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就算要找回□□密码,也需要密保手机的验证,最后,没有办法的君浅只能先待在苏瑾这里等候家人的到来。

         “你要不要擦一擦身子,再换一套衣服,因为你……”苏瑾目光凉凉地看着君浅那满是干褐色血迹的衣服,红唇轻启:“现在很邋遢。”

         “当然要。”不用苏瑾提醒,君浅都知道现在的她有多邋遢,说实话,她问衣服上的血腥味闻得都呕吐了。只是这毕竟不是她家苏瑾救了她,自己再在她面前发小姐脾气也□□将仇报了。

         “你等会。”苏瑾说着退出苏爸爸的屋子,先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套宽松的家居服,然后又拿了昨天多买的备用的毛巾再次回到苏爸爸的房间。她把这些东西放在君浅身边,“我没有没穿过的内衣内裤。”言下之意就是内衣内裤你还是穿你自己的,别换了。

         “姑娘的救命之恩,待我家人找到我之后,君浅必有重谢。”君浅真心诚意,一方面是真的感激苏瑾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是看看苏瑾听到她的名字时候有什么反应,结果让她十分失望,因为苏瑾压根没有反应。君家不知道吗?虽然没有国民老公王撕葱那般出名,可君家好歹也是h市的首富,怎么苏瑾的反应这么平静。

         君浅虽然在大是大非上三观端正,可本质上还是一个中二少女。中二的年龄,中二的思想。平时对着那些上赶着巴结她的人嗤之以鼻,可一旦出现了对她不感冒的人了,她又生气,心里怪不自在的。这么想着,表情便有些扭曲。

         “主卧里面就有浴室,水的温度你自己调。”苏瑾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至于君浅会不会牵扯到她的伤口。这关她的事情吗?

         ——————

         君浅稍微一动,伤口就疼得不行,但是比起伤口疼,她更不能忍受自己不卫生。还是咬牙走去浴室,用热水把身子擦了一遍。苏瑾是学医的?伤口怎么包扎得这么好。君浅看着自己肩胛上包扎得十分漂亮的伤口,眼神里泛起了波澜。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这么冷静的帮她娶子弹,她不知道苏瑾是谁的人,但是这个苏瑾绝对不简单。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憋尿憋得不行的苏岩终于舍得下床,出了苏瑾的卧室去上厕所,刚刚从厕所出来,擦好身换好衣服的君浅也正好出来找水喝。突然看见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己家里面,苏岩顿时如同一只小刺猬一样充满着防备:“你要偷我家什么东西?”

         这么可爱的小男孩说出的话怎么这么讨厌呢,君浅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姐像是小偷吗?”

         “哼,谁说不像,你偷了我姐姐的衣服。”苏瑾的家居服很好辨认,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款式一模一样,苏岩一眼就认出了君浅身上穿的这身灰色的家居服就是他姐姐的。

         “什么偷!”君浅不高兴了,“这是你姐姐借给我穿的。”

         闻言,苏岩脸色好多了,对君浅也没有这么警备:“原来你是我姐姐的朋友啊,早说啊,害我这么紧张。”

         君浅一听,脸就涨得通红,毕竟她也只是十五岁的少女,平时又被人捧惯了,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恼羞成怒地瞪着他道:“你给过我机会解释吗?本小姐没喊委屈,你这小鬼反到倒打一耙。”

         “倒打一耙?”苏岩听不懂这个成语的意思,转身直接推开书房门去找苏瑾了:“姐姐,姐姐,‘倒打一耙’什么意思,是猪八戒的耙子吗?”

         苏岩的声音很大,听得还在生气的君浅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这小鬼,还能做到不耻下问啊。

         苏瑾听到外面两个人的交谈声,知道君浅醒了,醒了就醒了,她并不想出去跟她打交道。对于苏岩的问题,苏瑾十分耐心的解释了“倒打一耙”的意思。

         “原来你在骂我啊!”苏岩把书房门一关,气冲冲的走到君浅面前,横眉怒目,只是配上他那带着婴儿肥精致的小脸,不仅吓不到人,反而别有一般萌味。

         君浅看了不仅不生气,反而想笑,翘起二郎腿,姿态悠闲:“我没有在骂你啊,我只是在抗议。”

         “你为什么要抗议,我又没有打你,也没有恶作剧。”苏岩说着,自己都觉得自己委屈了,他以前都是往继姐的水杯里撒盐的。

         “好吧,是我误会你了。”君浅不欲跟苏岩多争辩,她现在实在是渴得不行,服了一个软:“小鬼,我现在很渴,你能不能给我倒一杯水?”

         “可以,你等一会。”苏岩说着,蹬蹬蹬去饮水机帮君浅倒了一杯温水。

         喝完一大杯水的君浅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再次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一副十足悠闲慵懒的表情:“小鬼,帮我开会电视呗。”

         “好。”苏岩想着,少儿频道的动画片开放了。立即打开电视,用遥控器转到少儿频道。

         看着液晶电视里的熊大熊二光头强,君浅十分气闷,戳了戳苏岩,“我们看点电视剧可不可以,看动画片多幼稚啊。”

         “不好,我就要看动画片。”

         “可是你这电视是帮我开的啊。”君浅压下心中的怒火,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这次就听君浅姐姐的好不好。”按照爸妈的速度,他们应该快找到自己的。她再忍耐几个小时。

         闻言,苏岩一对大眼睛滴溜滴溜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姐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哥也不差钱!”有钱了不起啊!他也很有钱的好不好。

         “咦~”君浅来了兴趣:“我才不信你有钱。”

         苏岩最不耐激将法了,留下一句气势十足的话——“给哥等着。”然后就屁颠屁颠去书房找苏瑾:“姐姐,快把我的新年红包给我,我要用钱砸死外面的君浅姐姐。”

         苏瑾:“……”

         君浅:“……”

         苏瑾当然不可能让苏岩这么做,拿出苏岩的ipad,连上家里的wifi,然后被ipad给君浅:“你用平板看视频,电视给我弟弟看电视。”苏瑾用的是陈述句,不是问句。她和君浅非亲非故,自然是偏向着苏岩。

         “可以。”这里毕竟是别人家,君浅不会作死到在别人家里耍横。

         “叮咚叮咚!”

         “我去开门!”

         “回来。”苏瑾提着苏岩的衣领,将他拽了回来:“我去。”说着径直走到玄关,通过猫眼观察着外面的人,“一对看起来三十多四十岁年纪的夫妇,一位十三十四岁的少年,还有三个黑衣人。是找你的吗?”

         “是!”君浅激动得直接蹦了起来,完全不顾牵扯到伤口的痛楚,一心跑向大门。透过猫眼,确定外面来的是她的父母,不禁红了眼眶。

         苏瑾一开门,一位唇红齿白,相貌清秀俊逸,的少年直接过来抱住君浅:“姐姐,你没事了真好。”

         “放开我!你碰到我的伤口了。”如果说刚刚的眼泪是因为见到家人而激动的泪水,那么现在完全就是被疼的。

         “姐姐,你受伤了!”少年神色陡然一紧,上下打量着君浅:“你伤到哪了?我们快去医院。”

         “浅浅受伤了?”君浅的母亲等继子跟女儿拥抱之后这才把君浅拉到跟前,看见自己女儿原本红润健康的脸变成现在这样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就十分心疼,紧闭着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地上。

         “梓潼,别哭了,孩子不是好好的吗?”君家掌托人君山先把妻子安抚了一番,然后对着苏瑾九十度鞠躬:“小姑娘,你对浅浅的救命之恩,君山万般感激,请受君山一拜。你有什么要求,都能提出来。”这一拜,让君夫人和君浅看了心里都十分感动。

         “把我救君浅的隐患解决了。”苏瑾对于君山的鞠躬,受得十分心安理得,如冷月般的眼眸正凝望君山:“我不希望我因为救你女儿而被人记恨上,我想,君先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小姑娘好生霸气。君山纵横商场这么多年,眼神凌厉,成年男子都很少能直视他的眼睛,而眼前这位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不仅敢跟他对视,而且不落下风,说话做事,周身自有一番气度,此女,绝壁不是池中物,看来他要好好调查这个小姑娘了。

         “那是自然,小姑娘你救了浅浅,就是我君家的救命恩人,君家自然不会让你们处于麻烦之中。请问,你还有其它想要的吗?我绝对不是贬低姑娘你,只是想表达君家对姑娘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

         “银货两讫吧。18888,一个吉利的数字。”这样的人家基本上都怕被人缠上,她也不愿意跟君家过多纠缠,君家看起来麻烦事就一大堆,又不是国家领导,和谐社会还带这么多保镖,仇家肯定很多。

         幸好君家众人不知道苏瑾的想法,要不然真的要被无语死了。

         “苏小姐真是高风亮节。”君山对苏瑾的印象更好了,18888,这姑娘纯粹是不想和君家有牵扯。那他明面上就成全她好了。君山看了妻子一眼,笑道:“梓潼,还得有你用支付宝给恩人发一个红包。”

         君夫人笑容典雅:“自然。”

         收到红包,苏瑾直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送客之意十分明显。

         君家众人自然十分识趣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