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好疼~”她这是到地府了吗?师傅,师娘,阿瑾辜负了你们对阿瑾的栽培,原谅阿瑾不能在二位面前尽孝了。既然是,地府,应该是有奈何桥吧,那么奈何桥在哪呢?

         苏瑾使劲睁开眼睛,立即坐了起来,小脸上带着惊诧,她这是在哪里?苏瑾环顾四周,双手不自觉地抓紧手里的被子,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小小的房间里摆着三张床,床前的墙上挂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有人!!!方苏瑾瞳孔一缩,浑身警备,有妖怪!她的剑呢!

         四处找自己的紫霞剑,突然“嘶!”头再次剧烈疼痛起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大量了涌入她的脑袋里,通过这股记忆,她知道了这俱身体也叫苏瑾,等等,这俱身体?苏瑾捂着发疼的脑袋,快步向着这股记忆里的病房的卫生间走去。看着镜子里和她前世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脸色太过苍白的小女孩,苏瑾征住了,借尸还魂?不知道会不会有道士过来把她收掉。

         苏瑾,跟她前世一样都是十六岁,瓜子脸,身高一米□□,父亲苏建国,军人,因出任务而死。母亲叫刘园,是个外企高管,有自己的家庭,小儿子刚刚八岁与方苏瑾同父同母,还有一个十四岁的继女。前天因为刚刚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原身一时想不开吞安眠药自杀。幸好大伯大伯母一家听到弟弟的消息急忙赶到苏瑾家这才救了苏瑾一命。

         真是个脆弱的小女孩啊,处在一个这么和平的世界,没有天子,不用行下跪礼,无须舞刀弄枪,没有魔教,也没有所谓的名门正派,没有江湖的厮杀,就算父亲不幸去世,虽然母亲早早改嫁,可还是快快乐乐长到十六岁。为什么还要去寻死呢?苏瑾对着镜子,开始练起太极拳。

         这具身子目前太弱,最基本的扎马步都做不到,更别说学习内力了,还是先从太极拳练起吧。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好不容易打完一套太极拳,身体便气喘吁吁,病服也被汗水浸湿,苏瑾顺着记忆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她前世是个孤儿,全家因得罪了当朝淮阴侯而被灭门,幸好父亲母亲提前将她交给师父师母,她才免于一死。师父师母虽然视她若亲子,其实她知道,她和师兄师妹还是不一样的,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她还背负着血仇,十五岁,她就亲自取了淮阴侯的项上人头。还有江湖的斗争,几乎都以鲜血来铸就。能活下去就要活下去,原主虽然死了爹,可相比在乱世的江湖,幸福已经突破天际,为何还要寻死觅活,真是无能。

         苏瑾擦着头发,坐在床上等着护士的检查。大概一个时辰……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两个时辰之后,她的大伯母会拿着晚饭过来看她,苏瑾靠在床头,陷入沉思,如何才能不露出破绽。原主虽然话也不多,但有着小女孩惯有的任性,哪像她,死气沉沉。

         “苏小姐,要验血了哦~”一位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护士推着医用车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体内的安眠药含量下去了你就可以出院了呢。”

         “恩,我知道了。”苏瑾点头,直接把胳膊伸过去,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表情,没有害怕,没有不安,更没有笑意。

         护士也习惯了,一般吃安眠药自杀的小女孩性子都会有些问题,她安静地完成自己的采集,笑着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退了出去。

         和平世界的医馆……照出记忆中原主对医院的印象,苏瑾摇了摇头,她还是比较喜欢中医,至少针灸花费的时间要比吊盐水少。

         两个小时,苏瑾把记忆整理了一遍,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印象,不能随便动用管制刀具,要不然会被警察抓起来,不能随便使用轻功跟内力,要不然你会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不能随便在网上对国家重要领导人发表不好的言论,要不然你会被查水表……查水表是什么,苏瑾不理解。

         下午五点,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提着一个蓝色保温盒走了进来,此妇女体型微胖,皮肤黝黑,手关节带着厚厚的茧子,显然是长期在田里劳动的农家妇女,妇女一看苏瑾就露出了慈爱的笑容:“阿瑾,你醒了?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好多了,大伯娘,阿瑾想去参加我爸爸的葬礼。”苏瑾静静地看着苏大伯娘,语气里带着坚决和认真:“伯娘放心,阿瑾死过一次,知道死亡的痛苦,我不会再做傻事,我只想送爸爸一程。”她能感觉到心里的不舍,这定然是原主的牵绊,她要把这份牵绊解决。

         “哎,你想开了就好~”苏大伯娘说着直接红了眼眶。苏大伯娘本就心性善良,和苏瑾一家又没有什么利益的争吵,兄弟两人感情特别好,因此苏大伯娘对待苏瑾也是真心疼爱的。苏瑾闹自杀时,她们夫妻二人没少哭。

         “阿瑾先吃点东西,伯娘叫你大堂哥过来看看,让他帮你办出院手续啊~”苏大伯娘一边说着,一边给苏瑾盛饭。她没什么文化,市里医院的出院流程她都不懂,还是让儿子过来吧。

         “好,谢谢伯娘。”大伯父大伯娘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堂哥三十岁,结婚十年并育有两个儿子;二堂哥二十八岁,育有一个女儿;小堂哥十九岁,开学大二。她的父亲,是一名在役军人,为任务牺牲掉生命;她的母亲是一名外企高管,年薪过百万,五年前就跟父亲离婚,带走了年仅三岁的小儿子,次年再婚。

         原来她还有妈妈跟弟弟啊,不过有没有貌似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女儿自杀这么大的事情这位妈妈也没有出现过,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