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你姐姐和爷爷奶奶呢?”孟源逸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她们的身影十分的好奇。

         “姐姐送爷爷奶奶上车回老家。源逸哥哥你吃早餐吗?”苏岩指着餐桌上热乎乎的酸笋炒空心菜梗问。

         孟源逸点了点头,“当然。”

         “那我给你拿碗筷。”苏岩说着立即跑进厨房给孟源逸拿了一副碗筷。

         “谢谢岩岩。”

         苏瑾刚刚用钥匙开门进家就看见餐桌上一大一小一起喝粥其乐融融的场景,“源逸哥哥你醒了?”

         “嗯。”孟源逸笑,“我要回学校了,可能这一个礼拜都不在h市,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苏瑾点头之后就没再说其他,没有不舍,没有询问,这让孟源逸心里有些小失望,但明白苏瑾的性子本就淡漠,他不能急,必须慢慢来。

         ——————

         苏瑾把弟弟送去学校之后整个人就没事干了,她开始琢磨挣钱的事情。她该做些什么挣钱呢,苏瑾打开招聘网,开始一条一条浏览招聘信息。

         可招收暑假工的很少,特别是她现在每天十一点半之前,下午五点之前必须要到一中附小去接岩岩放学。上下班时间还有要求,符合的工作几乎没有。苏瑾只好暂时压下找工作的打算,等苏岩放假了再做打算

         不过,有人在她瞌睡的时候把枕头递了过来——去百草堂当药剂师。苏岩放学的时候可以接他过去,放假的时候可以跟她一起待在那里,虽然工资比较低,不过福利还不错,白老大夫一打电话给她她就答应了。她手上还有药方子,给百草堂,当做还一部分君家的人情。

         苏瑾对百草堂已经很熟悉了,送苏岩去上学之后就直接去了百草堂。

         苏瑾一进去,护士就给她一个牌子,“苏大夫,你去玄字一号房帮那位女士看病。”

         “好。”苏瑾接过牌子,背着药箱就去了玄字一号房。推开玄子一号房的门,只见一个腹部隆起的少妇,双目紧闭,面色如纸,似是已经死了过去,全身僵卧不动,但两道柳眉却紧紧皱在一起,好像死得十分痛苦。

         旁边站着一位穿着华贵西装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看见他眼里更生气了,“白老大夫呢?为什么派这么一位黄毛丫头来为我老婆看病?!”

         面对男子的怒火,苏瑾十分淡定,“白老大夫现在在救治其他人,医馆里的其它大夫都没有把握救治你的夫人。先生你现在是让我治还是不让我治?”

         百草堂的规矩就是这样,在病情严重度的前提下讲究先来后到,就算他是亿万富翁也要遵守规则,男子看了一眼气若游丝的妻子,心情十分沉重,朝苏瑾鞠了一个躬,言语诚恳:“大夫,拜托你了。”

         这下苏瑾到对这哥男人刮目相看了,为了妻子能放下身段的有钱男人不多,她点了点头,我会的。

         苏瑾转头对跟着她的助手说道,“去把银针和酒精灯弄好。”接着就在少妇床边坐下,为她号脉,脉象强弱不定,似实还虚。只是急发之症,只是病例罕见,

         助手很快就捧着一个玉盘行了过来,玉盘上放着银灯、木盒,银灯已然点起,火焰熊熊。

         苏瑾打开木盒,取出一支五寸长的银针,在火上烧过,又用一块白纱试过,看了助手一眼,道:“你先回避。”助手立即退出了房间。

         孕妇现在已经不能动,根本脱不了衣服,苏瑾直接用剪刀把少妇的衣服和内衣剪开,略微一沉吟,由少妇的*之间一针刺下。拔出银针之后,立刻拉上棉被。

         男子望着苏瑾,一脸焦急说道:“大夫,扎一针,成吗?”

         “你看她,不是醒过来了吗?”

         果然,那少妇已舒展开眉头,缓缓吁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目,但是看见自己袒胸露乳的样子,羞得又急闭上了眼睛。

         那男子高兴地趴在妻子床边,眼睛都红了,任何起身对苏瑾九十度鞠躬,道:“大夫,你是活神仙,救吉救难的万家生佛,我刚刚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苏瑾摇了摇头,后退一步道:“去找个接生……你带你妻子去医院妇产科吧,你会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男子更是欢喜,“大夫,我还想请你帮我妻子……”

         “术业有专攻,我对接生孩子这方面不是很熟练。”百草堂里的病人非富即贵,但孕妇很少,苏瑾没有上手过孕妇,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她不想触碰,免得伤害到病人。

         苏瑾这么一说,男子更是钦佩她小小年纪就能这么进退适宜,不骄不躁。他又给苏瑾弯腰鞠了一个躬,然后将苏瑾送了出去。接着给妻子穿上衣服,把司机叫进来,扶着她去了百草堂旁边的君氏私人产科医院。

         苏瑾刚刚回到大夫办公区,白老大夫已经在那,看见苏瑾立即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阿瑾的医术越来越厉害了,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郑太太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当时我在给病人扎针,分身乏力,不过换做是我可能也没有阿瑾你这么快就救治好病人。”百草堂若是能留下阿瑾,威望还能再延续几十年,看君山那样子,估计阿瑾是十有*留在百草堂了。

         “白老大夫谬赞了,只是凑巧而已。”她只是凑巧从古代穿过来,古代的很多医书她都看过,而医书到了现代,很多都消失了。她承接的只不过是古人的智慧罢了。

         “郑太太的诊金是一百万,你的提成是十万,郑先生多付了五十万的诊金,说是对你的感激,这笔钱也会划给你,一共是六十万。”

         “这么多?”苏瑾很惊讶,医生工资这么高。

         “这是你应得的,主治大夫的基本工资很低,一个月就两千。但是你医治的每一位病人都有十分之一的提成。不要觉得心里有压力,毕竟百草堂挣了九成,就算扣除成本费,利润至少还有八成。这次你是主治大夫,不是助手,所以你工资高。不过你现在还没有中医执照,平时还是给我当助手。”

         对此,苏瑾完全没有任何不满,点了点头:“好。”

         当白老大夫的助手是真的很轻松,因为真正需要她上手的人不多,百草堂还有另外两个大夫,一般的病他们都能解决。白老大夫只是检查一下病人的病例跟大夫开的处方即可。每天两人就在研究药方,苏瑾直接把前世宫廷暖宫丸的药方拿了出来给白老大夫,理由是这是给君家的谢礼。

         白老大夫立即跟君山说了这件事,第二天君山就来了。

         “阿瑾,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君山依旧沉稳如山。

         “当然可以。”

         “我希望你可以留在百草堂,百草堂的福利……”

         “嗯,我答应。”无论是还人情还是因为福利,她都愿意留在百草堂。其实在她找上君家帮忙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这个打算。

         苏瑾为什么答应,其中的原因君山也能猜到一二。来之前他就想到了,合同也提前让人准备好,和苏瑾签了十年的合同之后君山直接朝她伸出右手,“很高兴阿瑾你能加入百草堂。”

         “我也很容易,只是抱歉,我不太习惯碰触他人。”

         君山淡定的收回书,“小事,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好,老板再见。”

         君山:“……”这小姑娘怎么和大外甥这么像,都冷冰冰的,两个人若真的在一起,君山的脑海里浮现出两座冰山靠在一起的画面,整个人顿时囧囧有神起来。

         ——————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步入七月份,苏瑾领了她的第一份工资——rmb六十万零两千块,这两年的房贷可以不用担心了,正巧苏岩也放假了,苏瑾申请了调休,因为苏岩要去学校领取成绩单和暑假作业,“姐姐,我考了三科一百分,你今晚给我做好吃的。”

         “可以,岩岩想吃什么。”苏瑾一手撑着伞,一手扶着苏岩的肩膀,姐弟两人的背影十分的温馨。

         “苏岩,你这小野种!”尖锐的女声从后方传来,接着一位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女生满是恨意地朝苏岩冲过来,苏瑾立即把苏岩拉到身后,抓住她的手,“你是谁?你想干嘛?”

         一双眸愤恨地瞪着他,脸色气得惨白,呼吸都变得重,“我是谁?你问问你身后的野种我是谁,不对,你应该是这小野种的亲姐姐吧,那你就是大野种。”

         “闭嘴!向我弟弟道歉。”

         “像我姐姐道歉!“

         “凭什么让我道歉,两个……”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声,清晰的传到三人的耳朵里,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捂着被她打一巴掌左半脸,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瞪着苏瑾,“你这野种敢打我!”话刚刚说完又被苏瑾连甩了两个耳光。

         “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再让我听见你骂我弟弟,我听见一次打你一次。”说完直接推开这少女,拉着苏岩离开。

         “站住,你们两个人害我爸爸坐牢难道一点都不愧疚?”

         苏瑾立即猜出这个少女是谁,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你爸爸出轨害死我跟苏岩的母亲难道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