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班主任按响苏瑾家门铃的时候,苏瑾正在房间里钻研医术,苏爷爷苏奶奶正陪苏岩在客厅看电视。开门的是苏爷爷。

         对老人,班主任还是很有礼貌的,“老人家你好,我是苏瑾的班主任。”同时,心里对苏瑾更为恼火了,什么照顾弟弟,就算父母去上班,爷爷奶奶两个人一起照顾弟弟还不够。

         “哎,老师。你好,快进家。”苏爷爷他们对于老师,那是一百个尊敬,立即让老伴去叫苏瑾,自己则是为班主任倒了一杯热水。

         “老师,可是我们家小瑾出了什么事情吗?”虽然知道自己家的孙女是年级第一,可是老师家访一般都没什么好事,想着,苏爷爷的心忍不住揪了起来。

         看来苏瑾要转学的事情家里的长辈都不知道,看来这一切都是她自作主张啊。想到苏瑾今天对他的不尊敬,班主任就想着要让她家里的长辈好好收拾她一顿,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想着,班主任脸上笑容更热情了,“不是不是,只是老爷爷,苏瑾要转学的事情你们知道吗?”

         苏爷爷这就惊讶了,摇了摇头:“不知道。”

         “苏瑾没跟你们商量吗?”班主任装作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

         “没有。”苏爷爷神色平静:“一般这种小事都是由阿瑾自己决定的。”苏爷爷苏奶奶并不知道一中有多牛叉,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孙女很厉害。而且自从建国去世后,他们明显的感觉孙女整个人长大了,行事间就如同成年人一般,不知不觉之中,苏爷爷苏奶奶就开始把苏瑾当做一家之主了。

         苏爷爷觉得转学是小事,可是班主任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嘴角抽搐地埋怨道:“这是小事?老人家,不是我自夸,我们一中可是h市乃至z省最好的高中,你们怎么可以让孩子这么随随便便转学呢,要知道……”

         “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而且,二中的条件也不差。”苏瑾扶着苏奶奶慢慢走过来,在班主任面前坐下,神色淡淡,但被那目光一扫,班主任却觉得头皮发麻。

         “张老师,这件小事你跟我说就好,不需要特意来跟我爷爷奶奶说。”苏瑾不希望自己的爷爷奶奶因为她的事而担心,话语间,态度更冷了:“我不只要照顾弟弟,我还要照顾爷爷奶奶。不可能再继续住宿跟上晚自习。”言下之意就是同意她的请求或者她转学,两者二选一。

         班主任自然不可能让苏瑾转学,年级第一名啊,要是从他手上转去了二中,别的什么不说,校长第一个就不会让他好过。可是他一个班主任,就这样被学生威胁,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他的脸还要不要了。班主任寒着一张脸,看向苏瑾,强迫自己无视那双眸中给他的压迫的气息:“你的爸爸妈妈呢,我要跟你父母亲自谈这件事情。”话音刚出,苏爷爷苏奶奶直接红了眼眶。

         张老师有一种不秒的预感,一看苏瑾,发现她的目光像是要吃人,红唇轻启,轻灵的嗓音中,蕴含着淡淡的森冷:“死了你就能见到我父亲了。”

         班主任咽了一口唾沫,脸庞上的冷汗,因为恐惧,几乎打湿了整张脸,毫不夸张。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他要死了。现在反应过来了,却觉得十分丢人,他是一个成年人,却被一个小姑娘吓成这样。虽然苏瑾话说得很难听,可他在老人跟小孩子面前提起他们去世的孩子父亲也是不应该。班主任自己找到了一个台阶,慌不忙跌的往下走:“抱歉,老师不知道这件事,是老师口无遮拦了。苏瑾你想外宿跟不上晚修也行。明天上课的时候给老师打个报告。”

         苏瑾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见班主任服软,自己也不再计较,点了点头道:“明天我可能不会去上课,我弟弟要开学了,我要带他去注册。下午行吗?”

         “行。”只要不转学就行,张老师为什么三十岁就能当上尖子班的班主任,就是因为他能屈能伸,“你的住宿床位还是留给你吧,中午放学你可以留在宿舍午休。就算是坐公交车,一来一回最少也要五十分钟。午休才两个半小时,怪折腾的。”

         “好,谢谢老师。”

         “那行,没事我先走了。”见事情解决了,班主任恨不得立即离开苏瑾家,苏瑾的眼神,太吓人了。他记得苏瑾以前的老师说过,苏瑾父亲是一名军人,高一送她来学校的时候还穿着军装,送到宿舍了就急匆匆出任务了。因为军装很少见,他们印象很是深刻。想来苏瑾父亲不在也是这一年的事情,也难过她性子变得这么孤僻。不过这眼神太迫人了,阴森森的,这可是心理变态的前兆,有时间,他要让心理老师多跟苏瑾谈谈。

         苏爷爷苏奶奶送走班主任,再次回到沙发上,看着苏瑾,欲言又止,还是苏瑾主动开口:“爷爷奶奶,你们想说什么就说吧。”

         “阿瑾啊,你这是不是对老师有些不礼貌啊。”苏爷爷刚刚没有说话,可这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

         苏奶奶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对啊阿瑾,得罪了你班主任,他给你小鞋穿怎么办?”

         “不会的,只要我成绩一直在第一名,班主任不会对我怎么样。”现在的老师,跟古代的老师差得远了。古代的老师,虽然也有嫌贫爱富之人,可大多数都是以教育育人为主要目的,都是惜才爱才之人。现代的老师,更多的都掺杂了升学,奖金的功利性。当然也有好老师,例如她一直考不好的语文的授课老师张老大。张老大虽然喜欢喝酒,但对学生都一视同仁,无论你是有钱还是没钱,有权还是没权,只要你想学习,他都会认真教你,是一个性情中人,一个很可爱的小老头。可班主任……一开始她的印象还是蛮好的,自从看见他收了唐七略的礼物和对班级成绩中下游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的态度之后,她对于这个老师,就再也喜欢不起来。

         “阿瑾啊,要不然你还是住宿吧,我跟你爷爷可以照顾好岩岩的。”苏爷爷觉得他和老伴身强体壮,可以照顾好孙子,可不能耽误孙女的学习啊。

         一听到自己的姐姐要去住宿,苏岩不依了。抓着她的衣服,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十分可怜。

         “姐姐答应你的,要好好陪着你。姐姐不会去住宿的。”见苏岩听见她的话如同一只窜天猴般激动的样子,苏瑾忍不住微笑:“爷爷奶奶,你们相信我,我的成绩会维持在年级前十。岩岩,我要看着他,我怕你们太惯着他,压不住他。”

         “也好。”孙女都决定了,他们两人还能说什么,苏爷爷苏奶奶互相对视一眼,皆是叹了一口气。

         ——————

         第二天九点,苏瑾带着苏岩走进了一中附小的校门,晨雾渐渐散去,太阳从山后边露出了笑脸,安静了一个假期校园顿时欢腾起来。绚丽的朝霞染红了天边,染红了校园。家长们带着孩子,三五成群地来到了校园。操场中间旗杆上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比起忙碌的高中,小学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

         苏瑾牵着苏岩顺着指示牌来到了学校特意为开学注册划分出的一楼的教室。一个年纪一个教室,二年级实在第二间教室。教室里面人很多,苏瑾带着苏岩去了一班的桌子后面排队。

         一中附小的教学资源很好,她们呆的这间教室,在乌黑的玻璃黑板上方贴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鲜红的大字。教室后面是黑板报,上面写着“学科学,爱科学”6个大字,下面有三幅画,每幅画上都有少先队员在精心制作各种科技作品。教室左面在几扇窗户,窗户上的玻璃擦得干干净净,阳光从窗外射进来,把教室照得特别明亮。右面在白的板报上展出的是同学们的优秀作业。小学生的教室,真是有趣。

         “姐姐,我想玩开心消消乐。”苏岩扁着嘴巴,肉嘟嘟的脸上写满了无聊。每个注册的家长都会跟老师聊会天,很是漫长,苏岩觉得无聊也是正常。

         “那你把声音关小一点。”苏瑾掏出手机,打开游戏页面给苏岩。

         姐弟两人排了快一个小时的队才轮到她们。苏岩的班主任是一位很年轻的女老师,长相甜美气质温婉。

         “老师你好,苏岩是转校生,转来了你们学校。”苏瑾说着,从书包里拿出转校手续,户口本,成绩单。”

         “这是苏岩啊,我知道了。”女老师对着苏岩甜甜一笑,学生注册之前,教务处便已经把转校生名单分配到各个班了,她们班一共有三个转校生,苏岩就是其中一个。还是叔叔特意安排到她的班上,想来来头不小。女老师很快的就帮苏岩办好注册手续,苏瑾又缴了一千块的早餐费,注册就结束了。和班主任礼貌地道别之后就带着苏岩离开。

         带孩子带久了,寡言少语的苏瑾在苏岩面前都开始唠叨起来,“在学校好好上课,不能惹是生非知道吗?姐姐对你的学习成绩没要求,只需要你会认字写字,会算术就行。不要求你写满分,只要你别打架就好。”

         “姐姐你这要求还不叫高什么叫高。我们考试的内容就是写字跟算术。这些都会了基本上都是满分。”苏岩牵着苏瑾的手,跳上台阶,跳下台阶,十分的有活力。突然指着前方惊讶的开口:“源逸哥哥,姐姐源逸哥哥怎么来了。”

         顺着苏岩的手指望过去,苏瑾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位站在校门口榕树下的白衣少年,没办法,他相貌实在是太出众了,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皮肤白皙,高大精瘦,再加上十分有风情的桃花眼,在一群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中愈发显得丰神如玉,秀美夺人。

         “你怎么来了?”苏瑾牵着苏岩走到孟源逸跟前,眼眸就仿佛是清澈的流水,可以在不知不觉间穿透你的思维。(班主任张老师:屁,明明是黑沉沉的大渡河,一不下心就溺死你!)

         “我怕你们没有找到教室,就过来看看。顺便帮白老大夫把银针带给你。”孟源逸说着,把拎着的黑色袋子递给苏瑾。

         苏瑾接过袋子,低头道谢:“你身体好了?”

         “谢谢阿瑾,我身体痊愈了。给源逸哥哥一个请你吃饭的机会,让源逸哥哥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如何?”

         没等苏瑾回答,听到吃的就两眼放光的苏岩就抢先一步答应:“好啊好啊。我要吃肯德基!”

         苏瑾:“……”

         孟源逸:o(n_n)o~~

         ——————

         孟源逸没有带苏瑾姐弟去吃肯德基,而是带着她们去了君家的私人庄园。他是开车来的,很是方便。一个半小时之后,车子出了市中心,进入了市郊,穿过两座貔貅镇压的石门,在空旷的平地停了下来。三人下车,顺着青花石小道步入桃林中,只见百余株桃树错落有致布满了整个后园,枝头盛开着粉红鲜嫩的花朵,枝桠相连,一眼看过去如同巨大的红霞降落在人间,美不胜收。桃树下清流曲折回环,淡淡的白色水雾升腾摆动,如纱如梦。每当清风拂过,粉红的花瓣落到水雾中,艳丽依然,却仿佛让人听见一声声幽幽的叹息。寂静的园子中,看不见任何人影,惟有暗香浮动。

         “为什么带我们来这个地方?”苏瑾眼里带着淡淡的警惕,能在百草堂顶层养伤,他身份绝对和君家有关。

         真是好深的戒备心,孟源逸心里有些挫败,无奈一笑,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觉得阿瑾妹妹会喜欢酿桃花酿罢了。”

         桃花酿,她不会,可是她会做桃花醉。苏瑾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是满是探究的眼眸,再次抬头时,眸里的所有念头了无痕迹,“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白老大夫说的。她说你会喜欢药园子,这里是度假庄园,还是药园子。”药园子是真的,桃花林却是他想和苏瑾一起来的。桃花妖妖灼灼其华,两人在桃花源□□进午餐,这场景多浪漫。至于苏岩这小电灯泡,就当做是两人提前适应当父母的生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