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遗嘱?什么遗嘱?年轻人,你可不要因为我们读书少就骗我们,小妹死都死了,怎么可能立遗嘱。难道还能诈尸还魂,真是好笑!”

         “阿姨现在当然是不能立遗嘱,可是生前却能立。你们还是等律师来跟律师谈吧。阿瑾,岩岩,我送你们回家。”小舅子现在年纪还小,遇见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会在心里留下阴影的

         “你们不能走,说清楚!”苏瑾的两个舅舅立即拦住两人。

         “我倒要看看我能不能走?”孟源逸上下打量一下眼前的两个中年男子,两人立时感到身体一阵发毛。孟源逸挥了挥手,“拦住他们。”话音一落,便有三个黑衣人上前扣住苏瑾的两个舅舅。

         孟源逸不管刘园娘家人如何哭闹,只朝苏瑾伸出自己的右手,微微一笑道,“阿瑾我们走吧。”

         “好啊,源逸哥哥。”苏岩把自己消瘦不少了肉手放到孟源逸手里,完全不顾他略微抽搐嘴角,笑得十分开心,“源逸哥哥,我很累,你能不能背我下山?”妄想在他面前对他亲爱的姐姐动手动脚简直就是做梦!

         苏瑾立即出声阻止,“姐姐背你。”

         “我来吧,岩岩,以后你累了源逸哥哥背你,别总麻烦你姐姐,你姐姐这么瘦~”孟源逸说着,直接在苏岩面前蹲了下来,苏岩也毫不客气地趴上去。

         “我平时肯定不让我姐姐背我,今天是特殊时期。”苏岩说着摸了摸他肚子上的肥肉,再看看他姐姐瘦弱的身子,大大的眼睛里带着哀怨,看来他真的要减肥了,要不然扑到姐姐身上姐姐就要被他压死了。

         苏岩孟源逸肯定背得起来,可是脸色还是沉了片刻,这小肉墩要是让阿瑾背,那阿瑾该多累啊。

         孟源逸就这样一步一步把苏岩背下山,然后跟苏瑾的爷爷奶奶和大伯一家道别,接着就开车把苏瑾跟苏岩送回家。

         ——————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孟源逸把一杯温水递给苏瑾然后站在在身边,两人一起望着阳台外面的景色。

         “我觉得,武功再高强又如何,一把枪就能把我享福。”苏瑾握着温热的水杯,表情有些挫败,她以为她可以把刘园带回来,可刘园确实因为她而死。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啊,尤其是看着心仪的姑娘难过的样子,孟源逸的笑很温暖,他的眼神也充满温柔,“不能这么说,我们80-90年代的侦察兵和特种兵一直采用中国功夫提炼出来的擒敌徒手技能嘛,这是近战制敌的法宝。而且,中国是个禁止枪支的国家,高强的武功可以让你所向披靡。再说,练武可以强身健体,阿瑾你不要怀疑你高强的武功。”

         “你说得有理。”苏瑾本就不是悲伤春秋之人,或许说她跟刘园的感情没有深到那地步,很快就调整好心情,笑容清浅,“既然这样,那我便不出中国好了。”

         苏瑾的回答让孟源逸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笑,“对,阿瑾在祖国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好了,我晚上的飞机,我该回家了。阿瑾,你高考完我们再见。”

         “好,我送你。”

         ——————

         送走孟源逸,苏瑾的生活又恢复正常,君家那边没有联系她,刘园的娘家人也没有来骚扰她。律师很顺利的跟她处理好刘园遗产的交接。苏瑾知道,她的生活可以这么平静完全是因为孟源逸的关系,欠他的人情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还清。

         苏瑾看着孟源逸送给她的小匕首,忍不住弯唇一笑,拿出计算器,开始计算她要还的贷款。刘园给她和岩岩买的房子是两万五一平米,两套就是五百万,扣除掉首付两百万和已经还了的贷款三十万,她们还需要还两百七十万。把宝马车卖了还车贷还剩八万块,银行存款三十一万。股票……她不懂这些东西,只知道刘园的股票被套牢了。一算,她们还需要还两百三十万。她手上的存款大概一百三十万,一套房子的贷款都还不完,而且她还要把她和岩岩读书的钱留下来,她要赚钱了,只是该怎么挣钱呢。苏瑾打算高考结束之后就要去找工作。

         炎热的六月,对于奋战了一年之久的高三学子来说十分重要。多年的努力就看这一两天了。苏瑾拒绝了爷爷奶奶要去学校等她的提议自己一个人拿着准考证,拿着笔袋进了考场。或许这就和古代的科举一样,十年寒窗苦读,成败在此一举。你是金榜题名,还是名落孙山都看着两天的考试。

         八号下午五点,苏瑾交完英语试卷,背起自己的书包,走出了考场大门。便看见了那位站在树下的少年,少年穿着白色的t恤,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是不是在少年身上印下几道光斑,少年似从画中分树踏花而出,说不出的飘逸淡雅。他的背后有许许多多的人,但是这一刻,她眼中只望进了这么一个人!

         “恭喜你!”孟源逸笑,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考试?”

         “因为要庆祝阿瑾你高考结束啊。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今天不行,我跟同学约好一起去吃饭。”受了淡淡她们几人这么多的照顾,她说好了今晚请她们吃饭。所以,苏瑾给了孟源逸一个抱歉的眼神,“等源逸哥哥你放假了我请你吃饭吧。”

         “可以。”孟源逸忘了一般高考结束的那天宿舍都有一个散伙饭,每个班也有一个散伙饭,班级的散伙饭啊是少年少女告白最多的一天,想着眼神里便泛起了波澜。“是一整个班级的散伙饭吗?”

         苏瑾点了点头,“对,是班级的散伙饭,舍友的散伙饭在明天,我记错了。”

         “那阿瑾今天方不方便带上家属,我保证,带着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我可以当挡箭牌。”

         “挡箭牌?”苏瑾不解地看着孟源逸,“为什么我要带挡箭牌。”

         “因为今天会有很多人向你告白,你相不相信?”

         苏瑾毫不犹豫地点头:“嗯,相信。”淡淡的消息是最少有两个人向她告白。

         孟源逸:“……”心上人把别人的告白太不当一回事,怎么办?心好累。

         见孟源逸面色无奈说不出话,苏岩的眼眸里忍不住浮上一层淡淡的笑意,“走吧,源逸哥哥不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看来阿瑾跟他的关系越来越好了,都敢开他玩笑了。孟源逸把遮阳伞打开,撑在苏瑾头上,“走吧,我今天几个小时之内的亲爱的女朋友。”

         这句话让苏瑾着实怔了一下,但一想到孟源逸所说的挡箭牌就想明白了,不再多想,打了一辆车带着孟源逸去了他们班约定好的餐厅。

         她和孟源逸到的时候包厢里面已经很多人了,吵吵闹闹,十分热闹。看见苏瑾,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看见孟源逸所有人都惊呆了,偌大的包厢顿时鸦雀无声。孟学神,那个创造了z省理科状元分数线的学神,传说中的高岭之花,居然被他们班的女神给摘下了!

         “这位帅哥是谁啊?”张露淡眨着眼睛,一脸暧昧地看着苏瑾跟孟源逸。她的男神竟然被她的女神攻下了,嘤嘤嘤,好激动。

         认出张露淡是和苏瑾关系最好的女生之后,孟源逸的态度十分好,“你就是淡淡吧?阿瑾的口中经常提起你。我叫孟源逸,是阿瑾的男朋友。”既然阿瑾不善于交际,那么就让他来帮阿瑾处理交际的事情吧。

         “你好,我叫淡淡。”张露淡笑得十分开心,原来阿瑾比想象中的还要在意她啊,好开森。

         “难怪女神三年不动凡心,原来是有家属了。”班长喻城礼见气氛尴尬,立即出来活动气氛,“既然是家属,那就要好好敬一敬我们这些娘家人。小伙们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班长说得对!”大家的气氛都十分活跃。

         对于同学们的配合,喻城礼十分满意,至于那几道心碎的声音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还是一枝有主的冰山雪莲花,“先敬我们三杯酒。”

         “好。”孟源逸说着立即拉着苏瑾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宋苁蓉立即给她们拿了两副餐具。

         孟源逸则是帮苏瑾体贴的把包裹着餐具的薄膜撕掉,然后按顺序摆在苏瑾面前。理科一般的单身狗们顿时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为了报复孟源逸,喻城礼把他的玻璃白都倒满啤酒,“第一杯,gogogo!”

         “第一杯,相逢即是缘,阿瑾能跟你们当两年的同学,这就是你们的缘分。”说完。孟源逸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好!爽快!”男生吗,情谊往往是一起打游戏或者一起喝酒来的,喻城礼立即为孟源逸倒满第二杯酒,“第二杯gogogo!”

         “第二杯,谢谢你们不嫌弃我的阿瑾性子这么冷。”说完,同样一饮而尽。

         围观群众:“……”虽然他们被奉承得很开心,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他们貌似又被虐了,-_-#必须罚!

         收到同学们传达的信息,喻城礼明白的点点头,换了一瓶白酒,“俗话说,女子出嫁都要喝女儿红,你就喝二分之一女儿红怎么样?”

         “可以!”

         “这明明是五粮液,哪里是女儿红。”苏瑾一本正经地纠正喻城礼,“而且,啤酒白酒一起喝很容易醉人的。”

         “阿瑾,你就别扫兴了。”张露淡立即把闺蜜拉下来,“御夫术懂不懂?不要太惯着帅哥,他必须经过我们的考验才能得到我们的承认,毕竟你可是我们一班的女神!”

         “淡淡说得对!”喻城礼看了一眼得意洋洋地张露淡,眼镜都抵挡不住他的笑意,“我们这是在帮你考验孟学长呢。阿瑾可不要拖后腿哦~”

         孟源逸指尖轻轻刮了下她俏挺的鼻尖,眼底含着柔情的笑:“没事的阿瑾,相信我,嗯?”

         “好。”苏瑾转头看着喻城礼,淡淡道,“班长你随意。”

         “好!”喻城礼立即为孟源逸倒上二分之一玻璃杯的白酒。孟源逸二话不说直接一口闷,顿时赢得满堂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