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下午两点,苏瑾提着一个精致的红木医药箱打开家门,刚刚换好鞋子,一个人形的大号肉团子就扑过来死死抱住她的腰,“姐姐,你怎么才回来~”

         “我忙。”苏瑾摸了摸苏岩的脑袋,见他还不放开她的腰,捏了捏眉心,把药箱挂在肩膀上,抱起苏岩,姐弟两一起回了她的房间。

         听到声响从房间出来看看的苏奶奶看见孙子孙女这么亲热的样子笑得十分慈爱:“岩岩,你都多大了还让姐姐抱~”

         “咯咯咯,姐姐,我重不重啊?”苏岩捏着肚子上的小肉肉,有些小愧疚地看着苏瑾,他就喜欢他姐姐抱着他亲密的感觉。

         “很重,你该减肥了。”关上房间门,苏瑾直接把苏岩放了下来,也不管苏岩那哀怨的眼神,直接把医药箱放在书桌上,转身回来刮了刮苏岩的小鼻子,平声叮嘱:“答应姐姐,无论多好奇都不要随便乱动姐姐的药箱。”里面有银针,万一不小心戳手了怎么办,而且,她打算制造十香软筋散,不知道能不能制作出来。

         “嗯嗯嗯,姐姐我答应你。”苏岩看见苏瑾背着的药箱,心里早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但是比起满足好奇心,他现在更不愿意惹姐姐生气,姐姐可比好奇心重要多了。

         “那先出去吧,姐姐要去洗澡了。”苏瑾说着,直接从内嵌的柜子里面拿出一套黑色的家居服去了浴室。

         ——————

         说是不让苏岩看,但苏岩每天早上都在苏瑾的房间里面练武,这时候苏瑾就开着药箱,拿着银针扎小硅胶人,他早把药箱里面有什么东西看得一清二楚,不就是银针加酒精,和一些草药嘛~一点都不有趣reads;。苏岩撇了撇嘴,继续打基本拳。

         从百草堂回来到现在,苏瑾都没有再去百草堂,根本不知道有个人正在那里殷切的等着她过去。身体康复了都不肯离开,被来视察的君山揪去当苦力/(tot)/~~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苏瑾开学的日子。苏瑾去学校报到之后直接向老师打了外宿的申请,班主任很舍不得,这么好的苗子,外宿没有人看着,万一不学习了怎么办,就没批。

         “老师,我弟弟这个学期转到h市来读书,我需要照顾他,不可能再住宿了。晚自习我也想申请不上了。”苏瑾见班主任还想再劝她,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老师,若是不行,我就直接转学去我家附近的二中了。”

         闻言,班主任眼皮子暴跳,嘴角抽搐不止,头顶上好像冒烟了:“你这是在威胁老师,苏瑾,你这样做就不对了。”要不是看她有考状元的潜力,他才懒得浪费口水,低声下去劝她打消念头。

         “恩,老师,你想得没错。”面对班主任的火气,苏瑾表情不变,那叫一个淡定,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火上浇油,对她来说,亲人是排在第一位,她不会为了别人的看法而忽略亲人的感受。

         班主任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吼道:“你你您,太过分了!出去!”

         “老师再见。”苏瑾说着,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完全不理会在她身后气得跳脚的班主任。等把岩岩的转学弄好了,她再去二中咨询一下转学事宜。

         回到家的苏瑾直接带着苏岩出去买文具。过完元宵节,小学也要开学了,岩岩这只带着衣服裤子跟叫上穿的一双鞋子过来,其它的什么都没有,都要现买。

         牵着苏岩到了小区附近的一家最大的文具店里,苏瑾从口袋里掏出她列的清单递到苏岩手上,“你喜欢什么,自己挑。”

         苏岩:“……”

         书店老板:“……”

         这姐姐也太干脆了吧,书店老板有些无语,但是脸上却挂着十分热情的笑容招呼着苏岩:“小朋友,你想买些什么文具啊?”

         “我看看,黑色签字笔一盒……姐姐,我三年级才开始练习钢笔字呢。水性笔就更用不上了。”

         苏瑾慢悠悠地回答:“那是我要用的。”

         “哦。”苏岩明白地点点头,把清单交给书店老板:“老板,你就照着这上面写的东西来吧。”

         书店老板:-_-,真不愧是姐弟,行事风格都一模一样。不过顾客就是上帝,书店老板照着清单,毫不犹豫地就给苏瑾两姐弟拿了一盒最贵的黑色05的签字笔(其实也就四块钱一支,一盒十支),一盒最贵的038的黑色笔芯和一盒最贵的038红色水性笔笔芯(每盒25块钱)……

         半个小时之后,苏瑾单肩背着印有奥特曼的中号书包,牵着苏岩离开了文具店。

         苏岩牵着苏瑾的手,蹦蹦跳跳,好不开心:“姐姐,这里的书包跟文具都好便宜啊,我们买了书包和一书包的东西也才花了不到四百块钱。”

         “……岩岩以前买文具花了多少钱?”

         “不太清楚,但是我记得我上个学期买的书包是4888,妈妈给小巫婆买的钢笔是五千多,居然比我的贵,真是抬胳膊轴往外拐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可苏岩每次想起来都会气得不行,“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姐姐以后可能养不起你了reads;。”她手上的存款大概还有差不多一百万,原本以为以h市的物价,这笔钱可以供她和苏岩滋润地上完大学。现在知道苏岩一个书包就4888,苏瑾顿时觉得她肩膀上出现了淡淡的压力。看来她要想一些挣钱的营生,要不然养不起岩岩。苏瑾觉得,刘园既然已经把苏岩交给她,不到万不得已,苏瑾不想苏岩的生活水平下降得太多。

         “恩?姐姐你为什么会担心这个。”苏岩捏了捏苏瑾的手掌心,“其实我觉得没必要买这么贵的东西。妈妈挣的钱很多,妈妈花的钱也很多。每次老巫婆跟小巫婆都会因为钱的事情在背后数落妈妈,我很不开心。姐姐你帮我买的这个一百多块钱的书包,我很喜欢的。”

         刘园工资很高,工资加上分红,一年的收入将近一百万。可每个月她都要花钱在保养上,当季的衣服上。苏岩年纪小,可穿的用的都是大牌子,帮苏岩买了肯定不可能不帮继女买。这消费就大了。攒下来的钱也不多,可她的继女跟她的婆婆还嫌弃刘园花钱大手大脚。当着苏岩的面也毫不避讳地吐槽。苏岩自然是跟她们两个人吼了一通。家里又是一场世界大战。他以为妈妈知道了这件事情会跟继父离婚,可他失望了。妈妈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该买的东西还是买。但每个月给老巫婆和小巫婆的钱少了,这两人更嫌弃妈妈了。妈妈在她们一家身上花了这么多钱,妈妈问叔叔要钱还信用卡贷的时候老巫婆跟小巫婆还不给。

         看着一向意气风发的母亲那一个月神色恹恹的样子,苏岩心疼得不行。宁愿自己的衣服便宜一些也要给妈妈还钱。

         “岩岩你很懂事。”苏瑾欣慰地摸了摸弟弟软软的头发,赚钱的决心却更大了。

         苏岩又带着苏瑾去商场里面买了两双跑鞋,一双黑色,一双深蓝色,都比较耐脏。价钱自然不可能像刘园帮苏岩买的一双就好几千这么贵。她帮苏岩买的这两双加起来也不到一千六。又买了两件春天穿的薄款运动外套,帮爷爷奶奶每人买了一个按摩枕,姐弟两个人才打道回府。

         ——————

         晚自习上课的铃声刚刚响起不久,班主任老师手里托着一叠厚厚的试卷走进了教室。这时,全班同学一下子挺直了腰,用发亮的眼睛直盯着老师手中的试卷,那神情实在是急不可待了。白色的试卷伴着”哗啦、哗啦”动人的声响,像波浪一样一起一伏地向后传去。前面拿到试卷的同学,有的眉飞色舞,斜过身子和别人小声说着;有的愁眉不展,回头对着别人的卷子瞧上半天,教室里像开锅似的顿时热闹起来。

         “这是你们上个学期期末考试试卷,成绩你们放假之前就知道了,但是试卷还没有拿到,你们看看你们到底错在哪?好好总结一下为什么会丢分。”班主任说着,目光落在苏瑾的座位上,神色顿时猛沉:“张露淡,苏瑾没回宿舍吗?”

         “没有。”张露淡奇怪,阿瑾要转学不是应该跟班主任提前交代一声吗?怎么看老班的样子什么都不知道呢。

         “苏瑾这胆子也忒大了!”班主任拿着教鞭,用力地敲打着课桌,所有的学生顿时都不敢说话,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发泄了一通,班主任勉强压下心里的火气,对张露淡道:“你马上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来学校。”

         “报告老师,阿瑾说她要转学,不来一中上学了。”

         “我去,真的啊!”一班的学生顿时沸腾了。

         “握草,女神要转学!不要啊!”

         ……

         “都给我安静,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班主任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用教鞭狠狠的敲打着讲台,愤怒的鞭子声终于让学生安静下来,班主任的心情这才好一点,冷声道:“你们先好好自习,老师有些事情要办,千万不能发出声音。”张老师说完急匆匆就走了。他要去苏瑾家家访!太不像话了,威胁老师,不来上课。爸妈都怎么教孩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