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在桃树下溪边的石凳坐下之后,苏瑾突然问了一句:“这里是前院还是后院?”

         “应该是前院吧,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苏瑾摇了摇头:“也不算什么大的问题,不知道你们信不信风水,有一句俗话——‘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又说刽子手。’当然你们若是不信风水,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孟源逸:“……”他想象中的桃林中的浪漫的景色的,为什么觉得漂亮的桃林阴风阵阵。

         “姐姐,有小虾,我想抓。”苏岩跑进苏瑾的怀里,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姐姐我想抓小龙虾,源逸哥哥可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一道清丽熟悉的女声从左方传来,接着一位穿着粉色薄款棉衣的君浅小跑到苏岩跟前,叉着腰,居高临下,“小鬼,你叫一声浅浅姐姐,我就让你抓小龙虾。”

         一旁的孟源逸脸黑得都可以滴出水,为什么君熙跟君浅在这里。

         “表哥,好久不见。”君熙走到孟源逸面前,笑得明媚飘逸:“表哥,若不是爸爸告诉我你在这里,表弟都不知道去哪见表哥一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幸灾乐祸,孟源逸冷冷地看了自己的亲表弟一眼,起身走到苏瑾面前,掩下周身的寒气,笑容温和道:“阿瑾,我们还是去餐馆吃饭吧,那里比较方便。”

         “不要去,阿瑾姐姐!君家的厨师都是五星饭店的顶级大厨。”君浅在苏瑾开口要走之前连忙打断她的话,一边说着还从君浅背着的黑色书包后面拿出两个装着最新苹果手机的盒子放在苏瑾面前的石桌上,一脸诚恳:“阿瑾姐姐,你的救命之恩浅浅无以为报,那不到两万块钱根本报答不了你的救命之恩,当然这两台手机也报答不了,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而已。”

         为什么她的行踪君山会知道,难道是找人跟踪她?苏瑾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君浅,在君浅被她打量得发毛之前把目光收回,牵着苏岩的手就要走:“不用了,岩岩,我们走吧。”

         “可以别对我姐姐态度这么傲慢吗?”君熙直接拦在君浅面前,虽然不过十四岁的少年,真寒着一张脸的时候也是气场十足,他和孟源逸有些像都是唇红齿白,相貌俊逸的少年。

         “傲慢?”苏瑾眼里有些嘲讽,“你们君家给我带来了麻烦,这样我还需要对你们摆出好脸色吗?”说着拉着苏岩绕过君浅直接离开。

         握草,妹纸生气了。孟源逸此时真想掐死这两个弟弟妹妹,警告地看了一眼君熙,立即跑着跟上苏瑾:“阿瑾等等我,我送你。”

         “苏瑾!你给我站住!”君浅听着苏瑾这么嫌弃君家,脾气也上来了,气冲冲跑到苏瑾面前,张开双手拦住她:“你等等!”

         苏瑾眼神淡漠,把苏岩推到自己身后,冷声道:“想动手?”

         孟源逸&君熙:“……”这不是武侠小说啊阿瑾(苏瑾)!

         苏岩:o(n_n)o~~可以看姐姐暴打恶女了!好开森!

         君浅:-_-“我看起来是这么暴力的人吗?”

         “你看起来不是这么暴力的人,但我是。”苏瑾低眉敛目,她暴力起来不是人,是杀手啊。

         “虽然这么做很不礼貌,但是我很想笑怎么办,阿瑾?”孟源逸看着苏瑾,略微上翘的眼睛在微笑,那柔和的目光像星光一样清澈,“阿瑾你想吃什么?”

         “人。”苏瑾刚刚说完,一只白皙的胳膊便出现在她面前,抬眼,便看见孟源逸含笑的眼眸。

         “阿瑾想吃人,那先从吃我开始吧,我给你吃。”

         君熙&君浅:“……”无耻!太无耻了!有这么撩妹的!

         孟源逸弄这么一出,苏瑾还真不知怎么回,最后还是孟源逸出来打圆场了,先是把君浅跟君熙两个人给批评一番:“古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益涌泉相报,你们两个对救命恩人就这态度啊?先道歉。”

         被骂了,君熙君浅都不服,可君熙不怕君山,从小却怕这个冷冰冰的表哥发火,君熙都怕孟源逸了那就别说君浅了,两人立即低头认错:“阿瑾姐姐对不起~”

         伸手不打笑脸人,两人态度摆得这么低,苏瑾还真的不好意思再摆谱,摇了摇头,“无碍,我的语气也有点差劲。”

         “不打架啦~姐姐,我还想看你把她们打得落花流水呢,好失望。”苏岩满怀期待的等了半天,结果不打架了,整个人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苏瑾身上,“告诉你们,别想着欺负我姐姐,我姐姐功夫很厉害的。”

         “这样啊?”君浅看家苏岩就像逗弄,眨了眨大眼睛,“你要不要钓鱼啊?”

         “要!你快……浅浅姐姐,你可不可以带我去钓鱼啊。”节操是什么?苏岩不知道,他有贞操就行。

         君浅这是将功赎罪,立即带着君熙跟苏岩离开孟源逸和苏瑾身边:“走吧。”

         瞬间,偌大的桃林里便只剩下孟源逸和苏瑾两人,对于这个结果,孟源逸十分满意,浅浅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阿瑾,我们去找他们吧。”

         “好。”她回去一定要好好把岩岩说一顿,做事之前至少也要征询一下大人的同意吧。

         “对了阿瑾,为什么前院里不能种植桃树,这有什么忌讳吗?”

         “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又说刽子手。这里的“桑”是指桑树,“柳”是指柳树。院前不栽桑树,是因”桑”与”丧”同音,出门见桑(丧),惟恐不吉。后不栽柳,说法不一,一说是与殡葬死人有关。因‘丧杖’、‘招魂幡’都是柳木做的,坟墓后边又要栽柳树作‘摇钱树’、‘墓树’。所以柳树也易被人想到丧事,不吉;另一说是讲柳树不结籽,若栽于房后、院后,还恐妨害,感应得这家人家也无子嗣后代了。‘鬼拍手’是指杨树。风一刮,杨树叶哗啦哗啦地响,像是‘鬼拍手’。院内栽上杨树,还恐招来鬼魅,大不吉利。如果前栽桑后栽柳,就合丧(桑)失人口,留(柳)不住后代,‘刽子手’指的是桃树。因为桃花、桃枝、桃实都是血红色的,妖魔鬼怪都愿意在桃树上住,所以不敢种在院里。胶县一带,桃树只能种在后院,禁忌栽到前院,俗以为桃树上有邪气。如果种到前院,树根扎到屋里,人就有性命之忧。当然,这只是一种风水上的说法,你们可信也可不信。”现代人都号称要破除封建迷信,风水学她们可能不相信。

         “老祖宗的流传下的玄学有些还是可信的,谢谢阿瑾告知我这一点。”孟源逸脸上闪过一丝阴沉,这座庭院当初专门请了风水大师看过风水的,竟然出了这件事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看来要请舅舅查一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