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喂,你好。”

         “阿瑾,我是孟源逸。”男子的嗓音如清溪,让人听了只觉得对方肯定人如其音,是一枚端端君子,这类嗓音对女孩子的诱惑力极大。

         只是,嗓音再动听,苏瑾也免疫了。要知道她前世潜伏在侯府中,见得最多的就是翩翩君子了,虽然孟源逸的相貌放在那群君子中也是最出色的,但不在意就不会被吸引,苏瑾一边思索着冷情孟源逸给她打电话的目的,顺便点了点头当做回应:“我知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恩,也没什么大事,我父母想问问你们现在是在市里还是回了老家,若是在市里,她们想初四去你们家拜年。”刚刚说完,就收到自家母上鄙视的目光,孟源逸脸色不变,视而不见。

         李甜默,儿子太无耻了,明明这通电话应该是由她来打的,被抢了也就算了,态度还这么无耻,不愧是老孟家的孩子,和他爸爸追她的时候一样的无耻。

         “我和爷爷奶奶在老家……”

         “姐姐,我饿了!”一旁的苏岩很快就玩腻了木剑,直接凑到苏瑾身边,戳着她的脸理直气壮道:“快给我做饭。”

         她不发威这熊孩子还真是无法无天了,苏瑾寒着脸擒住苏岩乱戳她的手,稍稍用点力,苏岩立即哇哇直喊痛,另一只手使劲掰着苏瑾,抓挠一并用上,很快苏瑾白皙的手背上就留下几道红痕,苏瑾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抱歉,我这边有熊孩子要修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要修理熊孩子啊,孟源逸想到练武馆里表弟被她打趴下的场景,妩媚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那柔和的目光像星光一样明亮:“你下手轻一点,孩子还小。”阿瑾的弟弟啊,他可以卖个好。

         “恩,再见。”苏瑾挂掉电话直接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抓住苏岩作恶的双手,反扣在身后,紧盯着苏岩的双眼,脸色一片阴沉,眸子中透着凛冽的寒意,嗓音冷漠:“听着,我不会惯着你,你最好把你原来的那些目无尊上,刁蛮任性的大少爷脾气给我收起来,知道吗?”

         如此骇人的眼神,苏岩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哪里还敢使性子,乖巧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姐姐。”

         见苏岩服软,苏瑾满意了,松开擒住他的双手。只是看着他现在低头如同受了伤的小兽一般无力的样子,苏瑾又心软了,这就是血缘吗?即使他调皮,他捣乱,你还是不会讨厌他。苏瑾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伸手,罕见的主动触碰一个人,指尖轻轻刮了下他笔挺0的鼻尖,嗓音也放软:“不是饿了?我带你去吃饭。”

         “噢耶!姐姐我们走吧。”苏岩原地满血复活,仿佛刚刚可怜兮兮的样子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主动牵起苏瑾的手,拽着她往外走,动作熟稔,仿佛两人不是四年不见而是朝夕相处的姐弟一般自然:“姐姐,你给我煎一个荷包蛋,要七分熟的那种,我不喜欢吃全熟的。”

         “早饭爷爷奶奶做好了,我给你热一热饭菜。”苏瑾说着,直接打开碗柜,拿出两副碗筷,打开电压力锅,因为一直开着保温,饭还是热的:“你吃多少饭?”

         “我不吃饭,我要吃面。”苏岩坐在椅子上,气嘟嘟的,他从小就是十分聪慧的孩子,刚刚虽然被苏瑾吓到了,但是后来苏瑾对他的纵容他也是看在眼里,有了依仗的他开始了增强对苏瑾冷脸免疫力的第一步。

         “你爱吃不吃。”苏瑾为自己盛了一碗米饭,按下电磁炉的开关,淡定地吃起饭来。

         饭菜的香味勾引得苏岩的肚子咕咕叫,直勾勾地盯着苏瑾,眼神炙热,他以为苏瑾至少会不好意思,谁知对方竟然稳如泰山,眼睛都没眨一下。

         “岩岩,岩岩你在哪?”苏奶奶一听小孙子回来了,立即把菜篮子往老头子手里一塞,急匆匆地赶回家,一进门,看见苏岩的那一刹那整个人激动不已:“岩岩,你怎么不吃饭啊?”

         见苏奶奶回来了,苏瑾戳了戳还在嘟嘴生闷气的苏岩,眼里带着威胁:“这是奶奶,叫奶奶。”

         这一次,苏岩没有跟苏瑾唱反调,乖巧地叫了声:“奶奶。”

         “哎,我们岩岩真乖。”苏奶奶欣慰地点了点头,她看着和英年早逝的小儿子十分相像的小孙子,眼睛红了。0

         苏岩再熊,看见七十岁的老奶奶在他面前哭,不可能无动于衷,求救地看了一眼苏瑾,发觉对方也是皱眉没有办法,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飞舞起来,扯了扯苏奶奶的衣袖,奶声奶气道:“奶奶,我想吃荷包蛋,姐姐不给我做。”

         “奶奶给你做。”找到事情做的苏奶奶瞬间忘记了刚刚的难过,起身从碗柜里拿出两颗鸡蛋,慈爱地看着苏岩:“岩岩想吃几个鸡蛋?”

         “两个,要七分熟的,不要全熟。”

         “好,奶奶给你做。”说着,苏奶奶立即干劲十足地给小孙子做起荷包蛋。

         苏瑾本就不擅长安慰人,见奶奶被苏岩一句话就哄开心了,松了一口气,看着苏岩,认真夸赞:“你刚刚做得不错,不过以后少使唤点你奶奶。”

         苏岩傲娇地撇头,留下黑溜溜的后脑勺面对苏瑾:“让我少使唤点奶奶,你怎么不帮我做啊。”话虽如此,小脸上却忍不住换上灿烂的笑容。

         “你不无理取闹我就帮你做。”至于她现在为什么不接替奶奶手里的活那是因为她知道帮孙子做一些事情会让奶奶很开心。

         “岩岩,吃吧。”苏奶奶把十分诱人的荷包蛋放到小孙子面前,又帮小孙子盛了一碗米饭:“多吃点。”

         “奶奶你吃不吃?”苏岩很享受这种被人疼着捧着的感觉,在他妈妈家里,他妈妈工作忙碌,和继姐有不对盘,保姆虽然顺着他,其实也不是真心的。虽然被亲生妈妈扔在一个他十分陌生的爷爷奶奶家,但是这种被疼爱的感觉,他很喜欢。虽然他姐姐整天摆着一张别人欠了她几百万表情的脸,但是他就是想要亲近他。他继姐凶他的时候他恨不得化身变形金刚弄死继姐,可是刚刚苏瑾凶他,他去害怕得十分老实,正怕苏瑾不要他把他扔出去。

         “奶奶吃过了,岩岩你多吃点,你渴不渴啊,奶奶给你倒杯热水好不好?”苏奶奶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孙子,心都化了。她一定会帮建国把阿瑾和岩岩抚养成人,为了这一双可怜的孙子孙女,她也要多活几年,看着她们两个娶妻生子才能放心。

         “渴了。”苏岩看着即将把碗里的米饭吃完的苏瑾,夹了一块荷包蛋放进她的碗里,一脸嫌弃:“我吃不完两个荷包蛋,你帮我吃一个。”

         “也行。”苏瑾夹起荷包蛋慢条斯理地啃了起来,墨色的眼里带着明了的笑意,一口饭都没有吃就吃不完?想分给她荷包蛋就直说嘛。有个亲弟弟的感觉真的很好。

         苏瑾吃完早餐,再一次进了自己的屋子,医书很苦涩,很多药草的名字发展到现在都有了别名,而且现在的中医都会结合一点西医,西医很难,因为她从来没有接触过。

         苏岩吃饱喝足之后是直接跟着苏奶奶去了前面的大伯父家里,他的适应力很快,再加上小孩子对城市里的孩子都有一种好奇之心。苏岩的大侄子苏毅翔直接带着比他小两岁的小叔叔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鞭炮放。苏岩被刘园管得十分严格,从啦没有放过鞭炮,对鞭炮十分好奇。跟着大侄子和大侄子的伙伴一路买鞭炮一路放鞭炮玩得十分开心。只要他想,他很轻易的的就和这群孩子融到一起。

         这一玩就玩到了下午四点钟,家里的年夜饭做好了,苏奶奶就出去吧苏岩跟大侄子叫回家里吃饭。

         “洗手吃饭吧。”苏瑾撕开湿巾的包装,帮苏岩把脸擦干净,然后拉着他去洗手,她前世也经常拿着手帕帮义弟义妹擦手,这些事情坐起来十分顺手。

         “姐姐,我给我点现金。”苏岩自己有□□,但是乡下又没有提款机,他只带了二十几块现金,今天都花完了。

         “行。”苏瑾对于钱财这方面很大方,特别是苏岩还是她亲弟弟。

         “阿瑾,岩岩,快来吃饭了。”苏大伯一看见苏瑾姐弟就十分热情的招手:“吃个大鸡腿。”说完直接夹了一个最大的鸡腿放进苏岩的碗里面。

         “姐姐,我不想吃皮,你帮我把皮啃了吧。”苏岩觉得桌上的大鱼大肉太油腻,胃口不是很好。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大过年的,又不是他亲姐姐苏瑾家,苏岩还是很给面子的。

         “好。”苏瑾夹过苏岩碗里的鸡腿,用筷子把皮剥了,再放回到苏岩碗里面。

         这次团圆饭,总体来说还是很和谐的。吃完饭,大伯父跟大伯母以及三个堂哥堂嫂开始发红包了,每个人都给苏瑾跟苏岩一个大红包。

         等姐弟两人回到苏瑾的房间,苏岩把收到的红包全都给苏瑾:“姐,你先帮我收着呗,反正我现在又用不到。”

         “好。”苏瑾把红包都拆开,数了数:“一共是三千二,我先帮你收着,还有,你今天想穿什么衣服自己去找,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恩。”苏岩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从衣柜里找出最上面的一套秋衣秋裤,然后拿着衣服去卫生间找苏瑾了。晚上可以放烟花,肯定很好看,还有冲天炮,yes!洗完澡的苏岩抹完润肤霜直接去找大侄子了,苏瑾无奈的摇了摇头,找衣服洗澡,然后把两人的贴身衣物洗干净,然后把外衣扔进洗衣机。

         这洗衣机是苏爸爸去年给苏爷爷苏奶奶买的,苏爷爷苏奶奶基本上不用,一直用塑料袋套着,直到苏瑾回老家才重见天日。苏奶奶习惯用盆洗澡,所以每次洗完都剩下一盆热水,老人家都比较节俭,所以她每次洗完澡都用剩下的洗澡水把她和苏爷爷的衣服搓干净了。苏瑾嫌弃洗澡水脏,坚决不用苏奶奶给她洗衣服,自从苏瑾用把她的一件外套刷烂了之后,苏奶奶坚决不用苏瑾帮她和老头子洗衣服,这让苏瑾有点小受伤,谁让衣服刷子太锋利,她只是稍微使点劲,衣服就烂了。

         她不喜欢热闹,晒完衣服就回屋子里待着,她现在在思索一件事情,苏岩的转学。一中的附属小学是最好的学校,离家里也近,可是没关系的,再加上苏岩的户口也不再一中所在的学区苏岩要进去却难,为此,苏瑾烦恼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