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父亲的葬礼隆重而又简单。隆重是因为有很多政府,部队的领导前来吊唁,简单则是除了灵堂便再无其它,没有酒席,没有哭丧。整个过程,苏瑾平静得就像一块木头,但就是这样别人才愈发的同情,她因为父亲去世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都自杀了怎么可能不为父亲难过,肯定是太难过所以才那么平静。

         送走了父亲的战友,苏瑾看向下一位吊唁者,这次来的是一家三口。这一家三口长得都很不错。中年男子保养得宜,穿着合体的黑西装,器宇轩昂。中年女子长得和美名在外的贤王妃有得一拼,精美得若人工精心雕琢而成的完美五官,柳眉翘鼻,嫣红的樱桃小嘴;最好看的应该是他们的孩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本应该是温润如玉的翩翩贵公子浑身却透露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苏瑾不认识这三人,总归鞠躬没有错。

         “节哀,有困难找孟叔叔跟你李阿姨,我们一定会尽我们所能帮你的。”说话的是孟展鹏,四十六岁,一个中型企业老板,和原主父亲是战友。只不过二十年前就转业从商了。旁边的是他的妻子李甜,隐退的影后,今年四十七岁,年轻的男孩则是他们的独子孟源逸,今年十八岁,刚刚参加完高考。

         他们的信息苏瑾一概不知,只点了点头:“谢谢叔叔阿姨。”

         由于后面还有人来吊唁,他们夫妻二人也有七八年没有和苏瑾父亲联系,苏瑾跟他们,自然是十分陌生,一家三口对着苏建国的遗像鞠了一个躬就离开了。

         “真是世事无常,老苏怎么就这样去了。”孟展鹏心里十分难过,曾经睡在上下铺的战友啊。

         “是啊,听说苏瑾才十六岁,还未成年,也不知道刘园会不会想起她还有这么一个女儿。”李甜十分不喜欢刘园,这个婚内出轨还理直气壮的女人,呵呵哒。

         车后座的孟源逸慵懒地撑着脑袋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思绪已经渐渐飘远。至于苏瑾,在他印象中就是一个沉默寡言但是不花痴的小女孩。

         ——————

         苏建国因公牺牲,国家有抚恤金,加上工资存款,加起来也有小一百万,这笔钱应该是她和未见面的弟弟以及爷爷奶奶分的。苏爷爷苏奶奶心疼苏瑾,再加上两位老人都有养老保险,农村又不怎么花钱,二老直接放弃了这笔钱全都留给苏瑾。大伯父大伯母虽然眼红这一笔钱,但还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弟弟用命换来的钱。

         大人都强力要修苏瑾回老家一起生活,毕竟她是女孩,又是未成年,一个人住在外面所有人都不放心,但苏瑾不愿意,保证自己不乱出去玩,见她态度坚决,市里的教育又比乡下好,大人们只有无奈的同意了。

         苏瑾所住的小区环境其实都蛮好的,因为这里当初就是公家为了员工而建的小区,治安良好,价钱便宜。房子还算蛮新的,七年前刚刚搬进来。那时候刘园跟苏建国还没有离婚,房子的装修都是以刘园的喜好来,主黑白色调,风格是欧式的简约风,简单中带着淡淡的奢华。不过随着苏瑾长大,房子里多了很多少女的气息,比如冰箱上的各种动物贴和粉红色的房间。

         苏瑾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楼下区民的人来人往,和平社会,汽车电视电脑,真是太幸福。想着,她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身,回洗手间拿拖把,开始打扫卫生。

         做饭炒菜,这些都不是问题。在江湖,你不会野外生活那就是笑话。钻木取火,猎野山鸡野兔子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主要的烦恼就是要自己洗衣服。她出门,一般都有换洗的衣服,没有也会到裁缝铺里面买,从来没有自己洗过衣服。虽然有洗衣机,可原主的记忆告诉她内衣内裤最好用肥皂手洗。

         苏瑾看着手中被她搓坏的第三件内裤,认命的拿起钱包手机和钥匙出门。第一件事,先去银行把水电费存了。然后去内衣店买内衣内裤,接着去超市买菜和一些生活用品。

         七月份的h市,天气炎热,苏瑾打着一把太阳伞,默默地向着公交车站走去。其实小区不远处就有银行,可是没有大型超市也没有内衣店,她想了想,还是去市中心最好。

         水电费有一张专门的存折,她家一年的水电费大概是两千块,这还要把钱取出来再存进去。银行里的人很多,但是工作窗口却只有三个,其它四个窗口明明坐着人却挂着暂停的牌子。这要是在古代的,哪个钱庄敢这么做早倒闭了。这就是国家事业单位,难怪她昨天刚刚学会刷微博会有这么多吐槽声了。

         苏瑾别的不多,耐心是最足的,取了号,等了快两个小时才轮到她。银行柜台人员通知她存折已经用满,可以网上银行缴费,她可以开通一张□□并办理网上银行业务跟手机银行业务。真是发达,足不出户就能生活下去。苏瑾都办理了,决定办好之后立即用支付宝把水电费给交了。刚刚无聊的时候刷微博正好知道支付宝可以教水电费。

         大街上的人穿得有多清凉就有多清凉,女的几乎都穿着短裙跟热裤,像苏瑾这样穿着短袖长牛仔裤的人很少。红灯停绿灯行,她静静站在路边看着来往的车辆,若是她的轻功连起来,能不能避开横冲直撞过来的汽车,若是她有内力,能不能把一辆车拍远?找个机会试试。

         绿灯,她穿过马路,去了对面的商业区。哪里有内衣店?苏瑾撑着伞默默地寻找着。

         “抢劫啊!”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位穿着黑色短袖的男人提着一个布包快速从她身边走过,后面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奶奶慢慢地跑着。苏瑾快速把伞一合,找好角度扔向男子,伞柄精确地打在他的膝盖上,男子反应不及,直接摔到在地上,围观群众终于上前把他给制服了。

         “你这小伙子,好好的不去找工作,居然抢劫!”老奶奶捡起自己的包向热心群众道谢,然后就去找那位热心的小姑娘。转身,小姑娘已经走远,只留下一个背影。老奶奶立即跟了上去:“小姑娘,你等等!”

         这里有一家内衣店。苏瑾背着包走了进去。至于后面的叫喊声,举手之劳而已,没必要有交集。

         导购小姐一看见苏瑾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帮助的吗?”

         “我……”苏瑾看了一下四周花样繁多的内衣,素净的脸上没有任何羞涩之意,仔细回想了下原主的尺码:“你好,请给我拿几身70b的内衣,同色的内裤也一并拿了。要薄款的,颜色不要太艳丽。”现代的内衣确实比古代的肚兜要好用,至少穿了之后不会上下晃动。至于羞涩?古代确实比现代要保守很多,可她曾经为了手刃淮阴侯,已经记不住在暗处观看了多少次淮阴侯给宠妾的鱼水之欢,露胳膊露大腿她觉得没什么。特别是要活下去,必须要适应现代社会。

         导购小姐拿了五件内衣给苏瑾,指了指试衣间:“小姐,您可以去试衣间里面试一试。”

         苏瑾试了之后觉得有些勒:“有些紧,两个半……两个杯。”

         “小姐你应该是*,稍等一会。”导购员又拿了几件内衣给苏瑾,苏瑾试了选了淡黄色,淡紫色跟淡粉色的三件内衣。

         付好账,苏瑾把内衣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走出内衣店,就看见了站在旁边的被抢劫的老奶奶。

         “小姑娘,你可让奶奶好一顿找。”孟奶奶拍了拍胸口,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小姑娘刚刚谢谢你啊,奶奶请你吃饭吧。”

         苏瑾面无表情道:“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若老奶奶没事,我先走了。”说着迈开纤细的腿,就要离开。

         苏瑾越是冷淡,孟奶奶越是欣赏,施恩不望报,真是个好孩子,立即跟了上去:“小姑娘,等等孟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