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苏瑾和孟源逸都不是话多的人,基本上大人问一句她们答一句,饭桌上基本上都是苏爷爷苏奶奶和孟展鹏夫妇在说话,幸好四人都十分健谈,气氛也是十分好。

         苏瑾还在读高中,也没有成年,李甜现在自然是不会撮合两个人,来苏家最主要的目的还真的是看望苏家二老和苏瑾,如今见她们过得很好,孟展鹏放心多了。

         她从小到大都这么安静吗?孟源逸不露痕迹地看了一眼低头安静吃饭的苏瑾,筷子是黑色的,显得握着它的手尤为的白嫩,孟源逸突然想到高中课本必备的元曲——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手指纤细、洁白,像尖尖的洁白的葱根,双唇根本不用擦口红。孟源逸突然觉得心里有些躁动,原本美味的饭菜突然变得难以下咽起来,他有些不敢直视苏瑾了。

         “源逸?源逸?”李甜奇怪,这孩子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走神这么严重。

         “抱歉,刚刚走神了。”反应过来的孟源逸轻轻一笑:“妈怎么了?”

         “苏爷爷问你大学生活怎么样?”

         “还好。”孟源逸捡了几件大学军训时的趣事跟苏爷爷苏奶奶说了,饭桌上更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李甜帮着苏奶奶和苏瑾把桌子收拾干净之后一家人才告辞离开。

         ——————

         孟源逸一家的拜访并没有在苏瑾心中激起多少水花,他们只是原主父亲的故友而已。国庆最让她开心的是她的木剑跟木桩终于到了,恢复武功的正式计划终于可以提上日程。

         倒是苏爷爷苏奶奶被这两件东西吓得够呛,女孩子家家的,怎么突然想到习武。特别是苏奶奶,每天帮孙女打算房间的卫生时看见中间立着一块人形木桩都要吓一跳。不过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还真别说,孙女耍起剑来可要比公园里的那些老人要好看多了。再想到孙女一个女孩子有点功夫防身也是好的,二老就没再阻止,对苏瑾习武这件事反而乐见其成。

         习武这种事不能一蹴而成,是要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变成武功高手的,苏瑾也没想着短短放假几天就能恢复前世一成的内力,她现在只要把轻功的入门学好就行了。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秋季运动会应该快开始了,她报名跳高好了。

         苏瑾把家门一反锁,拉着小行李箱去上学。

         一个礼拜没回宿舍,宿舍里的空气有些闷,苏瑾把窗户这些都打开,拿着拖把把地板拖了一遍,然后开始看医书。

         “请问,有人吗?”随着敲门声的响起,一道清丽软糯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苏瑾转头望过去,眸里带着些许惊讶:“苁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宋苁蓉,坐在她前面的女孩子,班级里的学习委员,长相很清纯,说话慢条斯理的,每次跟她说话都带着些不好意思,让苏瑾每次都有一种怀疑自己是不是男子的冲动。

         这次依旧是这样,宋苁蓉看见苏瑾盯着自己清冷的眼神,白皙的脸上飞出樱桃般的红晕,捧着白色透明餐盒的手指微微收紧,羞涩道:“我刚刚看见你回来了,就想给你送一些我从家里带来的凉拌鸡爪。”说完,宋苁蓉咬了咬唇,迈着小碎步一脸紧张的向着苏瑾走去:“给你,我放在桌子上了,我东西还没有收拾好,我先回去了。”一顿花噼里啪啦说完,完全不给苏瑾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跑,仿佛后面有什么在追。

         她有这么吓人吗?为什么宋苁蓉看见她就像一只见到狼的兔子一样,苏瑾回想下她和前桌相处的情景,基本上都是宋苁蓉问她题目,她貌似没有欺负她吧。苏瑾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餐盒上,餐盒是透明的,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美味的凉拌鸡翅,眸里浮上一丝趣味,面对她会紧张却又给她送鸡翅,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子。

         回到自己宿舍的宋苁蓉捂着澎湃的胸口笑得眉眼弯弯,吓死宝宝了,女神真的很漂亮,高贵冷艳,嘤嘤嘤~~~没错,她的女神就是苏瑾。自从苏瑾毫不留情地拒绝唐七略的求爱之后,她就注意到这个高冷漂亮的女子。她爸爸是一中的老师,妈妈是一种附属初中的老师,唐七略一直都让她爸爸妈妈补课。唐七略有多花心她一直都知道,若不是看在爸爸妈妈的份上唐七略也要追她,她是躲过一劫,可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却在唐七略的攻势下成为他的女朋友,两人在一起一个月都不到,分手的时候闺蜜还以为是她从中作梗,和她绝交。可想而知她有多讨厌唐七略。

         所以在苏瑾拒绝唐七略时,她对苏瑾的好感就蹭蹭蹭往上涨,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宋苁蓉对于苏瑾的喜爱变成了崇拜。颜好话少成绩好,为人正直,从来不喜欢和女生在背后瞎逼逼她人,嘤嘤嘤,她的女神就是苏瑾!

         面对小粉丝的一腔崇拜,苏瑾完全不知情,她尝了一口凉拌鸡翅之后直接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送的凉拌鸡翅,很美味,

         下面是鸡翅的附图。谢谢。她的微信除了张露淡之外任何同学都没有加,同学,加□□就好了,没必要加朋友圈,所以她完全不担心会被宋苁蓉知道这条朋友圈。

         这对于孟源逸来说可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从加了苏瑾朋友圈之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定时点开她的朋友圈,看看有什么动态。虽然上一条朋友圈是九月一号更新的,也只有三个字——上学了。可这并不影响他的痴汉属性,每天都会暗搓搓地点进苏瑾的朋友圈,每次都会失望而归。他没有借口主动和妹纸搭话已经够可怜的了,妹纸连朋友圈动态都不更新,让他想留言评论的可能都没有,好心塞。

         翘首以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妹纸更新朋友圈了,孟源逸觉得,她还不如不更新呢。兔子?一个像兔子的男人肯定是个娘娘腔,阿瑾喜欢这个类型的?眼瞎吧?

         孟源逸咬牙切齿地在这条朋友圈下面回复——国家规定: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吗?怎么兔子还能送外卖?

         回复之后,孟源逸就一直在等着苏瑾回他的留言,可是苏瑾才不会向他这么无聊没有刷朋友圈呢,她刷朋友圈都是看心情的。而且她的微信好友就十几个人,有什么好刷的。

         不知情的孟源逸就这么翘首以盼的等着,越等心越寒,阿瑾这不会是生气了吧?这么久都不回他,可是他没有说什么呀,一没有指责他早恋,二没有说这只兔子娘娘腔,他只是幽默地调侃,阿瑾为什么生气?孟源逸心里惴惴不安,可他又不敢发信息询问,这一发信息那就是质问了,他现在在阿瑾心中连好友都称不上,凭什么质问。

         孟源逸冷冷盯着苏瑾这条朋友圈,恨恨地锁屏,开始写编程。一旁的舍友完全察觉不出孟源逸的不对劲,要知道,孟源逸一进大学就成了s大的校草,以高冷为特色,他们基本上就没怎么看见孟源逸笑过,基本上都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根本看不出他情绪的变化。

         而身为两人共同好友的李甜看见儿子的回复都快要笑喷了,建国后不许成精,也就他儿子这么能搬出这么一条□□的规定,静待后续发展o(n_n)o~~

         安心学习的苏瑾并不知道有个人正在因为她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再次点开朋友圈已经是五天之后的周五放假回家了。她并没有察觉到孟源逸的别有心思,以为他只是随手一回,认真的回复他。

         刚刚打球回寝室的孟源逸露出了他这一个礼拜的第一个笑容,修长的手指摸了摸屏幕上苏瑾的回复——这是语文上的一种拟人的修辞手法,这只兔子的原型是一位很可爱的小女生,还有她送的也不是外卖。

         ——抱歉,是我理解不当。

         孟源逸如是回复。兔子一般的小女生,那就是可爱了。孟源逸提了五天的心终于落回原地,从衣柜里拿出换洗衣服进洗衣间洗澡了。

         李甜看了两个人的你来我往,笑得肚子都疼了,阿瑾太可爱了,儿子,你有得磨了。

         ——————

         好了,朋友圈的事情解释清楚了,我们把镜头倒回到十月五天前的晚自习。

         晚自习的铃声一响起来,班主任就捧着一沓厚厚的试卷走了进来,叫了第一排的六个同学:“你们六个人发一下试卷。”

         “成绩出来了,怎么办,阿瑾我好紧张。”张露淡戳了戳苏瑾的手臂,小声说话。

         苏瑾不以为意:“恩,你再紧张成绩还是会出来,所以,何必要紧张呢。”

         学霸在怎么会懂得学渣的心呢,特别是她二胎的弟弟或者妹妹即将出世,考不好她失宠怎么办,张露淡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试卷发下来之后她算了一下总分,五百二十分,还不错。

         “我们班这才月考的成绩是全年级最好的,除了语文,每一科的平均分都要比同为重点班的234班要高,老师十分高兴。这次,除了语文跟英语,数理化物的年级第一都在我们班,这四门第一的获得者都是苏瑾。”

         班主任话音一落,全班都惊讶了:“(**)哇~”

         “牛人啊!”

         “好厉害!”

         “阿瑾,人家好崇拜你。”张露淡笑容十分灿烂。

         “我……我也很崇拜你。”宋苁蓉回头说了这么一句话立即转过头。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女神太厉害了!

         苏瑾:“……”

         张露淡:“……”

         恩,不骄傲,不沾沾自喜,是个好苗子。班主任看见苏瑾在众人的崇拜声里依旧这么淡定,对她的喜爱更深了,只是一想到语文老师哀怨的眼神,头就十分疼痛:“安静,安静。苏瑾虽然四门第一,可是总成绩仅仅只是理科生年级第十而已,你们知道为什么?”

         “不知道?这不可能吧?四门第一还不是年级第一。”

         “对啊,老师。”

         大伙都不相信。

         “这就告诉我们千万不能偏科!苏瑾同学的语文作文跟英语作文都是空白的!怎么能留白!写满也好啊!”张老师说得痛心疾首,年级第一啊,写点字年级第一就在他们班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有个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