所以我除了床上用品,其它的也什么都没有买。”

         “好,听你的。”苏瑾看着十分活跃的好友,心情十分好,原来有人陪着逛超市的感觉竟然是这么开心。

         “我列了一张清单,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苏瑾说着,立即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上面整整齐齐地列举着要买的东西。盆这些都有了,但是洗发水沐浴露,她并没有备份。

         张露淡接过清单浏览了一遍,只剩下赞叹:“哇,阿瑾你真是太贤惠了,把这上面的东西买了我们只需要买我们喜欢的零食就行了。”

         “那我们就先去洗漱区吧。”

         “行!”张露淡立即拖着苏瑾往洗漱区走去了。

         “你喜欢什么牌子的牙膏?高露洁还是黑人?”张露淡拿着两个牙膏向苏瑾展示。

         “恩?”苏瑾仔细回想着她平时用的牙膏,仔细看了这一排货架,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喜欢用什么。”

         “好吧!”张露淡耸了耸肩,直接拿了货架上最贵的那款牙膏丢进购物车里:“既然不知道就选最贵的吧。”看张露淡说得这么霸气,其实两个牙膏的价钱就差一块钱……

         两人买了生活用品,又买了一些零食跟水果,这才打道回府。

         “阿瑾,你力气好大啊。”张露淡拎着两个大塑料袋,气喘吁吁,明明重的东西例如沐浴露什么的都是苏瑾在提,可是她还是觉得重。

         “有吗?或许是我力气比较大。”苏瑾说着,用膝盖轻轻顶门,宿舍门就被顶开,“你好。”苏瑾朝坐在下面的袁微点了点头就提着东西回了自己的床位。看来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妆前妆后的区别都很大。袁微化妆的时候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大美女,卸妆之后,长相还是蛮清秀的,只是皮肤比较暗沉,还痘印蛮多的,

         “我们回来了,还买了提子你们要不要吃。”张露淡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笑容十分灿烂。

         袁微挂了电话对着张露淡抛了一个媚眼:“我要你洗了喂我。”

         张露淡知道现在舍友都是这样相处打闹的,很配合地跺了跺脚:“我才不要配合你这个坏习惯。”

         苏瑾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摆好,就拿出英语课本开始看起来。她现在是能听得懂英语听力内容,但是还是说不出来,而且对于时态也不理解。为什么要分一般过去时,一般现在时,现在进行时,将来时,真是吃饱了没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