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孟源逸还想好好和女朋友培养培养感情,三个超大瓦的电灯泡就来了。

         “姐姐,你不在家我好怕。”苏岩一看见苏瑾就立即扑到她怀里,搂着她的腰撒娇。

         看得一旁的孟源逸直眼热,嫉妒得不行,都多大了还这么粘着姐姐,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以后怎么追女朋友!

         “嗯,姐姐错了,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面。”苏瑾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指尖轻轻刮了下他鼻尖,眼底含着温柔的笑意:“岩岩睡饱了?”

         “嗯,睡了一天了,姐姐我们回家吧。”苏岩撅着嘴巴不高兴地看了孟源逸一眼,瓮声瓮气,“源逸哥哥,我不想把姐姐让给你了。”

         未来小舅子的话让孟源逸心里一咯噔,这小孩子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他提起精致的茶壶,为孟源逸倒上一杯苏瑾刚刚泡好的新鲜茉莉花茶,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岩岩,你姐姐一辈子都是你亲姐姐,不存在让不让的说法啊。”

         “对呀。”君熙牵着君浅在石凳上也坐了下来,有些坏心思道,“岩岩,这男朋友可以换很多个,丈夫也可以换很多个,但是这个弟弟嘛,一辈子都换不了的。”

         君熙以为可以刺激到自家表哥,没想到表哥这么淡定,反而还十分赞同他的话,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小熙说得对,岩岩,你姐姐永远都是你姐姐,你不用担心的。”但是,我也永远是你姐姐的男朋友→未婚夫→丈夫。现在是先安抚你,但是你想换姐夫,这是做梦。

         苏岩觉得君熙跟孟源逸说得很有道理,这姐姐被人抢走的不高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腻在姐姐香香的怀里开始耍宝了,“也是,兄弟如手足,男人如衣服。”说着,自己还肯定地点点头,让孟源逸见了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岩岩的觉悟真好!”君浅被他这童言无忌逗得直笑,连表哥黑脸都没有看见。

         对于苏岩的话,苏瑾也是苦笑不得,扯了扯孟源逸的衣角,对他微微一笑,“岩岩最近看微博看到比较多,很多网络流行语习惯脱口而出,哪个人敢不穿衣服出门?”言下之意就是衣服很重要,你也很重要。

         孟源逸自然是听出苏瑾的潜台词,心情瞬间变好忽然轻轻一笑,柔情入骨,风情万种,一双桃花眼绽放着醉人心神的幽邃,“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他没有想到阿瑾这么会说情话,他要完了,他要溺毙在阿瑾这委婉而又直白的情话里面。

         “为什么这么快回去,今晚一起住这里不好吗?”君浅跟君熙可喜欢和苏岩玩耍了,逗弄一个可以跟得上她们频道的小朋友最好玩了。君浅戳了戳苏岩的肩膀说道,“不是说今晚在这里烧烤,怎么又要回家了?”

         君浅这么一提醒,苏岩终于想起来来之前和君熙君浅的约定,立即拉着自家姐姐的手,大眼睛眨呀眨,满是期待。“对啊姐姐,今晚我想吃烧烤。我们留在这里好不好?”

         神助攻啊,孟源逸眼波流转,嘴角的笑意十分的浓重,“客房很多,不用担心没有地方睡觉。”

         “可是天都黑了,我们去哪里买工具?”

         “大宅里都有,走吧阿瑾,我们去洗菜,小熙,浅浅,你们带着岩岩去钓鱼。”

         “嗯嗯,放心吧,表哥。”君浅眉眼弯弯,长指戳了戳苏岩,一副豪情万丈的样子,“走,浅浅姐姐跟你君熙哥哥带你去钓鱼,我们比比看谁钓的鱼最多。”

         苏岩皱了皱眉,“结果不用想,肯定不会是你。”

         “纳尼!你等着瞧吧!”君浅说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君熙,“小熙,你当裁判。”

         “好。”

         别墅里确实什么都有,佣人还特意帮他们弄了一个篝火,看着自己弟弟和君熙君浅相处得十分愉快样子,再加上君浅和苏岩打闹的时候还会躲到她后面,这种自然的亲近让苏瑾开始把孟源逸的表弟表妹开始放到自己朋友的行列。

         晚上,大家玩得还是很开心,只是有一点让孟源逸十分憋屈,那就是未来小舅子顶他盯得太严,只要他想稍微靠近一下自己的女朋友小舅子便会跑过来拦在他面前。好吧,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前,他先让让小舅子好了。

         ——————

         阳光明媚的清晨,空气清新,心旷神怡。山里的露珠还很重,可已经有很多人上山了,树林中突地发出“咯”地一声轻响,那厚重的棺木刚刚放进墓坑,棺盖竟缓缓向上掀了开来。

         这震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弦,纵使心里强大如保镖也忍不住惊出一生冷汗,只有那中年美妇,霍然张开眼睛,看到这一幅骇人的景象不仅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带着期待,只见一双莹白如玉的纤纤玉手,缓缓将棺盖托开!只见那棺盖越升越高,接着出现的,是一绺如云的秀发,然后是一张苍白的面庞。

         朝阳映在这张苍白的面庞上,竟不能为她增加半分血色,除了那美妇,在场的所有人纵然胆大,此刻却也不禁自心底升起一阵寒意。

         “落落,是你吗?妈妈就知道你没有死。”美妇哭着扑到棺材旁边,抱着少女又哭又笑。语声仍在微微颤抖,可见其有多激动。

         棺中的绝色少女,此刻已自棺中缓缓长身而起,她那纤弱而动人的美丽身躯,被裹在一件正如她面容一样纯白的长裙,山风吹动,长裙飞舞,她身躯竟似也要随风飞去,然而她一双勾魂的桃花眼,在这苍白的脸上也透着许多媚色。

         她轻抬莲足,自棺中缓缓跨出,长裙掩不住她一双玉掌,伸手扶起美妇,她面上既无半分笑容,更没有半分血色,甚至连她那小巧的樱唇,都是苍白的,空山寂寂,骤然看见了她,谁都会无法判断她来自人间,抑或是来自幽冥!

         “哭什么……”少女突然想到眼前的美妇是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倏然住口不语。突然地轻轻一笑,柔声说道:“妈妈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

         她语声竟有如三月春风中的柳絮那么轻柔,那般令人沉醉,她那温柔的一笑,更能令铁石心肠的人见了都为之动心,她所有自棺中带出的那种令人悚栗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她这温柔的笑语中化去。

         “没事就好,什么医生,我女儿明明没有死,还要硬说你死了,妈妈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

         “好,妈妈,我们先回去吧。”说着,这出自棺中的白衣丽人眼波带笑,柳腰轻折,扶着美妇慢悠悠地往山下走。白色的长裙在空中飞舞,让身后的保镖看了顿时头皮发麻,为什么他们觉得这活过来的大小姐是山中的鬼怪呢。

         “真好,她又回来了,师兄,不是你的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强求也没有用。哈哈哈,没想到吧,你死了,我却来到了师姐生活的世界。”少女略带痴狂的眼神,充满了自怨自艾之意,根本不是一个如此艳绝天人的青春少女所应说出的话,而像是备受丈夫冷落的闺中怨妇,在叹息着自己青春的虚度,与生命的短暂!

         阳光越来越刺眼,映着她秀丽绝伦的娇靥,美妇不经意一看,只见她眉目间竟真的凝聚着许多幽怨,心中大为奇怪,担忧道:“落落,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闻言,棺中丽人妩媚一笑,回眸道:“应该是残留在胃里的安眠药还没有完全消失干净,妈妈,你要换一个医生给我看看。”

         “对,换身衣服妈妈立刻带你去百草堂。什么医院,连胃都洗不干净,若是再迟一点,妈妈就看不见你了。”美妇完全没有怀疑自己的女儿是鬼上身,第一,这太匪夷所思,第二,医学上确实有人因为安眠药死了又复活的事情。(作者胡诌的,你们不要相信)

         棺中丽人笑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容,既然有缘成为母女,那自己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她双眉微皱,脑海回想起自己和九王爷成亲两年因为九王爷对师姐情有独钟而让自己独守空房的样子,又想起师姐被她虐待的场景,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怨师姐还是怜惜师姐,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她怨恨九王爷,那个心里有人还要强娶她的人。

         可惜的是现在不能报仇,早知道寻死之前先捅死那厮再死就好了。

         ——————

         美妇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回家把这白色的在棺材里躺过的不吉利的长裙换下之后立即带着她去百草堂检查身体。白老大夫诊脉之后为她开了一帖养身的药方,她的猜测也是叶落一开始失去生命迹象的原因有可能是胃里的安眠药洗不干净。

         美妇一听,顿时把医生和那对欺负她女儿的狗男女恨得牙痒痒,原本是想让她女儿回家休息自己找人算账的,哪只她女儿死过一次仿佛开窍一般直接猜出她心里的想法,提出要亲自收拾人的请求,叶妈妈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她该让自己的女儿看看这人世间的黑暗了,她宁愿她女儿当个花心女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被花心的男人伤害。

         一个小时之后,某高档小区的某件公寓的门铃直接被摁想,主人开门之后一群人呼啦啦直接进去。

         “叶落,你就这么不要脸,被甩了还敢上门!”说话的是一位二十三四的年轻女子,身穿白色衬衣,黑色热裤把丰满的臀部裹得紧紧的。上身的衣服被饱满的双峰撑得鼓鼓的,扣子崩得紧紧的,露出一丝缝隙,隐约可见深深地沟壑。

         “为什么不敢?当小三的和劈腿的人又不是我。”只听叶落笑声突地一顿,前行一步,逼在女子面前,冷冷道:“以为我好欺负,背着我勾搭也就算了,还要破坏我名声,住着我帮刘新宇买的公寓里面还敢对我这么不客气,你能不能猜出来接下来你会怎么死?”

         闻言,女子十分不以为意,得意洋洋道:“你蠢有什么办法,这房子可是写的我老公的名字。”

         “你确定?”叶落微微一笑,似是根本没有听到她尖酸愤怒的言语,口中缓缓接道:“你当我母亲是摆设?由着我刷这么大一笔钱的卡却不调查我拿这笔钱做些什么?”

         女子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叶落吼道:“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房产证还在我们手上,你少吓唬人了。”

         叶落目光一垂,截口冷冷道:“哦,妈妈,你派人把真正的房产证拿来吧,这里是我名下的房子,我不想让非亲非故的人住在这里面。”

         “宝宝说什么就是什么。“叶妈妈看着如此有气场的女儿,快高兴坏了。

         看着叶落这不像是假的样子,女子终于急了,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瞪着她,“你太无耻了!”

         “我无耻。”叶落被气笑了,目光冰冷,笔直地望着面前义愤填膺的女子,直似要将自己的目光化做两柄剑,刺入她心里,“世间怎么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谁无耻了,你说清楚!”女子挺胸握拳,目中直欲要喷出火来,瞬也不瞬地望着叶落,仿佛要用眼神将她杀死。

         两人目光相对,叶落突地冷笑一声,道:“不与傻瓜论短长,妈妈,我累了,我想回家。”

         “嗯嗯,宝宝我们马上走,回去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叶妈妈扶起女儿,笑容和蔼,“你们马上把这位小姐的东西搬出去。”

         女人忍不住大喝一声:“你们有什么权力赶我走?这是我的房子!”

         “妈妈我们走吧。至于你,你如果不怕被媒体曝光,你可以请律师,我们法庭上见。”叶落说着,直接跟妈妈走了出去。坐在车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眼里带着炙热,师姐,你很快就会见到我了。