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晚上十点,苏奶奶准备睡觉,睡觉之前,她去村里的小卖部把小宝贝孙子喊回家。

         苏岩一进到苏瑾的房间就把门合上,走到她身边,可怜兮兮道:“姐姐,我脚疼,你昂我看看。”

         “恩?你鞋子没破,怎么会脚疼呢?你先等等,我去打一盆热水给你洗脸。”苏瑾说着直接起身离开房间,不到五分钟就拎着小半桶热水回来了。苏岩的走路姿势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应该只是磕碰,没有什么大碍。

         “流血了?”苏瑾说着把毛巾拧干,帮苏岩擦脸,看着苏岩白皙的小脸蛋在毛巾的擦拭下变得红彤彤的样子,苏瑾心里很是愉悦:“换睡衣,擦身,你一身汗。”

         “没流血。”苏岩拉开羽绒服拉链,一边脱衣服一边解释自己受伤的原因:“刚刚玩划炮的时候,我踩在划炮上面,脚被震得很痛。”

         “……活该。”熊别人也就算了,还熊自己。苏瑾见苏岩换好睡衣,直接拽过他把毛巾伸到他的睡衣下面擦起了后背:“好了,你自己洗脚吧。”

         见苏瑾一点表示都没有,苏岩急忙抱住她的腰,大眼睛一眨一眨,可怜兮兮的,“姐姐,我脚疼。”他亲妈晚上下班回家都不会主动帮他擦背,继姐跟保姆就更别想了,有个亲姐姐真好,虽然表情少了点。

         “先洗脚。”苏瑾看了苏岩一眼,眼神十分坚决,不容反对。

         苏岩看了忍不住小心肝一抖,头皮发麻,乖巧地换上棉拖,然后洗脚。嘤嘤嘤,姐姐真的生起气来好恐怖,他好怕~

         “待会会疼,别叫出声,你能忍受吗?”苏瑾从大堂里的抽屉里拿出一瓶跌打药酒再次回到房间关门。

         苏岩点了点头:“可以,我很坚强的。”

         “行。”苏瑾说着直接往手上倒上一点药酒,抹在苏岩受伤的脚板上,然后就着足底的穴位开始按摩。她力气不小,因为只有这样药酒才能更好的吸收,抽空看了一眼苏岩,只见他睁大了双眸,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但是就是没有落下来,也没有喊疼。不错,苏瑾眼里带着赞赏,这样才像个男子汉。

         大概按了半个小时,药酒已经吸收得差不多了,苏瑾立即让苏岩再洗一次脚:“把脚放到水里,把药酒味冲洗干净。”不把这味道洗干净,整张被子都要是药酒的味道。

         苏岩照做:“姐姐,我洗好了。”

         “恩,你上床睡觉。”说着直接提着洗脚水出去了。用香皂把手洗了两遍,闻了没有药酒的味道之后苏瑾才回家,把大门的门栓落下,进入房间:“我关灯了。”

         “恩。”苏岩睡在床里边,笑容灿烂,宛如一位纯洁的天使,一点调皮恶魔的样子都没有。

         关上灯的苏瑾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刚刚盖好被子,一具滚烫,软软的身子就粘到她身上,苏瑾条件反射想躲避,可身体僵硬着。

         “姐姐,我刚刚脚很疼。”虽然才和苏瑾相处了大半天,可苏岩心里已经产生对苏瑾的依赖,这是她亲姐姐,他可以撒娇,可以撒泼的亲姐姐。

         万籁俱寂的夜晚,她能清晰的听到身旁小孩儿的呼吸声,持续不断的热源从她的皮肤一直蔓延,将她心里的坚冰一点点融化,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慰道:“睡着了就不疼了。”

         苏岩:“……”

         ——————

         十二点的钟声一想起,村里便开始放炮,轰鸣的鞭炮声此起彼伏,震得苏岩直往苏瑾怀里钻,但是眼睛却没有睁开。

         睡眠真好。苏瑾把被子稍微往下拉,把苏岩的头露出来。拿出手机,开始查看舍友给发的拜年短信。

         ——蛋蛋:阿瑾,新年快乐,老夫老妻了,肉麻的话我就不说了阿!爱你,么么哒。

         苏瑾笑,回复:蛋蛋新年快乐,我回去了请你吃饭。

         接下来是潘语桐的——女神新年快乐,崇拜你的小梧桐。

         苏瑾回复:小梧桐新年快乐。

         然后就是她的超级迷妹宋苁蓉,说实话,她到现在还弄不明白宋苁蓉为什么这么崇拜她——女神,新年快乐,一条短信,别样情浓,伴随女神,一路顺风;万种祝福,别开生面,发自心中,其乐融融。祝愿朋友:新年快乐,前程似锦,生活滋润,美梦成真!你的迷妹宋苁蓉。

         苏瑾回复:新年快乐,愿蓉蓉你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再接下来就是班长俞诚礼和袁微的新年祝福,应该是群发,因为短信内容一模一样。苏瑾回了两条新年快乐便准备关机。

         这个时候,微信响了,孟源逸,他可真及时。

         ——阿瑾妹妹新年快乐,后面跟着用表情堆成的新年祝福。

         苏瑾:新年快乐!

         他暗搓搓等十二点就为了发送这么一条新春祝福,结果阿瑾妹妹的回应这么公式化。孟源逸感到有些小伤心,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滑动,最后还是锁屏,无奈地睡觉。终于知道哪些暗恋自己的妹纸的感受,喜欢的人太过高冷,那真的是要命。

         ——————

         阳光明媚的清晨,空气清新,心旷神怡。苏瑾悄无声息的起床穿衣,然后开始打拳和练剑。睡梦中的苏岩脸蛋红扑扑的,细皮嫩肉十分可爱。

         苏瑾和苏岩一直在老家待到初六方才离开。六天的时间,足够苏瑾和苏岩熟悉对方,苏岩一开始还喜欢跟大侄子去村里跟小孩玩耍,初二开始就减减少了,和苏瑾一起窝在房间。苏瑾看书,他就拿着ipad玩小游戏和看视频,脸上带着失落,苏瑾问他是不是不高兴,苏岩什么都没有说。

         初三的时候她跟苏岩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酱油,听着几位“热心”的大妈以看笑话的神色询问她她亲生母亲的事情,还义正言辞的骂刘园,指责她水性杨花,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要。还说她们姐弟两个人有多可怜可怜。

         苏瑾当时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拉着苏岩走了。惹得那几位夫人横眉怒目,直说姐弟二人多么不懂事等等。

         这群人嘴巴上说着同情,其实就是在幸灾乐祸,把自己放到一个高点,以怜悯的态度去看她们姐弟两人,以此去满足她们的虚荣心,去满足她们的碎嘴。

         “岩岩对不起,过了初五姐姐就带你回市里。”她记得,她对苏岩说了这句话之后,苏岩的眼里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她有些心疼,同时又有一些对刘园的埋怨。怨她为什么不能进家门好好说,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得如此不愉快,让所有人都知道不仅是她,包括她的弟弟被她们的亲生母亲给抛弃了。

         她是无所谓,可是苏岩才八岁,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心里敏感而脆弱。苏瑾决定,她一定要好好呵护苏岩,让他成长为21世纪的正直好青年,成为国家的栋梁,社会的砥柱。

         “岩岩,我们带不了这么多衣服回去,你看看你比较不喜欢那几件衣服,我们把他们放在老家。”要是一件衣服都不放在老家,苏爷爷苏奶奶心里肯定不好受。

         “姐姐,你决定就好。”一听到可以离开老家,苏岩整个人都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围在收拾衣物的苏瑾身边叽叽喳喳:“姐姐,回去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觉?”他最喜欢腻在姐姐身边了。

         苏瑾摇了摇头:“你八岁了,要学会自己睡觉了。”虽然两人一起睡觉的感觉还不错,但苏岩真的不适合继续跟她一起睡觉了:“岩岩,你是个男孩子,要敢于自己睡觉。而且姐姐17岁了,有许许多多的不方便。”

         听了苏瑾的话,苏岩黯然垂下眼帘,瓮声瓮气:“你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可能,你和爷爷奶奶是姐姐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见苏岩还是垂着脑袋不说话,苏瑾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姐姐只是希望你能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已。”

         “真的?”苏岩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满是期待。

         苏瑾点了点头。

         见状,苏岩一张俊秀的脸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两朵红晕,从后背抱住苏瑾:“姐姐,你一定要最疼我,以后就算刘园又生下一个孩子,你也只能最爱我这个弟弟,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苏瑾纤眉一挑:“我们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姐弟不是吗?”

         “对,姐姐你说得太对了。”苏岩高兴得跳了起来:“姐姐,回市里你就把我送去跆拳道馆,我要学跆拳道。”

         “学中国功夫不好吗?”比起跆拳道,苏瑾更喜欢中国功夫,她倾向于将苏岩送去武馆。基本功还是去武馆学习吧,有伴学武才更有兴致。

         “也可以。”只要是能学功夫打架不落下风他都喜欢。

         ——————

         他们走的时候苏爷爷苏奶奶将她们送上中巴车,二老并没有太大的不舍,因为开学了她们就决定去市里跟孙子孙女一起生活。小孙子才八岁,她们两个人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