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二更
        清明的大家族聚餐,不说也罢。苏大姑妈一直想把苏建国名下的老房子的地皮拿到手,她是无所谓,可是苏大伯怎么可能答应,苏爷爷苏奶奶也不答应。一顿饭,最后吃得不欢而散。苏瑾住也不住了,吃完饭直接打包行李,带着苏岩先回家了。

         晚上,苏岩一直闹着要吃烧烤,苏瑾在吃喝上面向来惯着苏岩,直接带他去了。谁知回到家准备睡觉的时候苏岩突然拉肚子,整个人都虚脱了。苏瑾帮他扎了几针这才稍微好一点。整个人十分虚弱地躺在床上。苏瑾立即拿着钱包出去。她既然给苏岩用了针灸,那么最好是搭配着中药。岩岩拉得这么惨,也需要温和的药方子好好蕴养肠胃。家里的中药还差两味,她需要去药店买。

         她去的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所需的草药之后直接向着家里走。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小区静悄悄的。她们的小区绿化风格是典型的水乡风格。小区中间有一个人造湖,湖上有一座曲折的廊桥。穿过小湖是回家最近的路。

         苏瑾刚刚走到湖边,突然,一丝极细微的衣袂破空之声传来,苏瑾一惊,本能的身子一动,躲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边,只见一个带着黑色口罩黑色手套和黑色紧身衣的夜行人,正迅速的从水云轩曲折的桥栏上飞跃而出。月光如水,再加上路灯,那夜行人根本就无所遁行,苏瑾看得清楚,那人一身黑衣,身材娇小婀娜,应该是个女子,心中不禁大感奇怪,不知这人是谁?

         心中微一迟疑,那女子便直接逼近苏瑾,手微微一动,白色的粉末直接撒向苏瑾,幸好苏瑾早有准备,直接捂住鼻子往后退。

         “你是谁?不怕我叫人?”

         “你尽管叫人,你弟弟……”黑衣女子说着直接掏出手机,上面赫然是苏岩熟睡的样子,只不过他睡觉的地方由床变成了车椅子。

         “你想怎么样?”苏瑾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黑衣女子。

         女子眉毛一挑,低声笑了:“这还看不出来,自然是跟我走。我本来会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扛着你离开,没想到你这小姑娘警觉性这么好,也罢,你自己走吧。”

         女子的话让苏瑾暗沉的目光愈渐凌厉,敛神垂下眼,冷声道:“不是说要走吗?还不带路?”

         闻言,女子先是愣了一会,然后便是带着嘲弄的小:“小姑娘,有个性,希望你待会也这么有个性。”说着领着苏瑾去了停在树下的黑色小轿车。

         小轿车四平八稳的在路上行驶,苏瑾不知道迎接她的会是怎么样的下场,她只知道若是她不去,她的亲弟弟苏岩就会有危险,容不得她不去。

         苏瑾不说话,沉默地看着窗外,默默地把走过的路记在心里。女子也不说话,专心开车。车子最后驶入郊区的别墅区。拖孟源逸的福,她来过这里。这里的别墅区以园为单位出售,一共是二十个所墅园。每所别墅园大小不一,相聚甚远。

         右边的岔路就是去君家的别墅园,而她们却往左边行驶。半个小时的车程,离君家别墅园很远

         她们最后在一所别墅园的院子中停了下来,店门被人用力拉开,一个略带骄横与霸气的青年男子声音传了过来:“愣着干嘛?难道要我等你下车?”

         苏瑾依言解开安全带下车,背脊挺得很值,“我弟弟在哪?”这是一伙年轻人,为首之人身材高大,面色微黑,一双大眼宛若铜铃,长相甚是凶悍。在他身旁是一个双十年华的美貌女子,妖艳无比,如小鸟依人一般紧紧的依偎在他的身边。不过怎么看,都有一种美女与野兽般的感觉。

         “够淡定啊!”男子眼里闪过一抹赞赏,挥了挥手,让属下把苏岩带出来。

         “姐姐!”苏岩看见苏瑾,激动得都哭了,顶着一张惨白的小脸朝着苏瑾跑过来,在经过那个妖艳女子身边额时候,一股大力快速向她涌去,苏岩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推得摔倒在地。

         苏岩一边揉着膝盖呼痛,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大眼中噙满了泪水,随时可能会溢出。苏瑾面上有些惊慌,这个女的有病吧,居然向一个小孩子出手。她快步上前来到苏岩的身旁,小心翼翼地查看着他哪里受伤。

         “哪里痛,告诉姐姐。”

         “我不痛的姐姐。”苏岩声音低低的道,强忍着自己的泪水,他知道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他只想跟姐姐平安离开这里,现在他不想拖姐姐后腿。

         苏瑾用袖子擦去苏岩眼中滚落而下的几滴泪珠,柔声道:“没事的,相信姐姐。”

         苏瑾说着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冷冷看着男子,“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主子开心,跟我来吧。”男子说着搂着女子先行一步。

         “姐姐抱。”苏瑾说着直接蹲下来把苏岩抱在怀里,苏岩体型有些微胖,苏瑾身材苗条,怎么看都不可能抱着这么重的孩子走得这么稳,可偏偏苏瑾就是抱着苏岩这个小胖子走得这么稳,在场的人都十分惊讶。

         “对小孩子也下这么重的手,你也有脸。”黑衣女子看着妖艳女子,言语甚是严厉。

         妖艳女子轻笑道:“小孩子走不好路,撞到别人,自己栽倒在地,怨得谁?”

         “是吗?”黑衣女子话音一落,“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声,清晰的传到众人耳朵里:“等你什么时候靠着自己的能力立足了再来反驳我的意见。”黑衣女子说着直接退后一步走到苏瑾面前,面无表情道:“你们跟我来。”

         苏瑾才懒得搭理敌人之间的内讧,抱着苏岩安静地跟着黑衣女子走进了别墅之内。

         “记住你的身份。”男子没好气地推开依偎他身上的女子,十分无情地离开。可怜妖艳女子满腔的怒火却只能压下心中的不甘与屈辱,眼眶一红,嘴唇颤抖了下,终归什么也没说。

         ——————

         别墅里的装置豪华非凡,雕梁画栋,美奂美轮,玉屏风,青铜鼎,焚香炉,红木桌,梨花椅……每一件东西都精美绝伦,古色古香,更别说四面墙壁上,那六颗如鹅蛋般大小,璀璨夺目的夜明珠了。这间屋子她看见过,和前世九皇子府的会客厅的装修风格一模一样,是巧合还是他也跟着来了。

         “孩子先给我,主子就在里面,苏小姐可以先进去。”黑衣女子对着苏瑾伸出双手,示意苏瑾把孩子给她。

         “姐姐不要。”苏岩吓得直接哇哇大哭起来,紧紧抱着苏瑾的脖子,舍不得放开:“我不要和姐姐分开。”

         “死或者暂时和你姐姐分开。”跟上来的健硕男子掏出一把银色的匕首,悠闲地把玩。

         “呜哇~~~~~~~~~~~”苏岩哭得更大声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瑾低头在苏岩的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安抚道:“别哭,姐姐马上回来。”说着直接把苏岩塞到女子怀里,拉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房间金碧辉煌,华丽的落纱帐下,一位二十岁左右的俊逸男子轻懒的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酒轻抿,黑色的真丝衬衫微敞,露出里面精致性感的锁骨,墨黑的发丝紧贴合着细腻的耳朵,优美得好似副诗意的画卷。

         看见苏瑾,男子薄唇冷漠的吐出几个字:“你来了,本王亲爱的师姐!”说着起身,径直朝苏瑾走了过来。

         男子的脸渐渐清晰起来,苏瑾眼里十分的惊讶,很快惊讶消失,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我是该叫你孟源逸还是叫你九王爷?”

         “当然是叫我源逸哥哥。”孟源逸说着直接掐上苏瑾的脖子,明明是一张恍若谪仙的脸,语气却阴森得像从地狱中爬出来一样:“本王到是想听听不苟言笑的师姐你是如何叫出如此恶心肉麻的名字的。”孟源逸说着,手从脖子慢慢地往下滑,快要滑进衣领里面时突然收手,快速抓住苏瑾袭击他的双手,往后一掰,低头,擒住那两片红唇,狠狠地咬了起来,没错,就是咬,一口就把苏瑾的嘴唇咬出血。

         舔着红唇上的血腥味,孟源逸终于满意了,由咬改为舔,直到苏瑾的双唇被他舔得都肿了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口。

         “你什么时候来的?”苏瑾低头,不去看那张欠揍的脸,看来九王爷的武功恢复得比她好,只是,为什么她的死对头会喜欢她?没错,就是喜欢,苏瑾再迟钝,今天被他又咬之后自然看得出这个人对她起了心思,真让人苦恼。和平年代,不能杀人呢。

         “一个月前,师姐就是师姐,被本王这么轻薄了都这么淡定。”孟源逸一想到苏瑾看着这张脸这么久还认不出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再次掐住苏瑾的脖子,整个人都散发着狠厉的气息。

         还是和前世一样,变脸就像变天。不过她下的毒并不是致命的□□,怎么他也挂了。少了她这个仇人,他应该活得更安全才对,怎么还是死了,只能说太过辣鸡。现在该怎么脱身呢?这辣鸡前世就很变态,这一世,性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必须要找个法子离这个人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