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跟在黑衣人后面进来的是两位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干练年轻女子,接着则是一对穿着白色长裙母女装的母女。年轻女子摘下眼镜的时候,苏瑾着实怔了一下,眼神带着探究带着疑惑。

         “小姑娘你是落落的舍友吗?”叶妈妈很热情地跟苏瑾打招呼,身为叶氏企业掌门人的她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自然是十分的熟稔,在家可以自由自在,但是在大学宿舍,能和舍友维持着表面的和平那最好还是和舍友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因为在宿舍要算计人实在是太简单了,随随便便拍一张照片,录一段视频就可以算计到你。

         苏瑾点了点头,做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嗯,阿姨你好,我叫苏瑾。”

         “相逢即是缘,待会阿姨请你们一起吃饭吧。”叶妈妈对苏瑾的第一印象很好,眼神镇定不乱瞟,长相出众,气质很好,女儿跟这样的人交朋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谢谢阿姨的邀请,不过我们待会还要去接我爷爷奶奶,抱歉。”对于不熟悉的人,苏瑾向来不喜欢有过多热情的接触。

         “没事,反正以后我们还要同居四年,一起吃饭的机会多的是。”叶落红唇一勾,笑靥如花般诡异妖艳。

         这种感觉,苏瑾似笑非笑,淡淡道,“你说得对,我还有事,先回家了,再见。”说着直接带着孟源逸和苏岩离开宿舍楼。

         “那是*?”孟源逸袖长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一副悠闲的样子,天知道他的心已经提起来了,又一个那个朝代的人过来,虽然他已经肯定九王爷那厮不可能再过来,可还是忍不住担心,阿瑾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十有□□是*。”苏瑾此时也在思考着*是怎么过来的,并没有注意到男朋友的反常,苏岩更是困得直接在后车座睡着了。车上顿时陷入沉默之中。

         孟源逸不露声色地看了自己女朋友一眼,见她眉心紧皱,十分心疼,比其他,阿瑾应该更讨厌九王爷吧,那厮绝对不能再次回来,看来他要想想办法了。

         “阿瑾,车站到了。”孟源逸说这儿,直接倾身帮苏瑾解开安全带。

         一抬头,就看见孟源逸近在咫尺的俊脸,苏瑾白嫩的脸蛋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两朵红晕,微微推开他,强装镇定道,“我去叫岩岩。”

         “去吧。”孟源逸笑着退回到自己的座位,开门下车,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他给苏爷爷苏奶奶以及苏大伯一家准备的礼物。看着一大箱子的礼品,孟源逸眉宇紧锁起来,“阿瑾,要不然我送你们回乡下吧,这么多东西。”

         苏瑾轻轻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源逸哥哥,至少要等我先进入大学一段时间再跟爷爷奶奶说我们的事情。”爷爷奶奶知道她和源逸哥哥在一起肯定很高兴,可是村里人绝对要说闲话。暑期爷爷奶奶一直待在乡下,可以说她身边没有大人,若是这个时候她带男朋友回家,这闲言闲语就停不住了。她是无所谓,可她不想苏岩回老家被小伙伴多了一个话题去指指点点,也不想爷爷奶奶被问七问八。

         对于女朋友的顾虑,孟源逸能猜出一二,阿瑾有阿瑾的顾虑,他要是贸然插手反而不好。他点了点头,安静地站在苏瑾身边陪她等中巴车,中巴车来了再帮她把箱子搬上车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家。他要去帝都出差一个礼拜,阿瑾也要军训半个月,一想到他们有半个月不能见面,孟源逸就十分的心塞。

         刚刚有了名分就要独守空房的日子真难熬啊。

         ——————

         七月的乡下,麦浪翻滚。她们在村口下车的时候正好看见大堂哥从县城的农货市场买菜回来,这些东西不用自己搬了,大堂哥直接用电动三轮车拉回家。

         今天回家吃饭也是苏大伯强力要求的。村里的孩子只要是上了二本都会办升学宴,阿瑾可是被x大录取,他一开始也想着帮她办一场升学宴。弟弟不在了,身为伯伯的他肯定要多为两个可怜的侄子侄女多想想,别的小孩子家有的东西他希望自己的侄女也有。

         他在八月初苏瑾和苏岩回乡下看爷爷奶奶的时候提过这件事,当时苏大姑妈也在,直接冷冷来了一句“父母都不在了,办升学宴有人来?看在谁的面子上来。”

         苏瑾本来就没想过办升学宴,可也不代表她和苏岩喜欢被人奚落,直接拉着苏岩回了市里。闹成这样最难过的是爷爷奶奶,她只能让爷爷奶奶难过一会了,因为苏大姑妈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心里总归是疼爱,最后都会以一颗宽容的心去原谅苏大姑妈,这没错,天下父母心嘛。可是她跟岩岩不该收到苏大姑妈的冷嘲热讽,她不愿意看见弟弟自卑讪讪尴尬的样子。

         那次闹得不愉快,苏大伯也打电话过来安慰,可升学宴肯定是办不了了。这次苏大伯叫苏瑾姐弟回来就是想一家人吃一餐饭,办一个小的升学宴,只有家人参加的那种。

         不得不说,苏大伯一家真的是真心疼爱她和岩岩的。苏瑾也非不识好歹之人,这本就是苏大伯对她的一片心意,她怎能拒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回家,苏爷爷苏奶奶让她去洗手,然后给祖宗上香,大堂哥买了三大卷炮,在苏瑾插完香,烧完纸钱之后直接用烟头把炮竹点想。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传到苏瑾的耳朵里竟然有些别样的动听。一卷在老房子放,一卷在苏大伯新房子前面放,一卷拿去村里的神庙前放。

         这么热闹的阵仗,村里人十分好奇,一问,苏大伯一家就会很自豪地告诉他们我侄女(堂妹,姑姑)考上x大了,乡亲们听了顿时把苏瑾好好夸赞一通。

         苏岩在一旁听了比自己被夸奖还高兴,回老房直接抱住苏瑾一脸真诚:“姐姐,大伯伯一家都是好人。”

         “世界上大多数亲人都是互相关心着。只不过这份关心是多是少。大伯伯一家的关心很多,岩岩,我们要学会感恩。”苏岩看着门外一地红色的鞭炮纸,淡漠的眼神开始被温情取代,她何其幸运,有这么多真心疼爱她的家人。

         晚上吃饭的时候,苏瑾收了九个666的红包,爷爷奶奶,大伯大伯母,成家的大堂哥二堂哥夫妇以及还是单身的小堂哥,他们每个人都给了她一个666的红包,寓意很好,苏瑾决定她要好好收起来,不动这笔钱。

         有的时候,人心是一件特别奇妙的事情。刘园的事让苏瑾苏岩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言论,可就是这一个x大录取通知书,村民们对苏瑾的看法顿时由灾星,妈妈出轨等等变成了前途无量的好孩子。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可是她感谢这种变化,因为她第二天跟苏爷爷苏奶奶以及苏岩回市里的时候,路上碰见的村民们看向他们的眼神都是善意的,或是夸赞她有出息,或是说苏建国在天之灵保佑她,总之,不再有人出来阴阳怪气地说话。

         她们是下午到家的,苏瑾吃了晚饭就背着书包拿着孟阿姨送的顶配游戏本回学校了。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已经由原来空荡荡布满灰尘的样子变成了温馨的四人宿舍。不过宿舍只有一个人在呢。苏瑾看了一眼二号床上哪白嫩修长的腿,反手把门合上,轻声回了自己的座位。

         “亲爱的师姐,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伴随着温柔的话语在耳边清风般掠过,一具芳香柔软地身子贴上她的后背,“师姐,你想不想念*。”

         苏瑾直接抓住叶落皓腕,将她扯开,冷声道:“离我远点。”

         “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不对,师姐已经不高冷了,毕竟有了喜欢的男子。”叶落秀眉一挑,露出媚笑。慵懒靠在苏瑾上床的扶梯上,狐媚的双眼,妩媚妖艳眯着她,“师姐,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不,我其实蛮欣赏你的,以前,现在。”苏瑾不说谎话,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武功高强快意恩仇的*,她确实很欣赏,只是她不喜欢和人相处而已。

         “真的吗?”苏瑾的回答让叶落笑靥如花,戳了戳苏瑾的肩膀,在她发怒之前赶紧收回来,“原来师姐喜欢我啊,正好,我也喜欢师姐。”

         “你……”苏瑾看着笑容惑人的叶落,眼神复杂,终究还是把想要问的问题咽了回去。

         “师姐是想问我为什么会来这?因为我被九王爷当做血饮去启动换魂术,可那人已经用过一次,我的魂魄岂是他能随意改变的,于是我烧了天机阁,毁了那邪术。然后就来这里了。”

         话是说得轻巧,可*一定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吧,被自己深爱的男子迫害,这滋味,一定很疼。

         “你眼光真不好,居然喜欢九王爷。”

         “师姐,你信不信我想打死你。”叶落以为苏瑾会心疼她,结果,她想多了,真是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