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孟源逸的房间很大,却又很整齐,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放好,孟源逸直接拿了他的相册,给苏瑾,自己则是从背后把她抱住:“我真想我们立刻结婚,阿瑾等你20岁了,到了法定年龄了我们就领证结婚好不好。樂文小說|”

         “好。”

         “你说得真的?”她把苏瑾转过来,和她对视,孟源逸没想到苏瑾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他的求婚,难得舌头打结,看着苏瑾的目光带着十分明显的忐忑。

         “真的。”她对孟源逸越累越喜欢,两个人两情相悦,又没有经济的烦恼,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结婚。她都能感受得到某人强忍的**。对于合理耍流氓的证书,她想给。

         “我……”孟源逸开心得都说不出话,对于婚礼的策划,未来的规划,短短几秒钟孟源逸就已经在在心里想了很多东西,都在最后一圈化成了一个亲亲的吻:“阿瑾,谢谢你选择了我,并且义无反顾。”

         现代社会对女性可比封建社会要宽容多了。封建社会有能力的女性还能出轨豢养男宠呢,现在离婚再找更是常见。既然爱了,那么就好好爱下去,她喜欢孟源逸,若是以后没有什么大的意外,两人结婚是定数,既然这样,早结婚晚结婚又有什么差别,而且,和源逸接吻还是蛮舒服的。

         “看了我的照片,你有什么心理感受?”

         “恩,从小帅到大。”

         “女朋友的评价真高,在下受之无愧。”

         苏瑾轻笑出声:“确实是受之无愧。”

         “要不要登游戏?”

         苏瑾惊讶:“现在吗?”

         “对,我们的友好度够了,可以结婚了。”孟源逸说着直接拉着苏瑾走到电脑桌前,打开游戏客户端,选择双开,输入两人的游戏账号。操纵者游戏角色到三生石,点开婚姻的NPC,“阿瑾,点确定。”

         苏瑾立即点了确定。下一秒两人的结婚公告便被系统刷新出来。

         【喇叭】二师姐*落:你们两个人结婚之前能不能说一声,吓人一跳。

         【喇叭】大师嫂*逸:提前说了,就吓不到你们了。

         【喇叭】三师兄*一:废话少说,红包。

         孟源逸二话不说立即在帮会频道发了99次10000元宝的红包。帮众表示抢得十分开心,用抢到的元宝分分钟钟买了喇叭祝福两人。其它群众看着世界一直刷新的红包却没有抢得权限,眼红得不行。

         【喇叭】闲庭花落:你们两人现实生活中不是情侣吗?怎么游戏里现在才结婚?

         “这个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孟源逸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脸上的笑容明明很温和却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

         “你想做什么?”

         “今天是我两的大喜日子,我不算计人。”孟源逸说着低头在苏瑾唇瓣上落下一吻,眼神顷刻间变得温柔,连唇角都泛着笑,“只是也不能看着她意图往你身上泼冷水。”

         【喇叭】大师嫂*逸:婚能随便乱结吗?必须要见家长之后才能结婚。

         【喇叭】小师妹*颜: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感觉哪里不对劲。

         【喇叭】二师姐*落:这你还看不出来,这两人肯定是见过双方父母的家长,恭喜恭喜,伴娘正在待命。

         【喇叭】小师弟*熙:恭喜表哥表嫂,伴郎正在待命。

         【喇叭】小桥流水(甲四的帮主夫人):你们是亲戚关系,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很熟啊。

         【喇叭】小师弟*熙:没错,所有某些癞□□就不要妄想着吃天鹅肉了,你配不上。

         【喇叭】刑天:小兔崽子,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喇叭】倾尽天下:没文化?看不懂中文,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二师姐,再次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还有,祝大师兄大师嫂新婚快乐。

         【喇叭】二师姐*落:妹子没事,你只是被渣男骗了。

         【喇叭】大师兄*瑾:谢谢大家的祝福。

         “游戏的爱恨情仇,变化真快。”苏瑾看着叶落、君熙、倾尽天下和刑天的喇叭撕逼,感触颇深,“只是一堆数据,至于吗?”

         “游戏角色是一堆数据,可操作游戏角色的却是人。好了,不说他们了,我们先看看婚纱和礼服的款式,阿瑾,你喜欢的是西式婚礼还是中式?”

         苏瑾毫不犹豫:“中式。”现在虽然没有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可她也希望她结婚时候穿的新娘礼服是红色的而不是白色。

         是呢,阿瑾肯定喜欢中式的婚礼,十里红妆,八抬大轿,看来要好好策划一下。孟源逸点开中式婚服的款式,让苏瑾选她想选的。这是敬酒的礼服,真正的礼服需要找人设计和特别订制,古代的新娘礼服做的人少,电视里的都比较简单不够精致,他要给,就要给阿瑾最好的。

         两人腻歪了两个多小时,电灯泡就回来了,一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姐姐。

         “儿子,妈妈已经努力延长买菜的时间了,再晚李姐做饭的时间就不够了。”

         “妈妈没事,来日方长,你等着吧。”

         孟家人少,几位长辈为人也是十分随和。晚上苏瑾和苏岩自然是被李甜留在家里住,家里客房多,随便选。客房多,却不是每一个客房都有浴室的。李甜特意挑了两个没有浴室的客房给苏瑾和苏岩,走的时候还对着孟源逸挤了挤眼:儿子,妈妈就帮你到这了,好好向阿瑾展示你那令人流口水的身材吧。

         孟源逸笑:谢谢妈妈。

         李甜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岩岩,你先去哥哥的房间洗澡吧,哥哥给你放洗澡水。走廊的卫生间没有淋浴设备。”

         “谢谢源逸哥哥。”苏岩谨记着不能给姐姐丢脸,这一天都很有礼貌。

         “客气了。”孟源逸立即转身去自己房间的浴室帮苏岩放洗澡水。

         苏岩洗完,到苏瑾了。

         “阿瑾你先洗澡吧,我带岩岩去他的卧室,顺便把iPad拿给他,下好游戏了。”

         苏瑾点了点头,拿着孟伯母给她的睡衣进了浴室,洗完出来就看到外面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孟源逸

         “源逸哥哥,你的书拿倒了……”苏瑾忍着笑说道。

         孟源逸十分真的的把书合上放好,拿着衣服起身:“这本书我看过,现在想试试倒着看有什么不同,阿瑾,你先跟她们打宁远觉华……我先去洗澡了。”

         “好。”苏瑾直接走到电脑桌面,操纵者自己的射手号进队,顺便把孟源逸的医师号也拉进队混分。

         从报名到开始战斗的等待时间是25分钟,战斗刚刚开始,浴室门开了,然后接着就看到某人裸着上身就出来了。

         流畅的肌肉线条,人鱼线,腹肌,眸里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立即把目光转回到电脑前,开始专心致志的杀人。

         看着不好意思的恋人,孟源逸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诱惑到:“阿瑾你要不要摸摸?”

         “不要。”苏瑾刚刚说完就被孟源逸拉起来抱在自己的腿上,那温热的肌肤紧紧地贴着她的背,苏瑾整个心都提了起来:“别乱来,我在宁远觉华呢。”

         “我看着你打。”孟源逸低头在苏瑾在耳边说道,“我相信你的技术。”说着直接吻上苏瑾纤细的脖子,随后是脸颊。

         苏瑾此时觉得自己脑袋已经热得一团浆糊了,有点不知所措。某人太咯着她了,很不舒服。

         “阿瑾别害怕,我有分寸,只是解解馋。”孟源逸说着捏了捏恋人腰间的软肉,有些不怀好意道:“阿瑾,**在呼唤你呢。”

         【队友】二师姐*落:师姐你人呢?快点输出啊,我们输出不够。

         忘记她还在战斗了,苏瑾努力忽视掉肌肤的轻颤,强迫自己把精力放在屏幕上。

         总之,这一场活动打得她痛苦万分。活动一结束她就推开孟源逸跑回自己的房间。耍流氓准许证还没有发呢,两人还是不要做到最后一步比较好。

         “我的五指山,你们再辛苦一年。”孟源逸看着膨胀的某处,笑得十分勾人

         ——————

         见过双方家长,两人的关系已经定了下来。苏瑾也减少了住校的时间,每天晚上基本上都回家住,偶尔有事情需要住校,孟源逸就把苏岩接过去照顾,若是他恰巧也有事,李甜就把苏岩接过去住。

         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苏岩第一次去孟家住还不习惯,住的次数多了就习惯了。李甜和孟奶奶是真的没事做,苏岩过去住了两人终于有事情忙碌了。至少每天接苏岩上学下雪就消磨掉了李甜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

         孟奶奶的谈资也有了,就是苏岩今天又长高了巴拉巴拉的。叶落在苏瑾不住校之后也开始渐渐减少住校的时间,这让吴一和苏沐颜很是忧伤,不过她们还有彼此陪伴,不是孤身一人了。

         苏瑾20岁生日的这一天,孟源逸向她求婚了,苏瑾欣然接受,孟源逸真的给了他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先用轿子把苏瑾抬上婚车,到孟家别墅区的时候再用轿子把苏瑾从小区门口一直抬进家里面。连家里的装修,孟源逸都改为古风式装修。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

         人生两大兴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金榜题名孟源逸已经经历过了,现在就只剩下洞房花烛夜了。

         “阿瑾,我爱你。”孟源逸捧着苏瑾的脸深情告白,只听首饰轻响,衣裙滑落,一具滑腻如玉,温软如绵的娇躯出现在自己的的眼前,一个阴柔如水,一个刚强如铁,两人刚刚一接触,都是浑身一个激灵,孟源逸被刺激得忍不住情不自禁地低声呻、吟。心跳如擂,但觉所触之处细腻柔滑,这是他的老婆,他的!!!

         清晨的日光透过窗帘照射到相拥而眠的人的脸上。

         苏瑾觉得很刺眼,可是她太困了,眼皮动了动,终究还是挣不开,又沉沉的睡去。

         一旁的孟源逸早就醒了,只是他不想破坏这份美好。他想,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每天早上看着自己爱的人。这个想法很朴实,也很清新,但是有一个让人无法忽略的现实,那就是男孩子每天都有的生理反应——晨勃,既然这样,那就来一发!说干就干!

         ——————

         孟源逸最讨厌的两人之一——自己的儿子

         当得知自家媳妇怀孕的时候,孟源逸和大部分的准爸爸是一个模样的。那就是激动并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他无比的后悔过早的生了这么一个小兔崽子干嘛!!!

         媳妇怀着小兔崽子的时候,他禁欲他也就不说什么了。为了孩子,这都是值得的。但是自从小兔崽子三个月之后,他想把小兔崽子回炉重造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小家伙粉粉嫩.嫩的一团,又白又软,叶落有事没事就会过来逗他玩,孟小宝对自己的这位姨姨很满意,一看到叶落就呀呀呀呀裂开嘴。

         但是一旦是自己的老爸,孟小兔崽子很不合作,只是淡淡看一眼,翻了个身,用小脊背骨对着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苏瑾正在给儿子换尿片,突然听到叶落问,”师姐,给我们家小宝起名字了吗?”

         “起好了。” 苏瑾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门外就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

         ”太好了”叶落的声音难掩惊喜,”真的?叫什么名字?”

         孟源逸走了进来,放下手中的西装,在苏瑾旁边坐下,顺手舀过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孟蔼瑾

         ”

         孟蔼瑾,苏瑾心里一动,迅速抬头望过去,直接撞入男人深邃的眼睛里,他温柔地笑着点了点头。

         孟蔼落,孟源逸爱苏瑾。

         “大师嫂,你能别这么肉麻吗?”叶落见孟源逸和世界又旁若无人地眉目传情,酸得不得了地对着怀里比手画脚的小宝宝说,”小宝贝,看看你爸爸,唉,”耸了耸肩,语气似乎有点无奈,”连取个名字都弄得肉麻兮兮的。”

         孟源逸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从苏瑾手中接过儿子,谁知道父子两个似乎天生就不对盘,刚到他手上,孟小宝就扁了嘴角,扭着小屁股,一点都不给自己老爸面子,伸着小短手要妈妈抱……(其实桥桥也不知道三个月大的宝宝有没有意识,但是为了卖萌,请大家原谅无节操的桥桥吧。)

         孟源逸又好笑又好气地摇了摇头,转移阵地回书房处理公务去了。这时候的他还单纯的以为儿子只是喜欢妈妈身上的奶香味 。但是再过一个月他发现他错了,还是大错特错。

         首先,孟小兔崽子最爱做的事情便是在爸爸箭在弦上的时候嚎啕大哭,让妈妈立刻抛弃爸爸来哄她。弄得爸爸每次都上火。

         但是注意这个但是。

         孟蔼落小盆友除了吃喝拉撒,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懒洋洋地闭着眼睛睡觉,但是爸爸一在自己旁边的时候,就精力旺盛,而且还吃得特别多,到了晚上就格外能闹腾,嘹亮的哭声经常把夫妻俩从美梦中惊醒过来,待去看他的时候,他又不哭了,咧着可爱的小嘴角,流下亮晶晶的口水……实在让苏瑾哭笑不得,让孟源逸火从中来。

         自从怀孕以来,苏瑾的胸部似乎大了不少,月子里营养又好,奶水充足,听说喂母乳对宝宝的身体好,不顾某人的阻拦,于是坚持喂了一段时间。

         不过,看着昨天还在自己怀里大吃特吃的儿子,而现在,苏瑾又看了一眼床上躺着自己玩的儿子,不禁轻轻地发了愁。

         只要爸爸一不在身边,每次抱着想儿子喂奶,他就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很有骨气地拒绝……所以就间接导致了,苏瑾的胸部……时不时的又涨又酸,难受极了。

         不过,这在男人眼里,显然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从浴室出来,擦着微湿的短发,孟源逸淡淡问了一句,”那小子又不肯喝了?”

         苏瑾皱了一张小脸,柔声哄着床上的儿子睡觉,压低声音”嗯”了一声,撩开睡衣,”我这里有点痛。”

         几乎是立时的,孟源逸眸里闪过一丝微光,下一刻,白色的大床沉了一个角,他离得是那么近,苏瑾抬起头,鼻尖轻轻扫过他的唇瓣,又迅速低下头。

         ”啊!”苏瑾惊呼了一声,压住孟源逸覆在她胸前的手,急急地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你干什么啦?”

         ”不是难受吗?”男人一脸认真地反问,手上的力度不轻不重,”我给你揉揉。”

         揉着揉着,苏瑾的感觉也上来了,发出一声声吟。

         孟源逸了然的一笑,低头直接含住那颤颤巍巍的葡萄。刚刚含得起劲

         “哇~~~~~~~~~~~~~~~~~~~~~~~~~~~~~~~~~~~~~~~~~~~~~~~~~~~~~·”走小兔崽子又哭了。

         苏瑾立马拍开黑着脸的孟源逸的头,抱起儿子,低声的哄到。

         孟蔼落小盆友一回到妈妈的怀里便自动的喝起了奶水。

         旁边的孟源逸就定定的看着非礼自家媳妇的小兔崽子。后悔不已。自己没事干嘛那么早播种,臭小子整天和老爸作对。

         俗话说人的目光是有重量的,孟源逸如此强大而怨念的目光,孟小宝和苏瑾当然察觉到了。

         孟小宝很给力的“哇~”的哭了出来,哭的同时还不忘用双手护住妈妈的大白兔。看得孟源逸心里更窝火了。那是我的地盘!!!

         而孟小宝她妈看见儿子被吓哭了以后,第一个找的肯定是这个罪魁祸首的麻烦。

         “源逸,你别吓儿子,他还小。”

         吓到你儿子!!!你现在心里只有你儿子。孟源逸哀怨的看着自家媳妇。可是媳妇正在哄小兔崽子,看都没有看他,他不由得更加哀怨了。

         “还不快出去,小心我揍你。”苏瑾瞪了孟源逸一眼。

         无奈,孟源逸只有愤愤的去书房处理公务了。

         当孟蔼落四岁的时候,为了一件事回家闹得妈妈坐立不安——那就是他的名字。

         首先,他的名字过于女性化了。今天去幼儿园的第一天,小伙伴们笑话他他的名字是女生的名字,虽然他们是嫉妒自己长得比他们帅,可是这也深深的伤害了自己那颗幼小的心灵。这个名字得换!!!

         还有,放学的时候是爷爷来接自己的。自己就把这个烦恼对爷爷说了,爷爷告诉自己这都是爸爸的错。爸爸是太懒得取名了。让他的宝贝儿子也就是本人我受到如此奇耻大辱。所以这个名字必须得换!!!!!!!!!!!!!!!!!!!!!!!!!!!!!!

         可是,可是,当自己吃饭之前和妈妈抗议的时候,妈妈说不给换,然后就去做饭不理自己了。委屈~~~好吧,自己就先原来妈妈吧,毕竟妈妈烦。

         再吃饭的时候,自己又提出换名字的要求。可是刚刚说出口,爸爸就来了一句:“不给换。”

         让我伤心难过的哭了起来。

         然后妈妈抱起自己说,你的名字是爸爸爱妈妈的证明,很有意义的,是不能换的。

         好吧,可是自己还是想换,所以当天晚上就抱着小枕头和妈妈睡了。当时他都不敢看爸爸那黑得像锅底一样的脸,,捂脸

         在孟小宝万岁的时候,他进化成了孟大宝,因为他多了一个妹妹——君家的小表妹。

         孟大宝觉得他小表妹简直就是丑小鸭变天鹅的最佳典范,刚刚出生的时候多愁啊,三个月之后多漂亮,孟大宝最喜欢的就是放学之后趴在表妹的摇篮旁边欣赏着自己表妹的美颜,看着看着,他的属性里面就多了一项——妹控。

         至于弟控,孟大宝看着妈妈怀里哭哭啼啼的弟弟,和爸爸一样的不高兴。

         “爸爸,我不想再要弟弟了,一个就够了。”

         “放心,爸爸有两个兔崽子就够了。”多了,媳妇还是他的吗?”

         孟大宝:“……”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en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