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苏爷爷苏奶奶是一对很朴实的农村老年夫妻,文化不高,但性子很是平易近人。从来不会对苏瑾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们两人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替早逝的儿子把苏瑾抚养成人。可想而知,二老对苏瑾有多宠溺。这让苏瑾好好体验了一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公主的生活。周日下午二老要走的时候,苏瑾心里竟隐隐地有一些不舍。

         但不善表达内心情感的她一句撒娇挽留地话都说不出口,只是默默地把二老送去中巴汽车站。

         等车的时候,苏奶奶一直拉着孙女的手殷殷叮嘱:“阿瑾啊,在学校好好照顾自己,不要饿着自己,我跟你爷爷每个月的养老金加起来也有差不多四千块,这些钱爷爷奶奶都是留给你的,不用担心没有钱啊!”

         苏爷爷也点头:“没错!”

         心脏还偏左边的,苏爷爷苏奶奶也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可是随着孙子的增多,孙女就苏瑾这么一个,心不由自主的就偏了,再加上小儿子去世,只留下还没有成年的一双儿女,小孙子就不说了,被他妈妈带走几年都不见一面,在她们面前的只有苏瑾,两人对苏瑾的心偏得更没有道理了。

         她们在大儿子一家面前直接就表明她们的养老金是要留给苏瑾的,大儿子一家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没有反对。毕竟二老当初的养老保险完全是由苏瑾一家出的钱。

         看着二老关切的目光,苏瑾晦暗的心仿佛照进了一缕阳光,有了透亮的温暖,笑着点了点头:“恩,爷爷奶奶放心,阿瑾有钱的。”

         “你有钱的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啊!”生怕孙女的钱财被别人惦记,苏奶奶又是一阵絮絮叨叨,直到中巴车来了才住嘴。苏瑾没有任何不耐烦,反而觉得爷爷奶奶的唠叨比她以前听的御用琴师弹奏的琴声还好听。

         送别了苏爷爷苏奶奶,苏瑾打算去书店去看看书。数理化自己看很难,可是一听老师讲了做题的技巧之后,再难的数学题在苏瑾面前都变得十分的简单,至于语文跟英语,现代的应试教育帮她了很大的忙,只要把答题的模板记下来,再把时态单词作文范文背下来,这些东西都十分容易。高二的课本对现在的苏瑾来说,那就和她幼时看的三字经一样简单。

         她现在去书店,主要想买一些名人推荐的书来看,例如《厚黑学》,《xx传》,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多读一些书肯定是没有错的。任何高深的功法都要从小时候练起,她这俱身体已经十六岁了,骨骼已经长得差不多,她最多只能恢复到前世三成的实力,而且再厉害的武功也敌不过一颗子弹的威力。老师说得没错——知识就是力量!她要多读书!

         此时的苏瑾几乎可以用一张白纸来形容,她虽有着原主的记忆,但那仅仅是记忆,思想是她自己的,对于现代的很多东西都不懂,只有一个文字的显示,这些都需要她一步一步的摸索。幸好她话少,若是她的这些想法让别人知道了,大多数人的评价基本上都是书呆!智障!白痴!

         市中心的新华书店很大,螺旋式的楼梯,楼梯两侧都是书柜,上面布满了书本。周日,书店里人很多,但书店十分的安静,苏瑾看见很多人都捧着一本书坐在楼梯上看,有老有小,最老的看起来大概七十多岁了。这个发现更让她坚定了要多读书的想法。

         她通过电脑搜索到《厚黑学》的上架位置,一到目的地,傻眼了,为什么一本书有这么多版本,她该看那一版?苏瑾黑白分明的眼眸在多本《厚黑学》上来回移动,嫣红的嘴唇微微抿紧,这是她手足无措的表现。

         “你可以选一本现代解析的,也可以选一本原著。”随着雅致的语声缓缓从身后道来,苏瑾的面前出现了一双十分好看的手,转身,眸里带着些许惊讶,这个男子她认识,貌似叫孟源逸。孟源逸今天穿着白色的t恤和深蓝色的牛仔裤,显得身姿极为修长,面如冠玉眸如星辰,狭长的眼睛淡淡眯起,唇角时时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竟比一般的女子还要妖媚感人几分。

         “你可要选这两本书。”说着,孟源逸抽出两本《厚黑学》捧到苏瑾面前,见眼前的少女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眸里的笑意又加深几分:“《厚黑学》为民国年间李宗吾先生所作,他在厚黑学一书中,阐述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这样才能成为“英雄豪杰”。他以曹操、刘备、孙权、司马懿等人物实例为主线,探讨论证厚薄与黑白如何影响成败得失。古文体的虽然难懂一些,但是更能准确地表达作者的思想,恩~若是文言文有些困难,你还可以买一本文言文字典当作辅助。”

         文言文对于苏瑾来说那简直就可以称作是白话文一样简单易懂,不过她还是要多谢谢孟源逸对她的帮助:“谢谢你,我看得懂文言文。”说着把解析版的《厚黑学》又放了回去。

         “哦?”孟源逸眼里有些惊喜,初中高中虽然也有学文言文,但那都是节选了最简单易懂的文言文,苏瑾说她看得懂,她就一定看得懂。虽然只见了几次面,但孟源逸可以肯定苏瑾绝对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你还要买什么书吗?我虽然读的书也不是很多,但还是可以给你参考参考。”

         这一次,苏瑾没有拒绝孟源逸,比起她这个半路而来的现代人,在21世纪土生土长的孟源逸显然知道的要比她多,抬眸看向眼里带笑的孟源逸:“好,麻烦你了,我想找几本名人传记。”

         “其实,我不太推荐你看名人传记,这些名人传记都是经过美化,你现在还不如看看古书,例如《三十六计》,《庄子》《孟子》。”一般的人,孟源逸肯定不推荐看这些书,太深奥枯燥,但是苏瑾看得懂文言文,看这些应该很容易理解。

         “可是现在不打仗。”苏瑾淡淡地回答,她没有读过《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但是她读过《庄子》《孟子》。

         “兵法不一定要用在战争上面。有的时候,职场的残酷往往不比战场上少,人与人打交道有的时候用上兵法反而更好,当然这些对于你现在还太过遥远,是我考虑得不周全,我们选一些轻松的读物吧。”说着,孟源逸掏出自己的手机,假装浏览信息,实则是在百度——十六岁的少女最适合的读物。

         “就这些书吧。”苏瑾一脸认真:“你可否带我去找《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

         “可。”说完,孟源逸自己都愣了,怎么他现在说话古风气味这么浓厚,不过这种感觉还不错。他笑着点了点头,领着苏瑾去找她想要找的书。他自己也选了两本关于互联网法律方面的书籍。

         结账的时候,苏瑾直接帮他付款了,解释是:“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我知道我应该请你吃饭来表达我的谢意,只是我没有时间请你吃饭(她也不想和不熟悉的男子一起吃饭),我还要回学校上课。就用这个代替吧。”

         好别致的回答,真让人哭笑不得。孟源逸看着一脸认真的少女,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点了点头:“好,路上小心。”

         “恩。”说完,苏瑾转身就走,没有任何留恋。

         原来你是真的不想和我一起吃饭啊。看着少女越来越远的背影,孟源逸竟然有些不舍。摇了摇头,让自己忽略掉这种感情,把书放进自己的黑色书包,转身离开。他明天的飞机,去s市,国庆的时候才能回来,不知道那个时候她会不会去旅游?希望是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