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同样都是包子馒头,但是味道远没有山庄里的好吃,应该是面粉的质量没有古代好。苏瑾把手中的白色塑料袋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面,安静地走在张露淡和潘语桐的身边,在两个人的叽叽喳喳中三人成功到了教室。

         “阿瑾,你桌上有一个礼物盒呢!”张露淡两眼放光地盯着这礼物盒,猜想着里面是什么。

         “应该是放错地方了吧。”苏瑾拿起桌子上精美的粉色盒子,眼睛落在上面的蓝色便签上。

         阿瑾,可以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吗o(n_n)o~~我的手机号码是138********

         ——暗恋你的唐七略

         “唐七略是谁?”苏瑾问。

         张露淡指了指教室后面一直关注着好友的大眼圆脸的高壮男生:“是他。”心里暗自祈祷,唐七略这么花心,阿瑾千万不要中招啊。

         知道正主之后,苏瑾直接捧着礼物盒走向唐七略。

         看着款款向自己走来的美女,唐七略圆圆的脸上带上一丝嘚瑟,就说没有人能逃脱他的追求:“阿瑾你找我啊!”

         “我不认为我跟你已经熟悉到你可以唤我‘阿瑾’的地步。”说道着,停下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的唐七略,面色不变地把盒子放在他的桌子上,声音清冷:“无功不受禄,请不要随随便便送我东西,要不然会破坏我清白的名声,谢谢合作。”话一说完,直接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她说了谢谢合作,这表达应该够委婉了吧。再一次回顾了自己刚刚说的话,发现措辞还算得体,苏瑾放心地打开书本,继续学习。

         围观群众见苏瑾不仅言辞强烈地拒绝了唐公子,拒绝之后还能这么淡定地学习,她们表示——给苏瑾女神跪下唱征服!

         再看看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唐七略看起来就没这么淡定了,也是,当下出丑能淡定的起来。

         唐七略大大的眼睛没好气地扫过周围同学各异的眼神,本就难看地脸色更难看了,别以为自己不知道你们在看自己的笑话!苏瑾是吧,咱们走着瞧!唐七略咬牙切齿地坐了下来,把粉色的巧克力礼品盒直接扔进垃圾桶。至于盒子里面的奢华巧克力,就当做是喂狗了。

         唐七略是一中的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而苏瑾又被封为新一届校花。(至于高一为什么没有被评为校花,因为高一的苏瑾还没有张开,皮肤也带着几颗青春痘,或许是因为苏瑾灵魂的原因,短短两个月,原身的相貌和气质已经和她的前世越来越接近。原主还带着婴儿肥的五官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也彻底张开。所以高二刚刚开学就被评为新校花。)因为两个人的名气都很大,所以苏瑾给唐七略难堪的事件一个上午直接传遍了整个一中。周一都周五这个话题都经久不衰。

         教室里,食堂里,校道上,走廊里都是苏瑾拒绝富二代唐七略的消息。

         “苏瑾还真是淡定哎,不,应该说是面瘫。我听我高一的同学说,当了五天的同学,她几乎没有笑过。在教室就是安静地学习,除了她们宿舍几个人,几乎很少看见她跟别人说话,她高一的时候还经常笑,高二就变化这么大,不知道是真高冷还是假高冷。”

         “谁知道呢,真高冷假高冷以后我们就知道了。哎哎哎,听说梧桐路新开了一家奶茶店,你陪我去喝奶茶呗。”

         “好啊好啊。”两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女生快速地走在一中的校道上,待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一位穿着白衬衣和浅蓝色牛仔长裤的高挑男生从草坪里的假山后走了出来。

         原来他和阿瑾竟然是校友。孟源逸微微扬起嘴角,桃花眼里的笑意愈发浓重。看来上大学之前来拜别班主任还是有意外收获的,希望这小姑娘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心境。想着,孟源逸收起脸上的笑,恢复他原来清冷贵公子的形象。

         此时的孟源逸虽说对苏瑾起了好奇之心,但是好奇心的程度还不足以驱使他主动接近苏瑾,说白了就是傲娇,平时被女生追捧惯了。古人云:“有缘千里来相会”,缘分还是驱使着两人再次见面,不过这是后话了。

         213宿舍里,四人都在收拾着周六周日在家要完成的作业跟衣服。张露淡是最早把东西收拾好的,因为她今晚要去外婆家吃饭。

         “阿瑾,我先走了,你回到家给我发一条短信。”

         苏瑾点了点头:“恩,路上小心。”说着,她把晒在阳台的衣服收了起来,叠好放进衣柜。再把作业装进书包,她也收拾好了。站起身面向正慢悠悠收拾东西的潘语桐,开口道:“语桐,我先回家了。周日下午见。”

         五天的相处,潘语桐明白苏瑾不是不喜欢她,只是性子比较冷,面对苏瑾的时候胆子也大了许多,听见苏瑾的告白,立即摸了摸短发,羞涩地笑了笑:“嗯嗯,阿瑾路上小心。”

         坐着公交车回家,刚刚爬上五楼,就看到正坐在蛇皮袋上休息的苏爷爷苏奶奶,二老看见孙女回来了脸上都挂上笑容,热情道:“阿瑾回来了,爷爷奶奶给你带了腌萝卜,你不是喜欢就着粥吃吗。”

         听着两位老人关爱的话语,苏瑾皓白的手忍不住摸了摸心口,看着他们慈爱的眼睛,心里的某一处就会被融化,象水一样。原来这就是家人的关爱,前世师傅师傅虽然也很疼爱她,但疼爱中总是忍不住带着一丝客气,这种客气给她一种疏离的感觉。不若原主的亲爷爷亲奶奶,这种疼爱是不求回报,不是因为报恩,而是发自肺腑真心的疼爱。

         苏瑾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爷爷奶奶,你们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早些回来,你们等久了吧?”说着开门,主动帮二老把蛇皮袋拎进去。

         “不久不久,我和你爷爷刚刚到。阿瑾上学累了吧,快休息,奶奶给你做饭。”

         “谢谢奶奶。”苏瑾微笑,眼里多了真诚。她帮苏爷爷开了电视,到了热水。然后拿着钥匙下楼去配几把备用的钥匙,下次二老再过来就不用等了。

         苏爷爷苏奶奶确实是不习惯市里的生活。但她们又不放心孙女一个人住,住校还好,有个伴,还有老师看着,可是周末放假回家,孙女一个人他们实在是不放心。两人和大儿子一家商量了之后决定周五坐车来市里陪伴孙女,周末再回去。反正两人现在身体还算强壮,就当做是多锻炼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们也把她们的想法跟苏瑾说了,原本以为苏瑾会不喜欢他们过来管着他,没想到苏瑾直接答应了,还给两人家里的钥匙,二老别提多高兴了。苏爷爷晚饭都多吃了半碗米饭。

         比起周六周日过来,苏瑾其实更希望爷爷奶奶一直住在这里,这样她就可以走读。每天可以在房间里面练武。住宿除了每天提前起床半个小时,扎半个小时马步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无论是剑术还是轻功都练习不了。先看看情况吧,看二老能不能适应市里的生活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