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一更
        班主任早读课来了一趟看见苏瑾来上课,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其实和上个学期差不多,除了上课就是学习。唯一的变化就是她每天下午下课都要快速收拾书包然后骑着车去一中附小去接苏岩。

         其实就算有变化,那在苏瑾眼里面也是没有变化,因为她对于和她没有关系的八卦都不在乎,比如唐七略和袁微在一起了,校园小霸王何宏凯原来喜欢好学生宋苁蓉等等。

         孟源逸也回去上大学了,君浅跟君熙也从她的世界中消失,若不是她周六周日会去百草堂学习针灸之术她都以为她跟君家从来都没有交集。不过这样正是苏瑾想要的。

         老师宣布放学之后,苏瑾立即背着书包拿着电车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她放学本就比小学晚十分钟,再加上路上消耗的时间,苏岩要多等25分钟。可以说现在是苏岩等她放学一起回家而不是她等苏岩一起放学回家了。

         小电车一开进一中附小的校门,眼尖的苏岩第一时间就看见,背着印有奥特曼书包向着苏瑾飞奔而来:“姐姐,我在这里。”一边说着,一边爬上后座,叽里呱啦地跟着苏瑾吹嘘他又收了多少小弟。

         早春三月春来树芽绿如新,幼草探头露嫩尖。燕儿归来无需疑,百鸟高歌庆早春。h市环境很好,苏瑾搭着弟弟在满是绿意的马路上行驶,心情十分轻松。构建和谐社会主义真是一个正确的号召。只是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早春虽然气温转升,但常是乍暖乍寒,尤其是湿度较大,早晚低温,因此,总让人感到寒气透骨,沉重凝冷,使人感到比严冬还难受。可她现在感受到的寒意绝对不是气温降低带来的寒意,而是一种杀气。

         杀气?苏瑾蹙着秀眉,嘴角微微下沉,她和苏岩貌似没有什么大仇家,为什么会有人对她们起来杀心。或许是以为苏瑾跟苏岩年纪太小,察觉不出他们的目光,落在苏瑾身上的杀意毫不掩饰,苏瑾顺着目光看过去,直接一辆黑色的suv驶过她们身边。玻璃窗都贴着黑膜,她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人,而是那杀意却从玻璃窗里□□裸地冒出来,让人十分讨厌。

         仇家会是谁呢在回家之后,苏瑾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

         自从发现有人盯上他们之后,苏瑾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平时出门都十分警惕,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警惕性慢慢地降低下来。

         四月初的月考结束之后,清明节到了。苏瑾他们在清明节的前一天回了乡下,苏建国的丧礼刘园没有让苏岩回来,这是苏爷爷苏奶奶心中的一根刺。现在清明,他们两个人一定要让孙子去儿子坟墓前磕头上香。

         老房子一个多月没有人住,积了薄薄的一层灰,苏瑾把行李箱拉倒房间里面就开始找抹布擦桌子:“你自己玩平板,姐姐做卫生。”

         苏岩才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玩呢,拉着苏瑾的衣服屁颠屁颠跟在身后:“姐姐,我帮你打扫卫生吧。”

         “好的。”苏瑾又给苏岩找了一块抹布,姐弟两人就呼哧呼哧打扫起卫生,先是他们的房间,然后是客厅,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苏爷爷苏奶奶的房间他们已经自己打扫干净了。

         晚上苏岩又再一次跟苏瑾睡在一起,别提有多高兴了。一个晚上就扒拉着苏瑾没放手。

         晨曦透过黎明的天空,唤醒了沉睡的大地,新的一天来临。七点,苏奶奶就把孙子孙女叫了起来。吃过早饭一大家子人就分批坐上四辆小车和两辆面包车浩浩荡荡的出发去扫墓。苏爷爷苏奶奶大伯娘没有跟着去,他们留在家里准备吃的。去的人除了小辈就只有苏大伯,大姑妈和大姑父三人。

         “姐姐我好困。”睡眠不足的苏岩一上车就窝在速记怀里睡着了。江南水乡,环境十分的好,车子一开进山田里,景致瞬间开阔起来,只见好大一片的湖水连接,也不知天然形成还是人工造成的,湖岸两边种着碧桃和垂柳,如今正直清明时期,柳絮飘飞,碧叶如眉,桃吐新红,色若胭脂,正是那江南最柔媚的风光。

         乡下的人的墓并不像城里人那样葬在墓园里面,而是葬在山上。苏爸爸的墓就在半山腰上,干净整洁……不对!干净整洁!周围的草一看就是刚刚被用镰刀处理干净,刚刚烧完的蜡烛和香。

         “你们有谁来过吗?”苏瑾问。

         “没有。”

         那会是谁呢,战友?朋友?还是仇家?苏瑾百思不得其解。

         “岩岩,你快过来给你爸爸磕个头。”苏奶奶含着泪带着苏岩给英年早逝的儿子磕头上香,苏岩都乖乖照做了。苏瑾祭拜完苏建国之后则是仔细观察着坟茔,草面切口十分整齐,割草的人要嘛就是经常干农活的,要嘛就是经常使刀之人苏瑾问大堂哥要了他手上的那把镰刀,把草割了一片,目光有些深沉的冰冷。这不是镰刀割的草。乡下用的镰刀有两种,一种是有锯齿的镰刀,用来割水稻,这样的镰刀留下的刀口也是带着锯齿的。另一种镰刀则是光滑的圆月型镰刀,这种类型的类型的镰刀割草留下的刀口不带锯齿,比较平滑,但若是一抓草一起割,这这抓草的高度也应该呈高低面。而这被处理的草平面却十分光滑显然是匕首割的。

         匕首使用得如此熟练,看来是个练家子。练家子啊,村名是不可能了,难道是战友?可是战友帮苏建国扫墓一般都会提前跟他们知乎一声,询问一下墓地的地方。毕竟山里这么大,外人基本上找不到路。比起战友,苏瑾更相信这是仇家,仇家?会是谁呢?

         苏瑾仔细搜索着原主的记忆,但是什么都看不到。记忆这种东西,原主回忆起都是需要契机刺激才能想起来,更别说她是异世的幽魂,对于原主本身的记忆自然不可能像原主那样掌握得这么好。她越是想回忆,脑子越是一片空白,最后只能作罢。

         扫墓是一件十分耗费体力的事情,你需要爬一座又一座山,十分考验体力。苏瑾还好,苏岩扫了四座墓整个人就已经走不动路,从背后搂着苏瑾的腰,让苏瑾半背着他上去。

         这一幕看得大侄子十分羡慕,戳了戳他爹:“爸爸我困了,你背我上去吧。”

         大堂哥听了直接指着车说道:“累了就在车里休息,我们待会马上就下来了。”

         大侄子:/(tot)/~~人比人气死人,这是亲爹吗?!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苏岩:o(n_n)o~~,姐姐我爱你!

         下午三点,苏家终于结束了扫墓,启程回家。清明节,最不缺的就是鞭炮声,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苏爷爷苏奶奶刚刚向老祖宗供完香,点起了一小卷鞭炮,这下,原本还想着回房间睡觉的苏岩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苏瑾戳了戳低着头,神色恹恹的苏岩,轻生问道:“你身上黏不黏?要不要洗个澡?”

         “要。”

         “去拿衣服,姐姐给你放洗澡水。”苏瑾拍了拍苏岩,让他回房间拿换洗的衣服,她则是拎着一个红色的胶桶去了卫生间帮苏岩放洗澡水。

         大家都在苏大伯前头的新房活动,老房子里面就只有苏瑾两姐弟,苏岩洗完澡,苏瑾也洗了一个热水澡。今天出了一身的汗,汗蹭蹭的,太不舒服。洗了一个澡,整个人舒服多了。

         刚刚从走进老房的客厅,便看见苏岩那可怜兮兮求救的眼神。

         “阿瑾快过来坐,姑妈好好看看你。”苏大姑妈对着苏瑾挥了挥手,胖胖地脸上挂着十分慈爱的笑容。黝黑的胖手还死死抓着苏岩粉嫩的小手,苏岩没有生气,可见他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

         “姑妈你有什么事吗?”因为是长辈,苏瑾虽然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相处,但是还是找了一张凳子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苏大姑妈是个体型十分圆润的农村妇女,胖嘟嘟的脸,胖嘟嘟的手,胖嘟嘟的身材,总之,浑身上下都是胖嘟嘟的,薄薄的嘴唇,说起话来,上下不沾唇边。她是隔壁村第一把生产能手,推车子,挑担子,耕田,耙地,打场,扬锨,不管哪一行,只要是庄稼活,上手挑的小伙子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就苏岩那点力气,苏大姑妈不愿意,他根本别想把手抽出来,难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苏大姑妈:“阿瑾最近学习还好吗?”

         “恩。”

         苏大姑妈:“跟同学相处得愉快吗?”

         “恩。”

         “建国怎么就这么走了,留下两个小孩怪可怜的……”

         ……

         无论苏瑾回答的字数多少,苏大姑妈都能把话接下去,完全不用担心冷场。就是太烦,她跟苏岩父亲是走了,母亲也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她和苏岩根本不需要人同情。而且苏大姑妈到了最后,所有的话题就围绕她们的房子,和老房子的地皮。

         苏瑾对苏大姑妈的印象瞬间不好起来。刚刚想发火,苏大伯娘就过来叫她们过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